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有工厂 第390章 谈判
    这几日时间。

    王琛一直非常忙碌。

    又是让史密斯给自己购买杂交水稻种子,又是化肥之类,期间王琛还是用定位传送返回北宋时空的蒲甘好几次。

    根本没有太过注意股市上西方银玉的情况。

    不过今天他却注意了起来,因为按照李则凯和自己之前所说,今天应该完成在股市上收购西方银玉百分之三十已发行股票,接下来就是发出要约,再收购部分股权。

    晚上。

    四合院里,王琛穿着睡衣坐在卧室的电脑面前,打开了网页,想要看看西方银玉股价情况。

    收盘价价5.56元,总市值75.06亿元。

    嗯?

    怎么一个礼拜过去市值还这么高?

    王琛愣了一下,按照第一天的情况来看,现在市值跌破七十亿也不奇怪啊。

    他不明所以,开始翻看一些相关的新闻。

    有很多篇报道。

    《西方银玉的救世主?》

    《香港玫瑰投资连续举牌西方银玉,究竟是看好,还是在操纵股价?》

    《监证会调查结果,香港玫瑰投资收购西方银玉股票不存在任何违规》

    《据说玫瑰投资已向西方银玉发出要约,欲成为第一大股东!》

    其中有篇报道是这样写的:“近几日,西方银玉爆出大丑闻导致股价暴跌,然而这个时候香港玫瑰投资入股耐人寻味,众所周知,西方银玉高负债、货源被断,很有可能面临破产的局面,而香港玫瑰投资公司斥巨资收购了百分之三十流通股,是否意味着要重组西方银玉的公司结构?”

    下面是一连串的猜想和数据报告。

    无非是说玫瑰投资的举动让人看不懂,呼吁股民们谨慎买进西方银玉股票。

    看报道上的分析,西方银玉股价没有大跌的根本原因是玫瑰投资近日来连续举牌,一方面玫瑰投资大资金进入,第二方面,连续举牌增添了一些股民的信心。

    即便这样,很多股民还是不太信任西方银玉,这点从这篇新闻报道下方的评论区能够看出来。

    “你们说玫瑰投资连续举牌什么意思?”

    “是啊,是不是看好西方银玉能够重振声威?”

    “得了吧,西方银玉负债十几亿,连翡翠毛料都拿不到了,重振什么声威啊?依我看,很有可能是股权左手换右手,利用举牌提高我们股民的信心,想要稳定住股价呢。”

    “对,有可能。”

    “西方银玉都烂到这个地步了,谁傻乎乎的愿意入股啊?”

    有几条评论是今天的。

    还有部分评论是几天前的。

    王琛看了看,大致有点数了,虽然玫瑰投资频频举牌,但是股民们还是不相信西方银玉,导致这几天股价根本没有反弹过,当然,因为举牌和大资金流入的原因,西方银玉股价也没有下跌太多。

    看完后,王琛想了想,拿出手机拨打了李则凯电话。

    嘟-嘟--

    响了好几声才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声音,随后李则凯道:“王生,你稍等,我这边有点忙,待会回电话。”

    “好的,你先忙。”

    挂断电话,王琛继续从网上了解西方银玉和玫瑰投资近日来的情况。

    大概等了五分钟样子,手机铃声响起。

    是李则凯回过来的电话。

    王琛接通,“喂,李哥。”

    “王生,晚上好。”李则凯很有礼貌,笑着说道:“刚我让人在做要约收购部分股权的意向书呢。”

    王琛眼前一亮,“已经收购到西方银玉流通股的百分之三十了?”

    “嗯,如今我们公司持西方银玉大概三亿一千七百万股样子,持股比例达到了百分之二十三点五左右,要增进到百分之三十股权的话,必须得发要约了。”李则凯稍微解释了一下,“大概需要再购进八千八百万股,我在意向书里提出收购这些股权的价格约五亿左右,你觉得怎么样?”

    哥们儿对股票一窍不通,当然没什么想法了。

    王琛心中盘算了一下,根据他在网上获取的信息,自己公司持股百分之二十三点五,应该已经是西方银玉的第二大股东了,第一大股东不用说,是升宁实业,占股比例高达百分之三十一点四二。

    如果发出要约再收购八千八百万股的话,基本上是十大股东里面有人出让股权,这个需要坐下来商量。

    “我觉得挺好。”王琛说了句,询问道:“对了,收购三亿一千七百万股咱们花了多少钱?”

    李则凯笑着说道:“十八亿样子,比我预计的要省不少钱,如果能够五亿元拿下剩下的八千八百万股,总共支出大概在二十三亿样子,我一开始可是估算了二十七亿到二十八亿样子,不得不说,你提供的两个猛料太有用了。”

    王琛乐呵道:“那感情好啊。”

    李则凯显得很高兴,“你呀,作为公司董事长也不关心关心公司情况,我跟你说,最近咱们在股市上这么一闹,斥巨资收购西方银玉股权,嘿,还别说,让公司名气上涨了不少。”

    “怎么说?”王琛感兴趣道。

    “有好几家中小型寻求融资的企业都打电话过来询问了,回头你抽空去看看啊,你作为董事长,可不能当甩手掌柜。”李则凯揶揄了一句。

    王琛被说的哭笑不得。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这个董事长当的真心舒服,什么事情都不干,有什么事都让手底下员工去操作,是挺不务正业的。

    聊了几句后,王琛颇为疑惑道:“我们收购西方银玉股票的时候,对方没有过激的举动吗?比如说邀请白衣骑士,又或者毒丸计划,阻止我们收购?”

    “没有,西方银玉状况都坏到这个地步了,谁愿意往火坑里跳当白衣骑士?”李则凯意味深长道:“他们的一些股东,巴不得有人在股市上频频举牌,甚至……套现。”

    懂了。

    谁都认为西方银玉是扶不起的阿斗要倒了,部分大股东也选择减持一些流通股套现,自然,王琛一开始担忧的收购股票阻力压根没出现。

    这边正想着呢,李则凯又道:“对了,本来我就要打电话过去,你明天准备一下赶去胡北西方银玉总部,我带公司几个人一起过去,准备和他们董事会、几个大股东一起坐下来谈谈,把剩下你要的八千八百万股收购下来。”

    王琛毫不犹豫道:“成,我现在就订机票。”

    “嗯,我这边已经向证券监督机构作出了书面报告,现在只要西方银玉那边答应下来就行。”李则凯说完这句话,“行了,我这边先睡了,明早还要赶飞机去胡北,你也早点睡,明天碰头。”

    “好的李哥。”

    挂断电话。

    王琛的心中火热不已,终于进入到最后一个环节了,只要西方银玉答应自己再收购八千八百万股,获得百分之三十股权,那么接下来,让萝拉翡翠入股,那时候因为属于资产重组性质,会停牌一段时间,等到复牌后,再找些金融机构帮自己在股市上收购到一定投票权的股票,到时,股东大会一召开,自己就名正言顺入主西方银玉了!

    等到入主以后,自己再溢价把那些金融机构帮自己收购的股票买下来,加上萝拉手里的股权,基本上王琛便能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看上去很简单。

    其实这次收购占了天时地利人和。

    首先,西方银玉要是不高负债,完全可以使用毒丸计划增发股票应对,其次,要是西方银玉不被缅甸公盘拉黑,至少有些珠宝企业会愿意当白衣骑士入股,最后,王琛手头的资金太雄浑,完全是砸钱砸出了一个大股东的位置。

    缺一不可。

    只能说,西方银玉沦落到这个地步是咎由自取,也确实,他们的大股东们,如今确实需要有人接手他们的一定股权,不然按照西方银玉如今的状况来看,很有可能真的会倒闭,谁都不想自己的股权变得一文不值,能套现点是点。

    这也是为什么西方银玉在股市上没有遭到收购股票阻力的最根本原因。

    不论怎样,成为第二大股东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王琛心情格外美妙,打了个电话和梅姐告辞,然后在网上订了机票。

    ……

    第二天。

    一大早起来,王琛收拾了下行李便赶往机场。

    没有直接飞往鄂州的飞机。

    王琛乘坐的是京城到武汉的飞机,下来后又赶去坐动车。

    虽然他一大早出门了,但赶到西方银玉总部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中午十一点钟样子。

    到楼下打了个电话给李则凯,对方表示已经在楼上会议室和西方银玉的董事会、大股东等人在商谈,让他跟前台说一声直接上来。

    王琛找上了前台接待。

    “我是玫瑰投资公司的董事长。”

    “好的,我这就带您上去。”

    前台女接待领着王琛朝电梯走去。

    ……

    楼上。

    靠西边,这是间大型会议室,长长的会议桌周围坐满了人,除了李则凯、玫瑰投资谈判团队的十几个人,大概还有二十多个人在里面。

    王琛估计一些是十大股东,另一些是董事会成员和西方银玉的谈判团队。

    一脸憔悴的和脸色苍白的曹丁黑着脸坐在正中位置,前几天他心脏病病发住院了好几天,昨天才出的院,本来应该在家好好休息,但是必须得赶回来参与这个谈判,毕竟他是西方银玉董事长外加最大股东。

    咚咚,前台女接待敲了敲会议室的门,然后推开,“董事长,玫瑰投资公司的董事长王先生来了。”

    曹丁早就知道王琛是玫瑰投资的董事长了,他瞥了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请进。”

    女接待伸手道:“王先生请进。”

    下一刻,王琛就迈步走了进去,和众人打招呼。

    李则凯和玫瑰投资的谈判团队都笑容满面。

    西方银玉的大股东里也不少人露出和善的笑容,反倒是董事局成员脸色不太好。

    尤其是曹丁,根本就是咬牙切齿啊。

    随后王琛又了解了一下谈判进度,发现暂时没什么进展,其主要原因集中在债权问题上。

    当他和李则凯了解情况的时候。

    一旁的曹丁眼睛里都要喷火了啊,心说王琛你个臭流氓啊,拿翡翠入股都没深入谈,就背后使阴招打压西方银玉,然后大量收购股票?

    不过曹丁有些气馁。

    本来王琛愿意以五亿价值的翡翠入股百分之七。

    这对于曹丁来说已经很难接受了,但偏偏,如今王琛的玫瑰投资直接持有了百分之二十三点五的股份,早知道这样,当初答应他就好了,哪还有今天这一出?哪还用让西方银玉陷入舆论之中啊?曹丁心里暗暗后悔,与此同时也想好了,今天一定要想方设法阻止王琛发出的要约收购部分股权,即便最终答应下来,也要让王琛付出足够多的代价。

    王琛肯定不知道曹丁的内心想法,他只关心今天能不能谈拢股权收购问题。

    ——————以下不计入正文字数

    推荐好友的一本书:《我真的不是魔法师》,是妹纸写的哦。(www.23sw.net

我在古代有工厂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