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 第一百五十九章 福星灾星十六
    谢平安想着如何报复谢大媳妇,她现在的身份也算是“位高权重”了,不过谢大媳妇有个做王妃的亲女儿,还有个做官的小叔子,若不想出个完全的办法,一时还不能拿她如何。(www.23WS.com

    回到家,在其他三人关切担忧的目光中,谢平安露出一个笑脸:“放心,我没事儿,我才不会被他们影响。他们对我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人。”

    不过谢平安还是将要报复谢大媳妇的事情告诉了其他三个人,让他们帮忙想办法如何在不懂谢家的情况下对付谢大媳妇。想了半天,四个人都没有想出来,实在是这谢大媳妇跟谢家太过紧密,想要越过谢家对付谢大媳妇,实在困难。

    谢平安皱着眉头想啊想,忽然想起法宝中的小说中提过一种报复人的办法。

    “我们找机会给孙氏套麻袋。”

    “套麻袋?”其他三人疑惑。

    “什么是套麻袋?”亚尔布问。

    谢平安给三人讲解什么是“套麻袋”,三个人听得眼睛发亮。嘿嘿,他们若是遇到不顺眼的人就去给那人套麻袋。

    过了几天,谢平安和封常源同时沐修,两个人伙同亚尔布一起到谢家门外监视。谢大媳妇不像崔氏一样大家出身,为人安分谢大媳妇出身乡野,就喜欢往外跑,特别是来了京城这么繁华的地方,她如何忍得住,常常往外跑逛街。或许因为钱不多,买的东西少,主要是为了一个“逛”字。

    三个人跟在谢大媳妇背后,眼见她拐入一条街道,那街道里面没有人,三个人便蹿出来,将麻袋逃到谢大媳妇头上。打人的只有谢平安,毕竟封常源和亚尔布都是男人,打女人他们下不去手,而且两个人的力气非常大,就怕把人打坏了。

    谢平安也不敢太过放肆,同样怕将谢大媳妇打死了,她只是为了教训谢大媳妇一顿,可不是为了杀死谢大媳妇。

    出够了恶气,谢平安带着封常源和亚尔布离开了。谢大媳妇过了好久才被人发现送回谢家,在床上躺了好些日子才恢复。她被打一事,谢家人觉得丢脸,没有应她的话去寻找凶手帮她报仇,而是将这件事情压了下去。谢大媳妇气愤不已,干脆找上亲生女儿帮自己出头,谢金桂表面应下,转头就将这件事儿丢开了。她现在庆幸自己在名义上是谢博明和崔氏的女儿,否则有这么个亲生母亲给她丢脸,她都没有脸出门?

    谢平安出了气之后就将谢家的事情彻底放下了,每天皇宫家两点一线,日子过得充实又平静。经过封常源的介绍,谢平安与李重俊认识了。李重俊终于可以明目张胆地接近心上人了。封常源和纺春都看出了李重俊的心意,觉得李重俊挺适合谢平安的,便在一旁撮合两人。谢平安本就对李重俊有着也其他人不一样的亲切之感,经过这么一撮合,便也对李重俊逐渐有了男女之情。

    庐陵王回到神都后不久,相王李旦也带着家人回到神都。谢平安在宫中见到了当初曾经逼她离开扬州的那位李三郎。原来李三郎是相王的第三个儿子李隆基,除了长高了一些外,李隆基与几年前没有多大变化,被谢平安一眼认了出来。

    李隆基也认出了谢平安。在皇宫的花园中,李隆基拦住了谢平安。

    “谢姑娘,好久不见。”李三郎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端是勾引女子,可惜对谢平安不管用。

    “三殿下,确实许久不见。没想到三殿下是相王之子,当初实在失礼。”谢平安福了福身,淡淡地道。现在她可是皇帝的女官,才不怕李三郎了呢。

    “是在下失礼才是,还望谢女官不要见怪。”李三郎拱了拱手。

    “三殿下无需如此。”谢平安虽然不喜李三郎当初的做为,也不喜欢李三郎这个人,但人家都当面道歉了,她不能小气地不接受。

    “对了,你那个仆人呢?”李三郎对封常源印象不浅,遂问道。

    谢平安道:“他已经进了御林军,在其中任职。”

    李三郎惊讶:“他不是你的奴仆吗?怎么能进御林军?”

    谢平安笑笑:“封常源只是我名义上的奴仆,实际并非奴籍。我们两个只相当于雇佣关系。他还清楚了我当时买他的银子,便是自由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原来如此。”李三郎明白为什么封常源当时不愿意卖身给自己了,他卖身给自己就成了奴籍,哪有在谢平安身边自在。

    “难得在京城相遇,不如我做庄,请谢女官赏脸吃个饭,一是庆祝我们相遇,二来为当初的事情向谢女官赔罪。”李三郎双目灼灼地盯着谢平安,这姑娘长大了一些,眉眼也略长开了,小美人一个,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啊!

    谢平安立刻拒绝:“我还要进宫当值,不能与三殿下吃饭。”

    李三郎道:“可以等到你沐修的时候。”

    谢平安正要想借口再次拒绝,就听得一个人说道:“平安沐修的时候与我有约了,不能跟三堂兄一起吃饭了。”

    却是李重俊走了过来,呃,这位也是三殿下。谢平安当着李三郎的面不知道如何招呼他,干脆就不招呼了。

    李重俊走到谢平安的身边,温柔地冲着她一笑:“你前两日不是想吃牛肉吗?我运气好碰到卖牛肉的人,买了几斤肉,等会儿,我给你送到家中去。”

    那自然亲密的劲儿让李三郎憋气,好嘛,自己看中的果子早就被人摘走了。还能说什么?只跟李重俊聊了几句,便找借口离开了。离开时,李三郎瞟了谢平安一眼,眼中满是不甘。

    李重俊等李三郎走远,立刻对谢平安道:“李隆基这人喜好女色,家中除了王妃,还有好些美女,你可千万要小心他,别被他骗了。这人惯会说甜言蜜语。”

    谢平安白了李重俊一眼:“我才不会被他骗呢。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我感觉这个李三郎对你似乎不怀好意。”

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