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 第二百九十七章 乱世红颜十九
    “快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www.23WS.com)”

    刘天禄被骂得脸色发黑,一时恶从胆边生,朝褚寒梅冲了过去。他想着既然自己暴露了无法再回山城完成魏王交代的任务,那就将功补过,将褚寒梅抓住送给魏王。褚寒梅是山城的高层之一,能逮着她,也算大功一件。

    可惜,刘天禄错过了自己个褚寒梅的实力差别。在几年前,褚寒梅确实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不是刘天禄的对手,但如今的褚寒梅修炼了易筋经和格斗术,身手强大,一个人能打十几二十个刘天禄这样的大男人。刘天禄想要抓他,简直自不量力。

    褚寒梅三下五除二就将刘天禄打倒在地,脚踩着刘天禄的肩膀,冷冷地道:“看在我们当初的情分上,这一次我不跟你计较。以后你要是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可不会再放过你。”

    说完,褚寒梅果断地转身回城。

    刘天禄望着褚寒梅的背影,咬断了一颗后槽牙。

    回到家中,褚母和褚父疑惑地询问褚寒梅:“天禄呢?你们不是一起出去了吗?他怎么没有回来?”

    “他走了。”褚寒梅淡淡地道,心情非常低落。

    “走了?”褚母惊道,“他去哪里了?你们的婚礼怎么办?他到时候能赶得回来吗?”

    “没有婚礼。”在父母面前,褚寒梅的眼泪控制不知流了出来,“父亲、母亲,刘天禄早已经娶妻生子,接近你们,送你们来山城是因为他知道我是山城的高层,想要通过我杀死城主夺取山城。”

    “什么?”褚父和褚母都惊住了,很难接受这一事实。褚青松和褚雪雁同样如此,他们完全接受不了刘天禄利用他们的事实。难道之前共患难的情意全部都是假的吗?

    褚家人这边接受不了,小伙伴们则接受良好。他们已经见惯了这种事情,只不过这一次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小伙伴身上罢了。众人安慰褚寒梅,褚寒梅微微一笑,道:“不用再安慰我了,我已经想开了,不会再为了男人伤心。男人又怎么及得上事业可爱?”

    褚寒梅说到做到,自此后再没有涉足过男女之事,一心投入山城事务之中。褚父褚母为此叹息了许久,但始终拿褚寒梅没有办法,也就听之任之了。在山城,像褚寒梅这样的女子还有很多,她们许多都受了男人的伤害,放下男人后,在事业上做出了不同的成就。

    乱局终于结束了,几王争霸终于产生了胜利者,百姓们全都松了一口气,就在大家以为以后能够安安稳稳过日子的时候,更大的灾难来了。中原之外的异族趁着中原因为几王之乱衰败空虚,入侵中原。他们杀伤抢掠无所不为,他们将中原的百姓当成奴隶,对百姓们各种剥削。他们更将百姓当成储备粮、两脚羊,没有食物了,就杀人吃人肉。中原百姓苦难无比。

    这个时候,崔喜安带着手下主动出击了。他们击杀异族,解救中原百姓,收复被异族占领的土地,将异族赶出中原的领土。中原的百姓们将崔喜安当成救星,全都心甘情愿地接受一位女子做他们的首领。

    崔喜安带领手下们将所有的异族赶出中原的领土,拯救了中原的百姓,理所应当地,她在北方建立了统一的政权,成为一代女帝。

    南方还在原本的朝廷统治之下。几王争霸的胜利者登上了皇位,但没有多久就赶上异族入侵,这位皇帝的军队消耗巨大,再没有能力更异族征战,只能在大臣的劝说下带着大臣和许多世家南下,渡过长江,在南方建立了新的国都。而这位胜利的皇帝,崔喜安也认识,正是当年的乾安王。

    别说乾安王名声臭了,只要他手中有兵权,其他人就不敢不尊他为皇帝。不过啊,这位皇帝早就被崔喜安弄得不举,这么多年来无法跟女人那啥,也没有孩子。就算他现在做了皇帝,以后也没有人继承他的皇位。哼,这是渣男该受的惩罚。至于他曾经的“真爱”慕儿?呵呵,一个毁了容的丑女人,谁知道她是死是活?

    这就是“司马川”醒来后所面对的问题。获得了原主所有的记忆后,“司马川”要骂娘了。卧槽,原主,你渣谁不好竟然去渣安吉利亚。活该你变太监!但问题是,现在太监是我了,我还背负了你的渣史,安吉利亚会怎么看我?她还会接受我吗?

    从乾安王的记忆中,“司马川”判断出崔喜安就是安吉利亚,而乾安王的不举正是安吉利亚下的手。

    原主真是作死啊!

    接受了这个烂摊子的“司马川”头疼无比。他要不要脱光上衣到崔喜安那里负荆请罪呢?

    “陛下,崔喜安那个女人统一了北方,竟然直接称帝了,实在不可原谅,应该出兵讨伐,收复北方江山。”有大臣义愤填膺地叫嚷道。

    “司马川”呵呵一笑:“讨伐?哪里来得那么多兵?军费呢?你出?”

    “”一阵静默,没有人敢说话。没办法,“司马川”点出了关键,如今南朝的兵马不足十万,根本不能跟北朝的几十万兵马相比。最重要的是没钱啊,没有军费,如何支持兵士打仗?虽然世家都有钱,但他们可不会拿出来支援军队所用。

    有人脑子快,想到了其他的主意,向崔家家主道:“崔大人,崔喜安和你的大女儿名字一样,她不会就是你被劫匪抢走的大女儿吧?如果是,你写封信给她,让她投降朝廷吧!”

    崔大人满脸涨得通红,否认道:“我大女儿从小娇生惯养,别说杀人了,连杀鸡都办不到,如何会是以以人杀百人的北方之主?黄大人,不要异想天开了。名字一样不代表一个人。”

    黄大人呵呵一笑:“这可说不定,万一崔家大娘子被劫匪劫走后有了什么奇遇呢?”

    “再有奇遇也不可能一下子变成拿刀砍人的大力士。”

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