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燕零丁 第十四章 交割归京
    且说燕观云和谢泊渔在桂花庭前饮罢酒,闲话了几句,便告辞回屋收拾行囊去了。(www.23WS.com)路过一处宽敞庭院,却看见谢星极在石阶前坐着喂鸽子。此时方及午后,清风徐徐而至,庭中光影曳曳浮动。屋顶地面,青白黑绿花,各种羽色的鸽子不时地腾上挪下,一面咕咕叫着,一面觅食,却并不争抢,样子分外从容。

    燕观云见了叫道:

    “星极,鸽子都吃撑了。再喂该飞不起来了。”

    谢星极转过脑袋,微微一笑,说道:

    “飞不起来也好。飞不起来变成鸡鸭鹅那般,便不用东奔西跑地四处辛劳了!”

    “哑——鸡鸭鹅!鸡鸭鹅!”这时一个雪白的脑袋从星极怀里伸了出来,冲着燕观云一边叫着,一边飞了过去。

    “哦?雪鸦怎么在这里?”

    “想是去云伯屋里不曾见云伯,便来找我了。我知道云伯和父亲说完话,必然要从这里过,便带了它专门在此处等云伯。”星极答道。

    “原来如此。”燕观云一边说着一边拆开信筒来看。

    见上面蝇头小字写道:

    “父亲大人在上,愚男长飞百拜。自离会宁至今,已有三年余。儿身在昆仑巅际,得伯父悉心教诲,不敢怠慢。如今已将伯父所传八十一式掌法烂熟于心,更在三寒三热三毒之地每日历练,体魄与武技俱有极大长进。窃以为不日将可归会宁与父亲团聚。未料伯父前日却将我唤于座前,道:‘八十一式尽无用,零丁一掌定乾坤’,命我在三寒三热三毒之地,将掌法从头学过。心下甚是不解,近日正在细思疏漏之处,体会伯父用意。望父亲万福金安,勿以儿为挂念。儿当竭心尽力,克难而进,早日学成归来……”

    “长飞哥哥说些什么?”谢星极凑过脑袋问道,“是要回来了么?”

    “暂时是回不来的,”燕观云放下手里的纸条,道,“恐怕还需些时日。”

    “这样……”星极脸上微微有几分失落。

    “星极,你且在这里玩耍,我须到屋里给你长飞哥哥写封回信。如今我们都要去京都了,会宁恐怕就不会再来了,也好说与他知道。”

    不一刻燕观云回到屋里,从怀中取出早裁好的长纸条,拿起笔蘸了墨,略一思索,写道:

    “长飞我儿,日前所言,为父已了然。你习武多年,须知急功近利乃练功之大忌,我儿切不可大意。身在昆仑,万事须遵从伯父安排。你伯父之言,自有他的道理。为父不能妄加猜测。你亦不可自作聪明,偷工减时,寻觅捷径。更不可掐指计算归期,误了真功夫。听为父之言,沉心静气,稳打稳扎,工夫到时,绝技自成。你我团聚之期,亦不远矣。今谢大人卸职,为父将与谢家一同前往京都,不日即将启程。今后可使雪鸦直飞京都寄书,不必再来会宁……”

    写罢刚放下笔,那昆仑雪鸦便自窗外飞来,落在了桌前。燕观云将纸条拿起来,在空中荡了荡,待墨迹干透,方卷起来,封在了信筒里。雪鸦见信筒已系好,便“哑”的叫了一声,跃到窗框上,展起翅膀,飞到屋外,直上云霄而去了。

    后面两日,各人自是归置私物,收拾行囊,因此无话。

    两日后,方用罢午饭,便传报说,新任郡守何良羽将到城下了。谢泊渔一面命人开了城门,一面率着长子谢月清、中郎将谢泊渔等一干郡守府大小官员,于护城河外相迎。

    远远地但见一队人马在尘埃里渐近,号旗上飘着一个大大的“何”字。何良羽望见城下有人相迎,忙与麾下幕僚驱马向前。到了近处,下马与会宁众官以礼相见。

    谢泊渔与何良羽互相拱了拱手,说道:“何大人一路风尘劳苦,前官已于府内备下薄酒,为足下洗尘!”

    何良羽见谢泊渔甚是稳重客气,连忙说道:“不才在京都素闻谢大人清名,今日一见,果然是人物潇洒,举手投足,魏晋风度!”

    说着二人便率着众官,往郡守府而去。何良羽所带家眷兵丁马匹,皆有专人安排招待。

    酒宴之上,何良羽一面玩笑着讲些京都的趣闻,一面不免询问些会宁的政事军务。见谢泊渔胸怀慷慨,娓娓而谈,丝毫没有半点私心,更没有携兵自重的意思,何良羽心下顿时豁然,不免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愧意。与长史费引鹤相视一眼,悄悄收起了之前的种种担心。酒过三巡,谢泊渔更是让郡守府诸官与何良羽一一相见,当面备述各人职分与才能。何良羽面带微笑,一一点头赐酒。

    第二日,谢泊渔与何良羽在府衙之内便将一应政务人事做了交接。末了,命人将郡守大印和兵符捧了出来,递于何良羽察看。何良羽忙命身边人接过,向着谢泊渔作了一个浅揖道:

    “谢大人在会宁二十年励精图治,政绩斐然,令人景仰!今日卸任,又如此高风亮节,操守昭然,不才实在是万分敬佩!”

    谢泊渔抬了抬手,说道:“在其位谋其职,不过都是些臣下的本分而已!大人不必过誉!目下鄙人任期已满,受朝廷诏命,回京述职。与后官妥善交接,也是理所应当之事!鄙人走后,望大人多树福祉,威德相彰,惠及会宁一境百姓!”

    何良羽笑了笑,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随后,何良羽又设宴相请谢泊渔。夜里月明风清,酒宴摆在露台之上。抬头可看月,低头可看山河。何良羽领头与谢泊渔把酒送行。众官也纷纷敬酒。谢泊渔多喝了几杯,不胜酒力,便早早归家休息去了。何良羽没想到会宁郡的交接如此之顺利,望着远处的山河轮廓,不免志得意满,心中欢乐。属下之人又频频奉承,直喝到三更方散。

    几日后,谢泊渔一家收拾停当。便带着家眷诸人,辞了何良羽,在若干亲随兵丁的护卫下,取道往京都方向而去了。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https://w/41/41313/438589383.html

    w。

鸿燕零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