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 第168章 月季是什么鬼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最新章节

    小祈和时珞下车,“凌叔叔你怎么来了?”

    时珞点头招呼,“凌...总。”

    凌程不让叫叔叔,她就叫凌总。

    凌程看着他们,露出优雅的笑,“想给你们送点东西。”

    小祈和时珞默契看向凌程背后的手。

    凌程从背后拿出两个小小的包装盒,一个红一个黄,包装盒上画着笑脸,提的地方做成小树叶设计,特别的可爱。

    “这个给小祈,这个给...落落。”

    凌程将黄色的给小祈,红色的给时珞,称呼犹豫了一下,选择了落落。

    时珞和小祈看着手里的盒子对视了一眼,“这是苹果?”

    凌程点头,“嗯,平安夜不是要吃苹果吗?”

    时珞和小祈:“...谢谢。”

    凌程觉得他们没任何惊喜,深吸一口气:“明天有没有时间一起吃晚餐?”

    小祈回答:“明天可能不行,叔叔。”

    凌程顿了顿,看向时落:“那落落呢?我想邀请你吃晚餐。”

    时珞啊了一声,指了指自己,“我?”

    她觉得奇怪,“你要请我?”

    凌程确定:“对,想邀请你吃晚餐。”

    “不叫小祈?”时珞再次确认,小祈也奇怪看着凌程。

    凌程露出坚强的笑:“对,邀请你吃饭,不知道您能不能赏脸。”

    时珞:“呃...为什么要请我?”

    凌程:“.....你看不出来我的意思?”

    时珞摇头:“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你现在说也可以。”

    凌程:“.....”

    他觉得自己的帅气好像大打折扣了,咳了一下,无奈指了指包装盒,“你看看上面的字。”

    时珞低头翻看,然后看到了凌程上面写的祝福。

    “平安...谢谢你。”

    “不用谢。”凌程微笑,然后等着时珞继续。

    时珞却停了没话了。

    凌程不得不再次开口,“时落,你...你没别的说的了?或者没什么发现?”

    时珞忙在翻看盒子,连底部都看了,“外面没有了,还是你写在了里面?”

    凌程;“......”

    他一言难尽。

    这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小祈看看手上的盒子上面的字迹,眸光一闪。

    他意识到什么,又无法接受的模样。

    时珞看着凌程的表情,有些无措,只能拆开盒子仔细看。

    可最后也没找到什么。

    “那个...凌总里面没有。”她无奈。

    凌程:“......”

    他仰头呼出一口气,最后只能继续提醒。

    “你看我的字迹没感觉熟悉吗?你之前没收到什么?”

    说完他都想捂脸了,心里将出主意的秘书拉出来暴打了一顿,又赏了他一丈红。

    他不是信誓旦旦说女孩子就喜欢这种小惊喜,一定很快会意识到,而且会很惊喜高兴吗?

    为什么他要一直提醒?

    时珞不懂凌程的崩溃,听了猛地反应过来,“对,这个字迹有点熟悉!”

    就两个字,刚才她也没看出什么,这一提醒就发现熟悉了。

    “对了,之前的卡片...凌总,花是你送的吗?”

    凌程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是...是我送的,代表我的心意...”

    他想我的心意你总算明白了吧。

    正高兴就听到时珞好奇的声音,“凌总你为什么要送我月季?还连续送了这么久,我还说谁送的呢...想不到是你。”

    凌程的表情终于龟裂。

    “什么?”

    月季?

    月季是什么鬼?

    他送的玫瑰花!

    “就月季花呀,虽然长得挺好的,不过家里都要放不下了,幸亏你停了。”时珞摸摸头,“我一开始还以为是黑粉送的,还怕有什么坏东西...”

    她看着凌程的表情停了话头,“那个对不起,是我想多了...不过卡片上的...”

    时珞真的觉得奇怪极了,“你怎么会写哪些,那些的意思...”

    凌程想说,特么不是明明白白了吗?

    可是想到月季,就咽下了话。

    “那个...我之后在解释,我先走了。”

    凌程觉得待不下去了,坐进车里落荒而逃。

    “谢谢你的苹果,凌总。”

    时珞挥挥手,看向小祈,“没想到是凌程送的,他怎么会送花?也不知道那些卡片怎么回事,是放错了还是花店弄错了?”

    小祈嘴吧动了动,一言难尽。

    时珞看着小祈的表情,“凌总该不会是和你一样分不清玫瑰月季吧?”

    好像有这可能,可如果这样,那凌程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时珞看着小祈:“...应该不是吧?”

    她从头到尾完全没从凌程身上感觉到什么!

    小祈抚了抚额,“对...应该不是。”

    但愿不是。

    两人进了小区,最后在邵景天的院子里看到了小天天。

    小天天看到他们兴奋打招呼,“小祈,时落,主人有礼物送给你们。”

    邵景天的礼物还是苹果。

    又是苹果。

    时落悄悄打了个饱嗝。

    今天的苹果,还真是多。

    另一边的凌程咻咻开车到了花店。

    “老板,为什么我送的是月季,我要送的是玫瑰!玫瑰!”

    时珞还真是说对了,凌大老板就是分不清玫瑰和月季。

    老板看着来势汹汹的凌程:“...那本来就是月季。”

    凌程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那...那怎么能是月季,它长得那么像玫瑰,红通通的,玫瑰不就那样吗?”

    老板:“...不,它们不一样!”

    它们特别的不一样,不一样的地方多了,谁说的一样!

    凌程:“那为什么你没和我说那不是玫瑰?”

    老板:“...你给我机会说了吗?”

    老板很委屈。

    他一直记得那一天,花店外刷的停了一辆豪车,然后下来了一个霸总。

    老板没想到自己的小花店还能迎来这样的顾客,不过他还是平静接待了,想着可能这位霸总就是要像电视上的一样,定个九百九十朵玫瑰什么的。

    这些套路,他懂。

    老板尽责问是不是要送给女孩子,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就指了指新鲜的玫瑰给凌程推荐。

    没想到凌程一看就摇头,“不要一束的,一束不好,没两天就会凋零。”

    凌程觉得凋零不划算,凋零就扔掉,扔掉就没痕迹了。

    习惯利益最大化的凌程四下看看,最后瞄准了开得正好的月季花。

    “我要那盆!”

    盆的才好。

    看着那开得火红的‘玫瑰’,凌程做了决定,老板想问是不是送给爱人,可惜凌程以为是老板要劝他买花束,直接打断他的话。

    “no,no,就要这个。”

    他付钱写下卡片潇洒走了。

    老板:...算了。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