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手匠心 第三百零一章 参观
    大臣们的争辩声嘎然而止。(www.23WS.com

    什么?城里头有大事发生?他们虽然在此处辩论了好几日,但是朝中的大事一样都没落下。不可能背着他们搞出大动静而不知啊!

    皇帝冷笑道:“身为朝庭重臣,对民生漠不关心。有空在这引经据典的对骂,怎么也不张开眼看看,人家屈屈一个雕版行的工匠都知道要为新都筹谋为朕分忧。你们呢!你们食君之禄,享用着普通百姓所没有的尊贵,穿朱戴紫,结果就是这般回报朕的?”

    区区雕版行的工匠诸臣心中雪亮。那只有练白棠那妖孽了!这厮不认真赚他的银子研究他的版画,操什么国家大事的心!

    皮厚些的大臣忍不住问:“陛下,他做什么大事了?”

    皇帝冷笑:“你们自己长腿长脚,自己不会去看!”

    皇帝一发话,众臣哪还有心思继续留在午门吵架?一个个灰溜溜的扶着老腰钻进马车,叫唤着往桑园跑。

    徐嵘惊见朝上的诸位大人纷纷入园,且面带肃杀问罪之态,奇道:“各位大人”

    “徐将军!”礼部尚书邱靖难掩惊讶:“您怎么也在这里?”他们心怀不忿的杀进桑园,满园春色与景致根本没看进眼里。遇上徐嵘停下步子,这才注意到周遭的景致:咦,这园子挺漂亮啊!

    工部尚书潘佑明惊奇的左顾右盼,发现了喷水池子后更是见猎心喜:“这些鱼嘴里的水怎么喷出来的啊?”

    徐嵘指着后边一幢两层高的房子道:“那儿有个水库。几个大铁齿轮将水汲到高处,鱼嘴就能喷水了。”

    潘佑明拈须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奇巧淫技而已!”有人不满的斥责,“劳民伤财!”

    潘佑明不悦的瞥了说话的人一眼,冷笑道:“马御史身上配的玉雕穿的丝绸,哪样不是奇巧淫技而成?”

    马御史脸一红:“那怎么一样?”

    潘佑明道:“如何不一样?玉质坚硬,琢磨艰难亦需巧功。你身着绸衣的花纹织成一匹费时月余。皆是讨了你的欢心你才会购入。这喷水池也是为了讨人欢心所用,故,有何区别?”

    马御史无话可讲,怨念的别过头。想着练白棠不是朝中官员,否则自己一定要参他个奢侈之罪!

    潘佑明笑问徐嵘:“练公子在何处?”

    “正在会场内拍卖花本。”

    “花本?”潘佑明掌工部之职,对织造略有了解。不禁惊讶问,“练公子还会织花本?他不是做雕版的么?”想到他家的素绢和锦绫,恍然道,“练公子才识过人啊。”

    徐嵘蹙了下眉毛,若没那些本事,也勾不得他弟弟对他死心踏地啊!

    “既是拍卖花本,应该来了不少商户吧?”马御史冷嘲,“可是织造行家都在江南”他的花本卖给谁去?

    “除三大织造局外,江南各大织坊的老板都来了。”

    马御史老脸一红,众臣皆惊。江南之地,织造何等繁华。那些眼高于底的商户们,竟然都来给白棠捧场?怎么可能?!

    潘佑明难以置信,又不得不信。瞬间明白了皇帝的意思:白棠只是介白衣,却能为北京招引来诸多大商户!这些人辛苦跑来一趟,自然要逛下皇城吧?看看新建设得何待漂亮整齐,皇宫如何雄伟咳,虽然三大殿才毁了,但外头人也见不到不是?这些大爷少不得还要再逛逛街带些特产回去,大大拉动了京城的内需啊。

    不出潘大人所料,京城各家铺子的生意果然兴隆起来,收益最大的竟是仙乐坊!

    提及这个仙乐坊,潘佑明满肚子的嘀咕。本是个青楼,但里头姑娘们年纪不是偏大,就是容貌寻常了些。并不留客过夜。偏偏生意却好得不可思议。每日傍晚时门前人声鼎沸,排队等着开门。不少官家子弟也乐得在其中。他一打听,竟然真是家乐坊,只表演琴曲歌舞。就这样还将人勾得魂不守舍。

    邱靖喃喃着:“难怪徐裘安今日告了假。”练白棠要办大事,他还不得陪着?

    潘佑明正色道:“诸位,咱们进去且看究竟吧。”

    一行人不由放轻了脚步,进入会场后就觉氛围热烈激荡,满场子都在吆喝:“三百两,三百两!”

    “三百八十两!”

    全宏展示织锦道:“看清楚了啊。这么漂亮的鸢尾花花纹,清雅无俦,不论是做上衫还是褙子裙子都合适,余料哪怕是裁块手绢都成!上哪儿寻得到这般划算又漂亮的布料?三百八十两,还有哪位老板加价么?”

    他话音刚落,立即有人吼道:“五百两!”

    全宏眼睛一亮,等了三息,敲锣道:“五百两,归您了!”

    抢到花本的人笑得嘴也合不拢。他早瞧中这块织锦了!正如全宏所说,这布做啥都成,保管能卖火遍江南!

    众臣目瞪口呆。这块花本能卖五百两?!还让没买到的人羡慕不已?

    潘佑明解释道:“五百两买回去的花本,可织出无数匹织锦。如这般的漂亮新奇的织锦,价值五至十两银子不等。分运到各地,稳赚不亏。”

    邱靖频频点头。

    呆若木鸡的看完拍卖会,眼瞅全宏跟前鼓鼓囊囊的钱匣子,百官眼睛都绿了。这钱也太好赚了吧?

    全宏笑道:“多谢各位老板赏脸。今儿个咱们的花本全拍完了。各位,明年再来!”

    诸人纷纷笑着拱手道:“明年再来!”

    全宏又道:“咱们东家为了感谢大伙的盛情,明日请大伙游览北京。廊坊四街汇聚了天南地北的小吃、皮子和特产。香山建了个香山书院,那是江南秦家开的书院。各地的学子抢破头进去读书呢。各位家中若有读书人,今后也可来北京求读。”

    苗夫人当即咦了声:“香山书院?”

    “正是。”全宏微笑道,“香山书院皆是南方大儒为师,学资不贵但考核严格。今年只招收举子,明年开始,秀才也能进学院受教了。”

    江南秦家的名声大伙都是知道的。不由心中热切起来:谁家中没两个读书人?如果能考进香山书院,前程无忧了呀!

    苗夫人性子急,问:“练公子能否为咱们举荐举荐?”

    全宏笑道:“这个,还是要先看诸位公子的本事才好说。”

    众人一咬牙,看着对方的眼里都带上了凶光。古今中外皆相同,名校资源最抢手!

素手匠心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