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闲妻夫难安 第158章 赴约
    “少夫人虽然不是一般女子,但她也只是个女子,她能拿到少爷的解药?”听风笑了,全然把她的话当成笑话了。(www.23WS.com

    “是的,我相信少夫人,要知道少夫人手中可是有着那杀伤力极大的铁疙瘩的。”莲儿点头,给他们提醒。

    她这么一说,两人神色跟着沉思起来。

    想着她手中的东西把一堵墙炸的粉碎,甚至一边的地都炸出个大坑。

    这威力,听风才想到对方根本不是一般女子。

    点头,跟着看向剑云,“也是,都忘了少夫人手中的东西了,剑云……”

    “还愣着做什么?你去聚集人手,我去地牢找少夫人。”剑云当机立断,拽着莲儿向地牢方向跑。

    然而他们到了,却发现牢中空无一人。

    “牢中的人呢?”一见里面没人,想着她手中的东西,剑云再想到少爷独自去赴约,惊慌又气恼一把揪住看门的护卫怒斥。

    “小的一直在门口……”护卫被他的眼神吓倒,虽满脸茫然,还是摇头。

    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守在外面,哪知道里面好好的人去了哪儿了。

    “都是我,都是我放了少夫人。”确定里面没人,莲儿这才意识到世态严重,颓然又歉意道。

    “你放了她?”剑云听她这么说,如冰的眸子跟着盯着她。

    “我之前就想着少夫人手中的东西厉害,所以我偷偷引开他们放少夫人出去。可她当时说生气少爷不顾她的意愿有什么事也不跟她商量就把她关起来,她不出去的。哪知道她……”莲儿又急又慌,眼下少夫人到底去了哪儿。

    是是去赴约的地方了,也是生气少爷对她的私自做主,生气离开了呢。

    她是真的慌了。

    “你呀。目前我们还是快些去赴约地方去,希望可以帮上少爷。”剑云又气又怒,可也知道现在不是发火找人麻烦的时候,低叹,转身而去。

    莲儿自也跟着他而去。

    等他们到了前院,听风已聚集好了人马。

    “好了,出发。”简单说了目的,随听风一声令下,几十个黑衣人应声跟着他们向郊区进发。

    不可否认这些人确实是好手。

    对方说只让宁若雪一人去,不能有其他人。

    他们这么多人,悄无声息半个时辰后就到了约定的那片山坡边的林中。

    随听风抬手示意,众人跟着隐在半腰高的草丛中,放眼看向山坡。

    一人缓慢上了眼前的斜坡,是位身着粉色纱裙,脸带面纱的女子。

    女子身形窈窕,乌黑的发丝用几根丝带系着,鬓边两枚珠花。

    虽看不清长相,但那如秋水般的眸子,妖娆的身姿还是让人不觉受吸引。

    细看,你能发现女子虽步伐很慢,但她放在袖中的拳头微攥,脚步也有些飘忽。

    “你就是宁若雪?”随女子住脚,一个黑衣人跟着转身看着跟着到前的她。

    “不错。”面纱女子住脚,清脆应声。

    “那人是……”听风等人看着女子和黑衣人的互动,虽听不到两人的话,还是狐疑看向对方低喃。

    “这人不是少夫人。”他们身后的莲儿倒是火眼金睛开口。

    “那她是谁?”听风两人眼没有放过女子和黑衣人见面的一切,头都没转低问。

    “不知道。背影陌名的熟悉。”莲儿摇头,跟着评价。

    那边黑衣人看女子出声,眼盯着她没有动弹,顿了下,突然出声,“宁若雪我见过,虽然你的声音模仿的很像,身影也有点像她,但眼神却不似她。你到底是谁?”

    清冷反问的同时,出手成爪向她肩头抓去。

    “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今天你想打宁若雪的主意恐怕要落空了。”女子轻佻一笑,说着身影一晃,险险躲开黑衣人的抓捏。

    “是吗?”黑衣人显然不就此放弃,清冷反问,跟着欺近。

    虽然女子慌张后退躲闪,还是被他一把抓向肩头。

    虽然她险险躲开,但她身前的一团还是被对方抓在手中。

    “你……”毕竟是女子的身体,黑衣人先是一顿,当意识到手中是什么,脸色跟着而变。

    想着刚才手抓到的触感,黑衣人清冷笑道,跟着向女子欺来,“一个男人竟模仿宁若雪,今天本尊倒看看你到底是谁?”

    女子险险退开,和他缠斗在一起。

    “打起来了……”听风几人都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好歹山坡在下面,他们倒看得真切。

    然后他们就见那女子被黑衣人追的仓皇躲闪,最后她脸上的面纱被黑衣人一把拽掉。

    “是你?白靖轩。”看着面纱拽开,跟着露出的人的脸,黑衣人唇带邪气朗笑出声。

    他这声白靖轩让众人目光跟着看向那女子,“少爷……”

    这女子还真怪,身前两团都不知掉到什么地方,脸上也涂着浓重的脂粉。

    白靖轩看被对方识破,也就不再隐瞒。

    嘲讽笑道,跟着向他打着招呼,“是我,有怎样?幽九。没想我们又见面了。”

    这黑衣人正是幽九,看白靖轩承认。

    虽然他也好奇他这时候不是该在床上躺着动都动不了身吗?怎么还会到了这里,还跟自己交上手。

    他的到来,他还是清冷笑问,“看来你真在意那姓宁的丫头。只是为了她,你连命都不要,你难道不感觉可惜吗?”

    白靖轩淡然一笑,嘲讽反击,“那你跟着龙灿弘不顾生死从西城潜入中原,就不怕当今皇上知道重惩你们吗?”

    “狗皇上算个鸟,也只你们把他当回事。本尊不想出手,本尊若直接出手,杀他堪比捏死只蚂蚁都容易。”看白靖轩拿这些要挟自己,幽九不在狂妄低笑。

    幽九的话虽然够狂,白靖轩还是淡笑一针见血指出他们的顾虑,“我看你是不敢入京,只能这么偷偷摸摸的行动吧?毕竟你名不正言不顺,就算杀了皇上这一脉,你也讨不到好。”

    “……”果然他这话,幽九跟着沉默。

    如今云王生死不明,弘儿又不在,他独自一人还真名不正言不顺。

    但哪又如何,有他在,他一定让弘儿登上大位,这位置本该是王爷和他的。20

家有闲妻夫难安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