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倾情 第1001章
    聂老太爷见厉秋风如此模样,倒有些疑惑起来。(www.23uu.org)他虽然对厉秋风颇为忌惮,却也并未将他看得有多重。之所以与厉秋风虚与委蛇,只是想利用他引来锦衣卫,助聂家对付倭寇。此时见厉秋风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又沉吟不语,心下登时有些不安起来。

    厉秋风、聂老太爷、聂定南三人俱都沉默不语,屋子中除了厉秋风手指在桌子上偶尔弹动时发出的“嗒嗒”之声外,便是一片死寂。

    过了半晌,聂老太爷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厉大人,你将老朽找来,又不说话,老朽心下十分不安。厉大人能否给老朽一个明示,也好让老朽安心?”

    厉秋风见聂老太爷已然沉不住气,正中下怀。他看了聂老太爷一眼,沉声说道:“实不相瞒,厉某一早出去,是依照约定,去见许大人派来的人。”

    聂老太爷心想早知道你小子一早出门另有要事,却胡说什么要去看雪景,真把老子当成小孩子耍弄不成?只不过他心下虽然这样想,脸上却故意装出一副惊讶的神情,道:“厉大人果然了得,将老朽都瞒过去了。”

    他说到这里,略停了停,片刻之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道许大人有什么话说?”

    厉秋风见聂老太爷嘴上虽然说得轻松,只是一直眯缝着的眼睛已然睁开,知道自己的话已经打动了这个老狐狸。是以他略一沉吟,口中说道:“许大人收到密报,倭寇将在今日午时之前,攻击城隍庙……”

    厉秋风话音未落,聂老太爷脸色大变。侍立在门口的聂定南更是惊叫了一声,颤声道:“今日午时之前?这……这怎么可能……”

    聂老太爷神情大变,不过刹那之间便已恢复了原状。只见他瞪了聂定南一眼,聂定南立时惊觉自己失言,急忙住口不说。

    聂老太爷对厉秋风道:“许大人既然得到了消息,自然是极为可靠。多亏厉大人及时告知老朽,咱们四家才有了回旋的余地。实不相瞒,此前倭寇曾派人与咱们联络,声称倭寇的大头目将在花灯节当天,到修武县城与老朽会面。当时老朽选择的见面之地便是城隍庙。看来倭寇提前一日动手,是想打咱们一个措手不及。”

    聂老太爷说到这里,转头对聂定南道:“定南,你马上去找定中和百行,召集陆、赵、杜三家的首脑,按照咱们商议好的计谋,一个时辰之内准备妥当。”

    聂定南答应了一声,便即推门出去。

    聂老太爷待聂定南离开之后,这才转头对厉秋风道:“厉大人,不知道许大人有何打算?”

    厉秋风道:“许大人自然要助聂老太爷一臂之力,将倭寇消灭于修武县城之中。只不过云台山惨案之后,锦衣卫处境极为被动,不得不退出修武县城。为了不被人发觉,几百名锦衣卫分成十余队,分别驻扎在城外各处。许大人要将这些人召集到一起,也需要一些时间。不过许大人请聂老太爷放心,只要锦衣卫集结完毕,便会大举来援。”

    聂老太爷不知道锦衣卫压根不晓得这件事,听厉秋风如此一说,还以为许鹰扬打定了坐山观虎斗的主意。只不过他自恃早已安排妥当,并不惧怕倭寇。何况他巴不得陆、赵、杜三家先与倭寇斗一个两败俱伤,锦衣卫暂不出手,待三家折损大半之后,聂家再和锦衣卫联手出击,自己一石二鸟之计得以实现,乃是最好的结果。是以厉秋风说完之后,聂老太爷并不恼火,口中说道:“有锦衣卫相助,咱们一定能将倭寇杀得干干净净。”

    厉秋风道:“我回来之时,恰好遇到知县衙门的公差。听他们说,河南按察司衙门的大队人马今日也将到达修武县城。咱们多了一支生力军,打败倭寇,又多了几分把握。”

    聂老太爷说道:“厉大人,修武县衙门、洛阳知府衙门的公差捕快,咱们都可以倚重。只不过河南按察司衙门的公差捕快不在咱们的掌控之中,一个个又骄横得很。就算他们大队人马赶到,只怕也帮不上什么忙。”

    两人说话之间,只听得隔壁房间之中一阵乱响,紧接着院子中脚步之声大起,似乎有很多人涌到了院子中。聂老太爷见厉秋风盯着房门,知道他心下惊疑,笑道:“厉大人不必担心,院子中都是咱们的人。厉大人若是没有什么事情,不妨随老朽出去瞧瞧。”

    厉秋风点了点头。聂老太爷站起身来,对厉秋风道:“厉大人请。”

    厉秋风也不客气,大步走了出去。只是房门打开之后,他不由吃了一惊。只见院子中已聚集了一二百人,有老有少,人人手中都拎着兵刃。只不过这些兵器不止刀剑,连长矛、大戟、钢叉、峨嵋刺、判官笔等应有尽有。更有一些奇门兵刃怪异之极,厉秋风见都没有见过,更加不晓得叫什么名字。他心下暗想,聂、陆、赵、杜四家为了对付徐家,不只固守封门村,更将四家的子弟派到天下各地。想来这些人有的做官,有的从商,更多的人却混入到江湖帮派之中。是以这些人手中的兵器五花八门,各自不同。居住在城隍庙中的都是四家中的首脑人物,个个有些本事。

    院中众人见聂老太爷走了出来,登时肃立不动。聂老太爷唤过一个头发半白的黑袍人道:“老七,你们陆家到齐了没有?”

    黑袍人恭恭敬敬地说道:“聂伯伯,咱们陆家在这院子中一共有四十一人,都已到齐。”

    聂老太爷道:“你爹爹到底什么时候到,为何到现在还没个准信?”

    黑袍人道:“他老人家身体不豫,路上耽搁了一些,这才让小侄带领陆家子弟先行赶到。估摸着再有个两三天,他老人家一定能赶到修武县城。”

    厉秋风心下暗想,看样子聂老太爷和这个黑袍人所说的那个人,便是陆家族长陆老太爷。听聂家诸人所说,陆老太爷极为了得,聂家对他也是极为忌惮。眼下聂、赵、杜三家的首脑人物都已赶到了修武县城,偏偏陆老太爷没到。聂家要借倭寇之手一举消灭其余三家,若是陆老太爷漏网,只怕后患无穷。

    厉秋风思忖之际,却听聂老太爷冷笑了一声,口中说道:“都到了这个时候,老二还玩弄这些机心。到时咱们都死在了这里,留他一个人做封门村的土皇帝,又有个屁用?!”

    黑袍人身子一抖,颤声说道:“聂伯伯不必多心,家父绝对没有怯敌之心。”

    聂老太爷哼了一声,道:“你们陆家长房九个兄弟,只来了你和老九两人。就算加上去思,也只有三人。咱们三家能来的全都到了,就连固守封门村老家的定南等人也被我召来。那是因为此战之凶险,绝对不在海州一战之下。老二不顾大局,还玩弄这些小手段,真要等咱们三家尸横遍野,只留你们陆家一门独大,才遂了他的心愿不成?!”

    黑袍人听聂老太爷厉声喝斥,却又无言以对,只得垂头不语。

    聂老太爷发了一通火,最后冷笑了一声,道:“老七,你也不要生我的气。厉大人已经传来了消息,倭寇今日午时,就要对咱们下手。咱们三家都已聚齐,只有你们陆家却作壁上观,由不得我不恼火。”

    黑袍人道:“还请聂伯伯见谅。”

    聂老太爷脸色缓了缓,对黑袍人说道:“老七,不是我挑拨你们父子的关系。陆家长房十二个兄弟,除了老四和老十一早亡,剩下的十人之中,海州之战是你和老九、老十带人出征,结果老十战死。此次又是你和老九挑头,其余诸人仍然没有现身。你母亲是丫环出身,老九的母亲早逝,是以你们两兄弟在陆家不受待见。如此折腾下去,只怕你们的下场,也不会比老十好多少!”

一刀倾情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