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之原来我是反派 第27章 又遇杀殿
    我走了一段路忍无可忍,“出来!”

    一道湿气从我身后蔓延过来,见我脸色不好又中途拐了个弯,跑到旁边的树下才现身。

    “我说过别跟着我。”

    雨女端着袖子遮住半张脸,“可是,巫女大人不也到处流浪吗,就带上我吧。”

    “我不是流浪,是逃亡,你跟着我只会死得更快。”

    “可,我已经死了啊。”她怕我不答应,开始说她的优点,“我可以帮巫女大人洗衣服,做饭,还能陪您聊天,有妖怪的时候也能帮您。”

    说到妖怪她支支吾吾补充“不过鬼我就不行了,我怕”

    敢情这雨女是个天然呆,她自己就是鬼还怕鬼?让她洗衣服,衣服能干吗?做饭火能生起来吗?就她那点鬼气也就能对付普通人,指望不上。

    至于聊天,我有幻就够了。

    “你既然执迷不悟,我现在就送你一程。”

    雨女看我拔剑吓得躲到树后面,“巫女大人这是干什么?!”

    “我对付难缠的妖怪向来下死手,来吧,对你这一孤魂野鬼来说是好事。”

    我佯装挥剑,她尖叫一声遁走了。

    啧,胆子这么小还说什么帮我。

    “你精神挺好啊。”幻观察我说。

    “为什么这么说?”

    “消灭人面树的那道巨符,加上帮人类吐出人面果,这些都需要不小的的灵力,一般人早就虚脱了,你怎么没事?”

    “昂……”这么说起来,以前我是会感觉不太舒服,现在可能是四魂之玉的原因,所以不觉得疲惫。

    “还是休息一下吧,就算你没感觉,身体也会吃不消。”

    “没事,我……”

    眼前一黑,我毫无征兆地华丽倒下。

    ……

    “……”我感觉我躺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还有阳光。我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很沉抬不起来,连整个身体都是这样。

    这下玩大发了,把身体给透支了,要是妖怪来了我都没法跑,也不知道我现在躺在哪儿,安不安全。

    “?”有东西在我脸上爬来爬去。

    “怎么还不醒?”

    哦是幻啊。

    “再不醒你最想见的妖要走了。”

    ?最想见的妖?

    “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半天多了,我看他不耐烦很快就要走了。”

    是,是杀殿???

    “他站起来了。”

    什么?!

    “他迈开腿了。”

    不行!我要醒来马上醒来!

    “他走了十步了。”

    啊啊啊脚多马得,我马上就能睁开眼睛了!

    我睁我起!

    “?!”

    怎么还是一片黑!我拿手在前面摸了摸,又在眼前晃,我睁开眼睛了啊!

    幻挺惊喜的,“这招真灵,你还真醒了。”

    这招?敢情它是骗我的?

    “幻,我看不清了,我是不是瞎了?”

    恐慌,以后我再也肆无忌惮瞎用灵力了我的卡姿兰大眼睛啊。

    “你别慌,就是身体虚又起猛了,适应下就能重新看见了。”

    是,是吗?我安心下来,不是瞎了就好。

    我安静地坐着等这段时间过去,感觉到左前方有一道视线看着我。

    我第一时间站起来拔剑。

    谁?这里除了幻还有什么人?幻没有发现吗?

    “什么人?!”

    “……”

    来人不做声,我现在身体恢复期,暂时感觉不到妖气或邪气,但是明显周围的气氛变得很微妙。

    视线一开始只是单纯的注视,现在有点……咋说呢,就是那种看见我动作,挑一下眉,说一句“哦?”特别欠揍的那种样子。

    在我的旁边,幻默默捂住额头替我默哀。

    我的视觉慢慢恢复,先是出现一个大概的轮廓,模模糊糊,再出现白红的色彩,最后来人的模样完全呈现在我面前。

    “杀,杀生丸大人?”

    我傻了,彻底傻了,瞬间呆软。

    杀殿就站在那静静地看着我,还把目光移到我剑上。我顿时感觉剑有千斤重,我的亲妈啊,杀殿真的在这!为什么每次我都能犯蠢?!

    我干巴巴地说“杀生大人,我的剑好、好看吗?”

    哭!我说的是些什么玩意儿!

    我对幻哭诉“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

    “我告诉你了啊,谁知道你还敢对他拔剑。”

    我以为它是骗我的,原来气氛微妙是这么回事?_?

    “哞~”

    阿哞过来在我身边趴下,我习惯性想伸手摸它,看到杀殿还看着我,就一点不敢动弹了。

    “你的气味又变了。”

    “?”什么气味?我闻闻身上,没什么味道啊……额不会是说我身上有血腥味吧,我最近是天天跟尸体打交道。

    幻帮我解释“他是说你的气息,不是你身上的味。”

    哦这样啊,我现在又不算完全的人类了,自然气息也会变。

    “走了。”杀殿没多做探究,对他来说,这过程发生了什么不重要,反正最后他能辨认出来。

    但是我却不能不想,会不会有一天,我变得他也认不出来。

    “怎么?”杀殿看我不动。

    要是以前,我肯定就没心没肺地跟着走了,但是现在,四魂之玉在我这,我本身就是个麻烦。

    “我,很多妖怪都在找我……”所以我跟着谁,谁都没有安宁日子过。

    “我知道。”

    !杀殿都知道了?那果真妖界无妖不知了。

    “我跟着杀生丸少爷的话,会不断有……”

    “无妨。”

    杀殿短短两个字就把我所有要说出的顾虑塞回喉咙,他等着我还要说什么。

    我觉得嗓子很干,有一个问题以前我不敢也不想问,现在却不能再无视了。

    “杀生丸大人……”我的声音因为干涩有点沙哑,“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不是,讨厌人类吗?”

    当初知道我能找到铁碎牙,却没逼我说出来,不图我这方面的能力。现在知道我有四魂之玉,也不会跟其它妖怪一样。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对我特殊,如果没有一个理由,我不敢再浑浑噩噩待在他身边。

    杀殿似乎陷入了回忆,看着天边如火的晚霞说

    “父亲,曾问过我,可有想保护的东西。”

    噶?我记得是在剧场版里,犬大将这么问过杀殿。他是不明白他老爹那么强大,为什么要跟人类在一起。

    “他说,有了要保护的东西,才能变得更强大。”

    所以,他是想弄弄明白犬大将说的有没有道理,就拿个人类做实验,选中了我??

    “那为什么是我?”

    “刚好碰上。”

    这也行……那为什么现在还找我呢?

    考虑到杀殿的性格,我默了,他一定是嫌换人麻烦。

    “还有,笑容。”

    笑容???什么意思啊?

    “走了。”

    不等我问,杀殿已经开走了。好吧,我原来是个小白鼠,亏了杀殿不嫌养我麻烦。

    我坐到阿哞身上,发现雨女还跟在后面。

    “你怎么还在这?”

    我语气不好,她不敢说什么。幻帮她说话“你别这么凶她。你昏倒的时候,是她一直守在你身边,杀生丸来了,她以为是要伤害你的妖怪,半步都没退过。”

    真有这事我倒是挺感动,但我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

    “你要想清楚,跟着我随时都有危险,有时候我顾不到你,也不会去救你,你就再死一次了。”

    丑话说在前头得好,她要是退缩现在就省事。

    “我不怕,也不用你救,我只怕一个人孤零零,全当有个伴。”

    她是怕极了当一只游魂野鬼久了,会忘记自己的目的,然后在这世上所有活着时候的羁绊,都不复存在,只留她空白记忆,无处寻找。

    。(www.23sw.net

犬夜叉之原来我是反派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