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诱妻套路深 第134章:掐死她
    言安希看着他,点点头:“对!我是说过!而且,我说了不止一次我爱你!”

    “那你就不许再去见墨千枫!我不允许!”慕迟曜吼道。(www.23WS.com

    言安希看着她:“可是……可是你从来没有说过,你也爱我啊!”

    慕迟曜紧紧的盯着她,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一样。

    “你这么想听这句话?”

    “你一定跟秦苏说过。”

    慕迟曜薄唇微微一抿,看着她,没有再说话。

    言安希却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

    她现在嫉妒秦苏,已经嫉妒到了一个这样的地步。

    活生生的,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妒妇,像何浅晴一样的妒妇。

    何浅晴嫉妒她,她嫉妒秦苏。难道,她要把自己变成和何浅晴一样的人吗?

    不,不要,她不要做那样的人。

    言安希连忙偏过头去,不再看他,声音里带了一点求饶:“慕迟曜,你放过我吧。”

    “放过?”他眉尾一挑,“言安希,没有这么容易!”

    “你什么都得到了,我的人,我的心,你都得到过了。慕迟曜,我现在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什么能够给你的了,你还不放过我吗?”

    慕迟曜见她态度一软,他却越发的强硬起来。

    他凑了过去,在言安希耳边,低声说道:“我一天不放手,言安希,你一天就别想其他的!”

    言安希的耳畔一热,他呼出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边,让她浑身一瑟。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那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和我离婚?”

    慕迟曜的脾气,瞬间被她这两个字给点燃:“言安希,我说过了,不许再提这两个字!”

    “那我只能等你对我提起吗?”言安希忽然凄凉的一笑,“等你跟我说……这两个字的时候,那我们,就真的已经完了。”

    慕迟曜看到她这副模样,再也忍不住了,心里的情绪翻涌着。

    秦苏回来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忽然低下头去,寻着她的唇瓣,就要吻下去。

    言安希双手抵着他的心口,偏开头,躲过了。

    “慕迟曜,你在这个时候吻我,难道就没有好好的想过,秦苏的感受吗?”她轻声说,“她要是知道了,会难过的。”

    言安希很清楚,自己这句话说出来,会激起慕迟曜多大的怒气。

    可是她也难过,很难过。

    她不想她一个人难过,那就拉着慕迟曜……一起难过吧。

    一个人太寂寞太孤独,还是要找一个人陪比较好。

    慕迟曜浑身一僵,随后有些咬牙切齿的喊着她的名字:“言安希!”

    “我在这里。”

    “是不是我这几天,对你太好了?”

    “好?”言安希眉尖一蹙,“你的好,我想,我以后是没有这个机会,体验到了。”

    她话一说完,忽然感觉到脖子一紧。

    慕迟曜的手,虚虚的握着她修长的脖颈:“言安希,看来是我太给你脸了。”

    她轻轻的咬了咬下唇。

    他慢慢的,用力的收紧了手:“你以为,有了墨千枫,你在我面前,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了吗?言安希,捏死你,就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秦苏回来了,我这个替代品,就算是去死,也激不起你半点的怜惜了吧?”

    慕迟曜的额头青筋暴起,盯着她,恨不得现在就要掐死她。

    可是他的手,再也没有收紧一分。

    “是!”他忽然应道,“言安希,你就是一个替代品!秦苏才是我爱的女人!你满意了?”

    “你终于……说实话了。”她扬起唇角,看着他,笑了。

    慕迟曜的手,再次尝试着,收紧,收紧。

    这个女人,真的是要把他给逼疯了!

    “慕迟曜,你前段时间对我的好,都是因为秦苏吧?你每次看着我,都是在透过我,看着秦苏吧……”

    慕迟曜的手,忽然全力的收紧了。

    言安希一下子呼吸不过来了,也根本说不出话,只是看着慕迟曜,胸口的氧气,越来越少。

    慕迟曜看着她,像是一个真正的魔鬼。

    他从来不会手软,哪怕当初对秦苏,他也没有手软过。

    言安希看懂了他眼里的杀意,心里满是绝望。

    要是,她就这样死了,死在慕迟曜的手里,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只是,她的弟弟言安宸,要怎么办呢?

    慕迟曜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替她照顾言安宸吗?

    言安希脑海里不断闪过很多的片段,她都已经在想她死了之后,会怎么样了。

    她没有求饶,眼神里也满是倔强,只是因为过度缺氧,眼角无意识的,开始落泪。

    那眼泪从她眼角滑落,缓缓的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滴在了慕迟曜的手背上。

    仿佛被烫到一样,慕迟曜的手微微一动,他的鼻尖几乎要碰上言安希的鼻尖:“怕吗?”

    言安希看着他,忽然缓缓的抬起了手,放在了他的手背上。

    然后,她闭上了眼睛,又一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下来。

    怕。

    但是……不会贪生。

    她觉得,死了,一了百了。

    爸爸死了,妈妈也死了,安宸在医院里成了植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她活得太累了。

    就在胸口的最后一点空气,全都被挤出去以后,言安希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掐着她脖子的手,却猛然松开了。

    慕迟曜收回手,那眼神,能把人活活冻死。

    言安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咳嗽着,抚着自己的脖子,满脸通红。

    慕迟曜也不说,就这样看着她。

    办公室里,只有言安希的咳嗽声。

    好一会儿,她才缓了过来,看着他:“慕迟曜……”

    她的声音又哑又难听,慕迟曜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不掐死我?”言安希笑着说道,“死了,你就省了很多事情了。”

    “我一直比较喜欢,看别人……生不如死。”

    言安希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

    “我还忘记告诉你一件事,言安希。”慕迟曜说,“你弟弟所在那家星辰医院,早在和你领结婚证的那一天,我就买下来了。”

    言安希一惊,瞪大眼睛看着他:“你说什么?”

    他居然早就把星辰医院买下来了?

    “你弟弟的命,握在我的手里。言安希,你自己最好考虑清楚了。”

    言安希咬牙切齿的说道:“慕迟曜,你无耻!”

    “很好,敢当面骂我了!”

    言安希咬着下唇,一拳又一拳的砸在他的身上:“慕迟曜,你要是对我弟弟做出什么,我和你拼了!”

    他一动不动,任凭她的粉拳如雨点一般砸在他身上,不痛不痒。

    “你听话一点,那就一切都没有问题。你要是……忤逆我,言安希,你自己考虑清楚后果!”

    言安希看着他,几乎要把自己的唇瓣给咬出血来。

    他竟然早早的就掐住了她的命脉!言安宸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慕迟曜捏着她的下巴,“我,你得罪不起。”

    她以前乖巧听话,他说一,她绝对不说二。

    现在呢?

    她这么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跟他对着干!

    言语和动作上,一点也不软弱和退缩了。

    这样倔强的言安希,或许,才是真正的言安希。

    慕迟曜松开了她,理了理弄皱的衣袖:“言安希,你终于不再装模作样了。以前在我面前的你,都是装出来的吧?现在,爪子利得很。”

    他以前总想把真正的她给逼出来,现在终于做到了,他却被她气得不轻!

    言安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慢慢冷静下来:“我不会和墨千枫有什么来往的,你尽管放心。今天我和他说的话,你也都听到了。”

    她后背贴着墙壁,才觉得有了一点点的安全感。

    如果不是这堵墙,或许她早就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了。

    “这样最好。”慕迟曜淡淡的说道。

    “慕迟曜,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一个答案。”言安希问,“我和秦苏之间,毫无悬念,你会选她,对吧。”

    言安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一疼。

    她看着慕迟曜,看到他薄唇微动,喉结滚了滚,最后低低的说了一个字:“对。”

    虽然是明明已经知道的答案,可是听到的时候,还是难过了。

    言安希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她明白,等慕迟曜做出决定的时候,就是离婚的时候了。

    决定权在他手上,他才是绝对的掌控者,她……无能为力。

    慕迟曜转过身去,背对着她,身形挺拔。

    言安希抚着心口,努力的平复着胸口发闷的感觉,慢慢的往门口走去。

    她走到门口,握上门把的时候,慕迟曜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我会给你一个结果的,言安希。不需要你来提醒我,逼我。尤其,不要把你的嫉妒心,用在秦苏身上。”

    言安希呼吸一窒:“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的女人?”

    “嫉妒心,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不希望,秦苏再受到伤害。”

    “她有你保护着,哪里会受到什么伤害呢?慕迟曜,我等着你的……离婚协议书。”

    总裁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关上,言安希走了出去。

权少诱妻套路深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