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霸主之重生 第九十五章 天坑一样的坑
    亏损,在市场中是无法避免的。

    任何人,都不能保证自己的投资方向一定会正确。

    摩根不能、李佛摩尔不能、罗宾森不能、索罗斯也不能。

    当然,斯坦利德鲁肯米勒也不能。

    按照之前量子基金团队的综合分析,泰铢应该撑不住贬值才对。

    可事实上,泰铢不但没有如同分析那样贬值,反而收缩了下跌空间。

    一个是团队长期的跟踪分析,一个是市场给出的结果。

    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也正是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让德鲁肯米勒为之很纠结。

    市场,有两个方向。

    不是上就是下。

    很简单。

    不过这个简单,就跟阴阳两极一样。

    看似简单,却又复杂到人根本无法看清的地步。

    简单到人根本无法去知道自己是对还是错。

    综合的判断在告诉德鲁肯米勒他的分析是正确的。

    但市场又在告诉他,他是错的。

    如果正确,量子基金的头寸就不该出现亏损。

    德鲁肯米勒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他用手揉着眉心,不断在心里推演着战略上的每一个环节。

    进攻泰铢,是因为泰铢是东南亚货币体系中最薄弱的一环。

    泰国的金融市场自由度非常高。

    几乎毫无限制的资金往来在吸引了强大的流动资本时,也等于是完全不设防的城池。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泰国这是在模仿美国的经济发展轨迹。

    这本没什么错。

    美国在全球的经济地位,可以说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其高度繁荣的金融业所推动。

    一百年前的美国,在全球的位置只能说一般。

    但在金融业的快速发展下,美国的经济实力得到了质的飞跃。

    金融业,就像是世间最绚丽的魔术。

    靠着最先进的金融手段,美国打败了在军事上无人能匹敌的苏联。

    卢布全线崩溃,苏联解体。

    美国成为了全球霸主。

    而美国金融市场的最大特征就是高度自由。

    任何国家的资本,都可以在美国金融市场随意流动。

    它带来的,就是全球资本蜂拥流向美国。

    这一点,泰国看的很准。

    在泰国全面放开金融市场后,全球资本也快速流入泰国,推动了泰国的经济发展。

    泰国一跃成为亚洲奇迹中的领头羊。

    不过,泰国在效仿美国做高度自由化的金融市场时,却忽略了自身的实力。

    就像一只小木桶,却想要装下大江之水。

    那可是会憋炸掉的。

    德鲁肯米勒看空泰铢的逻辑也在于此。

    当江河决堤之时,小木桶里的水都也得被卷走。

    以泰国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像美国那样把河堤堵住。

    东盟的政治格局、泰铢流通体量的扩大、泰国地产业崩盘后银行的坏账比、美国经济走强对新兴市场国家的抽血

    德鲁肯米勒皱着眉头将所有的东西又复盘了一遍。

    这些东西,德鲁肯米勒早已了然于心。

    但无论他怎么复盘,还是找不出泰铢还能够坚守的逻辑。

    接下泰铢卖盘的是,打开泰铢弹性区间的是巨石资本

    巨石资本?

    德鲁肯米勒忽然愣了下。

    他发现,量子基金之前的分析好像忽略了什么。

    在早期对泰铢的战略计划中,根本没有考虑到巨石资本的存在。

    那时候,他们一致认为除了外根本不可能会有资金去接盘泰铢。

    然而现在,巨石资本在破开了泰铢弹性区间后,却反手朝紧随其后的空头里狠狠砍了一刀。

    该死的巨石资本。

    德鲁肯米勒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一直心里很不安了。

    巨石资本,是在他的计划外莫名其妙崩出来的。

    如果是一般的小型资金,在这种级别的对决中根本就不足以产生什么影响。

    巨石资本不同。

    收购了渣打,意味着光从渣打巨石资本就可以抽调出十几亿美金。

    这并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谁也不知道巨石资本的实力有多厚。

    未知总会让人恐惧。

    看不清敌人的真面目,总会让人下意识紧张。

    德鲁肯米勒在发现计划中的盲点后,瞳孔不由收缩到了一起。

    有一点德鲁肯米勒很确定。

    巨石资本敢参与到这种级别的较量中,敢在多空阵营里又杀对手又砍队友。

    实力肯定不一般。

    而能够掌控这么大资金体量的人,也从来不会是傻子。

    将心比心,以己度人。

    德鲁肯米勒开始将自己替换到巨石资本的位置上去推演。

    然后

    他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罗比,罗比,立马清掉我们手里的头寸,快”

    德鲁肯米勒在想通一件事后,立马拿起电话打给了自己的助理。

    他强烈的直觉告诉他,一定会出事的。

    那是德鲁肯与生俱来的直觉,也可以说是他在长期的市场较量中磨练出来的本能。

    这种毫无科学依据的本能,在德鲁肯米勒的职业生涯中曾经出现过无数次。

    但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次那么强烈。

    直觉在告诉他,前面是个坑。

    犹如天坑一样的巨大深坑。

    但很遗憾,德鲁肯米勒的反应还是慢了。

    泰国,曼谷。

    一名身穿警察制服的泰国男子,带着十几名警察走进了渣打曼谷分行。

    很快,渣打在曼谷的负责人李运盛快速走了出来。

    没有过多的客套。

    在短暂交涉后,曼谷警方表露出了自己的来意。

    所以,李运盛很为难。

    曼谷警方要得东西,是不能轻易给出去的。

    李运盛皱眉道。

    “尼提瓦警司,客户资料是我们银行的最高机密,您的这个要求我想我很难做到。”

    “李先生,我想你也知道目前泰国所面临的局面,所以我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就是几分远期外汇合约的客户资料,我想不会对贵银行造成什么损失的。”

    “对不起,这个我真的不能给你,这关系到我们银行的声誉。真的很抱歉。”

    “李先生,我敬佩你的职业操守,不过,你的拒绝让我很为难。”

    李运盛在泰国呆了五年。

    五年里,他很清楚泰国这些军警的秉性。

    在尼提瓦露出为难之色时,他打了个眼色给了尼提瓦。

    接着,两人不动声色走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里。

    李运盛拿出钱包,从钱包里摸出了十几张面值一百的美元递给了尼提瓦。

    “带兄弟们出来执行任务辛苦了吧,不要客气,就当我请大家喝茶。”

    尼提瓦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他露出一嘴黄牙毫不客气接过了那十几张美元。

    然后,两人又假模假样的互相称兄道弟聊了几句后,才有谈到了正题。

    “李,这次我帮不了你了,上面已经下了死命令,让我们必须拿到你们手里那些掌握远期外汇合约的客户资料。否则,我回去无法交差的。”

    “是全部么?”

    “这就要看你的了。”

    “”

    李运盛沉默了片刻,再次拿出钱包,将里面所有美元都拿了出来。

    他将钱递给了尼提瓦后,开口道。

    “等我几分钟。”

    “好的,我去楼下大厅等你。”

    几分钟后,李运盛拿着一张打印出来的4纸递给了尼提瓦。

    两人在对视之时,一起会心一笑。

    “收队。”

    尼提瓦走了。

    李运盛没有任何耽误,立马小跑着回到了办公室。

    将门锁上后,他拿起了放在保险箱里的加密卫星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被接通了。

    “是的,刚才曼谷警方带人过来拿走了远期外汇上的客户资料。嗯,我明白是,知道了。”(www.23uu.org

金融霸主之重生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