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 第二百二十四章 小和尚一
    安吉利亚觉得自己应该重新制做一个时空穿梭仪了,如今这个时空穿梭仪实在太坑主人了。(www.23WS.com)瞧瞧她现在什么样儿吧?她这次不但穿越成男人,还穿越成和尚!!!

    安吉利亚如今是个只有五岁的小和尚,法号圆安,生下来没有多久,他就成了和尚。圆安其实是一家大户人家的孩子,只是生下来没有多久,被人说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自此在家中的待遇一落千丈。他的亲生母亲生他是难产,差点儿一命呜呼,本来就不待见他,听了这个说法坚信不疑,便想要杀了他。还是他父亲不忍心,让人将他抱走,丢在了寺庙外面。

    不是什么大寺,只是一个山野中的小寺庙,庙里面只有两个和尚,是一对师弟,四五十岁的年级,在如今这个时代已经算是老和尚了。寺庙偏僻,人迹罕至,两个和尚在庙外开辟了田地耕种过活,倒也自给自足。只是突然多了一个小婴儿,让两个算是有道高僧的和尚都手足无措。

    所幸小婴儿有个成人的魂儿,非常乖非常安静,不会打扰到两个高僧的修行,让两人照顾起孩子来一点儿也不费事。就这样,两年过去,小孩儿能够说话能够行走能够自己照顾自己了,高僧中的师兄空远收了小孩儿做徒弟,给他赐法号圆安。

    在圆安看来,他的师傅和师叔是真正的高僧,他们虽然没有特别的力量,但对佛法非常精通,具有佛性。这个时代的人虽然崇佛,但佛经不如现代的种类多,像他们这个小寺庙中,佛经更是少了。

    圆安感觉到师傅和师叔对佛经的渴望,悄悄将光脑中搜索出来的佛经打印出来,做旧后埋在寺庙的某个角落,再装做贪玩无意中发现了这些佛经。

    空远和空行将装着佛经的小木箱从土里面搬出来,两个人一向平和的脸上都露出难以掩饰的笑容。

    空远摸了摸圆安的小光头,笑着道:“圆安与我佛有缘。”

    圆安抱着自己的小光头,心想:没缘,他跟佛祖没有缘分。他不要一辈子当和尚!

    不过,空远和空行都对圆安抱着莫大的期望,圆安又不想让他们失望,只能努力学习佛经,逐渐向一代高僧靠拢!

    有了新的佛经可以研究,空远和空行两人全部沉浸到其中,每天除了做早课晚课和去地里面松松土浇浇水,其他时间都在静室里面看佛经研究佛经,偶尔两人聚在一起交换自己对佛经的理解。其他事情,他们都不管了,连饭都是圆安做好了端给他们吃的。圆安身高还够不上灶台高,必须垫着石头才能够往锅里加水加米。

    在外人看来,这算是剥削小孩子了吧,但庙里三个人都引以为常。在圆安四岁的就接管了厨房,从此一日三餐全部归圆安来做。没办法,空远和空行虽然佛法高深,种地和缝补也还行,就是做饭这方面缺了根筋儿,做出来的味道简直一言难尽。

    圆安做了玉米面的馒头和黍米粥,捞了一个泡萝卜切成细丝,放到两个托盘上,分别给空远和空行端去。玉米、土豆和红薯,在圆安两岁的时候就种在了寺庙周围,再装做无意中发现它们都能够吃一样,从此,三样粮食成了庙里面的主食。

    寺庙在半山上,山脚下住着一些农民,偶尔他们会上山拜佛,空远和空行就会想农人们推荐三种作物,免费提供给农人们种子。他们已经发现了三种作物的高产,怀中慈悲的心将三种作物的种子给农人们,希望农人们也能够有丰富的粮食吃,不用饿肚子。

    至于泡菜,是圆安刚刚接管厨房后口述让空行做的。他用的是四川泡菜的做法,江南一带没有这样做菜的,让空远和空行都感觉到新奇。等到泡菜泡好以后,再吃一口尝尝,味道咸酸,口感脆生,非常好吃,两个人都喜欢上了泡菜。以前白水煮萝卜、白水煮白菜,现在萝卜和白菜大部分就泡进了泡菜坛子中。那个坛子的体积可不小,有圆安一半身高那么高,圆圆的肚子,容量很大。

    除了泡菜,圆安还在冬天的时候带着师傅师叔做东北酸菜,在夏天的时候晒干菜,大大改善了寺庙中的饭菜水准。但即便如此,圆安依然馋肉啊!肉、肉、肉,他好久都没有吃肉了。

    圆安滋溜吸了下口水,决定了,等会儿就吃肉去。

    等到空远和空行吃过了饭,圆安自己喝了小半碗栗米粥,洗过碗,背着一个小箩筐离开寺庙往山顶走去。一路上,遇到新鲜的野菜会摘了放进箩筐中,到了晚上可以凉拌了吃。

    这也是山下的农人们都种了土豆玉米和红薯,如今不怎么缺粮食了,不用上山采野菜充饥,山上才会有这么多新鲜的野菜。往年,这些野菜早就被山下的农人们采回去吃了。

    圆安拿出探测机器人,帮忙寻找野鸡。很快,野鸡就找到了,探测机器人弄晕了野鸡,圆安从储物仓中拿出各种调味料,将野鸡做成叫花鸡。

    等到叫花鸡做好了,圆安捧起来就啃。艾玛,都一个月没有吃到肉了,可馋死她了。叫花鸡好吃,真好吃。可惜储物仓中没有锅,不是只能吃烤鸡烤兔子就只能吃叫花鸡,想要喝鸡汤都不行。等他再大点儿岁数了,他就下山,怎么着也要弄个能炖汤的瓦罐回来。

    一只鸡挺大,圆安吃了一半,小肚子就鼓起来了,只怕晚饭都不用吃了。将剩下的一半叫花鸡放到储物仓中,圆安用山溪水使劲儿地洗了脸和手,再漱了口,确保不会又人从她身上闻到鸡肉香味后,圆安慢腾腾地下山了。

    走到寺庙门口,就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在山门外徘徊,好奇地走上前问道:“阿弥陀佛,请问施主为何在山门外徘徊?可是要紧寺内烧香?尽管进去就是了。”

    寺庙很小很破旧,根本没有什么值钱东西,不怕被人偷,因此圆安出门从来不关庙门。

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