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第863章 你又知道什么了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

    夜色之下,一老一下手牵手走在历经沧桑的青石板路面上。小的刚开始还一蹦一跳的,渐渐的,她放缓了脚步。

    “爷爷。”

    “有心思啊?”

    “可多了呢。”

    “哦,说说看。”

    “大大前天,那户人家是不是咱们家的熟人?”这还是含蓄的说法,不过关平安相信她义爷爷能听懂。

    在外她总不能明着说就是那位清理厕所的老爷爷。唉……如今这一类的老人家都是些什么身份不提也罢。

    梅大义捏了捏她小手,“那是你二婶的大哥。你二叔去世后,你二婶还没有一个孩子就回了娘家。”

    原来如此……若有所思的关平安仰着小脑袋往四周望了望,“那位老爷爷跟我爷爷关系好不?”

    梅大义果断摇头。想想孩子不一定看到,他立马说道,“一般般。还没守上一年说是回娘家探亲就跑了。”

    “哦”

    “你又知道什么了?”梅大义好笑地瞟了眼她,“说是一般般是指毕竟是姻亲,两家有过来往。”

    “梅爷爷知道吗?”

    如何不知?

    来之前可不就说了不准他去某些地方,不准去见不该见的人。梅老头还真当他关义会瞎好心?

    “也是。”

    要是她梅爷爷也给她画个重点就好了,她还能偷偷去瞅瞅都是些啥人。“有没有和爷爷关系贼好的那种,我想尽点心意。”

    “绝对不行!”梅大义断然回绝,要是让他家孙小姐遇上一点意外,他就是以死谢罪都不够。“都走了,放心。”

    “仇人呢?”

    “更不可能有。”

    “真的?”

    “那是当然。”

    关平安转了转眼珠子,“那梅爷爷为啥还派了人?”

    “这几天他们不就没过来了?”

    嘿,嘿……关平安差点乐出声,“去哪儿了呀?不会是扔下咱们不管,他们直接带东西回去了吧?”

    “怎么可能,他们就是去处理一点事。咱们再待一天,他们也差不多办好,咱们就接着出发了。”

    这么快?

    关平安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好,我听爷爷的。”

    “真乖。一定要听话,不然你梅爷爷下次就不准你出门了懂不?想要什么只管说,咱们有钱。”

    “好。”说着,关平安开始摇晃着梅大义的手,“爷爷,可我想赶集,我还没见识过这边的集市是咋样的呢。”

    “明天就带你去。”

    “不嘛,爷爷腿会疼的。再说了,你一走动,李爷爷他们又会跟上来,被他们瞅见了多不好啊。”

    “有啥不好,咱们花自个的钱。”

    “爷爷”关平安拉走着调调,摇晃着他的胳膊不走了,“好爷爷,你就让小北跟我一块去成不?”

    “不要你哥了?”

    “看住你呀,我爹爹都说了我们俩过来要看住你的。好爷爷,你瞅瞅我是不是没下河玩水呀?”

    “赶集要乘船,太危险了。”

    “我会游水啊,老厉害的。”

    常言道夫善游者溺,善骑者堕,各以其所好,反自为祸。就是怕你会游泳,这次再撒娇都没用。

    梅大义果断摇头,“没得商量,不行就是不行。你要是敢溜出去,义爷爷说到做到,立马跳河。”

    关平安顿时懵了。

    真狠!

    算您老赢!

    不过通过今晚她义爷爷,也证明她最近的表现还不行,看来还得加把劲儿,还得再努力努力。

    唉……人小又不是她的错。

    进入夜晚,炙烤了一天的大地,逐渐褪去热气,暑气渐消。河堤就成了纳凉最好的去处,比白天更为热闹。

    齐景年与关天佑俩人过来时,远远的就听到梅大义的笑声,再走近了,还能见到关平安在跺脚撒娇。

    这俩人相视一笑。

    “输了?”

    “嗯哼。”

    “也不一定。”

    “百分百。”

    “嘘……看过来了。”

    齐景年朝他打了一个二的手势。

    关天佑眼珠子一转的同时大喊一声,“妹妹,哥他又欺负我!”

    “……”齐景年先朝前面挥了挥手,“愿赌服输。要知道你是爷们,还是顶天立地的老爷们。”

    “哼我可是小爷们。要不一要不就三,反正我比你小,不丢脸。默然了是吧?好,那就是一个条件。”

    齐景年哑然失笑。

    这小子倒是越来越滑头了,孺子可教也。欢迎继续挖坑,哪天让所有人都掉进坑了,算你本事!

    “哥哥,你们来啦”

    “渴不?”关天佑很快接过齐景年手上的军用水壶递给妹妹,“是酸梅汤,专门给你和爷爷俩准备的。”

    见孩子开了盖子递来,梅大义乐呵呵地连连摇头,示意关平安自己喝。果然是这一招对孩子有用。

    “你们薛叔呢?”梅大义下意识地往后望了望。按理来说,外面黑灯瞎火的,薛家两口子不应该让俩孩子随意出门才对。

    “李爷爷李奶奶他们俩人在后面走得慢。爷爷,放心吧,我和哥俩人应付十个八个的不成问题。”

    抿嘴酸梅汤的关平安闻言瞟了眼她义爷爷,暗暗叹息。这是真要一刻都在眼皮底下的节奏了。

    看着眼前明明失望不已却还在眉开眼笑的关平安,齐景年能不心疼?唯有毛遂自荐给她打掩护。

    可有了梅大义这一威胁,关平安只好作罢。总不能真让她义爷爷真下河游泳,她现在可是打着小纸伞的小淑女。

    形象很重要,可信誉也很有必要再培养。

    如此一来,反而成了她反过来安慰起齐景年,算了算了,等过几年我们大了,你再带我来旧地重游。

    但是,有时不得不说关平安的运气贼好,好到让她自己都怀疑,好到一切就如老天爷都在眷顾她。

    这不,让她偷溜的机会来了。

    一行人离开这座古镇,倒回到了姑苏城要离开时,闲得不乐意陪他们上街的薛大山就想先去车站提前购票。

    结果,巧不巧的,一大早的就去车站的薛大山,一到购票处,买着买着都能让他遇上一位故友。

    这一对断了联系的老战友居然时隔十年再次相逢,又因彼此曾经在同一病房共度过月余,那肯定是要叙旧的。

    这一下子,这位老战友一听薛大山说家里长辈和妻子居然都就在招待所,那你还急着买什么票?!

    二话不说,他拽住薛大山就走。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