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 第169章 我在追求你
    对老板来说,卖玫瑰月季都一样,就是没有九百九十朵玫瑰有点遗憾。(www.23uu.org

    好在后来凌程每天都会来挑,越挑越大。

    老板很懂的进了很多好的,也越进越大,也和九百九十多玫瑰差不多。

    只是内心隐约觉得这事不会完,然后果真没完,这位来算账了。

    看着凌程一脸你骗我的样子,老板很委屈很郁闷,将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讲了出来:

    “我之前就想问你是不是送给女孩子,是不是想要玫瑰,因为有些人分不清玫瑰月季,我就想和你说明,结果你都不让我说,现在怎么还来怪我。”

    “你委屈我还委屈呢,哼。”

    凌程看着老板委屈的小样子:“对不起,之前之前我以为你要劝我买一束一束的。”

    老板看他道歉,再看看他灰头土脸也觉得他可怜:“所以你送错花了?现在怎么样?”

    凌程:“不好,她认识月季。”

    老板:“”

    这可真是个悲剧。

    老板:“其实月季的花语也挺好的,红色的象征着火热的爱恋,也勉强能说得过去。”

    凌程:“可是它就不是玫瑰,我好好的布置都打破了。”

    老板:“你找的那些诗词歌赋都挺好的,有辅助效果应该还可以吧?”

    凌程摇头,“没有,她完全没感觉,甚至不知道我什么意思,所以说为什么月季和玫瑰会长得那么像?”

    老板:“因为都同属蔷薇科,都是蔷薇植物。”

    凌程:“”

    现在是科普的时候吗?

    凌程指指月季,“老板以后你能不能专门标准这是月季,免得又有人混淆。”

    老板:“知道了。”

    这人可能处在失恋的情况,他就忍耐着点吧。

    凌程自己生了一会闷气,又看向老板,“我要玫瑰。”

    老板默默指了玫瑰,“要几朵?什么时候要?”

    凌程皱皱眉头,“没有玫瑰树吗?为什么都剪下来?”

    剪下来的玫瑰花,真的不符合他的价值观。

    老板:“有玫瑰树。”

    “那老板我要玫瑰花树,我明天要,可以送来吗?开得正好的那一种,你报个价。”

    老板:“能是能,不过容我多一句嘴,你真的确定要玫瑰花树?”

    凌程一天警惕:“怎么?难道玫瑰花树有什么说法?或者有什么陷阱?”

    老板摇头:“那倒是没有,不过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要玫瑰花。”

    “为什么?”

    “因为好看。”老板实诚,“捧着一束花多帅气,和你这个人和车都更配一点。”

    老板委婉看了一下他上下,又去看看外面停着的车。

    凌程自己看看又去看看车,终于明白了。

    搬着一个花盆的他,和潇洒捧着一束花的他,不用对比也知道哪个更帅气。

    凌程哦了一声,“怪不得电影里电视里都是拿着一束一束的,原来是这样,那老板我还是要玫瑰花。”

    老板松了一口气:“那您想要几朵?”

    “这个又有什么讲究?”凌程如今很谦虚,虚心请教。

    “就是代表各种寓意”老板扒拉扒拉说了一下,“就看心意还有有多少预算了。”

    “那要九百九十九朵,不过你别想加价。”凌程潇洒挥手,他不缺预算,可不会平白多花钱。

    老板:“我不会加,你要分成几次送一次性的话不要说你可能有些抱不动,女孩子是绝对抱不动的,或者就改成九十九朵?”

    凌程“怎么这么麻烦,那就九十九朵吧。”

    老板是良心老板,花特别好特别新鲜,包装得特别好。

    这一束好看又新鲜的花,第二天就被凌程抱着,到了小区外。

    都到门口了,凌程坐在车里却好半天没下车。

    难得的踟蹰。

    对这一切,时珞睡得一塌糊涂,根本不知道。

    难得休息,时珞和小祈都睡懒觉了。

    睡到自然醒,已经十点多了。

    时珞也没起来,窝在被子里拿出手机玩。

    手机上不少消息。

    有郁哲他们约着圣诞节去玩的,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事。

    工作室那边助理都给她发了圣诞快乐,还问她怎么一直没出去,还有一个助理因为之前她的推荐,出版了书也卖了版权,因为也签了编剧合约,没时间再上班,想在离开工作室之前和她见一面。

    这么长时间没去工作室,也确实是问题。

    时珞将工作室那边的工作都处理,又一一给他们留言打电话,找了借口说之后也会少去,又给他们安排了一些工作。

    至于空出来的助理职位,有合适的人就继续来上班,没有就算,也不着急。

    工作处理了,又回复了不少邮件信息,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晏明笙还发来消息,问有没有时间和小祈一起去看电影,时珞直接回了不去,之后再发来就没管了。

    肚子也饿了,就是还是懒得动弹。

    时珞发消息问小祈有没有起来。

    小祈那边回复很快,“醒了,我点了冒菜。”

    大冬天的吃热乎乎的冒菜或者火锅是最舒服的。

    时珞安心的又滚了片刻,直到门铃响了。

    时珞以为是送餐的,忙去开门,没想到门外根本不是送餐的,而是凌程。

    也不好让人一直等,时珞摸摸有没有眼屎,忙开了门。

    凌程笔直站在大门外,旁边还有门卫。

    门卫看到大门开了,时珞也开门探头出来看,打了一声招呼离开了。

    凌程背着手走进来,“门卫还很尽责,我都登记了,还时不放心跟我进来。”

    时珞:“凌总你怎么来了?”

    “觉得昨天没说清楚,所以想说个明白。”凌程走近,看看还藏在门后的时珞疑惑,“怎么了?你怎么一直藏在门后?”

    时珞:“你想说清楚什么?”

    她能说她才起来没洗脸也没换睡衣,甚至都没穿内衣,只是睡裙外套了一件大衣吗?

    凌程还真不知道这情况,时珞如今年轻,那脸睡得红扑扑的,没化妆却胜过化妆,只是觉得她的头发有翘起一些。

    不过翘起也不难看。

    时珞的样子,让他脑补为时珞通过卡片已经知道他的意思,有点不好意思。

    于是他咳了一下,也不计较自己被拒之门外,咳了一下拿出了藏在身后的九十九朵玫瑰。

    “这是玫瑰这一次是玫瑰,不是月季,之前我弄错了月季和玫瑰。”

    意思够明显了吧?

    凌程咳了一下等着时珞反应。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