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军婚有点甜 441我就是偏心,你能怎么滴吧!
    大会是华国传统,每十年召开一次,选下一届内阁成员。

    成员一共十一名,可以说是全国最高的权力机构。

    进内阁的条件,除了硬性的,还有一条,那就是投票,而且一票否决。

    投票的人,是华国二十多个省的高官。

    想取得二十多个高官的认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姚培谦前期做过很多功课,就差陈建华那一票。

    韩玉华决定不跟韩启山绕弯子。

    因为韩启山性格直,讨厌别人拐弯抹角。

    越是那样,越办不成事。

    他为什么喜欢秦朗,就因为秦朗有话直说,不喜欢谁,就是不喜欢。

    韩玉华从在文工团,学的是舞蹈,一群姑娘说话,从不在正点。

    韩启山最讨的是韩玉华在家里,都耍心眼。

    所以为了姚培谦,为了事半功倍,今天韩玉华决定,直接说!

    “爸,我知道你不喜欢老姚,但他是我已经是我丈夫。”

    “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直接说。”

    “大会一票否决制,每个省都有一票的权利。”

    “陈建华在临省,但是他跟顾家不好,咱们现在跟顾家好了!”

    “这个人党同伐异,逼着老姚站队。”

    “咱们才是一家人,老姚站队,不就是跟咱家不合吗?”

    “所以爸,我想着,您能不能出面,找陈建华要那一票?”

    韩启山是长辈,也是老领导,跟陈老爷子当年也是过命的交情。

    关键是,韩启山没参合托孤那件事。

    陈家一直敬重韩启山,逢年过节都托人捎礼物过来。

    所以韩玉华和姚培谦才觉着,韩启山说话好使。

    韩启山侧头看了韩玉华一样,目光里透着一股凉意。

    他问:“这是谁的主意?”

    “爸,玉华是为我着急,我没想到她竟然为了我,开口求您!”

    姚培谦一看,要糟糕,赶紧解释:“玉华,咱不是说好,不要跟爸提这件事吗?”

    韩玉华委屈:“怎么就不能提?”

    “他是我爸,我是她闺女,你是我丈夫,他女婿!”

    “一家人,不就是互相帮忙的?”

    谁家老人,有资源不给自己孩子用?

    姚培谦牵起韩玉华的手:“好了好了,你别委屈,爸一定有他自己的考量。”

    “陈建华不给我票,我就不进内阁,等下一次机会!”

    两个人携手,情意绵绵起来。

    韩启山此刻,一改刚才面对宁奕殊,和蔼老人的模样。

    他摩挲着汤碗里的骨瓷汤勺。

    汤勺上缠绕着精雕细琢的花纹,勺子圆润半透明,十分好看。

    “进内阁的人,一般年纪都在五十岁之上。”

    “如果我没记错,姚培谦今年才四十五六吧?”

    姚培谦一听,立刻起身,恭敬的说:“是的,今年整岁四十六。”

    韩启山竟然知道他的岁数,还记得清楚,这让姚培谦惶恐。

    所以老爷子,到底帮,还是不帮?

    在韩启山面前,姚培谦道行嫌的有点浅。

    他不敢妄动。

    韩启山似笑非笑:“四十六,就在天子脚下做了市长。”

    “姚培谦,你走的哪位贵人的路?”

    姚培谦心里一惊,脸颊强控制下,才没有抖动。

    他说:“是晚辈运气好,专业进了政界,一路遇到的都是贵人!”

    “哼!”

    韩启山不轻不重,冷冷一哼:“谁是你背后的贵人,我不管。”

    “不过四十六岁,还很年轻,容易气盛。这时候入主内阁,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你刚才有句话说的对,这一次不行,等下一次机会!”

    这就是不打算帮他。

    姚培谦知道,韩启山并不会乐意帮自己,他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

    结果真话亲耳听见,心里到底不舒服。

    他脸上的表情,虽然极力的去管理,可还是露出一丝失望。

    姚培谦扯着嘴角,强笑:“老爷子说的对,我根基不稳,需要继续锤炼。”

    他怏怏坐下,眼前韩玉华给他夹的菜,都瞧着没胃口。

    韩玉华心里发紧,嘴里发苦。

    她握紧姚培谦的手,抬头看向韩启山:“爸,为什么不帮?”

    这是女婿!

    姚培谦好了,她也能风光。

    就是大姐夫李绍东,韩启山能帮忙的,还会出头跟军医院领导说一说。

    怎么轮到姚培谦就不行了?

    “秦岭死了,死了!现在姚培谦才是您女婿!”

    “爸,秦家到底给你灌了什么汤?”

    “秦岭死了,我就得守着,不许改嫁?”

    “秦朗不跟我亲,我找个疼我爱我,知冷知热的,您就不待见!”

    “爸,我还是不是你亲闺女?”

    韩玉华这一嗓子,全家人都吓坏了。

    韩玉珍赶紧扯她胳膊:“玉华,你疯了,怎么跟爸说话呢!”

    好好的,提什么秦岭。

    秦岭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韩启山压着让部队不许放弃搜寻。

    韩玉华甩开她的手,对韩启山怒目而视。

    她帮夫心切,看到姚培谦在韩启山面前,受到不公平待遇,她就无法平静。

    “姐,我可不像你,忍气吞声的!”

    “你好不容易升职,忍气吞声的结果是什么?”

    撤职,地位倒退到十年前,在学校和医院,都抬不起头!

    “今天,我就要跟爸将话说清楚!”

    “你如果还认我这个闺女,就帮帮姚培谦!”

    “仅此一次,只要他进入内阁,以后我们万事不求您!”

    韩启山被亲闺女气笑了:“都进内阁了,你们还用的上我吗?”

    “到时候,怕不是我该求你们办事了吧?”

    “我今天再次给你重申一次,你往后嫁给谁,我都不管!”

    “但是姚培谦的仕途,休想我帮忙!”

    “没门,想都别想!”

    他和秦岭一起入伍,都是韩启山门生。

    为什么韩启山喜欢秦岭,不喜欢姚培谦?

    因为姚培谦,心思不正!

    就像刚才,韩启山质问谁出主意让他帮忙拉票。

    换成秦岭,一定全揽自己身上,不让韩玉华受半点怀疑。

    但是姚培谦呢?

    一看形势不对,立刻出来撇清嫌疑,将韩玉华推出来挡枪。

    只要不傻,都看的明明白白。

    只有韩玉华,鬼迷心窍,像被人灌了药一样,觉着姚培谦好!

    韩启山活:“你别觉着我偏心秦朗,我就是偏心,你能怎么滴吧!”

    “你自己做的那些事,你自己摸着良心想,到底谁对谁错!”

    阅读址:

    (www.23uu.org

九零军婚有点甜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