王爷站住,重生嫡女要强嫁 第一百七十二章 青梅竹马
    打开门,管家便冲了进来:“人已经到了外院了,老爷,表少爷?”

    “去看看。”陈子谦很快就冷静下来,缓缓说道,“表舅不必担心,我且去一趟京兆尹便知。”

    顾武皱紧了眉头,点了点头:“好。”

    看到陈子谦离开后,顾武继续说道:“管家,派人去打听一番,到底是何事!”

    “是,老爷!”

    顾武刚想去前院,却似乎想到了什么,直接转身去了顾老太太院子里。

    很快,顾府后院都收到了消息,雏菊看向上弦,眸子一冷:“看来,大小姐他们开始动作了。”

    上弦没有说话,低着头,犹如一个普通丫鬟一般。

    但是雏菊却是知道,上弦虽然明着说是来保护她的,其实是来监视她的。

    她知道,自己的能换一副面孔重新活在世人眼中,是因为顾暖暖。

    她也明白,能让自己活着,也能让自己不动声色死去的是沐融云,那个高高在上的闲王。

    “上弦,当初顾老太太给夫人和小姐下慢性毒药,如今换做是她喝下这些毒药,你觉得如何?”

    上弦神色未变,淡淡的说道:“夫人尽管吩咐。”

    雏菊抿了抿嘴:“每日于姨娘都会给老夫人送补汤,将慢性毒药下到补汤里去。”

    “是。”上弦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看着上弦的背影,雏菊的手微微握紧,一张脸上满是恨意:“顾家,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此时蝶儿则是从小翠手中接过了药碗,一饮而尽。

    双手覆盖在自己腹部,眼里带着期待之色。

    “姨娘,你不必着急,既然大小姐说可以,那就没问题。”小翠安慰道,“对了姨娘,我听说表少爷被京兆尹府中的人抓走了。”

    闻言,蝶儿笑了笑:“预料之中,顾家的人想打大小姐的主意,也不看看大小姐是什么人,岂是这么容易能被算计的?”

    “这一次,陈子谦就算能活着出来,也会被扒一层皮走!”

    “你且瞧着吧,没了夫人,没了大小姐,顾家早晚都得完蛋!”

    小翠听此,疑惑的问道:“既然如此,那姨娘为何还不离开顾家?”

    “不急。”蝶儿淡淡一笑,“我只想有个孩子,办好大小姐交代的事情,日后定然吃穿不愁。”

    凤宁院里,于凤儿虽然也听到了消息,但是并没有多关注。

    京兆尹府里,陈子谦拱了拱手:“下官见过大人。”

    杨大人点了点头,脸上满是严肃之色:“陈大人,多有得罪,有人状告你背信弃义,贪图荣华富贵,以至于抛弃糟糠之妻,可有此事?”

    陈子谦一愣,继而迅速说道:“绝无此事啊大人!”

    杨大人看向陈子谦,见他神色激动,不像是说谎,便道:“既然如此,那陈大人便与我一同前往公堂与人对质吧。”

    陈子谦心里一个“咯噔”,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想想,自己的确没有做这些事情,当下便应了下来:“好,我便要看看是何人如此诬陷我!”

    此时此刻,公堂外已经围了不少老百姓,顾暖暖和葡萄站在其中。

    杨桃则是跪在公堂之上,低着头,脸上却满是坚定之色。

    突然之间,一阵骚动,紧接着,顾暖暖就感觉到围绕在周围的人又多了一些,等看到风起时,便明白过来。

    风起来到顾暖暖身边,眉头微蹙,面上毫无表情,一双眸子却满是沧桑。

    微微垂下眼帘,小声的叫了一句:“小姐。”

    “做的不错,今日就放你们一天假,好好看戏便是。”顾暖暖看着公堂上跪着的杨桃,眯了眯眼睛。

    风起小声应道:“小姐,我们在散播你与陈子谦定亲消息时,顾府也有人在散播,我们查了过去,是顾二小姐。”

    闻言,顾暖暖冷嗤一声:“那还真得谢谢她了。”

    “葡萄前几日传来口信,屯粮食的事情已经在办,小姐放心。”

    “嗯。”顾暖暖点了点头,刚好此时杨大人和陈子谦走了出来。

    “来了来了!你们看,那就是陈大人!”

    “还真是一表人才,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啊!”

    “人不可貌相,指不定是衣冠禽兽呢!”

    “谁知道了,咱们还是看看大人怎么说吧!”

    “啪!”

    随着惊堂木一拍,杨大人列行公事的让两人起身,开始询问姓名,缘由。

    陈子谦进来时,因为杨桃低着头,所以也没看清,如今听到杨桃自报家门,心猛地一沉,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杨柳!”

    杨桃抬起头来,脸上一片平静之色:“原来陈公子还记得我这个未婚妻子!”

    “天啊!难不成是真的!”

    “对啊,看来这两人的确有婚约啊!那陈公子与顾府大小姐怎么又订亲了?”

    “谁知道呢!这也太乱了,可能人家顾大小姐还被蒙在鼓里呢!”

    周围的议论声尽数传到了陈子谦和杨桃耳中,杨桃一步一步朝着陈子谦靠近,手中拿着的便是长命锁:“陈公子,这是你与我定亲时交换的信物,我手中还有文书一封,你可还认?”

    陈子谦脸上煞白。

    “杨柳,我……”

    “我还想问问,当年你将我父亲抛弃在人生地不熟的云城,可有愧疚过!”

    想到自己父亲死之前的模样,杨桃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我父亲将你当做亲生儿子一般培养,哪怕你交不起束脩,也让你继续读书。”

    “为了能让你有一个好身体,不惜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可有半分对不起你?”

    “可是你是如何对待他的?明明知晓他因为赶路以至于身体吃不消,生了重病,你却拿了他的银子,自己一个人上进城,徒留他一人在云城,死在云城!”

    杨桃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嘶……”众人倒吸一口气,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子谦。

    如此忘恩负义之人,引起了不少人的谩骂。

    陈子谦垂在袖子里的手猛地握紧,抿了抿嘴唇,眼里划过一道不明之色,语气里带上了无奈和自责:“杨柳,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肃静!”

    随着杨大人的一声叫喊,众人安静下来。

    “陈大人你倒是说说,你是如何迫不得已?”

    杨大人淡淡的询问道。

    陈子谦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当年的确如杨柳所说,我将徐先生安置在了客栈,但是我给了银子让客栈老板代为照料。”

    “我离开徐先生并非是不想照顾他,而是因为那时杨柳突然不见,我担心她的安全,到处寻找她,有人说看到她被两个歹人抓住朝着京城走去,我这才寻了过去啊!”

    “然而,久久寻不到杨柳你,我以为你已经遭遇不测,待我到了京城后,立马派人去寻先生,没想到得到了先生已经入土的消息。”

    “我的确与你有婚约,但是我以为你不在人世,这才答应了表舅,与大表妹定亲,如若我知道你还在,又怎么会做出如此忘恩负义之事?”

    徐子谦可谓说得是斩钉截铁,满脸悲愤。

    杨桃愣住了,她从未想过有人如此的不要脸!

    如若真的派人前去询问自己的父亲,又怎会不知道自己还活着?

    “原来如此!我就说陈大人看起来并非忘恩负义之人!”

    “可不是,原来是这样啊!这也怪不得人家陈大人。”

    “对啊对啊,要说,也只怪这徐家两父女的命不好。”

    陈子谦在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杨桃伸手将自己的眼泪擦干,淡淡的说道:“如此说来,如今我还在,我们的婚约还生效,那陈公子是不是要与顾大小姐解除婚约?”

    陈子谦瞳孔猛地一缩,迅速说道:“这件事是我的错,但是顾大小姐也是无辜,如若因为此退亲,对她也是不公平。”

    “顾大小姐毕竟是我表妹,我又如何能让她伤心难过?”

    “那陈公子的意思是?”杨桃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子谦。

    陈子谦不敢去看杨桃的脸色,干咳两声,缓缓说道:“我表妹是善解人意之人,与你自然能好好相处。”

    “陈公子是想两个都要?”杨桃挑眉?

    “真是不要脸!”葡萄忍不住骂了一句。

    当下便有男子说道:“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正常,你这小丫头怎可乱说?”

    “就是,人家陈公子也是因为不想让顾大小姐伤心呢!”

    “可不是!我看陈公子人还是很好的。”

    “顾小姐才不愿意与陈公子定亲,是陈公子逼迫的!”葡萄当下叫了起来,脸上满是愤怒之色。

    陈子谦自然也听到了葡萄的声音,眼里划过一丝冷意:“这位姑娘可不要乱说,我与大表妹青梅竹马,一同长大,自然是有感情的。”

    “原来是青梅竹马啊,这可是一段好姻缘!”

    “可不是,真是令人羡慕呢!”

    “要我说这两人也挺相配的!”

    听着周围的声音,风起眉宇间的褶皱多了几分,刚要说话,就听到了顾暖暖从她身后走了出来,看着陈子谦略带得意的笑容。

    冷笑一声,清丽娇俏的声音陡然响起:“与陈公子青梅竹马的是顾二小姐,可不是我顾暖暖!”

    “我顾暖暖就算是看上阿猫阿狗,也看不上你陈子谦,我到要问问,我对你哪里来的感情?”

    (www.23uu.org

王爷站住,重生嫡女要强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