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邪妃 004 我要娶妻(二更)
    云知微迈进主院时,因着叶氏小意伏软,夫妇二人温言和语地叙着话。

    待看到女儿进来,云震川摆了摆手,看云知微坐了他才问道“阿微,你们在崖底遇到的刺客功夫怎样?”

    自个女儿打小在军营长大,一身功夫不比她上头五个哥哥差多少,所以寻了女儿问这样的事,云震川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他云震川的女儿,才不是京城里那些遇到点事就只会哭哭啼啼的大家千金。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崖底其实并没有刺客埋伏,所以,当他问起刺客的功夫时,云知微心里就有些犹豫起来。

    谎是容斐求她撒的,眼下,她得自己再撒一个谎来圆之前那个。

    这一刻,云知微深深了解到撒一个谎要用无数个谎掩盖的真理。

    心里斟酌一番后,她含糊其词地道“爹,那时女儿被容世子护着,倒没注意,不过,容世子身手不差,那些刺客既然能伤了容世子,想必功夫也不会差。”

    这话说得合情合进,云震川听了倒没怀疑什么,又问“阿微,那你有没有留意到什么?”

    不等云知微回话,叶氏就嗔了他一眼道“阿微受了惊,你就不能等阿微缓了神再问?”

    云震川挠了挠头,有些无奈地摇头“秋娘,我这不也是想尽快抓到那些敢伤害阿微的歹徒吗?”

    被他这样一说,叶氏才没再说他,看着云知微温声道“阿微,你好好想想,实在想不起来也不要紧,你爹就是这么个急性子。”

    云知微点头,道“娘,您今天也受了惊,早些休息。”

    云震川猛地点头“秋娘,还是阿微细心,你听阿微的话,快去歇着。”

    叶氏委实也觉得有些困乏,遂点了头应下,带着丫鬟进了厢房。

    “阿微,你是不是想到了些什么?”叶氏一走,云震川眼巴巴地看着女儿问。

    云知微摇头,“那些刺客黑衣蒙面,一击不成立马撤了,爹,容世子他,可还好?”

    没有听到自己想要听的话,云震川也不失望,回道“容斐他中了毒,老国公说是因为刺客的剑上抹了毒,毒是随剑伤入的体,听老国公的意思,怕是乔院正都对这种毒束手无策。”

    中了毒?

    云知微有些讶然。

    那剑伤,明明是容斐自己砍的,断无可能会有毒,可老国公既然这样告诉爹,想来容斐身上定然中了毒的,只是那毒,是何时又是何人下的?

    连乔院正都没办法,容斐他究竟知不知道他自己身上被人下了毒?

    她心里升起一丝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紧张和担忧。

    “爹,世子于我有救命之恩,爹能不能想想办法?”压下心头那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慌乱,她抬眸看着云震川问。

    云震川点头“我会想办法的,阿微,天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

    云知微并未起身,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将梅花庵里发生的事告诉给爹听。

    “爹——”正犹豫着,云知桦迈了进来,她立时就起身了,“爹,女儿先回去了。”

    梅花庵里发生的事,四哥很清楚,四哥不可能替叶家瞒着此事的。

    她冲云知桦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她走之后,云知桦上前一步道“父亲,有一事,您应当知道。”

    云震川看着这个儿子,皱眉问“什么事?”

    “叶家有人对六妹心怀不轨,我原本想拿到确凿的证据了再和您说,只是六妹院里那个背主的丫鬟却让人落了水淹死了。”云知桦一板一眼地说着。

    云震川浓眉皱得更紧,他虽有些瞧不起叶家行事,可到底是叶氏的娘家,且叶家老太爷待阿微是极好的,所以,他也不愿将叶家往坏了想。

    云知桦才不管这些,一板一眼的将梅花庵里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全说了出来,末了道“父亲,就凭一封不知是谁写的信,那叶巧嫣就敢将污水往六妹身上泼,来日,我们不在京城远赴边疆,谁能保护住六妹?”

    虽然叶家是自个娘亲的外家,但宠妹狂魔的云知桦对叶府可没半丝同情心。

    在他看来,任何敢伤害他六妹的人,都要将之打压下去。

    云震川翻了个白眼,瞪着云知桦道“甭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当你六妹是那些遇事就只会哭的大家千金?你六妹动辄就拿鞭子抽人,从来就只有你六妹欺负人,哪有人敢欺你六妹的。”

    当他这个当爹的傻子呢。

    臭小子不就是记恨着叶家想要把叶巧嫣嫁给他这件事,所以才不遗余力的把叶家往死里踩。

    云知桦倒也没否认,淡淡道“六妹功夫不差,明着的确是没人能欺到六妹,可内宅手段层出不穷,您就一点都不担心六妹会被人给设套?”

    “你六妹可是我唯一的女儿,谁敢阴她!”云震川没好气的瞪过去,谁敢阴他的宝贝女儿,他就敢灭了人全家。

    云知桦处变不惊地看着他,风轻云淡地道“正因为她是您唯一的女儿,所以六妹才会更危险。”

    云震川被噎得说不出话,铜铃似的双眼恼怒不已地瞪着云知桦。

    臭小子就是没女儿贴心,不能好好说话吗?

    “您别瞪我,瞪我也没用,叶家,您该出手整治了。”云知桦神情淡淡的看着他,那模样恍似叶家和他无一般。

    云震川突然就有些气馁。

    五个儿子,对叶家的态度都是淡淡,可他这个当爹的,又能说什么呢?

    这些年以来,叶家的确是越来越份了,才会让五个儿子连叶家的门都不愿踏足,如今更将主意打到了阿微身上,五个儿子对这唯一的妹妹溺爱得简直让他这个当爹的发指,也难怪儿子们对叶家是这样的态度。

    叹了口气,云震川疲惫地道“叶家,到底是你们母亲的娘家你们的外家,叶家真要出了事,你们也颜面无光,还有你娘,她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若叶家出事,你觉得,你娘她能撑得下去?”

    云知桦沉默不语,半晌,他才闷闷地道“只要叶家不再打六妹的主意,看在娘的份上,我和二哥不会对叶家出手。“”

    儿子让了步,云震川心里却并没觉得舒适,反而愈发的憋屈。

    他这爹当的,怎么就这么窝囊?

    瞪着让他不舒心的云知桦,他道“你倒是说说,你回京城,是为了什么事?”

    几年前,因着叶家想要将叶巧嫣嫁给他,叶氏也默许叶家的行为,云知桦一气之下,留下一封书信就离了京城远赴燕州,信中言明他绝无可能娶叶巧嫣为妻。

    这事,把叶氏给气得三天没吃饭,而叶家,也闹了个没脸。

    打那以后,两家就不怎么走动,叶氏心里愧疚,愈发帮衬着叶府。他那时,还在燕州没回京城,云知桦到了燕州,将事情经过告知他以后,他也没觉得云知桦做的有什么不对。

    叶家那姑娘,他打心眼里不认为是儿子的良配。

    被他这么一问,云知桦难得有些紧张起来,心中措了会词才道“我回来,是想告诉您,我要娶妻。”

    娶妻?

    云震川一愣,他可不认为自个儿子回京城是回心转意,想通了要娶叶巧嫣为妻,可都没定亲的人,怎么就要娶妻了?

    除非,这小子,在燕州和人私定终身了!

    想到这个可能,云震川的脸色慢慢沉了下来,盯着云知桦他一字一句地道“阿桦,婚姻向来是父母之命,媒灼之言,你要娶妻,可以,先征得你娘的同意再来和我谈。”

    信任儿子,但这种信任,不是建立在让他们无视他们母亲的基础上的。

    叶氏在叶家方面,虽有诸多不是,但他不能否认,叶氏是一个好妻子一个好母亲。

    若是儿子连尊敬母亲都做不到,又谈何忠义!

    在他坚定的目光中,云知桦皱眉,半晌,他才闷闷地道“我会去说服母亲,母亲若是同意了,您就不能再插手。”

    “好。”云震川一口应了下来。(www.23sw.net

重生之将门邪妃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