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退路,不救赎 深海之声(四)
    “你一直知道我的专业是什么,就是探索未发现之海域,但这么多未探之地,你知道为何这次我们来的是这里吗?这是一个很久的秘密了,我也是听我的老师提起的,这个项目可以说凝聚了成千上万考古人的心血。如果可以,我希望它可以终结在这一代。来,坐下来吧,这会是个漫长的故事。“徐天立摆摆手,示意南知意关上门,海风又起了。

    “学考古的都知道,有那么几大墓葬是极凶险也是极富贵之地,极有价值。我上课的时候讲过,有项羽墓葬、李自成藏宝、王莽藏宝这几个自不用说,而排名第一的是秦始皇,但始皇宝藏何其凶险,传说中奇人异事修建地下宫殿,以星河做饰,何等壮观,哪怕是我国的兵马俑复原也可窥见当年其一二。”徐天立随着摇摇晃晃的海水慢慢悠悠的说着。

    “不,老师,那也只可能是还在我华国啊,我们又何必转道纽约、洛杉矶甚至是加勒比,难不成是海盗偷走了宝藏?”南知意不疑有他,尽力猜测道。

    “我也以为啊,甚至在那次我接到那本笔记本之前我都一直没有放弃过,”徐天立突然有了些许变化,极其惊恐般的回忆起来。

    我数年前曾随莫老一起赶往内蒙探寻,结果有了惊人发现:我看到了越五、六平方公里的异常埋葬地,在其地表徒步一公里即拾获了三片元代遗物,注意是三片在一公里内,这说明在附近一定有一片成群墓葬,至少曾经该有过。

    莫老高兴极了,带着我们挖了又挖,毕竟对于考古人来说,锄头是我们最直接的工具,没有什么探测仪比实地现挖更能得到真相。

    结果十分失望,什么也没有,比表面更干净。然而莫老突然感觉这片土地不简单,毕竟下挖十多米了,底下的土比地上的土质反而拥有更多杂质,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草籽草根。

    广袤的大草原啊,让莫老平白的上了个心。于是我们去了村子里打听了一下,据说有一村民收有一件金器,我们欣喜若狂,打算第二天去拜访,不想再去其家已遭火灾,女主人说找不到了。

    透过渺渺月色,徐天立难得停顿一下,仿佛还能看到重重火光吞没了的故事结尾。

    那三片元代遗物是我们此行唯一的证明,但还好不虚此行,我们回了京。

    对那三片元代遗物进行对比,发现确实是元代白瓷没有错,内里却比对出了秦朝青铜粉末,横跨山海,在此地突然发现的瓷片,这个结果可以说会让所有痴迷始皇宝藏的考古人士疯。是的,他们疯了,那个年代圈子突然就散播开来,莫老团队找到了始皇宝藏,始皇宝藏让有心人开始注意到了这个圈子的阴暗面,而这个结果也在莫老意料之中。

    莫老当时对我说:“意料之中。但我也决定走下去,既然让我发现,那我就有义务解开这个神秘的谜题。”

    他一辈子接触考古,醉心学术,他可能还不知道什么让他会更快地放弃,但很快他就见识到了。

    后来有人给莫老寄了一封信,内页就是:金器找到了,老地方等你。

    莫老什么也没有告诉我们、独自赴约,拿回了的金器,果然就是瓷器内部的青铜器粉末,同时带回的还有一本笔记本,记录的那首诗,直指这片海域。

    那之后莫老被有心人陷害,差点令莫家百年清誉不保,还多亏了安世荣才保下莫老,虽然在此之后莫老也辞职退休了,可能这就是背后人的意思吧。

    猛然得知这么大的秘辛,南知意有点儿消化不良,他猛然想起那一年她放弃出国留在国内就读考古学那一天,徐天立说过的话“他本来是可以拥有另外一个亲传弟子”的,那么那个人是不是本来该承担然后又放弃了还是怎样,已经不得而知。

    “千年宝藏,众人角逐,本来你可以不在漩涡,自此以后你都是旋涡中心了,我没想太多,本来如果不是因为此番你因为修斯特之轮差点殒命,我也不会多说一个字。如今我已然明白,无论我做什么,你知道多少,从你我出国那一天、登船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已经绑在了一起,至少在别人看来是,就像我和莫老,从头到尾都是一党,无论其他。”徐天立喝了口咖啡,做了个总结,但至少此时的他看起来比原来更加的轻松了。

    “老师,那无论是西安还是内蒙古,都和我们如今身处的海域有什么关系呢?还有林榆雁是不是、我的这个位置是不是本来该是他的?”南知意还是问出了这件事,她想还是无法克制自己,有关他的一切他都想要了解。

    “坦白说这件事我也向莫老求证过,但老人说是从心,毕竟也只是外孙,在想到了莫老的后果后,我也觉得莫家的人不适合再去插手了。林家世代从政,如今榆雁在法也如鱼得水,也许这件事真的就过去了吧。但知意啊,是你的出现让我觉得我还可以再试试,虽然这样有点自私,但我没法放弃,如果这次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对不起你啊,更对不起莫老。”

    “谢谢老师,我明白了。如果您出发前告诉了我。我也会义不容辞的。从业十年了,我一直记得当年宣誓的誓言。”南知意抬头看向老师,徐天立好像看到了当年那个为情所伤的小姑娘突然长大了。站在一众师兄弟之间,丝毫不显逊色,别人都是很郑重的抬手放在左胸行礼,而只有她漫不经心的抬手就喊“如果我有幸成为一名考古人,我将用我毕生的心血,去捍卫考古的荣耀”,松松垮垮但眸子中闪烁着认真坚定。

    他甚至还想起了当时京城大学考古系主任乐呵呵道:“这小丫头不错,她眼睛里有星星。”

    真好,十年了,她还没变。林榆雁啊,你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啊.(www.23sw.net

无退路,不救赎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