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技师 第431章 大天才李牧!
    “还是臣来磨墨吧。(www.23WS.com)”

    见李世民都要亲自动手了,长孙无忌哪还稳得住,赶紧从李世民的手里把墨接了过来,给李牧磨了两下。两下能磨出来多少,李牧不满道:“国舅爷,就这么点啊?”

    “这还不够你写一个字的?写一个字,就能看得出真假了!”

    也是这么回事儿。

    李牧摇头叹息一声,提着笔沾了墨汁。悬腕,闭目,却迟迟不动。众人的注意力,都随着他悬腕的姿势吸引了过去,但他半天没动静,都不解是怎么回事儿。李世民第一个不耐烦,道:“李牧,你若是写不出来,就赶紧认怂!”

    “陛下,休要扰乱书者意境啊。”李牧正要装个逼,李世民却不给他机会,催道:“少废话,赶紧写!”

    “写了、写了”李牧装逼不成,睁开眼睛,终于下笔。

    先是一点,如鸟之翻然侧下。

    然后是一横,如勒马之回缰。

    竖为弩,力透纸背。

    钩为趯,跳貌,与跃同。

    提为策,如策马之用鞭。

    撇为掠,如用篦之掠发。

    短撇为啄,如鸟之啄物。

    捺为磔,磔音窄,裂牲为磔,笔锋开张也。

    尺方的宣纸,一个端端正正的“永”字跃然纸上。围观众人皆看呆了,好一手楷书,好一个永字!

    李世民的表情僵硬住了,他拧着眉头,凑近纸面,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遍。墨迹未干,确实是刚写出来。他不禁看向李牧,心中暗道,这世上果然有天才之人么?还是这小子藏拙了,这一个“永”字,非三十年以上浸淫绝对写不出,李牧仅用了三天,如何能够做到?

    李牧把狼毫笔一扔,洋洋得意:“陛下、诸公,我这个永字,大家觉得如何呀?”

    没人说话,虽然都知道好,但刚刚李世民把话说得那么满,现在他显然打赌输了,谁这个时候敢接茬?

    李世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起墨又磨了几下,道:“你再写几个字,写几个比划多的字!”

    李牧拿出一枚铜钱,放在桌上,道:“臣就写这开元通宝如何?”

    “写写写!”

    李牧捡起狼毫笔,沾满了墨汁,刷刷点点,在宣纸上写出“开元通宝”四个字。众人下意识地去对比铜钱上的字,发觉竟一般无二。若不是众人皆知铜钱上的字是李渊下旨,命欧阳询题的字,看到李牧写出来,都会当他的笔迹了。

    这下由不得李世民不信了,他怔怔地看了看字,又看了看李牧,呆滞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李牧嘿嘿笑道:“这有何难?对于大天才李牧来说,习字不过区区小事,我也就用了大概一盏茶的工夫?差不多,也就一盏茶。”

    “休得狂言!”李世民听到这话,简直觉着好像自己的智商被按在地上摩擦了一样,怒道:“又信口开河,练字岂是一朝一夕?”

    “怎么我说实话就是没人信呢”李牧无奈道:“要不,陛下宣欧阳学士过来,问问他,臣登门学字,到底用了多少时间?”

    高公公在旁边适时说道:“陛下,今日崇文馆整理书籍,恰好欧阳学士在。”

    “叫他过来!”李世民铁青着脸,闷声说道。

    高公公转身离去,没多大一会儿,带着欧阳询过来了。欧阳询见到李世民,便要行礼。李世民伸手扶住他,道:“欧阳学士不必多礼,朕找你过来,是想知道。李牧登门学字,用了多少时间,你是如何教他的?”

    “老臣并没有教过逐鹿侯。”

    “什么?”

    欧阳询看样子是铁了心要跟李牧“划清界限”了,没有因为李世民的惊讶而吓到,淡定解释道:“逐鹿侯是曾登门学字,但老臣并没有教他。他只是看了老臣多年积累的字帖,约莫”欧阳询想了想,道:“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吧,他便提笔,写了一个开元通宝,看到这四个字,老臣便知道,于楷书一道,老臣没什么可教给逐鹿侯的了。”

    欧阳询叹了口气,道:“老臣近年来,所有精力都放在行楷上。严格来说,老臣如今楷书的笔力,都写不到逐鹿侯这般好了。”

    “嘶”李世民倒吸了一口冷气,再看向李牧的目光,又多了几分诧异。一炷香,只看,没学,不问,提笔就写,而且写得比本主还好,这还是人么?这是真实的么?

    欸?忽然一个念头出现在李世民的脑海中,李牧这小子在欧阳询的面前写的是“开元通宝”,刚才写的也是“开元通宝”,他该不会只会写这四个字吧?

    “李牧,你再写几个字,这次朕来说内容,你就写:万邦来朝,写来朕看!”

    暴露内心了不是?

    李牧心里腹诽一句,提笔又写了四个字。

    欧阳询在旁看着,赞道:“逐鹿侯运笔之妙,已然超过老夫了。”

    作为当世书法泰斗之一的欧阳询都说了这样的定语,李世民无法不信了,只得承失败,瞅了李牧一眼,没好气道:“得,算你小子厉害,朕输了。你想要什么,说吧?”

    “唔”李牧转了下笔,露出微笑,道:“陛下,臣还是觉得,您得封我做亲王。”

    又来!

    李世民没好气道:“朕让你当皇帝好不好?亲王,要么是朕的儿子,要么是朕的兄弟,而且还得是嫡出!你沾边么?你虽然入了宗籍,但最多也就能是个郡王!”

    李牧赶紧打蛇随棍上,道:“郡王也行,谢陛下隆恩。”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不但李世民呆住了,旁边所有人全都呆住了。还是魏征反应快些,第一个清醒过来,厉声怒斥道:“李牧,封王岂是儿戏?你有何德何能,也配封王?”

    “你喊什么啊,跟你有关系吗?”李牧看着魏征,嘴炮就忍不住想要启动,反唇相讥,道:“陛下金口玉言,说只要我写出来,什么都应?我说想当亲王,陛下说不行。不行就不行吧,我这人也好说话,也不是不能商量,退而求其次,当个郡王都不行?陛下都没说不答应,你一个御史大夫出来说什么?你是想替陛下做主啊,还是想把吾皇置于背信小人的境地?好你个魏征,你是何居心!”

    “我”魏征急得直跺脚,也顾不得什么礼数了,推了旁边的长孙无忌一下,道:“倒是说句话啊!”

    长孙无忌只是还没从李牧胆大包天的言语中缓过来,被魏征这么一推,清醒了,忙道:“李牧,你休得胡言。为臣者,位列公侯已经是荣耀已极,你竟然妄想封王,难道你要造反吗?”

    李牧笑了起来,道:“国舅爷,您说我什么都有可能,唯独这造反您说就我这样的,谁能信啊!好啦,开个玩笑嘛,那么认真干什么。不让就不让,不强求那我再退一步,陛下,我那奏折,您许了呗?”

    李世民已经被气糊涂了,道:“什么奏折?让朕许什么?”

    “就是哦,在这儿。”李牧眼尖,瞧见了众人传阅后,放在李世民桌案旁边的奏折,颠颠跑过去拿了过来,递给李世民,道:“就是这东、西缉事厂的事情,陛下,您可不要以为臣是大惊小怪。您是不知道,这窥伺之人有多少?臣便不点名是谁、哪一方势力了。就事论事,这不是前段时间,我教了一批工匠出来么,有那么一些不要脸的人,就开始琢磨上了,无所不用其极,威逼利诱什么招数都用上了,想把我教出来的工匠挖走,我呸,臭不要脸!”

    说到“臭不要脸”,李牧的眼睛有意无意地扫到了长孙无忌和王珪,二人皆避开视线,但谁都看得出,多多少少有些心虚。

    李世民把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自然也看出是怎么回事,心里暗自犯起了嘀咕。

    李牧这小子虽然可恶,但他却是为自己办事的。现在内务府联合工部搭起的架子,赚钱少不了李牧教出来的这一批工匠,若是真被勋贵和门阀得手了,损失的还是内帑。

    “行了,不要废话了,朕答应了。不过也不急于一时,等年后再张罗”

    忽然李世民停顿了下来,眉头一皱,再看向李牧的时候,目光变得不善了起来。

    “李牧,朕差点忘了。好像朕已经把你的内务府总管大臣一职撤了吧,你现在白身一个,还上的什么奏本?内务府的事情,与你有什么干系?”

    李牧被噎得哑口无言,他已经把这茬给忘了。对啊,都被撤职了,还写的什么奏折?

    李世民见李牧无言以对,脸上浮现出了笑意,把奏折往李牧怀里一扔,道:“拿着你的奏折滚蛋,朕不想看见你。”

    周围众人皆忍俊不禁,看向李牧的眼神,也都有些幸灾乐祸。

    李牧见此情景,颓丧地转头往外走,到了门口,刚要迈步出去,忽然回头。

    李世民拧着眉头道:“你还有何话说?”

    “陛下,咱们得讲理啊,刚刚我把提要求的机会用在了请您答应我的奏折上。现在您说,我没资格写这个奏折,那我提要求的机会是不是也得还给我了?”

    李世民不知李牧打得什么主意,但理儿是这么个理儿,点点头,道:“自然还给你,怎么?你相好别的要求了?”

    “嘿嘿。”李牧转身又回来了,从袖子里抽出一沓请柬来。

    “三日之后,小店开业,请陛下与诸公捧场。届时光临,可凭本请柬领取筹码千贯。赢了尽管拿走,输了算我的,就是个开心,就是个玩乐!”

    李牧一一把请柬送上,李世民翻开请柬,眉头登时拧得如麻花一样,道:“你这开了家赌坊啊?”

    “对对对,陛下您忘了,咱们聊过的。”

    李世民回想好一阵,终于从记忆中翻找出来了这一段,确实是有说过。为了补贴李牧,允许他做一点小生意。但当时也没定下来是赌坊啊,可是有言在先,也不好说什么。大唐的律法中,又没有规定不可以赌博。而且李牧的买卖,于情于理,他也是要捧场的。

    其他人就更是如此了,在生意方面多少都跟李牧有点瓜葛,虽说他现在不是内务府总管大臣了。但谁还不知道,这不过是陛下跟李牧逗闷子而已,内务府这一摊儿,不用李牧,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早晚还是他。

    李世民把请柬合上,道:“好吧,朕给你捧场,只不过,朕得微服出巡。”

    “去就行,多谢了啊。”李牧拱拱手,转身乐颠颠地去了。众人皆无奈摇头,回到座位,饭菜已经是凉掉了。李世民不是一个骄奢淫逸的皇帝,撤了再上一遍菜,他舍不得。端下去热一遍端上来?好像又有点寒酸,而且喝酒的兴致也没了,也就到此为止,败兴而散了。

    众人都退了下去,李世民回到桌案旁,看着李牧写的字,还是难以置信:“高干,你说,这小子是怎么回事儿呢?袁天罡说他是宿慧之人,坊间有传言说他是天上下凡的谪仙,难道是真的?”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金鱼儿不白给了。高公公也是个人精,又陪伴李世民多年,哪能猜不到陛下这是嫉妒了。眼珠一转,想到了说辞,笑着说道:“陛下,老奴以为,这是好事儿啊。您想,您是天子,自然是要谪仙辅佐,方能成就大业。逐鹿侯有如此能耐,岂不是应了此话?他就是上天派下,辅佐陛下建功立业之人呐。”

    “哈哈哈”李世民大笑一阵,把李牧的字收了起来,道:“就你会说话,好吧,借你吉言,朕是天子,他是谪仙”忽然,李世民的笑容渐渐敛去,道:“不过,也不能太纵容了他。这小子算准了朕舍不得把他如何,越发的骄纵了。假传圣旨就是一例,不能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而且,朕还觉得,让他手里有人,太不稳妥了。这厂卫的事,不能再经过他的手,朕得好好想想才行。”

    高公公不发一语,这种话题,他可不敢参与。

    “去给袁天罡传个话,让他查查李牧说的是不是真的。到底是什么人,打工厂的主意,查出来不要惊动,报与朕知。”

    “诺。”

大唐技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