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恺撒 第九十七章 进攻
    夜幕降临了罗马,无数的火把被点亮。

    苏拉骑在白色的战马上,披着耀眼的鲜红披风,用一种满意的眼神,审视自己的大军。

    延绵数里的队伍,像一条从地狱出口蜿蜒而出的炽热岩浆,滚滚地涌向罗马城。炽热,凶猛,最重要的是势不可挡。

    苏拉的脸上露出一种心醉的微笑。成千上万的士兵的行军声,一直是他最钟爱的乐曲。那些盔甲的摩擦,兵器的磕碰,凉鞋在罗马大道上撞击时发出的噪音,震耳欲聋,威慑人心。

    军团的巨响在山谷和城市间回荡,士兵的火把照亮了整个夜空。就算是神灵也会被惊动吧?很好,就让那些俯视人间的神灵们好好看看吧。

    罗马的主人,今日归来。

    他策马向前,紧紧地盯着前方那逐渐出现的黑黢黢的轮廓。

    他的情报人员说,罗马没有做出任何抵抗的姿态,他们的驻军都缩回了城墙之后。呵呵,这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马略带走了几乎所有的军队,罗马现在就是一座空城。而且他们想必也没想到,自己会连夜进军罗马吧。他等了那么久,他真的是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可笑的是,那些元老院的老不死,居然还敢对自己发号施令。

    愚蠢啊,难道他们以为自己还是当初不得不灰溜溜离开罗马的苏拉吗?那个因为元老院的一道禁令,就不得不抛下一切,远征希腊的苏拉?

    呵呵,看看吧,他现在有五个军团。五个身经百战的军团。这些军团全部都效忠于他苏拉,而不是罗马!

    元老院竟然以为一道城门就可以阻止他?

    可笑的老蛀虫们,可笑的食腐的罗马耗子们,颤抖吧!

    苏拉发觉自己的手在发抖,那是兴奋和嗜血的渴望在他的血管里奔涌。他攥紧了马缰,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

    他回转头,看到自己的第一副将赫拉克策马走近。他靠近自己大声喊道:“将军,就要经过攻城器的射程了。是否停止前进?”

    “不,还不够近。”苏拉也喊道。他想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些躲在城墙后的可怜虫,瑟瑟发抖的样子。还有那些胆敢拒绝自己入城举行凯旋仪式的,该死的元老院议员们惊恐的脸。

    他们现在是不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对了,还有那个心高气傲,小小年纪,就敢和自己公然作对的恺撒,呵呵,他会好好收拾他的。那小子最好别在他入城之前,就先吓得自杀。

    苏拉让他的军团,一直开向罗马城。直到他看到罗马的城墙已经被大军的火把照亮,他才做了一个有力的握拳的手势。

    停止前进的号角响起,随后一波波向后传递。低沉的轰鸣在夜晚传出很远。然而让三个军团全部静止下来,至少需要半个小时。然后他的将官会指挥各自的军团列阵。

    而在这段时间里。他可以充分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欣赏敌人的恐惧。

    苏拉盯着城墙的墙头,从他的队伍中策马走出,继续向前。他的侍卫队涌了上来,围住他。

    “将军,再往前,就进入弓箭的射程了,这并不明智。”他的侍卫长焦急地道。

    “他们不敢。”苏拉没有理会侍卫官的劝阻,“这些罗马耗子,他们不敢。”

    苏拉身后的军团正在整理队形。攻城器也在合适的地点就位。投石机部队将八十架投石机在那里卸车安装。

    这些投石机自从被亚历山大大帝发明出来以后,就一直以其犀利的破坏性闻名。然而它真正声名大噪,令城池闻声恐惧,却是在罗马人的手里。这是罗马人从敌人的手里学到技术,并将之发扬光大的又一个典型案例。

    只是此刻,投石机阵营那里似乎出了点小状况,喧哗在队列中传递着,军官骑着战马在队伍中穿梭。

    苏拉...甚至懒得回头。这些小事根本不用他操心。他的得力将官会将一切都安排妥当。经历了这么多场血腥的战役,苏拉可以完全信任他们。而眼前的这场战斗,甚至称不上是战役。

    苏拉相信,当罗马人看到他杀气腾腾的威武之师,以及那些昂贵的,同时也是令人恐惧的攻城器械时,他们会打开城门的。

    只要他们还没有蠢得无可救药,他们一定会这么做的。

    侍卫长眼睁睁地看着苏拉无视劝阻,继续向前。苏拉的那些高级军官们也在大声劝阻,然而苏拉只是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军官们不能离开自己的岗位,更不能违抗统帅的命令。大队长赫拉克冲到阵前,大声下令,让侍卫长组成盾阵,保护苏拉。

    侍卫长无奈,他连忙召集自己的属下,从附近的士兵手里抢来盾牌,在苏拉的前方形成一个防御性的半圆。这个防御盾,大概能勉强阻挡从城墙上射下的冷箭吧。然而也仅此而已。

    “不用,汉诺,不用。”苏拉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墙头,仿佛他的全副心神都在那里,直到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城墙上晃动的人脸。他才停了下来。

    侍卫长回头看了看身后百米远的大队。

    这太蠢了。他在心里不停地说,这太蠢了。如果此刻罗马城门大开,一支骑兵队冲出来,就能立刻活捉统帅。自己这几十人的侍卫队就算能拼死保着苏拉冲回阵列,也要死伤大半。

    然而他对苏拉的信任,让他强撑着举着盾牌,护在苏拉的身侧。苏拉说罗马人不敢,那他们就不敢。

    这时,身后的军团阵列突然乱了起来,一支百人队突然冲破了阵列,像溢出河岸的黑水,跑到了苏拉的身后。阵列中的军官大声呵斥他们回到阵列里,然而那名百夫长对命令充耳不闻。

    侍卫长回头看了一眼,微微摇头。又是庞培,有他这样的属下,大概是每个高级军官的噩梦。

    不过多了一个百人队护卫,侍卫官的心里略略安稳了些。他挺直了腰板,向城墙上大声地喊话:“统帅苏拉在此,还不大开城门迎接?”

    城墙上的人影晃动,苏拉看到有人走上前来。那人穿的不是罗马制式的盔甲,头盔上也没有任何装饰。

    那人低头向下看来。苏拉感到困惑。嘲弄,他看到了那张陌生而的脸上,满是嘲弄。

    “苏拉,元老院已经下令,如果你想进城,只能一个人进来。你的军团必须回到营地里待命。”

    “你是什么东西!”苏拉经过最初的诧异,现在只觉得可笑,“你没资格和我说话,叫秦纳来见我!”

    “哎呀,不巧得很,今天是恺撒和秦纳的女儿结婚的好日子。现在秦纳大概还在婚宴上庆祝,脱不开身,见你就更不可能了。苏拉,你还是明早再来吧。”

    苏拉的肋下猛地一疼,一口气岔在那里,像是刀子插在那里。他缓了缓两口气,方才缓缓地冷笑:“秦纳真是好福气。那么现在的防卫是谁负责?”

    “元老院命恺撒全权负责守城事务。”

    “恺撒?”苏拉嗤了一声,接着仰天大笑,“元老院这群老糊涂,愚蠢地接纳了一个少年当议员也就罢了,还将罗马城的防务这样重要的职位交给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看来我几年不在罗马,罗马已经烂到骨头里了。”

    “苏拉,罗马人现在只知道恺撒,不知道苏拉。我劝你还是趁着天没亮,回去接着做你的白日梦吧。等明天你穿上平民的衣服,混进城来,说不定还能喝到一点婚宴的残汤剩水。”

    城墙上响起一片放肆的大笑,那不只是一个人的大笑,沿着城墙,无数的粗鲁的谩骂爆了出来。

    “哪里来的老狗,也想和恺撒比肩!”

    “老东西,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吧!”

    苏拉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好歹曾经是罗马的执政官,在军队中的威信也颇高,怎么可能有人敢这样侮辱他?

    “将军,那不是罗马士兵,很可能是那个恺撒的守夜人。”庞培来到苏拉的马前道,“他们都是盗匪出身,粗鄙无比。将军不必和他们一般见识。”

    苏拉喘了口气,好吧,他不和这些老鼠一般见识。

    “维希肯在哪?克劳狄呢?”苏拉喝问,“让一个有身份的贵族来见我,你不配和我说话!”

    “维希肯,哈哈,你的那几个内应,现在都在将功赎罪呢。”

    “将功赎罪?什么将功赎罪?”

    “哈哈哈,苏拉,别废话了。既然你不愿意回营,那便留下吧。”

    墙头上的人说完就失了踪影。

    侍卫长紧张地道:“将军,回去吧。”

    苏拉不甘心地盯着城墙,他什么都没看到。除了嘲笑和谩骂,他什么都没看到。这不是他预想中的回归,失望和愤怒在苏拉的心中回荡,他愤怒地拔出了罗马剑:“传我的令!”

    侍卫官想提醒他,此刻他并不在自己的军团之中,传令官还离他有一百米远。然而他不敢。

    “进攻!”苏拉大吼出声。

    城墙上传来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声响。那声音作为罗马军团的老兵都太熟悉了,那是投石机上绞弦的声音。而且听动静,那至少是几十架投石机一起上绞弦。

    当苏拉意识到他听到的声音是来自城墙上时,他吃惊地瞪大了眼:“城墙上也有投石机?”罗马从没有在城墙上安装个投石机,因为罗马已经几百年没有被攻打过了。

    “将军,我们回去吧!”侍卫官大吼。然而他的声音被淹没在巨大的呼啸声中。

    凄厉的,仿若猛禽凄鸣一样的锐响,先后响起。黑色的,人头大小的投掷物带着让人心神俱颤的啸叫,朝苏拉的军团飞去。

    “上盾!上盾!”军官们大声地下令。

    罗马士兵们迅速地将盾牌顶上,形成密集的阵型。这种阵型可以有效地抵御箭雨和掷矛,但是投石机?聊胜于无罢了。

    鬼哭般的啸叫几乎无休无止,盾牌下的士兵们忍不住开始颤抖。然而当它终于落下时,却几乎没有什么声势。

    一个两个的碎裂声在投石机附近响起,接着是更多的碎裂的声音。有的投掷物击打在投石机上,将木制的长杆击打得出现了裂纹。黑色的液体爆裂开来,更加难闻的气味弥漫开来。

    “保护投石机!罗马人的目标是投石机!”军官们明白过来罗马人的目的是什么,只是他们不明白他们投掷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个投石机部队的军官一边四下走动,检查投石机的损坏情况,一边皱眉蘸起一点黑色的液体,凑到鼻下细闻。

    很奇怪的气味,像是灯油,但又不是。之前他们就发现这里的草地上有些奇怪的痕迹,一些从没见过的黑色液体到处流淌。但是投石机的射程是固定的,他们没有选择,只能在这里部署下机械。然而此刻着更多的黑色液体被罗马人刻意地投掷了下来......

    军官的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

    “快去禀告将军,我们必须撤退,这是圈套!”军官大喊。

    然而这时第二波投掷又开始了。

    斯巴达克斯在城墙上来回走动,大声地下令。

    “注意,别弄错了,第一波,用涂着白漆的箱子里的投掷弹,第二波用涂着黑漆箱子里的投掷弹!”

    城墙上的投石机,由守夜人操作,经过改造的投石机,只要一个人就可以操作。第二批投掷弹被放上了弹槽。凄厉的哨音再次响起。

    鼹鼠扳下发射扳手后,咧着嘴笑:“我爱死这哨音了。”

    斯巴达克斯嘿嘿了两声:“...我更爱它们落地的那一刻。”

    苏拉军团的士兵们,这是仰着头,盯着那些黑色的投掷物。

    经过前一轮的投掷,他们已经知道这种东西似乎没有什么杀伤力,除了里面的液体难闻了一些,投石机军官的警告,没有被大多数人放在心上。然而即便他们有心做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他们的统帅根本不在队列里。

    士兵们盯着黑色的投掷弹带着可怕的哨音落地。然而这一次不是静默的爆炸,而是轰然的大火。

    火焰像是从巨龙的口中喷出,立刻铺满了这一片的草地,每一架投石机都被火焰包裹,士兵们惨叫着逃离。

    苏拉吃惊地望着自己的后阵,那里已经成了一片火海。(www.23sW.com

我是恺撒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