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主播在线吃鸡 500 认错
    秦絮打算给顾恺一个惊喜,去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也没告诉顾恺的助理。后果就是秦絮刚到电视台,就收到了顾恺问她在哪里的消息,两人完美错过。

    秦絮知道两人错过了,心里的热情瞬间,就被一盆冷水浇熄了。

    她以后再也不想玩什么惊喜了,她不配。

    江澈气得脸红,“再说不回去了。”

    黎欣乐不可支,“你就是我们家的宝贝啊,江家大宝贝。”

    江澈原本松动的神色,立马就变凶了,恶声恶气地怒道:“别叫我宝贝,真恶心。”

    黎欣叹气,继续说道:“今晚你回来,你爸给你认错道歉忏悔,他亲自告诉你,回来好不好,宝贝。”

    江澈沉默着,没有说话,眸色微暗。

    “……”

    “江瑜死刑肯定是逃不了的,江盛夫妇也要坐牢,一家子都完了。他们欠我们家的都还回来了,你不是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这么做吗?”

    黎欣笑够了,正色道:“家里那些讨厌的人都赶走了,你什么时候愿意回来啊?”

    来去几次,江澈受不了了,只能接通,“干嘛?”

    黎欣又打了个电话过去,江澈看见就挂了电话。

    江澈气得直接挂了电话,什么人,他怀疑他们家的人都被外星人袭脑了。

    江澈:???

    黎欣声音微颤:“唉,乖啊,我的哑巴儿子终于会叫妈了。喜大普奔啊,妈妈在,不哭不哭。”

    江澈深吸一口气,急了:“妈~”

    黎欣差点笑出声,极力忍住了:“妍妍就很甜,你讨厌她?好了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告诉她,给她发微信。”

    江澈呼吸略重,面无表情地说:“……我讨厌甜的。”

    黎欣哽咽道:“回来嘛?你老父亲给你买橘子去了,那橘子可大可甜了,他孤独的背影可想你了。”

    江澈按了按眉心:“好好说话,我明天早上走,不回去了。”

    黎欣‘哭’得更大声了:“儿啊,我知道,你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你什么时候回家啊?要在京市待几天啊?回来住吗?”

    江澈唇角微抽:“并不是。”

    黎欣忍住笑继续道:“澈儿啊,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无言以对,心中愧疚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江澈:“……”

    黎欣假哭:“儿啊,娘吃醋了,你回来先去夏家,都不回家看我。你还给人家带礼物,你上次回来什么都没给我带,娘难受想哭。”

    江澈忍无可忍:“……你够了。”

    黎欣哼了声,“你年迈的老母亲整日在家里以泪洗面,思念她不想家的儿子,哭得眼睛都要瞎了,你都不心疼吗?”

    江澈:“我回我家了。”

    接通后,激动的声音传来,“澈啊,你回来了,怎么不回家?”

    江澈刚挂了电话,又一个电话进了手机。

    *

    秦絮礼尚往来地夹给他:“好吧。”

    顾恺给她夹了菜放进碗里,“嗯,不管他,我们吃饭。”

    秦絮也很快就想明白了,他问这话的原因。夏梓妍刚刚问了这个点心是谁做的,江澈没有吃甜点的爱好,因此不会是他自己想吃。

    秦絮皱眉:“他问这个点心,是想讨妍妍欢心吧?”

    顾恺无辜一笑,“没有,我就想签他,没密谋什么?”

    挂了电话,秦絮问道:“你们是不是在密谋什么?”

    江澈每次跟他说话都摆大爷款,这次语气这么好,让顾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行吧,一会儿联系。”

    顾恺觉得自己很卑鄙,但是这次是江澈自己送上门的,可不能怪他了。

    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只要继续喜欢夏梓妍就好了。

    他只要一天是喜欢夏梓妍的,就会为了讨好夏梓妍,而搜罗她喜欢的东西。

    夏梓妍吃了他的东西,绝对会念念不忘,他有十足的把握江澈会来求自己。

    他最近一直没联系他,就是打着,让他主动联系的主意。

    顾恺从他问那吃的时候,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江澈心里窝火,但想到自己有求与他,温柔体贴道:“那你吃饭吧,吃好了给我发消息。同意我的好友申请,我们谈谈。”

    秦絮:“……”来了,来了,又开始了,上一个打他电话的是肖齐骏,肖齐骏也被他这么说了,气得肖齐骏直接挂了电话。

    江澈:????我去你大爷的。

    “你这种没有对象的人,是不会明白跟女朋友吃饭时被打扰,是什么感觉。”

    顾恺看着秦絮怼江澈,心里别提有多爽了,刺激他:“你还有要说的话吗?打扰到我们吃饭了。”

    江澈:“……”

    秦絮没好气道:“难道是你做的?你再说废话我就挂了哈。”

    江澈不知道她们要做什么,只好道:“行吧,真是顾恺做的?”

    秦絮:“你别跟她说了,等我爷爷生日的时候,她自己就明白了。”

    江澈:“……”可以这很夏梓妍。

    秦絮:“不知道,我说了她不信,她觉得我有病。”

    顾恺厨艺好,圈内有传闻,但是吃过他做的东西的人很少,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

    江澈心中忽然冒出了个念头,问道:“她现在还不知道你们的关系啊?”

    江澈惊讶了,依着夏梓妍和他们的关系,她不该不知道啊?

    秦絮不确定了,想了想,觉得江澈也没必要骗她,“哦,是顾恺做的。”

    秦絮:????他怎么知道?真和好了?

    这个江澈知道,刚才夏母说了,江澈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云市,她去出差了。”

    “那你说,妍妍在哪里?我就相信你。”

    秦絮和顾恺对视一眼,不信,“呵呵,我信了你的邪。”

    江澈想到两人是情侣狗,就他一个单身的贵族,肯定要被他们歧视,立马装了个逼,“当然是妍妍告诉我的啊。”

    秦絮眉梢微挑,“你怎么知道?”

    江澈有事相求,这会儿不得不低头:“好,秦絮,上次你给妍妍的点心是哪里买的啊?”

    江澈:我去你NND个锤子。

    顾恺皱起眉头,不悦道:“絮絮是你能叫的吗?叫秦絮。”

    秦絮原本不想理他的,但听到这话,立马应下,“说。”天上掉下的钱,不要白不要。

    江澈听见她的声音微诧,喊道:“絮絮,你在正好,我有事问你,当然会付你酬劳的。”

    秦絮皱眉:“谁是你表妹,不会说话拉黑警告。”

    “顾恺,表妹在干什么?”

    江澈用卡2私人号,继续给他打电话,电话嘟了几声接通。

    可恶,他才不会答应他,进他的破公司。

    这是他求人的态度吗?

    然而,这手机号依旧是正在通话中,江澈心里把顾恺给骂了百八十遍,这厮然还没把他放出黑名单。

    江澈打了几分钟都没通,想到顾恺跟秦絮在一起了,说不定他也知道,立马拨给了他。

    这号秦絮根本就不知道,江澈疑惑地看着手机,不知道为什么打不过去。

    江澈号码拨出去,但一直没打通。

    问为什么不用私人号打?因为他的私人号被秦絮给拉黑了。

    江澈用自己工作号,打了过去。

    江澈心中微动,打开自己的背包拿出手机。

    听夏母说,夏梓妍是从秦絮那里拿的,秦絮应该知道,那家店在哪里。

    夏母也对此赞不绝口,江澈觉得这可能是个缓和关系的突破口。自己找到了这种点心,说不定夏梓妍就不会对自己恶言相向了。

    说那好吃,想吃,但是找不到。

    江澈躺在沙发,标准的葛优瘫姿势,想到夏母说夏梓妍这些天,一直在惦记着一种不知名的点心。

    江澈出了夏家,绕了一圈,偷偷从后门进了隔壁自己的别墅。

    夏家并没有他真正想看的人,他陪着夏母聊了一会儿天,就离开了。

    江澈回京市赶通告,结束后买了礼物,去夏家看夏氏夫妇。

    *

    他若是敢来求情,她就骂他,秦絮在网上去搜骂人的歌一一下载下来,等他开口的时候就放。

    现在这已经不是她撤诉,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秦絮觉得好笑,不知道他哪里来那么大的脸,觉得他求她,她就会撤诉。

    秦絮上微信问律师,秦心的案子什么时候开庭,知道是8月31日,秦絮就知道,秦明理在打什么主意了。

    秦絮不想跟他扯皮,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贾侦探自从见识过秦絮的厉害之后,就再也不敢把她的话当耳旁风了,非常狗腿子的保证,会帮她把这事办好。

    秦絮出去打电话给侦探,让他帮她查一下,他们最近在做什么,有什么动静,查到就立马告诉她。

    秦絮皱了皱眉,想到秦明理见顾恺的事,心中有些不舒服。

    顾恺嗯了一声,依依不舍地松开她,转身去处理,顾恺打开锅盖烧糊的味道更浓了,满屋子都是。

    秦絮嗯了一声,“你别抱了,你再抱下去,锅都要烧穿了。”

    顾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松了一口气:“我去看吧。”

    秦絮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推了推他,“锅里好像糊了,你先放开我。”

    秦絮闷闷道:“好巧,我也是。”

    顾恺心中松了一口气,将她拉入怀中紧抱着,“我不是好人。”

    “笨蛋。”

    “没有,你的长相在我喜欢你后,就是照着我的喜好长的,看多了你,眼底里就看不下其他人了。”

    秦絮叹气,心中又开始难受了,“你对自己有点自信好不好?你长得这么帅,就是看脸,我也不会不要你。还能有比你更符合我口味的小白脸吗?”

    顾恺确实没感到疼痛,直接抱住她,盯着她的眼睛,“你打吧,打完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刚在一起的时候,说了什么?还记得吗?要不要我告诉你?”秦絮打了他好几下,力道不大,应该不疼。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秦絮没忍住捏他的腰,瞪他:“你的嘴巴,真是可恶得很。不知道是谁说过,再也不会瞒着我了,原来这还瞒着个大的。”

    顾恺脑袋更低了,垂眸盯着她白皙的脚,没有说话。

    秦絮想捏他的腰,但还是绷着脸什么也没做,“哦,所以你就告诉我了,我今天不让你说话,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我?”

    秦絮好笑不已,还知道瞒不下去了啊?

    顾恺低下头,微咬住唇,长睫轻颤,有些委屈:“因为瞒不下去了。”

    秦絮没跟他计较这个,看着他,认真地问:“你现怎么愿意告诉我了?”

    顾恺松开手,紧张地握住她的双肩,看着她,愧疚道:“对不起,对不起……”

    秦絮抿了抿唇,感觉到腰部传来的疼意,眉头微蹙:“你弄疼我了。”

    他这么可怕,她也会抛弃他离开吗?

    顾恺心口抽着疼痛,痛意袭来让他面色微白了些,苦笑:“怕啊,所以你要离开我了吗?”

    秦絮忍住心中的难受,逗他:“可是我现在也知道了啊……你现在告诉我,就不怕我畏惧你,离开你吗?”

    难怪他一直以来,都这么小心翼翼,这么卑微的爱她。

    可现在她喜欢他,喜欢这个执拗又可爱的男人,知道那些事,只会觉得心中酸楚。

    她若是不喜欢他,她知道了这事,肯定会找他算账,不会轻易放过他。

    她那时还没喜欢上顾恺,他的所作所为确实很变态,窥探别私生活,窥探女孩子隐私的行径跟变态无疑。

    秦絮有些想笑,又觉得格外心酸,顾恺背着她做了这么多事,照他所说的那样。

    顾恺紧扣着她的腰,闷闷地说:“不是无所谓的,我很在意,但更在意你开心与否。我怕你觉得我心机深沉,我怕你怕我,我怕你因为畏惧而远离我。”

    秦絮盯着他,沉默了会儿,微眯眼:“……你说了,我就不会跟她说了啊,可你没说,我以为你是无所谓的。”

    顾恺垂眸,声音小了些:“我怕你不开心,也怕你问我不想告诉她的原因。”

    秦絮微叹,看着他:“你之前为什么不说你的想法,我有问过你的意思啊。”

    “我们现在在一起的时间有点短,会让她觉得我之前接近她跟她说话,是有预谋的。所以想等时间长了,再说我们是认识久了,经常聊天才喜欢上并在一起的。”

    顾恺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我是打算几个月之后,再告诉她我们在一起的事。”

    顾恺嗯了一声,他心里很清楚,他是抱着能拖多久,算多久的念头瞒着的。

    秦絮听着他的话,心弦一震,抱住他,“可是你这样,也瞒不下去的啊,你跟我去参加爷爷的生日,她也会去那,一样得暴露。”

    他投资了一个咨询公司,明面上是咨询业务,暗地里做的是私人侦查服务。养了一批能人,但是并没查到秦絮的消息,所以只能靠近夏梓妍。

    秦絮的资料被保护得太好,他查不到,只能出此下策。

    顾恺将头抵在她的颈窝,心慌意乱不安地解释。

    “我对所有人都有可能不怀好意,但对你不会,絮絮你要相信我。”

    “对不起,我只是太想和你在一起了,没有别的法子了解你的情况,所以才会想法设法的从夏梓妍那里套取你的信息。”

    顾恺紧紧地抱住她,像是怕她跑了似的,“以后都不会这样了,我只是因为她跟你关系好,才用她作为突破口接近你的。”

    秦絮将脸埋在他的怀里,察觉到他的恐慌,连忙回抱住他:“没怕你,就是心里有点不平静。”

    顾恺看着她陌生的眼神,心中有些慌,上前去抱住她,“我不会害你的,你别怕我。”

    秦絮心情有点复杂,看顾恺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如果夏梓妍知道顾恺骗了她,知道顾恺靠近她,是为了得到她的消息,肯定会大发雷霆,会像对待江澈一样对待他,甚至更狠。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他们一家人都挺讨厌欺骗的。

    秦絮沉默了,很想说:就算她不说,爷爷对你的印象也不好,但她不敢说,怕伤了顾恺的心。

    “……”

    见她没生气,顾恺解释:“我怕夏梓妍粉转黑,到时候在爷爷面前说我坏话,坏了他对我的印象。”

    顾恺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

    秦絮按捺住躁动地心,叹气:“你现在不想告诉她?”

    嘤……太可爱了,想太阳。

    还给她卖萌!!她是吃这套的人吗?也太小瞧她的抵抗力了,她确实吃。

    秦絮觉得顾恺现在像极了团团二号,还是升级版。

    顾恺点点头,下巴被她冰冷的地手指抬着,顾恺觉得凉爽,没忍住撒娇似的在她手上蹭了蹭。

    秦絮听完后心情有些复杂,见他不敢看自己,伸手去抬起他的下巴,“所以,你为了得到我的消息,就主动要了夏梓妍的微信号,还告诉她,你是我的死忠粉,打消她的疑虑?”

    说完后,顾恺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下头,不敢去看她,戳着拇指,抿了抿唇。

    顾恺沉默了下,将他们没在一起时,他所做的事说出了出来。

    秦絮挂了电话,看向顾恺,“刚刚让你说话,你咋不说话呢?”

    夏梓妍:“没事了,那我挂了。”

    秦絮退回去,对夏梓妍说道:“还有事没?没事我挂了。”

    秦絮微微蹙眉,虽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肯说话,但也没纠结下去,打算一会儿再问。

    顾恺摇摇头,用手比了一个X在嘴巴上。

    秦絮想到让他说话,就是最好证明办法,用口型对他说:“说句话。”

    秦絮被撩到了,心脏蓦地加快跳动,走过去捏了捏他的腰。

    对上她看过来的眼睛,顾恺抿唇一笑,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紧张,凌厉的丹凤眼,因为这一笑瞬间柔和不少,看起来温软无害。

    顾恺听到她有提到自己的名字,渐渐地放轻了动作,竖起耳朵偷听她的话。

    秦絮想到夏梓妍说顾恺问她的喜好,不由地看向顾恺,眉梢微挑,心里跟灌了蜜一样甜。

    但她说出来,夏梓妍又会说她病了,她没病早晚都会被夏梓妍洗脑成有病。

    夏梓妍真是太容易被打动了,吃冰淇淋算什么,秦絮还想说你已经吃过他亲手做的点心了,你跟他们不一样,你比他们幸福多了。

    秦絮:“……”她不是顾恺的偶像,她是顾恺的对象。

    夏梓妍想到在超话里看到的消息,遗憾道:“今天他还给小姐妹们买雪糕和冰淇淋。我要是没工作就好了,可以去吃恺恺为我们买的雪糕,这是什么神仙温柔欧巴啊。”

    夏梓妍叹气:“好吧,对了,恺恺问你喜欢什么东西。他问你喜欢什么礼物,肯定是想给你送礼物,好羡慕你呀,当恺恺的偶像福利真好。”

    秦絮拒绝:“不用了,人多我难受。”

    夏梓妍喊住她:“先别挂,你生日快到了,办宴会吗?”

    秦絮不想跟她说话了,“行了知道,拜拜。”

    夏梓妍咯咯咯地发笑:“没你想得美,我想过去找你也没法,我现在在云市。”

    秦絮黑了黑脸,没好气道:“你想得美。”

    秦絮:“……”

    夏梓妍:“你没中暑说什么胡话呢?顾恺要是在你家,我还说他在我床上呢。”

    秦絮:“????啥?”

    夏梓妍:“你是不是中暑了?”

    秦絮:“顾恺做的,没有店铺,我知道你不信,但是我没骗你,你不信的话来我家里,顾恺现在跟我在一起。”

    夏梓妍:“就是你上次给我带回去让我吃的点心,超好吃那个。”

    秦絮:“什么点心?”

    夏梓妍:“哦,你买点心的店铺在哪?咱们可是好姐妹,你不能藏私啊。”

    秦絮:“他提交辞呈了,下个月才能签约。”

    夏梓妍:“超级主播打造计划已经启动了,你那个粉丝,什么时候能签约啊?”

    秦絮出去接了电话,“怎么了?”

    两人一起做菜,边说边聊,秦絮的电话忽然响了。

    秦絮嗯了一声,帮他洗菜,感觉两人的相处模式,越来越像老夫老妻了,但感觉还挺不错。

    顾恺唇角微勾,眸底满是潋滟的春光:“跟你一起。”

    “我爷爷应该会在国外办生日宴,我会提前过去,你是跟我一起过去还是当天去?”

    管他打什么鬼主意,她不理会就是了。

    秦絮靠近他,踮起脚尖,吧唧了他一下,“干得非常棒,下次也别理他。”

    如果秦明理真敢说出求情的话,她一定会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想让她放过秦心?这怎么可能,她又不是脑袋瓦特了。

    秦絮嗯了下,皱起眉头,不知道他来找自己想做什么。

    “不过,我没理他。”

    顾恺见她脸色难看,握住她的手,安抚她:“没干什么,就叫我想跟我说话,估计是想通过我来找你。”

    秦絮脸色微沉,立马就将心中的别扭摒弃,抬眸看向他,“他找你干什么?”

    顾恺提着菜去厨房,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秦絮,说道:“我回来的时候,看到秦明理了。”

    秦絮心里很郁闷,第一次想接他没接到,这事得烂死在自己的肚子里,被顾恺知道了,肯定会笑她笨。

    秦絮不想承认自己办了件蠢事,只好道:“我逛了会儿超市。”她确实逛了超市,也不算撒谎。

    “你去哪儿了?”顾恺从她手中接过菜,看向她疑惑地问。

    顾恺听到开门声,起身去帮她拿菜。

    秦絮回去买了些菜,提着回屋。

    “好。”黄月唇角微勾,眸中闪过一道暗芒。

    秦明理:“那从明天开始,我们去那边等她吧。”

    他们才是秦絮血缘关系最浓厚的亲人,她倒好,不亲近他们,反而跑去亲近外家。

    秦明理皱眉,想到这,心中就不由地生出怒火来。

    黄月想了想,看着秦明理,提议:“我们在这等,不一定见得到她,我们去老宅那边等她吧?她每个星期都会回夏家的。”

    在花样年华等不到人,秦絮不怎么出门,出门通常会开车,这样即使她出去了,他们也不知道。

    黄月等得也烦,闻言点点头,“好。”

    秦明理阴沉着脸,回到车上,气得直接连名带姓的叫人,连絮絮也不喊了:“阿月,咱们回去吧,秦絮肯定不会出来了。”

    如果他还是呼风唤雨的秦总,顾恺肯定不敢这么对待他,一个戏子罢了,还给他甩脸色。

    秦明理心里有些烦躁,自从他被赶出秦家之后,诸事不顺,做点投资也赔了,要不是他及时收手,会赔的更多。

    秦明理被他的眼神给震慑住了,没敢继续纠缠下去,只能看着他往里走,身影渐渐地消失在视线里。

    那眸光阴冷无比,被看一眼,就仿佛置身于南极,冷得让人止不住地颤抖。

    但是无论他怎么叫顾恺,他都没有理会他,只是冷淡地扫了他一眼。

    顾恺跟秦絮在网上的关系很好,又住同一个小区,在线下肯定也没少联系,让他带话给秦絮,秦絮碍于面子肯定会听的。

    知道这个男人和秦絮的关系很好,秦明理下车去找他,想让他帮忙给秦絮带个话。

    秦明理自从知道,秦絮去做直播后,经常去看她直播。

    秦明理一直没等到秦絮出来,倒是看到了上次他们来求原谅时,秦心叫住的那个人,好像也是个明星,叫顾什么恺。

    另一边。

    秦絮郁闷而归,给他发了个‘一会儿就回’的消息,便收了手机开车回去。

    黎欣连忙住嘴,“好了好了,不说了行吧?早点回来,我们等你吃饭。”

    江澈哼了一声:“知道了,啰嗦。”

    挂掉电话,江澈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叹气,拿着桌上的车钥匙出门。<script>LdgRead();</script>

暴躁主播在线吃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