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 第四章 末代格格三
    纳兰瑞琪的额娘听说儿子在外面喜欢上一个女孩子,跟齐佳端铭一样担心儿子喜欢上身份不够且别有用心的女人,但听了儿子遮掩了一半的讲述后,乐了。(www.23WS.com)顺王府的格格啊!这身份足够高贵,完全配得上她的儿子。果然还是儿子有眼光。

    纳兰夫人的行动很迅速,很快就将两姐妹的身份打听得清清楚楚,与儿子一番对照后,锁定了韫平,找了媒人上门求亲了。

    福晋对上门提亲的人选非常满意,纳兰家可是大家族,他们家的公子完全配得上自己的女儿。只不过,经历了庶长女逃婚离家的事情后这件事情没有传开,顺王府对外只说大格格身体不好,到南方休养去了,保住了王府的名声福晋不敢擅自为女儿做决定。她是韫平的亲娘,最了解女儿的心思,女儿外柔内刚,原本还没有什么,但庶长女的事情让女儿的心思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如果枉顾女儿的心思,说不定女儿也会来一出离家出走什么的,那就不好了。

    “来人,去请二格格过来、”

    不一会儿,韫平随着丫鬟来到福晋的正院。福晋看着身材窈窕、长相清丽的女儿,心中感叹女儿长大了,不由又欣慰又得意。

    “额娘。”给福晋行了礼,韫平就坐到了福晋的身边。两个人是亲母女,关系亲密无比。

    “额娘,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儿吗?”韫平揣着明白装糊涂,媒人上门提亲的事情,她早就从丫鬟的口中打听到了,只不过不知道是哪家上门提亲罢了。

    “韫平,额娘直接跟你说了,有人上门提亲,想要娶你,额娘想要问问你的意见。”

    韫平脸色微红,开口道:“额娘,女儿不想成亲,女儿想多陪陪你。”

    福晋拍了拍韫平的手,慈爱地道:“傻丫头,哪有女孩子长大了不嫁人的道理?你若是舍不得额娘,可以常常回来看额娘。额娘跟你说说这提前的人的情况,你先心里有个数儿,额娘再安排你们见一面。若你实在不喜欢,额娘就不答应这门亲事,另外给你找最好的。”

    “额娘”韫平感动福晋对她的好。

    福晋笑道:“好了,我这就将提亲人的资料告诉你。来提亲的是纳兰家,他们为他家大公子提亲。纳兰公子年方二十,长相俊美,当然这是媒人说的,额娘可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媒人是不是夸张。纳兰公子只有一个妹妹,没有其他兄弟跟他分薄家中财产”

    韫平耳朵动了动,她听到了“纳兰公子”四个字。真的是他?!他果然如同韫安所说,对自己很是用心,这才没多久,不但查到了自己的身份,还上门提亲了。

    韫平又喜又羞,脸蛋染上桃粉,艳丽无比。

    福晋看到女儿这副模样,心中有了猜测,问道:“韫平,你是不是见过纳兰公子?”

    韫平垂着头,声若蚊蝇:“女儿之前出府的时候遇到过纳兰公子,他邦女儿解过围。不过女儿那时候没有告诉纳兰公子女儿的出身和姓名,只给了纳兰公子一个假名。”

    福晋道:“这么看来纳兰公子真是对你上心了,在不知道你真名的情况下,竟然能够查到你是王府的格格。”

    韫平的脸更红了,眉梢间都染上了喜色。

    福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这下好了,省事多了,店铺不用安排你们见一面的事情了。”福晋笑道,“行了,等我跟你阿玛商量一下就答应纳兰家的提亲。你啊,这段时间也不要出门了,留在家中准备嫁妆绣嫁衣。安分点儿,知道吗?”

    韫平害羞得猛点头,心中的烟火不断绽放。

    顺王爷对纳兰家的提亲也很满意,同意了媒人的提亲,两人开始走六礼,并缔结三书。“三书”指在“六礼”过程中所用的文书,包括聘书、礼书和迎书。“六礼”是指由求婚至完婚的整个结婚过程。“六礼”即六个礼法,指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韫安只在地球资料库中看到过,这一次能够亲眼见到十分兴奋,用纳米机器人将全程录了下来。

    “新姑爷来迎亲了,好英俊啊!”

    “新姑爷看着格格的眼神好有爱!”

    “新姑爷和二格格郎才女貌,好相配哦!”

    “新姑爷”

    “”

    丫鬟们的谈论落入韫安的耳朵中。韫安咧着嘴笑了笑,为韫平找到幸福而开心。她看得出来,纳兰瑞琪很爱韫平,而且他是个重情义的人,绝对不会辜负韫平。。

    “有什么好笑的,又不是你自己成亲。”带着一丝郁闷的话语在韫安耳旁想起。

    韫安忙道:“额娘,今天是二姐的好日子,你可不要表露不开心,免得被嫡额娘记恨。”

    “行了,你娘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多,知道分寸。”韫安的额娘、王府的侧福晋蘋蓝说道,脸上还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让韫安感叹古代的女人们都是戏精。

    “额娘,弟弟呢?”韫安问道。

    顺王有三个女儿,但儿子只有一个,是蘋蓝所生,如今不过五岁。蘋蓝因为生了儿子,才由格格升位为侧福晋。韫安与这个弟弟同父同母,对其自然非常照顾,两个人的关系最好,弟弟韫承最粘韫安这个姐姐。

    蘋蓝道:“这孩子跑到前院疯玩去了,不过我让丫鬟和小厮看着他,不会出事的。”

    韫安点点头:“今天二姐成亲,就让他高兴一天,明天我再督促他学习。”

    蘋蓝道:“你弟弟年纪还小,你可不要太逼着他。他是王府的继承人,不用像穷书生一样苦读书。”

    韫安不赞成地道:“额娘,慈母多败儿。我让弟弟多学习,是为了他好。”

    马上大清朝就要没有了,弟弟也不再是王府的小王爷,谁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怎样。就是要让韫承多学一些本领,在以后动荡的岁月里,也能够凭着自己的本事养活自己。

    “你弟弟还小。”蘋蓝不知道未来的发展,不愿意儿子受苦受累,在她想来,以后整个王府都是儿子的,就算儿子成了纨绔子,也能够富贵一生,女儿何必总逼着儿子呢?

    韫安决定不跟这个爱儿子如命的额娘继续说让弟弟学习的事情,自己只要去做就是了,反正阿玛是支持她的,阿玛可不愿意唯一的儿子被女人养成一事无成的纨绔子。

    “三姐,二姐离开了,二姐被花轿带走了。”说曹操曹操到,韫承啪嗒啪嗒地跑了进来。五岁的韫承是个小胖子,一路跑过来就像一个圆球滚过来一样。韫安连忙伸手接住韫承,免得他这个球刹不住,滚到别的地方去。

    “三姐,我们去把二姐抢回来。”小胖子叫道。

    韫安勾起手指敲了小胖子一下,“二姐嫁人了,当然不能住在家里了。你若是把二姐抢回来,二姐夫和二姐都回埋怨你的。”

    小胖子:“我不要二姐夫,只要二姐。”

    韫安呵呵哒:“行,那你去找你二姐吧,以后别来找我了。”

    相比起二姐,小胖子更喜欢这个对他严厉却对她非常好的三姐,闻言立刻抱着韫安道:“我不要二姐了,我只要三姐。”

    韫安捏了捏小胖子的嫩脸:“小子,说好话姐姐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明天早上早点儿起床,姐姐带你锻炼身体。”

    小胖子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能不能不训练?”

    “不能。”韫安又掐了一把小胖子的脸,“我会吩咐秋枫,让她明天早点儿叫醒你。你如果敢迟到,呵呵,后果自己想。”

    小胖子打了个哆嗦,怏怏地道:“是。”

    韫安再捏一把,没办法,小胖子脸上肉多又嫩,手感实在好,让韫安怎么也停不下来。

    “别沮丧了,明天姐姐教一些新的本事,保证你高兴。”

    小胖子的眼睛刷地亮了:“就是那种能够一下子跳到房顶上的本事吗?”

    韫安笑着点头:“是啊。”

    小胖子高兴无比:“我明天一定早起。”

    蘋蓝听不懂儿子女儿的对话,疑惑地问:“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本事能够跳到房顶上。”

    “没什么。”两姐弟异口同声,一致将蘋蓝排斥在他们的秘密之外。

    蘋蓝气得哼了一声:“你们两个没良心的家伙,竟然对额娘都有隐瞒。”

    两姐弟相视嘻嘻笑了两声,就是不告诉蘋蓝他们的秘密,只一左一后抱住蘋蓝的胳膊向她撒娇。三个人正温馨着,顺王爷带着嫡福晋走了进来,三个人连忙站起来给两人行礼。

    顺王爷和福晋两个刚刚送走最心爱的女儿,心里面难受,即使看到韫承这个王府继承人,心里也没有开怀多少。顺王爷摆了摆手,对三人道:“你们都先退下吧。”

    “是。”蘋蓝虽然有些不甘,但不敢反对顺王爷的话,只能一手拉着儿子一手拉着女儿,退出了房间。离开前,视线扫了福晋一眼,心中冷哼:你是嫡福晋又怎样?没有儿子,王府最终落入我儿子的手中。那时候,我才是王府地位最高的女主人。

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