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2004 第731章 忽冷忽热的曲艳阳
    嘴里吞着口水,周安心里已经大概猜到曲艳阳是什么意思,但他被她晾了近一个月,心里的不爽哪有这么容易消失?

    他还记着“今天的我,你爱答不理,明天的我,你高攀不起呢!”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周安不要面子的吗?

    不能你招招手,我马上就乖乖地送上来!

    心里闪过这些念头,他冷哼一声,往后退了半步,问:“你叫我回来什么事?”

    曲艳阳微微歪头,饶有兴趣地看他故作冷漠,嘴角扬起一丝弧度,她不慌不忙地起身,背对着周安,跪伏在被子上,缓缓回头,对他嫣然一笑。(www.23WS.com

    “咕噜”

    周安喉咙再次不争气地吞了口口水,他脸色已经在微微发烫,他知道自己快绷不住了,曲艳阳这姿势太具有视觉冲击力了。

    而这时候,曲艳阳轻声开口:“我身上有点酸,你来帮我按摩一下好不好?”

    周安咬着嘴唇下意识上前一步,反应过来又立即止步,重新绷住脸冷漠拒绝:“没空!我店里还忙着呢!还有没有别的事?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他转身欲走。

    床上,曲艳阳身子一歪,翻了个白眼,一手托腮,静静地看着他演戏。

    周安往门口快步走了两步,又走了两步,眼看就要走到门边了,身后却还没声音挽留他,这就尴尬了,脸色变了变,他忽然停下脚步,回头无奈看向曲艳阳,“纯粹按摩?”

    “纯粹按摩!”

    曲艳阳含笑点头。

    周安微微点头,很自然地转身往她走去,边走边说:“纯粹按摩可以!要是不纯粹,我马上掉头就走!”

    曲艳阳忍笑点头,“行!我保证纯粹!”

    “真是欠你的!我店里还忙着呢!”

    周安貌似不满地嘀咕着,上了床,“趴好!不许动!”

    良久,卧室里恢复安静,两人疲惫地并肩躺在床头。

    曲艳阳:“我很纯粹吧?”

    “嗯。”周安承认。

    曲艳阳:“但你纯粹吗?”

    周安哑然。

    次日,六谷市又是一个晴天。

    晚上9点,曲艳阳又一次准时下班,10点出头,周安再次接到她电话。

    “你回来一下!”

    “干嘛?”

    “你回来不就知道了?”

    “还是住的地方?你又下班了?”

    “你回不回来?”

    “唔那你等着!”

    大约二十分钟后,周安独自回到明湖佳苑的住处,和昨晚一样,他敲门没人应,拿钥匙开门进去后,客厅、餐厅、厨房、卫生间,都没开灯,只有曲艳阳的卧室门缝里有细微的光线透出。

    “疯了吧?这是要我暴饮暴食吗?”

    嘴里嘀咕着,他还是走进卧室。

    连续四天,天天晚上如此。

    周安一方面觉得天天如此不太好,既伤身体,也消磨斗志,可每天晚上10点左右接到曲艳阳的电话,一想到她在床上的风情万种,他就忍不住乖乖赴约。

    等进入贤者时间,他又在心里懊恼自己没有节制。

    “咱们不能天天这样吧?哪有这样过日子的?”

    第四天深夜,再次进入贤者时间的周安跟身旁的曲艳阳唠嗑,他对自己的自制力是不抱希望了,现在就希望她能别天天晚上给他打电话了。

    鬓发凌乱躺在他身旁的曲艳阳睁眼瞥他一眼,微微一笑,“行呀!那从明天开始咱们暂时不做了!”

    “嗯,应该的。”

    周安很欣慰她还是听劝的。

    次日,她果然没再打电话叫他回来,虽然她这天晚上还是9点准时下班,但周安心情还是不错,听劝就好!他已经有点怕了不听劝的曲艳阳,她最近放飞自我的状态,让他感到陌生。

    转眼,一周过去了。

    凌晨。

    周安下班回来,洗漱之后上床,见林娇娇睡得很香,他有点失望地叹了口气。

    次日上午10点半左右。

    他被房间里细微的动静吵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曲艳阳正背对着他,在衣橱那里换衣服。

    眨了眨眼,周安嘿嘿一笑,掀开被子往她那边爬去。

    刚爬到她身后,他左手刚伸向她的腰,曲艳阳忽然回头,似笑非笑地看了眼他伸出的爪子,“你想干嘛?”

    周安恬着脸嘿嘿笑着,抓住她右手,把她往床上一拉,“你说呢?”

    他嬉皮笑脸地凑在她耳边问,已经蠢蠢欲动。

    但曲艳阳却一伸手,撑着他胸口坐起来,一边下床一边说:“起床吃饭吧!时间不早了。”

    她继续换衣服。

    周安倒在床上皱眉,微微犹豫,又伸手去拉她,“我要吃你!”

    他开启了无耻模式。

    手指刚碰到她手,曲艳阳反手就把他手拍开了,头也不回地讥讽:“你不是说咱们不能天天那样吗?你自己说的话你忘了?赶紧起床吃饭吧!”

    周安:“”

    摸着被打的手背,周安一脸郁闷地吐槽:“我是说了不能天天那样,但这话我已经说了一个星期了啊!这么长时间了,可以那样了!你别矫枉过正好不好?”

    曲艳阳依然没回头,“我管你说了几个星期?反正你嫌多了,那我就听你的呗!听你的还不行呀?”

    周安恼火挠头,干脆起身去拉她,“你故意的是不是?哪有你这样的?要么天天来,要么天天没有,涝的涝死、旱的旱死,你就不能正常一点吗?”

    曲艳阳身后好像长了眼睛,周安手还没碰到她,就被她一闪身躲过。

    回头对他挑了挑眉,笑眯眯地答:“干嘛要正常?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呀!别废话了!赶紧出来吃饭吧!我都做好了。”

    说完,她扭着水蛇腰,哼着小曲出去了。

    剩下周安一个人在卧室里欲哭无泪,也郁闷得不行。

    曲艳阳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这忽冷忽热的,谁受得了?

    于是,这天下午他独自开车去找章晓欣了,现在想想,也就在章晓欣那里,他才能享受一点无忧无虑的时光。

    林娇娇还在休养中,不方便碰。

    曲艳阳这里忽冷忽热。

    也就章晓欣还算正常,每次他去,她都会特意为他准备一桌饭菜,把他伺候得很好。

逆流2004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