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大唐技师 > 第249章 陛下的面子很重要!
大唐技师 第249章 陛下的面子很重要!
    天策上将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称号,武德四年,李世民率领军队击败王世充、窦建德联军,被李渊封为天策上将,许其许自置官属。(www.23WS.com)这也是李渊人生中最大的败笔,也是其传奇一生糊涂的开始。

    天策上将位列武官之首,天策府在十四卫府之上天策上将职位在亲王、三公之上,仅次于名义上的文官之首三师。天策府的主要人员,多为李世民征服的敌军中佼佼者,杜如晦、房玄龄、李靖、尉迟敬德、程知节、侯君集、秦琼、长孙无忌、柴绍、罗士信、史万宝、李勣、刘弘基等,要文有文,要武有武,在这样的条件下,没有野心,也会产生野心。

    注意,此时的李靖,虽已经显现出不凡的军事才能,但因其出身的关系,并没有得到重用。也就是说,李世民做全军总司令的时候,李靖的地位,约等于一个旅长。

    虽然这不能作为评判二者用兵能力的根据,但是如今是在李世民的面前,作为太子,不该好好捧一捧自己的老爹吗?若龙颜大悦,什么没有?

    但李承乾这个熊孩子,他没有这根筋。李世民说出让李靖教他兵法的同时,已经摆好了姿势等着接受吹捧了,李承乾愣是没看出来,李牧连着咳嗽三次,他还没反应过来,李牧实在无奈,才出言提醒。

    李牧明知提醒会尴尬,但是不提醒更尴尬,最让他无语的是,李承乾听懂了,还不肯去拍一个马屁,竟然犹豫了起来。

    李世民的脸色有点挂不住了,只好自己找台阶,道:“朕日理万机,哪有闲工夫,还是让李靖来教,他如今清闲得很,正好朕也让他教侯君集兵法,太子跟着学一学,也能得到侯君集的指点。”

    李承乾还当是好话,顿时笑逐颜开,道:“父皇说得有理啊,儿臣如何能耽误父皇处理国事。再说,父皇已经多年不领军打仗了,用兵之法必然退步很多。李靖大将军能够覆灭突厥,他的兵法必然是极好,跟他学正合适。”

    李牧一边听一边咬后槽牙,这熊孩子算是没救了!这话你也敢说?若给李靖本人听到了,他还不得吓死啊?就因为覆灭了突厥功劳太大,人都不敢上朝了,躲在家里做寓公。你可到好,直接给说成了当朝第一人,还说你爹水平退步

    李牧忽然羡慕起李承乾了,这就是投好胎的重要性啊。换一个人,今天穿不上小鞋,明天也穿上了,但是人家李承乾没事,亲生儿子又是太子,你能拿他怎么样?

    果然,再看李世民,他的脸色已经难看了起来。

    作为一个戎马一生,纵横捭阖的大将军,李世民难道不想率军出征?他想!他太想!但他现在已经不是天策上将,而是皇帝,无数的事情等着他处理,所以他只能用李靖、李绩去完成他想完成的目标。但是在他的心里,他并不会认为自己比任何人差。因为此战突厥,乃是谋算已久,出征之前,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大体都已经预见,并且一一实现。只要临阵不出纰漏,怎么都能赢,也许没有李靖取巧漂亮,但必胜是一定的。

    李世民自己亲自率领军队,李靖遇到的机会,他也一样可以抓住。甚至他可能赢得更漂亮,他才三十二岁,风华正茂,思维敏捷,甚至可以冲杀在前,而李靖,毕竟已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了。

    但是这些话,他不能对李承乾说。作为皇帝和父亲的他,难道要自己证明自己很厉害吗?

    李世民看了眼李承乾,忽道:“太子啊,你吃饱了吧?”

    李承乾低头看了眼案上根本没动的食物,摇了摇头,道:“父皇,我还没吃呢。”

    李世民叹了口气,抬手指了指高公公,道:“连同这个案几,一并送到东宫,太子退下吧。”

    李承乾有些不情愿:“父皇我就在这儿吃呗,拿到东宫都凉了”

    “滚!”

    李承乾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闭上了嘴巴。李泰虽然垂涎案几上的羊腿,但是看到皇兄的遭遇,也不敢再吃了,口称自己吃饱了,也一并告退了。

    高公公送二位皇子离开,殿门再次关上,李世民终于忍不住,气愤道:“世人如今都忘了朕的功勋了吗?朕乃天策上将,朕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十余年来鲜有败绩,怎么就退步了?朕比李靖差在哪了?为何连朕的儿子都觉得朕不如他!哎呀!可恼也!”

    对于武事,孔颖达是不关心的。他也不想听,今日被李牧打击得有点过了,他决定告退回家缓一缓。李世民正在生气,哪里有空理他,甩了甩手,让他告退了。

    殿内就剩下李世民跟李牧二人,李世民看着李牧慢条斯理地啃羊腿,自己也有些饿了,拿起小刀片下来一块塞进嘴里,道:“你怎么不说话?”

    “陛下被自己的儿子看不上,臣能说点啥?”李牧期期艾艾道:“要不陛下传旨,臣去帮您打太子一顿?”

    也行哈!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李世民皱眉怒道:“若因此事打了他,岂不说明朕恼羞成怒,真觉得自己不如李靖了?”

    李牧咀嚼了两下,把嘴里的肉咽下去,道:“陛下,臣觉得吧,凡事自有公论。您光芒四射之时,太子还很幼小,不懂事嘛。他哪里知道陛下用兵如神?但是来日方长,总有机会。陛下您不是说还有四夷未平嘛,咱们休养生息几年,攒点钱粮,搞一搞骑兵,到时候可以比一下啊,陛下御驾亲征一个敌人,再让李靖大将军另一路兵马攻打另一个敌人,看谁打的快呗。”

    李世民本来还挺愤然,听到李牧这种外行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小子,你当打仗是儿戏?每一场战役,都完全不一样。打得快慢不重要,以最少的损失,赢得战役才是重点。打得都不是一个敌人,如何分出高下?”

    忽然李世民来了兴致,道:“李牧,朕看不如这样,既然太子不愿意学朕的兵法,你来学吧。你是我大唐三品军侯,早晚得出征,看你现在这样子,到时候定会被打得丢盔卸甲,损我国威!”

    李牧赶紧摇头,道:“陛下,臣不能掌兵,臣若掌兵,会出事的。”

    李世民挑了挑眉,道:“能有什么事?”

    李牧吧啃完的羊腿丢到盘子里,伸手把李泰案几上没吃的那条羊腿摸了过来继续啃,道:“陛下,实不相瞒,臣已经复原了诸葛亮的诸葛弩。”李牧伸出一根手指,道:“一次能连射十支短箭,和史书上记载的威力一模一样,臣已经做过实验了。”

    “你说什么?”

    李世民霍然站起,羊腿都不啃了,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李牧跟前,蹲下问道:“你复原了诸葛弩?”

    李牧点点头。

    “当真连射十箭?”

    李牧又点头。

    “威力呢?”

    李牧眨巴眨巴眼睛,道:“陛下,您没用过弩箭吗?就、就一样的威力啊。”

    “我的天”李世民站了起来,深呼吸了一下,又低头问道:“造价如何?”

    “连弩以铁为矢,矢长八寸,一弩十矢。铁得是精铁,还得重量一致,加工打磨所耗费的是人力物力怎么说呢,以目前的造价,如果射一次,弩箭都射丢的情况下,一次一头羊差不多。”

    “唉!”李世民顿时萎靡了起来。

    钱呐,还是钱呐!空有利器,没钱造啊!

    李世民回到自己案几后,拍着腿叹道:“李牧,朕有你,真是朕的福气。诸葛弩自诸葛亮死后便失传,只在史书中有几笔记载,大致的描述,你竟然能造出来,让朕不得不服气。若能有三千、不,一千即可,若能有一千诸葛弩,在两军交战之前,暴风骤雨一般齐射一轮,大战定矣,可惜,可惜造价太高了!”

    “陛下,所以咱们得挖矿呀,得找铁啊。造价高是因为铁少,精贵,要是找到了大铁矿,精铁源源不绝,臣再为陛下培训处上千工匠,每个人造一架,一千诸葛弩不就有了么。”

    “对!找铁矿,找大铁矿!”忽然李世民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刚才说不能掌兵,与诸葛弩有什么关系?”

    李牧苦笑道:“陛下非得让臣把话说透吗?臣能造诸葛弩,以后指不定还能造出什么来,若再带着兵,万一哪天有人诬告臣要造反,臣岂不是死的很冤枉吗?”

    李世民笑道:“你小子还挺惜命。”

    “臣没法不惜命啊。”李牧感慨道:“臣现在成了亲,有了妻妾,还想开枝散叶生几个孩子呢。而且臣挣了这么多钱,还没花出去,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不甘心了,陛下您能理解这种感觉吗?臣近些日子常常睡着睡着就被噩梦所惊醒,臣梦见自己挣的钱太多,到咽气儿那天还剩几百万贯花不完,躺在金银堆里遗憾而死。臣的儿子却只给臣烧纸钱,那些真金白银,都让他给败光了”说到激动处,李牧不禁泫然欲泣。

    李世民没好气道:“你嫌钱多,可以拿出来给朕造诸葛弩,朕不嫌钱多。”

    “不行,臣恕难从命。”

    “你不是钱多吗?”

    “那也臣辛辛苦苦挣得呀,臣也没去抢呀,抢也抢不来呀,臣又不是陛下,说抢谁就抢谁,大唐都是您抢的”

    “李牧!”

    “臣知罪。”

    李世民叹了口气,道:“你小子狂妄的很,朕不喜欢狂妄的人,但唯独对你另眼看待,你可知为什么?”

    对你有用呗,还能为什么?李牧眨巴眨巴眼,道:“臣不知。”

    “朕也不知,但朕就是看你顺眼,朕是真的不生气。”突然,李世民的语气一转,道:“但你也别太放肆,朕不生气,但是朕也要脸面,你若让朕下不来台时,你也讨不了好去!”

    “”

    这年头,当皇帝的,都是流氓吗?

    李牧心里暗想,自己毕竟上过大学,不能跟流氓一般见识,果断低头啃羊腿,不出声了。

    李世民得胜一场,嘴角微微翘了翘,忽然觉得李牧用手抓着吃更爽快,把手里的小刀丢下,也用手抓着羊腿来啃了。

    “关于那个五彩琉璃瓶”

    李牧忙道:“明日臣会送到宫中。”

    “不是这个意思,朕是想告诉你,为什么要你的瓶子。”李世民抓起酒杯喝了口酒,道:“昨日朕收到了高昌国主鞠文泰的请表,他要携妻、子,前来朝拜朕。”

    李牧装傻充楞道:“哦?这是好事啊,恭贺陛下。”

    “好事么”李世民摇了摇头,道:“也不一定是好事,鞠文泰此人,并非君子,乃是一个朝秦暮楚之辈。他的高昌国,立于西域诸胡之间,从来都是随风倒,前些年我大唐在西域势微,他便于诸胡勾结,阻断商路。此番来朝,必然是看我大唐已经横扫突厥,担忧朕找他麻烦,或者他已经遇到了麻烦,想请朕帮他的忙,总之朕猜他绝对有目的。”

    李牧眨巴眨巴眼睛,呆道:“那跟臣的瓶子有什么关系?”

    “高昌地处西域商路要塞,来往贸易者众。简单来说,鞠文泰很富有。他此次有求于朕,必然携重礼而来。朕收了他的礼,就要还礼,若朕还的礼没有他的好,朕就丢了面子,你可明白了?”

    “啊!”李牧恍然,道:“陛下这样说,臣就明白了。请陛下放心,这事儿包在臣身上了,臣的面子可以丢,陛下的面子不能没有!臣马上想办法,争取在他来之前,搞一个七彩的琉璃瓶,让他见识见识,给陛下长脸!”

    李世民惊讶道:“你还能造出七彩的?朕以为五彩就是最多了!”

    “当然有七彩,陛下,有三彩就有五彩,有五彩就能有七彩,无外乎就是造价的问题。但陛下可以放心,这钱,臣掏了!还是那句话,臣的面子和钱都可以没有,陛下的面子,必须得保住!”

    “好小子!”李世民就爱听这种敞亮的话,激动道:“朕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赏你了!”

    李牧把最后一块羊腿肉啃进肚子,吮了一下手指,自动过滤掉了这句。

    反正也不可能有赏赐,干嘛还要期待呢?

大唐技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