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道我不干了 第152章 四海皆狂
    天道亲至,好大的面子。(www.23WS.com

    说出去可能没人信,区区偷渡大千下界的域外生物,天道居然亲自出手了。

    穹有道缓缓转身,长发无风自动,丢下一句话后,便将微笑的面具缓缓戴在了脸上。

    “猖獗天?四海皆狂。”

    真正的四海皆狂,不再如之前空喊其名,此事已经超出了大千的范畴,便不按之前定下的规矩了。

    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了最狂的话。

    铺天盖地的剑莲消散,浓郁的灵气开始变得异常狂暴,不为人体所吸收,不为天地所容纳,无比狂暴的灵气撕裂万物、炸碎空间。

    随穹有道一步一步离开,其身后的长桥点点崩碎,漆黑如墨的池水在狂暴的灵气中沸腾,青阳莲生留下的封印也被狂暴灵气撕碎。

    平日柔和无比能被人体吸收的灵气,究竟狂暴到了什么程度,才能将连域外生物都奈何不了的封印刹那撕碎,才能将离天一丈境修士留下的小世界破碎。

    封印破了,可无名却愣在那,看着那长桥上渐渐远去的背影,一动也不敢动。

    那人的名字,比封印更管用。

    在那人面前,任何反抗挣扎都是徒劳,非大千生命,他不会留情。

    在他面前,死,是域外生命最好的归宿。

    亭子在狂暴的灵气中崩坏,无名的身体开始扭曲,与青阳莲生一样的容貌在此刻变形,如水中之月一碰消散,不同的是水中月能重新凝聚,而他却不能。

    无名随空间涟漪彻底消散,紧接着涟漪化惊涛,汹涌无比,整个小世界都已扭曲到不成样子,只有穹有道脚下的未走完的长桥还完好,其身后已是一片混沌。

    碑中界外,炽冥安安静静等待着穹有道归来,他将穹有道误认成了青阳莲生,那个传奇的上任界主。

    等待中,那块碑突然出现大量裂痕,从上端开始破碎,一丈二尺三寸的石碑,转眼只剩半丈。

    炽冥见状也不敢上前,只能远远看着,又过了一会儿,石碑彻底成了一地碎石。

    石碑没了动静,这时炽冥才敢小心翼翼上前,戳了戳那一地的碎石,无空间涟漪出现,他知道只是碑中界已经彻底破碎了。

    可穹有道还没有出来,他小心翼翼对着一地碎石喊道:“青阳前辈?青阳前辈?您在吗?”

    这时,在碎石之上,一根手指如捅破窗户纸般捅破了空间,向下一划,将空间划出了一个口子,一只手从口子中伸出,抓住空间的边缘,使劲一撕,穹有道便出现在了碎石之上。

    一撕之后空间完好无损,毫无空间气息与波动,仿佛穹有道本来就站在那里一样,若非刚刚慢条斯理地一指戳开空间,炽冥定会以为是这具傀儡之身年久失修眼神不好。

    “青阳前辈!”见穹有道平安归来,炽冥惊喜道:“您就是上任界主,青阳莲生前辈吧?”

    “不是。”穹有道当机立断,一口否定。

    “欸?”炽冥仰视着站在碎石堆上的穹有道,大眼瞪小眼,心道这剧情发展不对啊。

    连碑中界内的那人都喊出了“青阳莲生”这个名字,又加上刚刚一些列猜测,炽冥确认穹有道就是青阳莲生无误。

    可穹有道的否认,让炽冥愣住,本就靠着灵魂秘法来操控的傀儡之身一时有些大脑运行过载。

    “不开玩笑的?”炽冥小心翼翼确认一下。

    “我对天发誓,我不是青阳莲生。”穹有道竖起三指,象征性发个誓,对着自己发誓这种事他没少干。

    “啊?那亭中之人为什么要喊你青阳莲生?你在里面做了什么?还有那人是谁?准确说那缕神识是谁的?”

    “认错了呗,你没见过青阳莲生吗?或者画像之类的?”穹有道问道。

    青阳莲生虽然历史悠久,但如今的萌猫界中绝对有不少人见过他。

    是他提出了萌猫界要储备力量以界化域,自那时后萌猫界的圣人鲜有飞升,最早期的那部分圣人都与青阳莲生有着交情。

    碑中界的无名融合了青阳莲生的一缕神识后,便有了与青阳莲生一模一样的容貌,而炽冥不认识,显然她不是最早期那部分圣人。

    “没有。”炽冥摇头,“阿爹见过,当年阿爹跟青阳前辈一起战斗过,在消灭无名大魔头跟镇压藏界山灵兽之后,娘亲才怀的我,阿爹说青阳前辈本来说好要来喝我满月酒的,可还没等我出生,青阳前辈就突然飞升了。”

    无名没有被彻底消灭的事只有寥寥数人知道,有着无解诅咒的萌猫界就如得了不治之症的人,至少当时无人能治,这样一个迟早破碎的世界,又怎会有圣人愿意留下来呢?

    青阳莲生当年的挚交不用说,他们肯定与青阳莲生站在同一条战线,他们肯定知道萌猫界被诅咒的事,苏丹河的阿爹肯定知道。

    当年青阳莲生带着一众强者离开了州古大陆,在得知无名诅咒会扩散后,青阳莲生不得已只能飞升圣域去寻找pò jiě诅咒之法。

    事情前后刚好是苏丹河母亲怀着她的时候。

    有着无名诅咒在,萌猫界以界化域肯定会受到阻碍,谁也不知道在大界进化过程中会不会出什么事,一旦出事,那便不是任何人能够阻止的。

    晋升天境的青阳莲生在飞升天域前悄悄回到萌猫界,那时的他也没法彻底消除诅咒,只能暂时将诅咒封印。

    在诅咒彻底被消除之前,关于诅咒的事情不能被世人知道。

    无名诅咒被封印的事除了青阳莲生跟界灵外无人知晓,因此青阳莲生用了一缕神识来守着诅咒。

    当穹有道将无名彻底消灭之后,在圣域修炼的萌猫界界灵感觉自己突然痊愈了。

    界灵想询问界主发生了什么情况,可却发现已经无法联系到萌猫界了,这种感觉就像有触觉却不能动的肢体,会感觉得到疼痛冷暖,却无法将脑中指令传达给肢体。

    穹有道暂与界灵无缘,消灭无名只是顺手,域外生命的掺和不算大千自行演化的变数,因此便暂时将界灵孤立了,不能让她将信息传回萌猫界。

    “至于里面那个……”

    该怎么说呢,炽冥看到的是青阳莲生模样的无名,那他看到的到底是青阳莲生?还是无名?

    就算青阳莲生也没想到他的一缕神识会被无名诅咒给吞噬融合。

    “你可以叫他无名,也可以叫他青阳莲生。”

    “哈?你说啥?”炽冥一脸懵逼,感觉越来越乱了。

这天道我不干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