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 第117章 东施效颦
    等下午节目录制开始,时珞就发现晏明笙再没看她,偶尔看她一眼,眼底深处流露出的都是厌恶和舒离。

    外人可能看不出来,可时珞却了解晏明笙,自然看得到。

    时珞也是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就被他厌恶了。

    不过不盯着她就行。

    当然能不合作就更好了。

    可偏偏事与愿违。

    她就是需要和晏明笙有合作,因为当初他们一家三口的戏,节目组特意安排为了一下。

    节目播出,没出预料还是很火的,播放量话题量都杠杠的,要收尾了,当然得好好准备,老师这一次也上场了。

    节目组的安排是,嘉宾请来两个表演一下,老师秀也要来。

    三位老师先上场表演,独秀后和选手合作表演。

    时珞好死不死的要和晏明笙合作,而且还是一小段舞蹈。

    直播不是开玩笑的,剩下半个月,都得紧着皮操练起来,不然直播出问题,那可就完蛋了。

    老师们忙碌,这一天下午都在练和老师的合作。

    时珞和晏明笙也一样。

    晏明笙专业是表演,不过因为红,各大电视台晚会也去过好几次,每次都很认真对待。

    这一次也是。

    舞蹈动作学得快,但是他们却一直没合格,因为太不默契了,像是仇人。

    主要在晏明笙。

    晏明笙跟变了个人似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看时珞越来越不顺眼,拉一下她的手都带着嫌弃,好像时珞是什么脏东西。

    时珞:“”

    她只是想让晏明笙不关注她,可她也不想变成一坨翔。

    被那么看着,她也不舒服的好吧!

    时珞心里骂神经病,只希望快点结束。

    可晏明笙那样冷漠,教舞蹈的老师不满意,只能一遍遍让他们练。

    这一练直接练到加班,练到时珞腿都抖。

    她好几个动作都是垫着脚转圈的,她又没练过芭蕾,短时间还好,时间长了,脚底板有发烧又疼,穿着鞋也没用。

    虽然没脱下看,可时珞觉得应该起泡了。

    再练下去时珞觉得脚大概要废了。

    最后不得不和晏明笙商量,“晏老师,再这样下去不行,咱们能不能配合一点。”

    晏明笙呵了一声,“时选手的意思是我不配合吗?如果我哪里没配合,还请时选手指出来,我改。”

    时珞:“”

    吃错药了!

    时珞懒得伺候了,直接举起手,“老师,我太累了,申请休息五分钟。”

    老师看看时珞有些发抖的腿点头,“那就休息五分钟,喝点水。”

    晏明笙满脸为难,“我还有十分钟就得走了,老师。”

    老师看看时珞眼底流露出歉意,“那就再坚持一下,来,时落,再练最后两遍。”

    时珞只能咬牙再上。

    毕竟大家都是这么练出来的。

    第一遍还好,可第二遍,时珞腿实在太累了,在最后转圈收尾时,脚心一阵刺痛,就没站稳。

    最后狼狈摔倒了,摔向和她跳舞的晏明笙,差点没将他也撞倒。

    “对不起”

    时珞道歉,顾不得疼,就要退开,结果头一动就撕了一声。

    “我的头发”

    时珞的头发,卡在了晏明笙胸前口袋上装饰用的拉链上。

    这种桥段,她小说里也写过,没想到发生在现实中。

    时珞无奈不已,“晏老师,帮我一下。”

    晏明笙冷眼看着时珞,抬头看了一眼老师,微微一笑抬手帮忙解,嘴里却低声开口。

    “东施效颦,投怀送抱,故弄玄虚手段还真是不少。”

    他声音低,只有时珞能听到。

    不管是声音里的冰冷,还是话语,都让时珞懵。

    “什么?”

    什么投怀送抱,她就是脚疼而已!

    时珞刚要反驳,就听到晏明笙冷笑了一声,“别以为我会像小祈一样被你迷惑,小祈年纪还小,我却不会。”

    时珞都顾不得头发了,猛地抬头,“你都胡说些什么?”

    正好晏明笙也解开了,倒是没让她再疼,时珞想问清楚,却被闪光灯吸引了注意力。

    时珞偏头就看到了外面站着的两个记者。

    他们举着手机正拍他们,老师选管姐姐忙过去交涉解释,“跳舞把头发卡到项链上。”

    又忙和时珞他们道,“这是来探班的记者。”

    都是和节目组关系好打过招呼的,偶尔会进来拍些照片,写些报道,也是维持热度。

    记者很快走了。

    时珞转回头看向晏明笙,“刚才你说的话什么意思?”

    她要问个清楚。

    晏明笙看着她面无表情,“你自己心里清楚,让开。”

    说罢直接走了,还撞了一下时珞的肩膀。

    他可不是电视电影里那些自己演都恶心的玩意,还玩什么替身,他的时珞不允许任何人玷污。

    “老师,我忙就先走了。”

    晏明笙和老师打了一声招呼,直接走了。

    老师看他们气氛不好,也没多说,直接笑了笑,说了再见。

    时珞看着晏明笙的背影,被气得可以,“喂,晏”

    她想问清楚,结果一动,又忍不住撕了一声。

    脚太疼了。

    “小心一些”

    老师忙去扶时珞。

    这一耽搁,哪里还有晏明笙的影子。

    老师看着时珞的脚,“你回去擦点药”

    他推荐了药,最后又多说了一句,“下去好好练习,到了台上就好了,你把握好自己的部分。”

    他经常和那些明星接触,也教过不少,遇到过好脾气的,也遇到过幕前幕后完全不一样的,晏明笙对时落的态度他看得清楚,却不好说,只能如此安慰。

    台前晏明笙自然不会再表露厌恶,时珞得练好自己的部分,这样才不会出差错。

    “谢谢老师。”

    时珞谢过,原地休息了片刻,因为衣服全汗湿了风一吹冷起来,才一瘸一拐离开了训练室。

    小祈已经在等时珞了。

    本来时珞和晏明笙合作,他就有些担心。

    他本是担心时珞露出破绽被认出,没想到时珞这么出来了。

    “脚怎么了?”

    小祈面色一变过去接时珞,给她披上手里拿的外套。

    “练跳舞练的,没什么。”时珞不想小祈担心,没说晏明笙的态度,“就是我脚这样,可能得明早才能开车了,我们今晚先住酒店吧。”

    “不,回去吧,我来开车。”

    酒店虽然不错,不过到底没有家里舒服,何况明天还要去上课。(www.23sw.net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