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 第192章 因果循环
    时珞拉着顾东,不让他跪下,将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

    没想到顾东拉住了,还有一个顾晓。

    顾晓砰的一声朝着时珞跪倒,二话不说开始磕头。

    “落落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打要杀你找我,是我骗了哥哥,他是无辜的,求求你救救他。”

    她砰砰磕头,额头瞬间就见了血。

    “我求求你,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你救哥哥,我让我死都可以。”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占着你的功劳,可哥哥什么都不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落落求求你救救哥哥,我以后做牛做马报答你。”

    顾晓这磕头这一番说,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可时珞的脸色却彻底冷下来。

    “你这是逼着我救人,指责我见死不救吗?”

    小祈毫不客气一把将顾晓抓了起来,“你要死要跪,去别的地方,别在这里。”

    顾晓挣扎,小祈越发生气,“当初是你自己说的你是救命恩人,你不去救人,现在来这里又跪又磕头,你当你在古代,还做牛做马报答你,你别害她就行!”

    两个保安忙上前帮忙。

    “他们再闹,直接报警吧。”

    “落落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哥哥”

    顾晓挣扎着还在大喊。

    时珞没看他看向顾东,“这是你们的计划吗?逼着我救人?”

    顾东猛地摇头,“不是,不是。”

    “我再说一次,我救不了人。”

    时珞看向小祈,“走。”

    顾晓一看挣扎得越发厉害,竟然挣脱拉保安的手,朝着时珞扑来。

    “落落你不能走”

    小祈眼神一冷,大步上前,朝着顾晓颈后劈了一掌。

    顾晓软软晕倒,小祈将她推给顾东,满眼冰冷,“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还带着逼迫,可真诚心。”

    顾东面色大变。

    他之前看到顾晓那样,明知道不对却没阻拦,因为想着这样时落不救也得救,没想到

    顾东这一愣神间,时珞和小祈上车走了。

    顾东要追,却被保安拦住。

    “你们在闹,我们就报警了。”

    顾东的电话在此时响了。

    是李芳。

    “还没找到吗?医生催了,说半个小时内还不回来,只能进行手术,再不进行手术,可能直接就”

    顾东眼前一阵阵发黑,“时落她不愿意。”

    “不愿意那怎么办,将她绑来啊,绑也将她绑来啊。”李芳大叫。

    “现在是法制社会,还张嘴就绑来,你想去坐牢吗?更何况时落现在大小是明星,关注度高,你还绑她”

    顾东说不下去了。

    “那怎么办,不手术不行,手术输血排斥也会死”

    说来说去,没有时落,仿佛只有死路一条。

    “我回去,我现在回去,你和医生好好说,求他们保护好竞轩,我在半小时内赶到。”

    顾东平时也是呼风唤雨惯了的,可是在生命面前,完全没什么用。

    顾东一把将顾晓推开,也不管她,直接上车开车走了。

    保安看着地上昏迷的顾晓一个头两个大。

    同一时间,车内。

    “妈,你怎么样?”

    小祈小心看着时珞。

    “没事。”时珞相对平静一些。

    这是她的选择,也是时落自己的选择。

    时落宁愿让自己消失,也不愿意和他们牵扯上,她不能违背她的意愿。

    而且更重要的事,时落的血可以救顾竞轩,她的血,却不一定适合。

    因为她是时珞,不是时落。

    她的身体是自己的,就算同血型,也不一定能救。

    她真答应了,如果输进去排斥死了,又该怎么说呢?

    所以,她明知道这一切传出去,可能会有人说她心黑,可能会有人骂她冷血见死不救,甚至会说她刽子手,可她也没办法。

    她只能拒绝。

    顾竞轩顾东他们的绝望,时落曾经都感受过,也许老天也许时落在天之灵也想让他们感受感受吧。

    小祈还是不放心,“真的没事吗?”

    “嗯,没事。”时珞叹口气,“如果死了,我也会难过,毕竟是条人命。”

    在生命面前,一切都不算什么。

    “可这一切都是命。”

    “顾家如果没弄错救命恩人,或者他们对时落好一点,时落不死,顾竞轩就可以活命。”

    “可他们没有,所以只能听天由命,活着是幸,死了是命。”

    时落说完,眼前一阵恍惚,头一歪,不受控制睡过去。

    几秒钟后,又猛地清醒过来。

    她做梦了。

    她又梦到时落。

    这一次,她梦到时落留下的血。

    时珞在死前将她的血抽出来,冷冻储存了起来。

    因为一直被抽血,她很熟练的自己抽了两袋。

    仿佛早意识到顾竞轩会有这一天。

    以前她被抽血都是害怕恐惧的,可这一次她自己抽血,却是最放松的状态。

    她哼着歌笑着抽的。

    她的笑,第一次那样甜,又带着残忍。

    时珞猛地从时落的笑容中清醒。

    小祈正将车挺好,焦急看着时珞。

    时珞呼出一口气,“我没事。”

    她安抚了一下小祈,顿了一下拿出了手机。

    “你去这里拿血吧。”时落发了地址给顾东。

    在这样的关头,出现这样的记忆,是时落的意思。

    正往医院赶的顾东,猛地一个刹车。

    “谢谢谢谢你时落。”

    这一声谢谢,他说得全心全意。

    顾东短短时间内,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顾东调转车头赶去。

    幸亏天还早,还不算堵车。

    也幸亏不远。

    在顾竞轩推去手术室前,顾东将两袋血送到。

    看着手术室关上,顾东摊在地上,好半天没回过神。

    再看手机,有时落新发来的消息。

    “这是最后两袋血,从此以后顾竞轩死了也就死了,再也不会救。”

    顾东看着短信,咬住手不让自己哭出声。

    顾竞轩手术并不顺利,好在还有顾东带回来的血。

    手术最后成功了,两袋血再一次救回顾竞轩的命。

    顾竞轩捡回了一条命。

    顾竞轩昏迷前说没脸,说宁愿死,也不要找时落。

    可最后他还是用了时落的血。

    最后依旧是时落救了他。

    在他做了那么多伤害时落的事后,在他不承认时落是他救命恩人后,时落依旧救了他的命。

    他是活了。

    可时落两袋血,如同重重的枷锁,加在了他的身上。

    一辈子也别想拿下。

    。(www.23sw.net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