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主播在线吃鸡 505 过招
    黎北深看向欲言又止的夏梓妍,问“妍妍,秦絮家有什么好玩的吗?”

    夏梓妍深呼吸,缓解内心地激动情绪,“ktv、影像室、游戏室、泳池……看你们想怎么玩。(www.23uu.org)”

    黎北深看向顾恺,问,“咱们去唱歌?”

    顾恺摇头,他得待在秦絮身边,防止情敌入侵领地,“你去玩吧,我就在下边。”

    让秦絮和情敌共处一室,他怎么放心?男人最了解男人,未得手的人、物没那么容易放手。

    有句话叫做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黎北深知道他在顾忌什么,也没多说什么,看向夏梓妍,“妍妍走,陪我去游戏室玩。”

    夏梓妍看了一眼顾恺,想跟他说说话,但看着他不想交谈的模样,只好歇了心思,答应下来,“好。”

    顾恺在想事情,压根就没注意到夏梓妍的情绪。

    秦絮进去后,就去让人切了水果给他们。

    秦絮看到走进来的顾恺,唇角微勾,与他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便去厨房看看里面做的怎么样了。

    南怀鹤昨天答应了要做菜,见秦絮去厨房也跟了上去。

    顾恺见他跟着秦絮走,脸色登时就差起来,想跟过去,但坐在沙发上的人叫住了他。

    “顾恺能给个签名吗?”说话的是一个小麦色肤色的女孩子。

    顾恺只能停下脚步,走了过去,“给我吧。”

    几人把本子和笔递给他,眉眼间满是藏不住的兴奋和激动,他们见到活的顾恺了!!!

    顾恺签了四页,把纸笔还给他们,“你们分吧,对了,不要发朋友圈,也不要说出去哦。”

    几人乖乖地点了下头,捂住嘴巴,尽量控制住想要嗷嗷叫的冲动。

    “喵~”uu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从楼梯处信步走来,猫步走得极为优雅大气,宛如中世纪小王子迎面走来,贵气逼人。

    团团跟在了它的后边,但uu并没有理会它,目不斜视地朝顾恺走去。

    坐在沙发上的四人,已经被眼前这只小猫咪的盛世美颜惊呆了。

    这猫也太好看,特别是那双冰蓝眸,美得让人神魂俱颤。

    顾恺弯腰抱起了uu,这可是秦絮的儿子,也是他的儿子。

    顾恺摸着它的脑袋,uu乖顺的任由他抚摸,还用头蹭了蹭他的大掌,发出惬意地呼噜声。

    团团看到uu被帅哥抱起来了,连忙到顾恺脚下,蹭着他的脚踝,想让他也抱抱它。

    顾恺睨了它一眼,没有理会,抱着uu抬步朝厨房走去。

    不是他‘重男轻女’,是因为团团要揩他油,对他不怀好意,他不喜欢。

    团团见他不理它,立马开始惨叫起来。

    坐在沙发上的人见此,有些懵,不敢用谴责的目光看顾恺,见它叫得这么凄惨,同情心泛滥,连忙起身去抱团团想去哄它。

    然而团团并不领他们情,见他们过来,立马弓着腰,毛茸茸地尾巴翘得老高,目露凶光,张开嘴凶恶的嘶了一声。

    几人顿时被它吓得心生退意,不敢再靠近它。

    几人面面相觑,心中发寒。

    顾恺听到动静,想到这些是秦絮请来的客人,受伤了就不好了。

    顾恺出声提醒,“别靠近它,它没事,脾气有点大,会咬人的。”

    四人刚刚被吓到了,闻言立马回去老实的坐在沙发上,不再多管闲事。

    这猫也太野吧?漂亮的东西果然很危险。

    顾恺警告地瞪了一眼团团,唇角微扯,念了两个字。

    对上顾恺眼的团团吓得打了一个激灵,缩成一团,委屈地呜呜呜叫着。

    它只是一只弱小无助可怜可爱的小猫咪,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它。

    这些扒皮坏人,就知道盯着它漂亮的皮。

    顾恺没再理它了,直接去厨房。

    秦絮见南怀鹤真洗手去做菜,有些不好意思,“要不你还是出去吧?这里有厨师就行了。”

    哪有让客人做饭的道理?

    秦絮脑瓜疼,想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这样。

    南怀鹤摇头,系上围裙,注视她,“没事,你要在这看着我做吗?”

    秦絮哪里敢答应,她家有只陈年醋精,这不是为难她胖虎吗?

    顾恺刚进来,就听到了南怀鹤这无耻的话,脸色阴沉不善地看着南怀鹤。

    他哪来这么大的脸?说出这么放肆又无耻的话?

    顾恺把怀里的uu,递给秦絮,“我来陪你做。”

    听到他这话,南怀鹤和秦絮同时一愣。

    厨房内安静下来,气氛诡异。

    南怀鹤抬头看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眼,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诮“大明星会做吗?”

    顾恺听见他语气里的轻视微微皱眉,去洗了手。

    顾恺拜托在厨房帮忙的佣人,去帮他拿块新的围裙,冷嗤“你这是瞧不起谁呢?”

    南怀鹤见他这么自信,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地笑容,“那咱们比一比?”

    顾恺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谁稀罕跟他比啊?但嘴巴是不认输,“怕你?来啊。”

    秦絮听着他们的对话,表情有点复杂,她怎么感觉这两人的话有点内涵,是她小文章看多了吗?

    总觉得这两人之间有jq,啧啧。

    在厨房内的佣人和厨师闻言,纷纷闭上了嘴巴,不说话。

    顾恺不想让秦絮在这看南怀鹤,接过佣人拿过来的围裙穿上,看向秦絮吩咐道“絮絮,你出去吧,厨房就交给我了。”

    厨房内人来人往,秦絮抱着猫杵在这里太碍事,只好听话的出去。

    顾恺走到南怀鹤身边,去看他切菜。

    顾恺见他刀工还可以,啧了一声,冷嘲热讽道“你是不会做,所以只在表面上下功夫吗?”

    “你以为时间拖久了,就可以不用做了?”

    南怀鹤切菜的手顿了一下,真想拿刀将他脑袋割下来。

    这人会不会说话?

    南怀鹤呼出一口浊气,斜睨他,“你只会耍嘴皮子吗?看来,你是看到我太过优秀自形惭秽了?”

    他不就放慢了速度,听他们说话吗?这狗男人,果然有够小气的。

    顾恺嗤了一声,开水龙头,洗手,“有些人说大话,也不怕切到手。”

    南怀鹤加快了切菜速度,他会切到手?瞧不起谁呢?他闭着眼睛都能切得匀称美观。

    南怀鹤冷嗤,“我是比不得某些见不得人的人,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是见不得光的,可笑。”

    秦家原本的煮饭阿姨,在小姐走后,就闭上嘴巴了。

    屋内听到两人针锋相对的话的佣人,也不说话了,各自能用眼神交流,就用眼神交流,绝不多说一句话。

    同样,秦絮重金请来的厨师,也把自己的嘴巴闭得紧紧的,自动屏蔽两人的话。

    能进秦家的人,都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他们这会儿少说话,多做事就成了。

    顾恺神色微暗,面不改色的回击,“总比某些没资格的失败者好些,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某些丧德的人总是惦记有夫之妇,真是太缺德了。”

    “砰。”

    南怀鹤脸色一沉,紧紧地盯着他,用刀狠狠地砸向了菜板。

    顾恺气定神闲地回视他,两人对视,火光四溅各不相让。

    这一声巨响,使得气氛越发剑拔弩张,佣人噤若寒蝉,生怕这俩人就在这打起来了。

    有眼色的佣人,赶紧出去找秦絮反应问题。

    顾恺唇角微勾,意味深长地看着南怀鹤,继续怼他,“火气旺盛,是因为欲求不满吗?”

    南怀鹤真想用这刀子,把他那可恶的猪嘴给剁了,“与你何干?你这嘴皮子果然厉害,难怪絮絮会被你骗,哼。”

    “反派死于话多”

    顾恺将水龙头关掉,甩了下手,“这不是骗,这是心甘情愿。”

    “我是主角,有光环不会死,倒是你……就不一定了。”

    南怀鹤在心里呸了一声,这死不要脸的老狗,“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顾恺神色淡淡,反击,“不是还有你么?”

    都到他絮絮家来了,他来挑衅他,他没点表示,南怀鹤还不得把他当死的,更加猖狂的挑衅他?

    秦絮跟在佣人身后,快步赶去,眉头紧皱,在她家打架是想挨揍吗?

    好好的,怎么打起来了?

    秦絮进门后,没看到打架过的痕迹,看向身旁的女佣,问,“不是说打架了吗?”

    女佣看到屋内一片‘祥和’的画面微怔,刚刚气氛这么紧张,怎么没打架?

    “可能是我误会了吧?”女佣紧张得手心出汗,犹豫了一下,解释道。

    秦絮“……”

    秦絮抬步走进去,见点心做好了,吩咐道“将水果和糕点送游戏室去吧。”

    女佣连忙应下,“是。”

    顾恺转身看到秦絮,故作惊讶道“你怎么来了?”

    南怀鹤看着顾恺装模做样的模样,心中冷嗤,这狗男人的变脸技术可真厉害,果然是个演员。

    南怀鹤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身看了过去。

    秦絮见两人面色如常,并无异常,淡淡道“我听人说,你俩要打架了,过来看一下。”

    顾恺轻笑了一声,声音磁性悦耳,“你听谁胡说八道呢?这怎么可能?今天可是你生日,谁敢在这打架?”

    “我可是文明人,只讲理不打架的,再说,我跟鹤老弟关系好着呢,怎么可能会打架?”

    “你说是不是鹤老弟?”顾恺看向南怀鹤,眼底满是挑衅,语气轻松。

    “……”

    南怀鹤脸色阴晴不定,心里把顾恺老狗骂了百八十遍,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

    谁是他老弟?他想当哥想疯了吧?

    南怀鹤觉得顾恺这样的人,应该进疯人院去住几天,感悟一下人生。

    南怀鹤压着怒气,看着秦絮那双疑惑地眸子,忍住了想打顾恺的冲动,抿唇道“没有打架,我就跟顾恺说了几句话。”

    秦絮那么护短,他要是打了她男人,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在场听了两个幼稚男人斗嘴的厨师和女佣们“……”呵,男人。

    秦絮听着顾恺的鬼话,唇角无语地抽搐着,看顾恺这样子,她就知道肯定不是这么回事。

    视线落在南怀鹤身上,秦絮眉梢微挑,总觉得这两人是串通好了骗她的,关系肯定没有他们表现得这么‘和谐’。

    秦絮看向屋内其它几人,那几人闭着嘴巴做事,也没关注别的,她进来后,也没放下手里的动作。

    秦絮知道从他们那里,是得不到答案了,只好盯着顾恺看。

    顾恺被她灼热的目光,盯得心痒痒,见她没有要走的意思,出声道“还有个客人要来,你出去看看吧。”

    秦絮微怔,“你请的?谁啊?”她叫的人都来了。

    顾恺嗯了一声,“你出去就知道了,就在家门口等就行了,他能进大门。”

    秦絮点点头,没意见,不放心地叮嘱他“你跟人说话客气点,来的都是我的客人。”

    顾恺喜欢炫耀她,她已经从肖齐骏那里得知了,因此提醒他注意点,还是很有必要的。

    南怀鹤听到她的话,神色一黯,心中有些苦闷。

    她一句话就点明了他们的关系,亲疏分明。

    南怀鹤只觉得自己像是吃了黄莲一样,苦不堪言,深深地凝视着秦絮。

    顾恺见她只说自己,神色微闪,心中有些不愉,但听到客人那词心中就舒坦了。

    他是主人家,应该大度点,嗯,只要南怀鹤不试图挑衅他男主人的尊严,他让让他这个败将也没什么的。

    “好。”顾恺乖乖答应,声音又甜又乖。

    秦絮听了耳朵微红,要不是这里有人,她都想去咬他的喉结了。

    怕自己干出惊人之举,秦絮连忙离开了厨房。

    秦絮一走,屋内气氛瞬间降到冰点,冷气瞬间充斥在屋内。

    南怀鹤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神色恢复如初,在他执着地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开始,他就该有这种准备才是,这是他该受的不是吗?

    顾恺见他不说话了,也没再继续炫耀下去了。

    虽然他有点按捺不住内心想炫妻的冲动,但是再继续逼下去,缺德的就是他了。

    过犹不及,顾恺心情颇好地将阿姨洗好的食材切了,没有再去看南怀鹤。

    倒是南怀鹤见他安静下来了,没忍住多看了一眼他。

    顾恺确实长得挺好看的,这老男人比他大3岁,怎么一点都不显老啊?

    明星都有驻颜术吗?

    南怀鹤心中困惑,他视力极好,能看到顾恺脸上没有细纹,除了有点黑眼圈外,没有什么皮肤问题,皮肤白皙透红,是健康的肤色。

    男生女相应该阴柔气多些,可在他身上并没有那种感觉,即使看到他,也不会觉得他是个娘娘腔。

    顾恺早就感受到落在自己脸上的视线了,眉梢微挑,看着他,戏谑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帅?被我迷倒了?”

    南怀鹤听到他这不要脸的话,差点吐出来,眉头皱得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你恶不恶心?”

    顾恺唇角微勾,这又是一个不禁逗的,跟江澈那蠢蛋差不多。

    顾恺的快乐是建立在恶心别人上的,心情颇好,“不恶心,不是,你一直看我干什么?”

    南怀鹤冷嗤“看你长得丑。”

    顾闻言并没有动怒,若有所思,“难怪你长得丑。”

    听到这话,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噗~”

    南怀鹤也反应过来了,脸色立马就黑了,回头转身看了一眼,没找到是谁在笑。

    南怀鹤愤怒地瞪着顾恺,“你才丑,你最丑。”

    顾恺心情好,漫不经心地说,“你是客人,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谁丑谁好看,只要看的人眼睛没瞎,都看得出来。”

    “当然眼睛没瞎的人说丑,肯定是因为他心丑,内心丑陋的人,看世界都爱畸形的。”

    屋内笑声更大了,“噗……”

    “……”

    南怀鹤感觉自己心中扎了一刀,鲜血四溅,呼吸略发沉了些。

    南怀鹤努力控制住怒气,没有理会他的嘲讽,叹气“现在的老东西可真不要脸,一把年纪了,还老牛吃嫩草,唉。”

    顾恺最讨厌别人提年龄了,一扎一个准,脸色微暗,手上的力道更大了些,“总比某些连吃的资格,都没有的人强些,年龄大怎么了?成熟稳重有感全感,嫩草就喜欢年龄大的踏实。”

    南怀鹤唇角地笑意很淡,被他的无耻惊呆了,许久才咬牙切齿道“能将不要脸,说得如此清新脱俗,在下真是佩服。”

    顾恺老神在在,不为所动,“过奖过奖,你也不差。”

    屋内的人更不敢说话了,连拿东西的动作都轻了,很怕自己听了这些秘密,会被灭口。

    厨房内只有天然气燃烧的声音,以及噼里啪啦的炒菜声。

    南怀鹤脸色跟便秘了一样,复杂地看着顾恺那张不曾脸红的脸“你从出生开始,就没有洗过脸吧?”不然脸皮咋这么厚?

    顾恺和面的手微顿,笑着看他,“你是客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南怀鹤“……”

    南怀鹤在崩溃的边缘反复横跳,他感觉自己快要握不住手里的刀了。

    顾恺这厮道行太深,他有点抗不住了。

    见他没话说了,顾恺的笑容更加真诚灿烂了,“我答应了絮絮,要对你客气点的,你可是我们的客人。”

    南怀鹤深吸一口气,是真的很想丢了手里的刀,拉着顾恺去一个没人的地方,套麻袋打他一顿。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会戳人肺管子、心窝子的狗东西?

    顾恺人这么坏,上天不收了他吗?

    顾恺完胜,将捏好的肉丸子下锅,心情舒畅得等会都能多吃两碗米饭。

    秦絮在外面等了十分钟,但是没看到人,只好拉一张板凳出去坐着等。

    秦絮礼物都收了好几份了,半个小时后,终于等到了人,

    看着从车上下来的江澈,秦絮有片刻的失神,心里立马卧了个槽,顾恺请来的人,不会是江澈吧?

    特么,这齐聚一堂,是想神仙打架吗?

    秦絮叹气,看着扯下口罩,扬起灿烂笑容朝自己走来的江澈,心情极度复杂。

    江澈见秦絮来接他,眼前一亮,激动地朝她走去,“表妹~我真是想死你了,好久不见啊。”

    秦絮心里呵呵,怕不是想她,是想夏梓妍吧?

    呵,男人的嘴啊……

    秦絮抬起脚,阻止他的靠近,“表妹不是你喊的,你来干什么?”

    江澈朝她眨眨眼,将东西递给她,“我来祝你生日快乐,喏这是礼物。”

    秦絮并不缺这份礼物,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人都来了,总不能赶走。

    秦絮接过他的礼物,道了声谢,“谢谢。”

    他们一个个的作妖,是想让她有个难忘的生日吗?

    想到夏梓妍对江澈的反感,秦絮心中就忧愁。

    她太难了……

    454562658916158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网址

暴躁主播在线吃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