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宠妻有点甜 第825章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这药起码得吃一个月,然后停止一段时间,观看病情是否出现反复。

    顾念服药的这段时间,晚上已经很少出现症状,只不过这药的副作用暂时还没有体现出来罢了,比如对心脏的伤害。

    江亦琛哄道:“医生说还得再吃半个月,坚持一下。”

    顾念又是叹气,但是还是乖乖地将药吞了下去。

    她趴在江亦琛怀里面想事情,刚才江亦琛的话已经触动到了她,不过以后怎么走还是她自己的事情了,她来这边忘记带笔记本了,因此很多事情不太方便处理。

    不过不管怎么样,走出去才是第一步。

    甚至于秦可遇也鼓励她多出去走走,见识更多的人。

    江亦琛今天运动了一天,倒是累得不行,今天破天荒放了她一码,让她趴在自己的怀里面也没有打扰她,就静静搂着她。

    时光很是静谧,他难得享受这一温情的时刻,有她在自己的身边,那些烦恼瞬间就不是什么大烦恼了,即便他还要面对很多事情,即便有些事情并不完全受他控制,可是一看到顾念,他总觉得自己有希望走下去。

    顾念没睡着,过了会儿忽然听到有小孩的哭声传了出来。

    她耳朵尖,一下子听到了推了推江亦琛的胳膊说:“你听到有人在哭了吗?”

    江亦琛凝神听了会说:“是一楼,薄书砚和他儿子在一楼。”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好!”

    江亦琛和顾念起身,批了衣服就朝着一楼走去,迎面就撞上薄遇从房间里跑出来,像是要朝着外面跑出去。

    在经过顾念身边的时候,顾念抓着他的手问:“宝宝,你去哪?”

    薄遇甩开了她的手,朝着外面跑去。

    薄书砚从身后追过来,一把将他逮了回来。

    薄遇一边蹬腿一边哭闹:“我要回家,我要奶奶。”

    晚上的时候一般都是他奶奶哄着他睡觉的,给他讲故事,他跟着薄书砚来这边的时候,先开始两天还好,今天晚上薄书砚跟他讲故事,他嫌弃说不好听,跟他奶奶视频之后,开始委屈了,就哭闹着要回去。

    薄书砚嫌弃他吵,一开始懒得搭理他,结果他越哭越来劲儿,然后干脆就往外跑了。

    顾念没照顾过小孩 ,包括江亦琛也是,面对现在这种场景束手无策,三个大人站在一个小孩面前面面相觑。

    薄书砚自诩是开明的父亲,并不相信所谓棍棒教育,更何况他早年被放养,因此对待薄遇态度随意了些,没想到养成了他更加顽劣的性格。

    “你奶奶早就睡觉了,你现在嚷嚷也见不到她,别哭了。”薄书砚弯下腰替儿子抹去脸上的泪水:“听话先去睡觉,明天再说。”

    “你骗人!”薄遇大声嚷嚷,这下让薄书砚颜面尽失。

    顾念抿了抿唇,上前握着薄遇的手,用纸巾替他擦着眼泪说:“别哭啦,你要找奶奶,可是现在天太晚了哎,要不我们等明天好不好?”

    “不好。”他哭了会说:“我要给奶奶打电话。”

    “你奶奶睡觉了,这么晚了,打电话干嘛?”薄书砚有些恼火了,脾气也收不住,真相把这小鬼打一顿。

    “我跟她说爸爸骂我!”

    顾念:“……”

    别人家的小孩,江亦琛是没资格管的,当然他想的是,要是自己儿子这么折腾,大半夜哭闹的话,他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男孩子太惯着不好,会蹬鼻子上脸,最后就是上房揭瓦了。

    顾念倒是挺有耐心跟他交谈,稳定他的情绪,但是小孩不吃她这一套。

    江亦琛是觉得这样苦恼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他干脆说:“小孩这是不达目的不肯罢休啊,你让他打个电话试试,不然这样一直哭下去,等会儿这楼里的人都醒了。”

    薄书砚叹气,说了声抱歉,打扰了,他说:“行吧,谁借个手机。”

    江亦琛适时将自己的手机递出去。

    薄书砚拨通了电话给薄遇,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

    小孩先是控诉了自己是怎么被老爸欺负的,说了一通之后,又说想回家,那边他奶奶估计是开始安慰了,倒是让他情绪平复下来了,最后说了大概有二十分钟,才结束这段对话,对他爹说:“奶奶说明天来看我,到时候让她收拾你。”

    “行了行了,知道了。”薄书砚将手机还给江亦琛:“你现在舒服了,别哭了成不,咱回去睡觉。”

    …………

    顾念上楼的时候悄声对江亦琛说:“他妈妈呢?”

    江亦琛摊手:“不太清楚没有问过,不过……”他顿了顿:“应该不在了。”

    “啊,这样,好可怜啊!”

    “可怜是可怜,但是爱闹也是真的。”江亦琛摇头:“这小鬼可真能折腾,要是我的孩子……”

    顾念挑眉:“要是你的孩子,会怎样?”

    “当然是……耐心和他讲道理啊!”

    江总这急刹车顺带转弯的能力可真是出神入化。

    顾念暂时信了,说:“小孩子不懂事,当然是要讲道理的,不过呢,父母的教育很重要,一定要多多陪着孩子,关心他不仅是物质还有精神方面的都要有,那个小盆友的爸爸肯定就没有好好陪他。所以他才很缺乏安全感。”她对江亦琛说:“可能因为没有妈妈吧,他还会黏着我和我撒娇。”

    江亦琛若有所思。

    过了会他说:“我看你对教育小孩倒是很有想法啊!”

    顾念:“啊哈哈,书上看来的啊,也不是,这是共识啦!”

    或者说这其实是出于她的本能想法,这种想法源自对童年记忆模糊的认知,即便不太清楚童年具体事宜,但是她还是模糊感知到自己幼年时期一定得到过很多爱的,至少她妈妈有经常陪着她。

    “是吗?”他笑:“光说也不行,还得从实践中总结经验。”江亦琛将她搂在怀里说:“现在就应该开始努力了。”

    他的言行举止都透露着他很想有个孩子。

    尤其是身边的人几乎都有小孩了,他虽然总是给自己说二人世界也挺好,这种事急不来,有时候也会烦躁小孩怎么这么吵,但是心里总归是盼望的。

总裁宠妻有点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