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 第九百一十八章 小人物二十八
    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正文卷第九百一十八章小人物二十八小二知道席乐安等人要找奶娘后将自己的嫂子推荐给了他们,奶娘厚着脸皮向席乐安先讨要了三个月的工钱,席乐安听说他们是欠了印子钱要还债,遂大方地将钱给了奶娘。

    曲景福和席乐娴出身乡间,苟清栎出身富贵,但其年纪小,之后又进入教坊司,都不知道印子钱是什么,遂疑惑地向席乐安发问。

    “这印子钱可不是好东西。”席乐安道,“印子钱是高利贷,放债人以高利发放贷款,本息到期一起计算,借款人必须分次归还,这种利息非常重,民间有俗语说:印子钱,一还三;利滚利,年年翻;一年借,十年还;几辈子,还不完!若非不得已,寻常百姓是不愿意去借印子钱的。当然,也有一些权贵人家为了赚钱仗着身份权势逼迫人家借钱。”

    席乐安喝了一口水道:“印子钱这种事情如今很常见。现今这个世道,天灾常有发生,朝堂上的官员只知道争权夺利,不知道安抚民众,视百姓的疾苦为无物,百姓们除了应对天灾还要应对人祸,生活得无比艰难,被逼到悬崖边上不得不去借印子钱。而这借印子钱无异于饮鸩止渴,甚至比饮鸩止渴还要凄惨。”

    曲景福和席乐娴三人听得心里面不好受,他们一路走来,见到了许多百姓的艰苦,也见识到了当官们的无作为,甚至一些当官的就是剥削百姓们来满足自己富贵的生活。他们看到这些都恨不能杀掉那些贪官污吏。

    席乐安看着三人不好的眼色,道:“你们也不用难过,这样的世道迟早会结束了。百姓们现在还在忍耐,等到他们忍无可忍的时候就会反抗,那时候便是王朝交替的时候了。”

    “那岂不是就要发生战乱了?”苟清栎担心。

    席乐安道:“所以我们要去岭南了。那里远离中原,战乱很少波及到那里。”

    席乐娴对自家兄长的见识十分佩服:“大哥真英明。”

    说着又不由为自家大哥可惜,以自家大哥的见识学问和能力,如果不进宫的话,肯定会有一个光明的前途,说不得能够一路科举入仕,成为状元公了。都怪席大伯和大伯娘。

    席乐娴暗中咬牙。

    “呀,快要到酉时了,我去做饭。”席乐娴跳起来,就要往厨房跑。苟清栎也站起身,要进厨房帮席乐娴烧火。

    曲景福如今有了儿子,父爱爆棚,乐颠颠去跟自己的儿子玩了,席乐安走到院子里,做了几个舒展动作,正准备打一套拳来练练身手,忽然听到门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一些人的叫喊声。

    “穷酸书生,既然还不起钱就不如将你那个妹子交给我们还欠债吧。”

    就听得一个带着颤抖的声音叫道:“不准你们打我妹妹的主意。”

    “不打你妹妹的主意,那你还钱啊。”

    “我、我一时还没有凑够钱,等我凑够了,就将钱原本带利地还给你们。”

    “呵呵,原本带利地还给我们?就你这么个穷酸秀才,能凑够所有本金和利息吗?”声音中满是不屑,除此之外,还有好些嘲笑那书生的声音。

    “我,我可以的。”

    “好,我们给你五天时间,五天之后,你连本带利还给我们一百二十两银子。”

    “怎么可能这么多?”那书生惊道,“我不过只借了三十两银子,你们竟然让我还四倍多的银子。”

    “印子钱就这样,利息就这么高。你还不起,当初就不要借啊。记住,只给你五天时间,如果你还不出银子,不止你妹妹,还有你那个长得挺漂亮的妻子,都要归我们了。”

    “不,你们不能这样。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哼。知道我们主子是谁吗?是知府大人。在岁城,知府大人说的话就是王法。”

    ...    一阵脚步声过后,讨债的人离开了,借债的书生慢腾腾地起身,脚步沉重地走出了他们门外的巷子。

    苟清栎和席乐娴站在席乐安身后,外面的声音太大,他们听到后出来查探情况,将外面的话听了个全程。

    “借了三十两银子却要人家还一百二十两,实在太过份了。人家要是有那么多银子,当初怎么还可能向他们借三十两?”席乐娴气愤地说道。

    苟清栎叹气:“没有办法,你没有听说了,这些人有后台的,后台就是这个城市最大的官员,那书生想要告官也没有门路。”

    “那些人叫那书生穷酸,想来那人五天之类肯定筹不到一百二十两,那他的妻子和妹妹岂不是就要被那些人抓走了?”席乐娴不由为书生的妻子和妹妹担心,她们何错之有,就因为书生做了错误的决定,她们得为书生的错误负责?

    “除非那些人和他们的后台都出事了,否则书生的妻子和妹妹肯定逃不脱,说不得他们抓走了书生的妻子和妹妹,还说书生没有还完债,逼迫书生继续还钱呢。”苟清栎道。

    席乐娴听了这话,眼珠子一转:“是不是那些人和知府都出了事情,书生的妻子和妹妹就没事儿了?”

    苟清栎被她的话吓了一跳,忙道:“你该不会想要除掉知府和那些人吗?可千万不要,你不过才学了一点儿功夫,打一两个壮年人还行,人数一多可就不是对手了。”

    席乐娴道:“不是还有你们吗?你们不帮我吗?”

    苟清栎苦笑:“乐娴,杀人是不对的。而且,就算我们帮你除掉了那些讨债的人,但只要知府还在,他还能够培养另外一批讨债的人。而知府可不是随便能够杀掉的,他身边的人可不少。”

    席乐娴看向席乐安,道:“我听景福哥说过,以哥哥的能耐可以自由出入皇宫不被皇宫侍卫发现,知府家的守卫还能有皇宫严密?”

    她眨巴着大眼睛,恳求地看着席乐安:“哥哥,你会帮我吧?不,不能说帮我,是帮岁城这些被知府压迫的可怜人。”

    席乐安:“……”(www.23sW.net

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