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 第165章 苏慕烟自作自受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最新章节

    “早上送来的,说是送给时落业主,让我们在您出来时送给你。”

    门卫很尽责,小祈和时珞一到门口就尽责将花送上。

    花很漂亮,很鲜鲜,上面还有露珠。

    时落看着花很懵,小祈更懵,还有点恼火。

    “谁送的?怎么还缩头缩尾的,而且怎么还是一盆?”

    花为什么那么漂亮那么鲜艳,是因为是盆栽的。

    不算大却足够精致漂亮的盆栽。

    “就花店的人送来的,我们也要他们留下信息,他却说客户没留下信息,收到了时落业主会明白。”

    门卫挠挠头,一阵风吹来他忙用身体帮忙挡了挡。

    “这大冷天的,一直放在外面可能会冻坏。”

    时落看看花还是觉得奇怪,看看手机也没看到什么消息,“我也不知道谁送的。”

    小祈哼了哼,“不知道就算了,这种送玫瑰追求的方法老套死土死了,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太花里胡哨。

    时落看着小祈再仔细看看花,“小祈,这一点你倒是误会了,这不是玫瑰,这是月季。”

    小祈一愣,“不是玫瑰?”

    他挠挠头,“我看着像玫瑰。”

    “是像,不过这不是玫瑰,这是红月季,有时候不小心会让人混淆,不过我知道。”

    时珞也挠挠头,“也不知道谁送的。”

    得知不是玫瑰,小祈的敌意瞬间下降很多,“管他谁送的,反正总会冒出头,要迟到了,我们快走吧。”

    “好。”时珞看向门卫,“因为不知道谁送的,也不确定是不是有什么不安全的,我们就先去上学,等放学回来我们在来拿,就麻烦放在门口了。”

    门卫倒是不觉得放着有什么不好,听了点点头。

    小祈和时珞上车去上学了。

    不远处停着车,还拿着一个望远镜观察的西装男,看着花就那么被放下了,不敢置信。

    “怎么没收...怎么就这么丢下了?”

    他正想不通,电话响了。

    “喂,老板。”

    “花送到了吗?”

    “送到了,我亲眼看着送到了。”

    “那有没有很惊喜?”

    “......没有。”

    “嗯?怎么回事?”

    “老板,好像忙着要去上学,都没收,还放在门卫室了。”

    “他们没看花里插的卡片吗?”

    “呃...好像也没有,好像没注意。”

    电话那头似乎在消化消息,过了片刻才传来回声。

    “我知道了。”

    “那老板接下来要怎么办...”

    正问着电话已经挂了。

    他看着电话眨眼:老板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也是,老板什么身份,第一次追求,结果却被这样忽略了。

    他拿起望远镜继续看,就看到门卫想了想将花搬到值班室了。

    他正犹豫是该走还是该继续看时,手机里收到信息。

    “你先回来,明天同样时间去看有没有收,看什么情况。”

    看着手机无语了片刻,他打字回:“收到,老板。”

    时珞和小祈没发现这辆车,也不知道自己被观察过,一路讨论着玫瑰朝学校赶去。

    “妈,你想不到谁送你吗?”

    小祈觉得奇怪极了,怎么他才动了要给妈妈找更好的心思,这花就送来了。

    “想不到,谁知道是谁,难道是粉丝?黑粉?”时珞不由自主想到了网上或者电视上看到的黑粉的所为,“难道在土里埋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小祈:“...不至于吧。”

    妈妈说得好恐怖,好好的花都要变成惊悚片了。

    “我这不是觉得都要想一想嘛,等回去我好好看看土正不正常。”

    小祈:“...好吧。”

    他皱皱眉,心里想,难道是爸爸送的?因为凌叔叔的妹妹见面,所以觉得对不起妈妈?

    可也不对,那好像是送给是时落的。

    时落...时落....

    小祈想起之前网上的风波眼睛一亮,“妈妈,月季的花语是什么?难道是顾竞轩送的?他知道自己认错救命恩人了?”

    时珞顿了一下摇头,“应该不是,那个顾竞轩不是送花的人,而且他好像...没什么反应。”

    “那就不管谁送的,反正以后应该会出现。”

    小祈将花抛开,想起了昨天的事。

    “妈,我和你说件事,昨天爷爷他们找我,说了一件事,爸爸和凌叔叔的妹妹见面了。”

    时珞开着车一时没反应过来,“谁?”

    “就凌叔叔的妹妹,爷爷奶奶觉得挺好,想做好我思想工作。”

    小祈没瞒着时珞。

    时珞眨眨眼哦了一声,“挺好的。”

    凌程的妹妹她不认识,不过凌程挺好,他妹妹应该也不错,人是妥妥的豪门千金,晏明笙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挺好。

    也算是嫁入豪门了。

    时珞发现自己整个人平淡得很,如果晏大海和梅月没跳到她面前,她甚至还能真心实意祝福一下。

    就是小祈.....

    时珞偏头看看小祈,“小祈你...还好吗?能接受吧?”

    小祈失笑,“我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本来我就和妈妈一起生活,而且我已经长大成年,爸爸要不要再婚,和我关系不大。”

    时珞松口气,“你能这么想就好。”

    母子两相视而笑,本来还担心对方的心都放松下来。

    等下车,时珞的八卦之心忍不住升了起来,“小祈,你爸怎么会想和凌家人认识,难道是你凌叔叔牵线的?”

    “不是,好像是苏慕烟牵线的。”小祈摇头。

    “苏慕烟?”时珞太惊诧,一时没注意小祈的称呼从苏阿姨变成了苏慕烟。

    她忍不住捂嘴笑,“这是什么神仙发展,苏慕烟竟然为晏明笙牵线。”

    苏慕烟恨不能将晏明笙私有化,随时拴在她裤腰带上,让晏明笙随时只看她一个人,怎么会愿意牵线?

    时珞觉得惊奇不已,“她应该很痛苦吧?”

    她啧啧不已。

    时珞想得没错,苏慕烟确实很痛苦。

    自从被小祈叫破后,晏明笙就对她防备起来,让那个严留群接手她的工作,一直没再让她回去。

    她本以为接了晏大海梅月去看直播,一直看他们,晏大海和梅月帮她说好话,就能回去,可没有。

    她被逼得没办法,带了董平演戏,和他成双入对也没用。

    苏慕烟不甘心,却还是被架空。

    她以为晏明笙离不开她,可现实却狠狠打在了她脸上。

    没有她,晏明笙的工作依旧好好持续进行着,运转着,没有丝毫影响。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