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武炼 351、初次交锋
    “啊?”

    “那个,那个……我就是临时学的,大娘说反正我精神力够强,学着也方便,就派我来了。狂沙文学网”

    库拉低头说着,一边捏着手指,生怕林安怪罪。

    毕竟,为宫家的人,却出来当魔术师的,也就只有她一个……

    林安见她这副害怕的小样子,也只好叹口气,将上的战甲和长枪收起,观察了一下四周,问道:“这是本?”

    “嗯!本的冬木市。”

    库拉赶紧答道,希望能够帮上林安的忙,此时此刻,她已然忘记自己是御主,而林安是遵从她召唤而来的从者了。

    林安点点头,停了一下,便具现化出了一个界面。

    英灵之座给出的一个属表。

    姓名:林安

    职阶:lancer

    力量:s

    耐久:s

    敏捷:s

    魔力:d

    幸运:e

    宝具:d

    对魔力:d

    固有技能:武神,战斗领域被冠以神之称号的无敌者。

    宝具:武神装甲,提取英灵固有印象以魔力塑造的宝具,能够起到普通的防御效果,武器具有“不毁”的特。

    以上,是英灵之座给予林安的属,其实,如果就林安本的真实力量来算,无论如何都不止这些。

    只是,林安来到这个世界,似乎是以“灵魂出窍”的形式过来的。

    他……没有。

    如今能够现世的这具躯,是英灵之座用魔力帮他构造的,虽然极尽还原,但总归还是多有不便。

    纯灵魂状态,战斗力都比这强……

    说是,不如说是一个拘束器好了,就像强行装入另一个模子一样,总归是不自在的。

    不过,倒也不是不能挣脱。

    先用着吧……

    林安思忖着现在的状态,作为御主的库拉也是可以看到这个属面板的,见到那一排的s,不喃喃道:“爸爸好强。”

    好强?

    林安并不这么觉得,力量、耐久、敏捷固然已经到达的最高等级,但是在这个有魔力的世界,很显然对付魔力并不擅长。

    因为躯体的原因,开启鸣圣状态似乎也会冲破躯。

    毫无疑问,现在的他是束手束脚的。

    不过……对付起一些窥探的小人,也足够了!

    林安手中的长枪忽然具现化,随后向后一指,凌厉的枪风卷席,远处灌木之中一个影跳跃而出。

    一个穿蓝色战衣,手持猩红色长枪的男子矫健的跃了出来。

    他笑着挠着头说道:“瞧瞧我听到了什么?一个魔术师小女孩,召唤出了她的爸爸?近现代的英灵,应该不怎么强吧?”

    “不过,同属枪阶,我倒是想较量一下。”

    名为库丘林的英灵摆出了求战的姿态,林安却没有看他,而是望向了库拉,库拉愣了一下后明白林安的意思。

    便解说道:“一般圣杯战争只会有七位参赛者,从者也是七个不同的职阶。但这一次不同,因为那个入侵者使用的是中文的缘故,华夏这边也参与了。”

    “两边的灵基并不同属,所以有了两系统。”

    “这位枪阶的英灵,应该是属于外国范围的,可以看作是本土的魔术师对于我们的探测。”

    “应该是我刚刚成为魔术师,不太擅长对魔力的控制和隐藏,这才将他引了过来。”

    “抱歉,爸爸。”

    几次的称呼之后,林安并没有反对,库拉也就也越叫越顺口了,她过往的人生中,是很珍惜这么一个概念的。

    听了库拉的解释,林安点了点头,并没有怪...罪她。

    林安只是看着库丘林缓步向其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只要不把同仪式内的另外六人杀掉,仪式应该不会结束吧?”

    林安的意思很明确,他想见始皇帝,不想圣杯战争这么早结束。

    同仪式内的其他六位英灵不被杀光,圣杯就不会被召唤出来,而他也就可以继续存在这个世上。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句话太过嚣张了。

    起码,库丘林是如此觉得的,他嘴角露出一丝狞笑,手中的猩红长枪转了一个枪花之后,也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他紧紧的盯着拖枪走来的林安,说道:“虽然你的气息很危险,但这么看贬我,结果或许会出乎你的意料的。”

    “是吗?”

    林安淡淡的问了一句,脚下突然爆起一步,在下一瞬间,库丘林的瞳孔猛然紧缩,林安手中的长枪如若毒龙吐信一般,在库丘林千钧一发的抵挡之下,被打偏了原来的轨迹,最终刺开了他的肩膀。

    而且,还不等库丘林喘口气,那一点寒芒,便又指向了他的喉咙!

    林安很少用武器,并不代表他的武器用得不好,他的枪法来自神枪李书文老爷子的亲传,在技艺上已经如火纯青,臻至化境了。

    库丘林对于自己的武艺很有自信,可面对林安的攻击,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

    轰!

    地面忽然暴起一堆树木,稍微的阻拦了一下林安的枪锋,库丘林的长枪得以回防挡开了这刺穿他喉咙的一枪。

    但是,喉尖的一道血痕,表示着刚刚究竟是多么的危险。

    库丘林很想喘口气,但很遗憾并不能。

    哪怕他全神贯注的盯着面前那道木墙,又全神贯注的盯着那杆枪,可那杆金色的长枪明明在视线之中,却仿佛突然消失又出现了一般,再次刺向他的喉咙。

    仅凭技艺拖动的枪的轨迹,就达到了隐匿飘忽的效果……

    碾压式的战斗,到了这一刻,库丘林已经放弃了挣扎,等待死亡的降临,等待着回归英灵之座。

    但是……

    并不冰冷的枪尖抵着他的喉咙,林安在最后一刻停住了,他就那么持枪指着,淡淡的问道:“告诉我一切报,败者。”

    库丘林的表抖了一下,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开口。

    并非是贪生怕死,而是想再与此人一战。

    这是他从未见识过的武艺高度,以至于他所有的底牌连使用的机会都没有就战败了,所以,他还想再战一次。

    倾尽全力的再战一次,看是否真的如此碾压。

    否则,他不甘心……(www.23sW.com

无尽武炼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