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高手在人海间 第二百三十三章 以大欺小
    “对于来我们国家旅游的岛国人,尤其是长得好看的美女,我是举双手双脚欢迎的。(www.23WS.com)”

    “然而对于来华夏搞事的小鬼子,我就只想碾碎他们。”

    翟家年双手握拳,发出咔嚓的声音,然后了下嘴唇,森然一笑,说道:“所以,你做好被我一干掉的觉悟了吗?”

    “等等!”这个接应者单手向前,示弱地说道:“那些杀手的幕后指使人,与我毫无关系。说起来我们并没有任何敌对的地方,你其实没有必要来杀我。”

    他又推了夏满客一下,“大不了,这个人还给你们就是了,就当我从没来过,怎么样?”

    “喂——”

    夏满客脸色大变了。

    我嘈尼祖宗十八代曰你个先人板板啊!

    虽然本来就对你没信心,觉得你很可能护不住我。

    但你丫刚刚的自信满满呢?

    你之前电话里的绝对承诺呢?

    人家翟家年就说了一句要干掉你,都还没交手,你就怂得这么快……脸呢?

    翟家年也有些意外,说道:“你确定?”

    “当然。”

    “那好啊,你把这个家伙杀了,然后就可以走了。”翟家年一副我做主的模样。

    “呃,夏先生,您看呢?”这人看向夏满弓。

    夏满弓对于翟家年的“独断”略有微词,说道:“我还是原来那句话,夏满客,你乖乖跟我回去,我留你一命。”

    “喂,夏老哥,你要搞清楚,这家伙请的杀手不但要杀你们俩父女,同时也是要杀我的。你们是一家人,你当然可以原谅他。我又跟你女儿不是一家人,凭啥要原谅?我决定了,不能留他一命。”翟家年说道。

    “你要死啊!”夏瑶光越来越不能在翟家年的胡言乱语下保持淡定的一本正经了。

    “这个时候还调一戏我女儿?你丫到底分不分场合啊!”夏满弓真的很想胡翟家年一脸狗屎,沉着脸说道:“那你就过去杀呗,我既不同意也不反对。”

    “所以转了一圈不又回到圆点,那边那个鬼子,你帮我杀了他,我就不干掉你。”翟家年说道。

    那个岛国人一笑,摇头道:“我可不敢做一个杀人犯,那样你就更有理由俘虏我,不让我离开这片土地了。”

    “那你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黄泉路上太寂寞,我送你们一块儿下去好了。”翟家年说道,然后朝着码头迈步,就这么走了过去。

    眼看着翟家年靠近,夏满客又一次回忆起上次被翟家年杀入家门所支配的恐惧。

    “现在该怎么办啊?”他死死攥着他的接应者。

    这岛国人也闪过一抹慌乱之色,带着夏满客后退。

    然而翟家年却从他平静的眼神中读懂了——

    他并不慌张。

    究竟要怎么从别人眼里读懂对方的情绪,这还真是一个“技术”活。

    大概还是凭借着直觉。

    以及以翟家年远超常人的感知能力。

    其实他都已经“听”到,暗流涌动的海水当中,其实隐藏着十分微弱的心跳。

    难道……是那种东西?

    呵,还搞什么埋伏么?

    真是一群幼稚的渣渣啊!

    居然都没觉悟到,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所有的埋伏,所有的计谋,所有的策略,所有的麻痹,都只是纸老虎,中看不中用么?

    藏头露尾,再来个措手不及,让对方只得愣在那里?

    拜托,这只对寻常人有效好么?

    对我翟家年来说,可没一点卵用!

    高手与寻常人之间的差别就是这样了。

    也许他们的智商是一样的,没有谁比谁更聪明。

    但透过对事物的观察感应之后,所产生的想法也都不一样。

    在没有翟家年提示的情况下,夏满弓以及身边的人,都没有一下子备战的紧张状态。

    而是很笃定地围观翟家年“以大欺小”,去弄死对方两个。

    他们对翟家年有着强烈的信心。

    他们哪里想得到,会有人埋水里?

    开什么玩笑?他们是人诶,又不是鱼,躲在水里这么久,靠的是什么呼吸?

    于是接下来的一幕,便成功使他们地震惊,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了!

    这一幕,如同武侠电视剧的某一幕场景。

    只见翟家年在踏到合适位置时,就听到那个接应者叹息道:“为什么一定要跟我作对呢?”

    话音尚未说尽,忽然就一道道水波。

    一个个身穿纯黑衣服,头戴黑色面罩的人,也不知借了什么力,纷纷随着水波一跃而出。

    刷刷刷——

    闪烁银月一般光华的精钢武士刀,交织在暗影与光影之间,如绽放的恶之花一般,席卷翟家年上下左右前后四面八方!

    一切来得太快,一切来得太意外。

    甚至都有人没有冒出来,而是继续潜水,潜水的同时又很阴险地将刀从码头木板地面的缝隙中扎穿,刀尖戳向翟家年的脚底板。

    这一切,配合衔接得丝丝入扣,如抽刀断水,似重峦叠嶂,又好像绽开的花朵凋谢,往中间一缩。

    这一缩,便是要绞碎翟家年,将他分尸成一块一块的。

    然而别说翟家年早有感应,就算没有,在他们动手的同时,他跟着动,速度也不可能会慢于他们。

    就算他空着手,他们带着刀,且不是游知春那样的木刀,而是真刀。

    那又如何?

    明明交织得十分细密的刀之光影,却在往中间缩拢的同时,翟家年已然从其中一边一跃而下,穿过了光影的缝隙,落入了水中。

    一落水,脚下劲力一炸,鞋子碎成渣渣,露一出一对赤脚,对着水浪一划。

    登时,水不过膝,反而使他向上一浮,最终只淹没了半截小腿。

    一般人就算是游泳高手,也只能躺在水上不沉下去。

    要像翟家年这样,“站”在水上,那是万万做不到的。

    翟家年此举,让本要惊呼为什么会有埋伏的夏瑶光声音卡在了喉咙,脸上的惊色,也带了两重意味。

    她想到了一个词——

    轻功水上漂!

    像电视里那样,脚尖点着水面,连脚背都不用打湿。

    现实中基本是不可能的——

    总不能让牛顿掀了棺材板吧?

    翟家年也做不到这样逼格满满的事儿,却做到了逼格只差一点就满了的这一幕壮举。

    更叫人拍案叫绝的是,明明他两手空空,这会子在水上潇洒一转身,手上却多了一把刀!

    正是在跳水时,与一人身形交错,硬生生夺过来的!

    直到他抬头,将刀尖一戳码头侧面一个缝隙,被夺走剑的那个黑衣人才用手抓了抓空气。

    锵!

    刀身一弯一弹一直,翟家年便上了码头栏杆,如行独木舟,身形翩翩,如云如风,刷刷就是几刀,看似随意劈出。

    这一侧的几位黑衣人纷纷转身格挡反击,刀与刀的碰撞,发出叮叮叮的声音。

    翟家年脚下不停,且战且行,一个兔起鹘落,就已然靠近夏满客。

    夏满客眼都花了,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接应者抓着往斜后方一让。

    嗡!

    刀尖从他原来脖子的位置划过,同时翟家年身后的几个人同时脖子喷出一道血线,倒地就死。

    如果不是接应者及时拉开夏满客,他的下场便和这几个与翟家年拼过一招的黑衣人一样。

    快!快!快!

    急!急!急!

    翟家年一刀在手,神鬼不留,对着夏满客眨了眨眼睛,便又转身,随着走步挪移的配合,行云流水一般粘住了或刺或劈而来的武士刀刀身。

    接着又是一番轨迹变化,退步,转身,一个箭步,以刀为剑,往前疾刺。

    再次直指夏满客的眉心。

    他的身后,又是几人惨叫而死,鲜血淋漓。

    剩余的人目光空洞,不知恐惧,更显惨烈地追袭翟家年后心,不见半点犹豫。

    仿佛他们同伴被翟家年秒杀,都无法激起他们内心的涟漪。

    他们袭击翟家年后心,翟家年的刀尖则继续刺向前面的夏满客。

    夏满客已经被接应者带到了汽艇旁边,接应者猛地抬头,眼中精光大现,看着追到身前的翟家年。

    “好刀法,妙哉,妙哉!”

    接应者的内心是赞叹的。

    翟家年以一己之力,硬是打得他刻意埋伏的忍者失去了作用。

    也让夏满弓带来的那些人,成为了绝对的讽刺。

    这接应者虽赞不慌,一手抓着夏满客,一手往汽艇的护栏上一抓。

    与此同时,汽艇呼的一声,就这么开走了,激起一片水花。

    原来,汽艇里还藏了一个人,一直没有露面。

    此时轰下油门,就带着接应者和夏满客,一起与码头拉开距离。

    翟家年的刀尖又一次没有刺中,身后的刀尖已快戳破衣服。

    他没有任何的思考,再一次跃入了水中,然后脚如犁田,使前面的水波朝两边划开。

    他就这么在水上,狂奔了起来!

    只是很遗憾,他速度就算远超常人,但毕竟是在水中,不如他本人在陆地上跑得快。

    而那汽艇,却和陆地上的汽车一样,时速轻松即可破百。

    所以他们的距离还是不可避免的拉开了。

    接应者哈哈一笑,声音洪亮,竟是能够盖过汽艇引擎巨大的轰鸣——

    “记住了,我的名字叫佐佐木川,我要救的人,你杀不了,我们还会再见的。”

    “是吗?我要杀的人,你护不了,不然这比不就让你装跑了?”翟家年也大声说道,接着手臂猛地一挥!

    以他身体为中心,四面八方的水波截朝天一炸,竟形成短暂的如碗一般的形状。

    那把已被海水冲刷掉血迹的武士刀,就这么脱手而出,竟超越了汽艇的速度!

    一个厉害的棒球运动员,可以将棒球扔出时速一百五以上。

    翟家年虽然扔的是一把刀,比棒球更重,但他本身的力气,对力量驾驭的能力,又岂是最顶级的棒球运动员可比的?

    这一刀,划破长空,就连距刀超过一米的海平面,都被强烈的劲风切出了一条长长的直线。

    “躲开!”佐佐木川才听从引擎的轰鸣声中,辨别出翟家年说了什么,就一下子变色,去推夏满客。

    然而……迟了!

    夏满客被推进了海里,可在掉下去之前,当胸便是一痛,被彻底贯穿,眼见是根本活不了了。

    噗通,他掉进水里,冰冷的海水一下子淹没了他,也使他惨叫的声音被灌入嘴里的海水给堵了回去。

    他的眼睛一胀,然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弥留之际,他想到了什么?

    他没有想到令他深恶痛绝的翟家年,也没想到之前在逃亡途中都还牵肠挂肚的儿子。

    这辈子上一过的各种女人,也都没来得及去想起。

    他唯一想到的,只是夏满弓。

    还是才几岁年龄的夏满弓,明明比他大一点点却看上去更像弟弟的夏满弓。

    那个弱不禁风,如果他想杀,就一定能够杀死的夏满弓。

    哈,已经忘却的一段记忆,可笑地在这一刻变得如此清晰。

    那就是曾经夏满弓掉过水,根本没有体力挣扎爬起来,还是他夏满客义无反顾跳下去,将夏满弓给救起来的。

    区区不到十岁的年纪,下水救人还成功了,这一壮举,在当时可是引起各大院子的齐齐赞美。

    “这……也许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耀了。”

    “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过错。”

无敌高手在人海间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