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 第一百二十七章 唐末九
    朱银芩是朱温最宠爱的小妾生下的女儿,因为母亲受宠,她也深受朱温的喜爱。(www.23WS.com)不过朱银芩跟李金玲不一样,她是被当成真正的贵女培养的,礼仪、才艺和教养,一样都不少。朱银芩活泼而不失温柔,娴雅知礼,可以说能李金玲甩了三条街。这一次事故是意外,虽然懂事知礼,年轻女孩子心中还是拥有对自由的渴望的,特别是被父母带到外面游玩,朱银芩就有了抛开仆人侍卫自己玩耍的想法。可惜,就这么一次任性就碰到了三个歹人,不但差点儿清白不保,连小命也差点儿丢掉。

    不过朱银芩还是很高兴的,因为她遇到了自以为的真命天子。

    朱银芩含情脉脉地偷瞄李存孝,看得李存孝浑身不自在但心中又隐约有几分欢喜。朱银芩这样的女孩子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最佳成亲对象,她却对李存孝一见钟情,李存孝不可免俗地暗喜。而他戏中对朱银芩也是有一点儿喜欢的,只是朱银芩却是朱温的女儿,这不由让李存孝惋惜。

    一路上,朱银芩也问到了李存孝的名字,不过是假名:“石晋安”。

    “石大哥,我阿耶和阿娘就住在那里。”朱银芩指着前面一栋富贵人家的院子道,“你的身手这么好,我阿耶一定会厚待你的。他啊,最重视人才了。”

    李存孝“已经”从朱银芩口中知道了她的阿耶是朱温,适当地表现出一个又能力的人想要投奔梁王却烦恼没有门路的苦恼。朱银芩立刻保证自己给李存孝做介绍人,保管朱温会收下李存孝,重用李存孝。

    “多谢郡主了。”

    “不要叫我郡主。”朱银芩脸红红地道,“叫我银芩就好了。”

    李存孝心中一荡,轻轻唤道:“银芩。”

    朱银芩的脸更红了。

    忽然一队人冲宅子里面冲了出来,一部分人将朱银芩保护起来,一部分人拔刀对着李存孝,将他当做匪徒就要捉拿李存孝。

    “住手,你们住手。”朱银芩大声叫道,“石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是他在歹人的手中救了我,并护送我回来的。”

    听到这话,那些人收了刀,回到朱银芩的身后。

    朱银芩又开口道:“石大哥身手了得,我要将他介绍给父王。你们将石大哥请进去,我让父王见见石大哥,并顺便感谢石大哥。”

    话音落下,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来到李存孝身边,对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这位英雄,请跟我来。”

    李存孝点点头,跟着管家走了,而朱银芩则被人簇拥着去了另外的方向。

    李存孝被管家带到客厅中,上了香茶与糕点,让其等待着。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李存孝已经喝了三杯茶了,放听到脚步声到来。

    进入客厅的人不止朱温,还有朱银芩以及一个相貌跟她有七分相似的美女,想来那女子就是她的亲娘了。

    “你就是石晋安?”朱温眼中带着审视地问道。

    “小人石晋安见过梁王殿下。”李存孝给朱温行礼。

    “起身吧。”朱温抬了抬手,视线已经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左右右右将李存孝扫描了一遍,心想难怪自己女儿回喜欢上这个小子,人长得确实是好。不过这人的身份还要好好查查,如果没有问题,自己不介意给他一份前途,再将女儿许配给他。但若是有问题

    朱温疑心比较重,他没有因为李存孝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而放下对李存孝的怀疑,虽然女儿说一切都是巧合,是自己临时冒出来的想法摆脱侍卫遇到歹人从而被李存孝所救,但朱温可不相信这种巧合。李存孝的出现未免太巧了。而且朱温没有忘记李克用现在想方设法要杀自己呢!说不定这人是李克用派来杀自己的杀手,通过自己女儿接近自己身边。

    “银芩的事情多谢你了”虽然心中怀疑,但朱温的表情却没有丝毫怀疑的迹象,表现得爽直大气一心招揽人才,若非李存孝直觉很灵,察觉到朱温眼中的戒备的怀疑,说不得就被朱温的这种态度给迷惑了。

    两个人虚与委蛇一通,李存孝最终成功地留在了朱温身边,不过他知道身边有许多监视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短期内,李存孝无法展开行动,甚至与史敬思和康君立都无法联系。不过这两人也挺有能力的,自己想办法接近了朱温。

    史敬思装扮成游学的书生,暴露才华后被朱温收归麾下。史敬思是不懂武功的人设,反而比李存孝更得朱温信任,更了朱温的近身谋士。

    康君立是货郎,无法接近朱温,只能在府外晃荡,找机会与李存孝两人联系。

    李存孝和史敬思都看到了彼此,但装做不认识的样子,在朱府中也不暗中联系,让得知情况后的朱温对他们略微有所放心:“看来这两人真是意外被本王收揽的了。行了,你们也不用如此紧迫盯人了,稍微盯着他们就行了。”

    “是。”

    感觉到盯着自己的视线少了一大半,李存孝和史敬思都略微松了口气,成天生活在其他人的视线中还要装不知道,简直是种折磨。

    动听的琴声传入李存孝的耳朵里,让他不由想起了李金玲。李金玲会弹琴,这是她唯一会的才艺,因此常常炫耀了弹给李存孝听。不得不说李金玲弹琴的技艺不错,至少比如今这位弹得要好上一筹。

    顺镇琴音走过去,绕过假山就看到了弹琴的人。

    朱银芩坐在亭子中,垂眸弹奏着古琴,对于周围的任何事儿都置若罔闻。她弹得很投入,在技巧方面不如李金玲,但情感方面却胜过李金玲许多。所弹奏的内容: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璓莹,会弁如星

    李存孝不由红了脸,心中却是升起淡淡的喜悦。

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