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权少诱妻套路深 > 第1760章:你不敢告诉伯母,夏天的爸爸是厉衍瑾?
权少诱妻套路深 第1760章:你不敢告诉伯母,夏天的爸爸是厉衍瑾?
    顾炎彬的这个细小的动作,让夏初初瞬间就起了防备之心。(www.23WS.com

    天啊……顾炎彬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夏天,他想干什么!

    不好的预感顿时从夏初初心底升起。

    夏初初不自觉的往一旁站去,挡了挡顾炎彬的视线:“我只是有点惊讶,你怎么会……这么狼狈。”

    “我这么狼狈,你不是应该高兴吗?你不是该嘲讽我吗?”

    “顾炎彬,你今天来是想干什么的?”

    顾炎彬答非所问:“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你?你是不是很好奇我这一个星期去做什么了?”

    夏初初否认:“我不好奇,随便你做什么,跟我无关,我再也不想和你扯上任何关系。”

    “因为和我扯上关系,傅井然就会对你不利,也会对夏天不利,是吗?”

    “傅井然既然选择放了夏天,他就不会再对夏天下手。我要远离你,和你不往来,难道你不明白是什么原因吗?”

    “是因为我明明知道靠近你,继续爱你,会害了你,我却还把你推上风口浪尖,让傅井然注意到你,对你下手吗?”

    “你明白就好。”夏初初回答,“其实你的爱,一直都是自以为是,一直都很自私。”

    “是,我自以为是,我自私,他厉衍瑾就一点也不自私!他厉衍瑾是完美的!他厉衍瑾不管做什么,你夏初初都心甘情愿!”

    夏初初脸色微变:“你在这发什么疯?”

    顾炎彬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声音越来越高,几乎是在吼着说话了:“从头到尾你把我当傻子一样的在玩弄。不管厉衍瑾抛弃你,和乔静唯订婚,你都对他死心塌地!”

    顾炎彬这么一闹,整个餐厅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夏初初看了一眼周围的佣人,也拉下了脸色:“你们都想先出去,把夏天也带走。”

    厉妍匆匆的接完电话,走了过去:“顾炎彬?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副模样?”

    每一个见到顾炎彬的人,都会震惊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妈。”夏初初说道,“你别管,你把夏天带走,他现在是个疯子,最好不要理他。”

    “走?为什么要走?伯母,你恐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厉妍更加一头雾水了:“我……我还真不知道怎么了。”

    “因为当时救夏天的时候,你没有在现场!伯母,你可是漏掉了一场好戏!”

    顾炎彬这么一说,夏初初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图。

    夏初初脸色刹那间就变得惨白。

    她明白顾炎彬想干什么了!

    “你……你真的是疯了,发什么疯!”夏初初说,“出去,滚,顾炎彬,你现在就给我滚。”

    夏初初浑身都在发抖。

    这是她知道顾炎彬想要做什么之后,被气的。

    顾炎彬居然想在这个时候,在厉妍面前,把事情给挑明!

    顾炎彬想开启这场闹剧!

    这么多天的风平浪静,顾炎彬一出现,就要掀起巨浪!

    “你在害怕吗?”顾炎彬问,问完之后,又哈哈笑了起来,“你当然害怕了,毕竟夏天是你现在唯一拥有的了!”

    厉妍完全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你们……到底怎么了?怎么又吵架了?”

    夏初初和顾炎彬自从分手后,就经常都是这个状态,所以厉妍已经习惯了。

    但是,吵得这么凶,还牵扯到夏天,就有些让她不解了。

    难道……

    “顾炎彬啊。”厉妍当着和事老,“你和初初的事情,我也是一直都在一边看着的,你们只能说是有缘无分,初初又都生下了孩子……”

    “妈。你带夏天出去。”夏初初扬高了声音,盖过了她,“快点!”

    “走?想走?”

    “顾炎彬!”夏初初说,“我已经很厌恶你了,不要让我恨你!”

    “夏初初。你早晚会恨我的。而我,已经在你之前,开始对你死心了。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

    说完,顾炎彬指着夏天:“你现在当着伯母的面,说,夏天是谁的孩子?”

    厉妍张着嘴。

    什么?顾炎彬是知道夏天的爸爸是谁?

    夏初初死死的咬着唇,不开口。

    “你说啊!为什么不说?害怕了?”顾炎彬问。“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说了!”

    “顾炎彬。”夏初初浑身都在抖,“你一定要这样做?一定要把事情闹开?”

    “我已经得不到你了。”

    “所以你想毁了我?”

    顾炎彬冷笑一声:“得不到就毁灭?我是那样的人吗?夏初初,我只不过是把你的事实说出来而已。怎么,你敢做不敢当?”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想什么时候说是我的事情,轮得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我今天就指手画脚了!”顾炎彬回答,“我爱了你这么久,等了你这么久,为你做了这么多,结果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

    “我从一开始就说过,我们不可能有爱情的。后来解除婚约,我也明确的说过,各过各的。是你一直……死,执迷……执迷不悟。”

    “你是想说我死缠烂打吗?”

    夏初初咬唇:“说难听点,就是的。”

    而夏天,已经从餐桌那,走到了夏初初身边了:“妈咪……”

    看见妈咪和别人吵架,夏天有点被吓到了。

    夏初初蹲下身来,抱了抱她:“没事,夏天,我带你出去。”

    厉妍也往这边走来。

    顾炎彬站在那里,笔直的,一动不动。

    最后,他说道:“夏初初,你敢做的事情,不敢认吗?”

    “跟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你不敢告诉伯母,夏天的爸爸,其实就是厉衍瑾吗?”

    厉妍正走着,冷不丁的听到顾炎彬这么说,脚步一顿。

    顾炎彬的声音继续响起:“你都敢生下来了,还不敢告诉别人?你难道想要夏天,一辈子都叫厉衍瑾舅公?而不是爸爸?”

    夏初初牙齿都在打颤。

    夏天问道:“妈咪,他怎么也在这样说啊。舅公是舅公,爸爸是爸爸哑……”

    夏初初连忙去捂夏天的嘴,可是,晚了,晚了。

权少诱妻套路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