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网文圈 第89章 顺其自然
    唐柠叶指了指大厅外的操场,示意郭佳和她出去说话。(www.23uu.org

    来到一条长椅处坐下,唐柠叶缓缓讲述起当初为何与景言不告而别的缘故。

    不存在狗血的第三者插足,更没有父母强迫分手这种桥段,只能说两人相恋在了一个不合适的时间。

    “高考前一天,景言和我约定,他会争取和我一起考上东海大学,并神秘地说届时会给我准备一个惊喜。”唐柠叶回忆道,路灯洒在她清瘦的脸上,泛着颇为柔和的色彩。

    “我还以为景言他纯粹是因为家住本地,所以才报考的东海大学,没想到还有这个原因。”郭佳摘下眼镜,轻轻地擦拭道。

    “看来他是真的做到了,从当初一个吊车尾奋起努力,最终成功实现了诺言,考上了曾经对他来说遥不可及的东海大学。”唐柠叶轻咬了下嘴唇,脸上流露出几分惨然的笑容。

    郭佳闻言一愣,在他印象中景言的成绩并不差,即便放在整个系里最起码中上程度游刃有余,难以想象他高中时期居然是吊车尾。

    “听你方才所说,你的学习成绩应该要比景言好吧?”郭佳尽量用委婉的措辞表达自己的疑惑。

    “发挥失常,考砸了。”唐柠叶坦言道。

    每年高考季,有人欢喜有人愁,临场发挥这东西实属玄学,发挥失常的尖子生并不在少数。

    “我并不认为景言会因此对你产生偏见,哪怕分隔到天南地北,一旦他认定的事情绝不会轻易轻摇!”郭佳正色说道,言辞间满是肯定的语气。

    人贵在交心,哪怕正式成为搭档的时间不长,不过两人对于彼此的了解颇为透彻,尤其是脾性方面可以说一清二楚。

    大概也正是因为两人投缘,否则岂能和谐地从早到晚相处从事。

    “你觉得是我放不下自尊心,所以才疏远了景言?呵呵,想必郭同学你并没有谈过恋爱,也未曾发自内心地喜欢过一个人。”唐柠叶摇着头说道。

    郭佳有些小情绪,虽然这说的净是大实话,但听上去咋就那么嘲讽呢?

    单身狗吃你家大米了,没喜欢过一个人就没有人权了?

    转念一想,郭佳发现唐柠叶不经意间怼人的方式貌似和景言十分相像,莫非这便是传说中的夫妻相?

    “我很清楚也很确信,只要我开口,哪怕再烂的三流大学景言他都会陪我去。因为反过来,假如景言发挥失常,我同样会毫不犹豫地放弃其他志愿学校,选择他所填报的大学。”唐柠叶平静地说道。

    “呃,所以说其中参杂了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郭佳挠了挠头,费解不已。

    “我爸目前就在这个医院里治疗,已经三年多了,十分罕见的腹膜间皮瘤。”唐柠叶叹了口气,眼眶微微泛红,声音中亦透着丁点颤抖。

    郭佳恍然,难怪唐柠叶恰好出现在这个医院,并被他所遇见。

    至于唐柠叶所说的腹膜间皮瘤,强如郭学霸的知识储备亦只依稀知晓这是一种病例极其少见的恶性肿瘤。

    推算下时间,三年多前确诊,可不就是高考那阵子?

    “高考第一天,别人都有父母送去考场,并在考场外一直等到考试结束。然而我爸妈提前通过电话告诉我,他们有事出差去了外地,叮嘱我千万高考加油。我心想着最近爸妈怎么出差如此频繁,甚至就连常年不出门的妈妈也一并跟了去。当时我压根就未曾猜想过,他们是在全国各地到处求医治病!”唐柠叶双手紧拽着放在膝上,低垂的脸庞在长发的遮掩下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郭佳唯一可以确认的便是唐柠叶没有哭,她坚强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或者说,她早在这几年里流了太多无助的泪水,如今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大大增强。

    “第一天高考结束,我算正常发挥,就在当晚复习看书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讨债的电话。从急不可耐的债主口中,我方才知晓父亲患上了肿瘤,并在到处检查求医过程中积累了庞大的债务。”唐柠叶缓缓站起身,望向医院住院大楼的楼层。

    平心而论,倘若设身处地代入到唐柠叶当时的处境,郭佳觉得自己不见得能冷静下来。

    顶着如此沉重的压力进入考场,发挥正常那才稀奇了。

    “高考结束那晚,我妈打电话告诉了我一直隐瞒的事情,并给我订了车票。我来到魔都的那家医院,见到了刚手术完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的爸爸。当时我整个人就懵了,只知道站在那里哭个不停,心里充斥满了懊悔和罪恶感。”唐柠叶咬着嘴唇,眼神变得锋利无比。

    “叔叔生病固然令人揪心,但这又不怪你”郭佳试图安慰道。

    可话刚说到一半,唐柠叶便激动地打断道:“不!都怪我,是我太不懂事了,所以老天才会这么惩罚我!”

    强烈的情绪犹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此刻的唐柠叶竟让郭佳有些发憷,不敢与之对视。

    “你知道吗,原来爸妈早就和班主任打过招呼,希望能够将这件事隐瞒到高考结束,以免影响我的高考发挥。可我却毫不自知,在爸妈心急如焚地到处求医,低声下气和人借钱的时候,仍旧没心没肺地沉浸在与景言的两人世界当中。”唐柠叶嗤笑道,眼中溢出的冰冷目光可不就是对自己的厌恶和憎恨。

    “毕竟你当时不知情嘛,还有,事后你为什么不尝试和景言商量一番呢?”郭佳硬着头皮说道。

    “当时我认为和景言在一起就很幸福,为此我可以付出现有的一切。甚至我去道观祈求这对三生绳时,在神像前许下的心愿都那么自私,全然没有想到过父母。或许神仙正是听到了我的心声,这才降下这种惩罚,让我狠狠地清醒过来,原来自己曾经视若生命的爱情与亲人摆放在天平两侧时,竟显得那么无足轻重!”唐柠叶低声说道。

    郭佳看得出来,唐柠叶的心理状态很不健康,她已经陷入到了一个泥潭当中难以自拔。

    可将心比心,哪怕明知这仅仅是个巧合,又有几人不会心生愧疚,继而陷入无尽的自责与自我厌恶当中?

    “后来我不告而别,与景言彻底断绝了联系,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唐柠叶眉宇间好似深锁着一丝抹不去的哀愁。

    郭佳欲要开口为景言争辩几句,奈何话到了嘴边,连他自己都觉得毫无说服力可言。

    这么形容吧,唐柠叶和景言之间的红线赫然被打上了一个死结,除非先解开这个死结,否则无论哪一方用力拉扯都只会让死结变得越来越紧。

    这个死结的关键便在于唐柠叶父亲的病症!

    遗憾的是,腹膜间皮瘤目前并不存在切实的治疗手段,之前动过手术仍未痊愈,可见唐柠叶的爸爸病情反复,不容乐观啊。

    说难听一点,大抵便是多撑一天是一天,运气好等到新药研发出来当小白鼠,否则便唯有在病痛和治疗的折磨中走到生命尽头。

    “今晚就当没有见过我,也别告诉景言我刚才所说的话,让我慢慢淡出他的世界,好吗?”唐柠叶看向郭佳,认真地请求道。

    郭佳喉间发堵,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唯有看着唐柠叶转身离去。

    “罢了,顺其自然吧!”郭佳长叹口气,转身走回景言的病房。

逐梦网文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