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无为 第一章 青楼女子多命贱
    第一章青楼女子多命贱

    清冷的夜风吹到吴为脸上,瞬间让他清醒过来。看着火堆旁边睡得香甜的女孩,吴为觉得自己像是个傻逼一样。

    故事还得从几个时辰前说起。

    华灯初上,歌舞阑珊。金陵城内最大青楼——寻卿楼,身姿曼妙的舞娘在台上跳舞,台下则坐满了金陵城中的各号人物,有才气过人的诗书大家,也有出手阔绰的商贾富豪,还有能叫得上名号的江湖人士。而在二楼的雅间上,也坐满了手握权势的贵重之人。金陵城内的各方势力,今儿个都集齐了。

    今天是百芳酒开坛的日子。吴为是个爱酒之人,早在多年前就听闻了百芳酒的大名,直到今日才有机会一饮此酒。他不是金陵城中的人,三个月前从塞外草原往金陵城走,紧赶慢赶,昨日夜里才入了城。今天晚上,他截了一个富家公子哥儿的帖子才进了寻卿院。

    风尘仆仆的他满面倦容,坐在大厅不显眼的角落,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诸位久等了。”一位身着紫色旗袍的中年女子走到楼梯中央,贴身的布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左侧裙摆开了高叉,一举一动之间,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像是低垂的柳枝略过人的脸庞,撩的人心痒痒。来人正是寻卿楼的现任楼主——惠娘。

    “今天正是百芳酒开坛的日子,想必大家都知道,七年前的今天,是我接替楼主之位的日子,那一天,我惠娘许下诺言,只要我当上寻卿楼楼主,在百芳酒沉河三十年后,必会将此酒开坛,请大家一尝其味。”

    年轻的公子哥们可能不知道,惠娘简简单单一句“接替楼主之位”是什么意思,可是二楼雅间上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听到惠娘这句话,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似乎那一晚的腥风血雨仍在眼前。

    话说道这里,惠娘顿了顿,抬起脸看向二楼某一间的雅座,浅笑道:“黄大人可还记得七年前的赌约,今日这酒我可是捞上来了,大人可别想反悔啊。”

    听到“黄大人”三字,众人不由一惊,齐齐看向二楼,此人正是当朝的兵部尚书,皇上眼前的大红人,黄石富黄大人。七年前,还是兵部一枚小小官员的黄石富曾经在寻卿楼里放下豪言壮志,如果七年后这三十坛百芳酒能从江里捞出来,她黄石富就娶惠娘回家为妻。

    二楼雅间里的老人们还记得,当时惠娘不过二十五六岁,却已经是寻卿楼里最负盛名的花魁,但逢她开场的日子,金陵城甚至是其他地方的贵重子弟都会前来捧场,都比当时的黄石富有权有势。况且,那夜的寻卿楼,可不只是供人赏花饮酒、寻欢作乐那般简单。

    黄石富那日豪言一出,免不了遭人嘲笑一番。可是听见黄石富说的话,惠娘用手帕擦去粘在脸上的猩红,温柔却十分郑重地回道:“好。”在场的人听到惠娘的回答,无一不觉得震惊。而如今,大家却都在叹服惠娘的眼光,以及黄石富的坚定心志。为了惠娘,黄石富家中妻子一位,至今是空的。

    “当然。”黄石富在雅间里与楼梯上的惠娘隔空举杯。

    寻卿楼里一下子沸腾了起来。而在寻卿楼中发生的一切,似乎都与吴为无关,他坐在椅子上,两条胳膊撑在桌子上,一杯又一杯地给自己倒酒,那放松的神态像是随时都能昏睡过去一样。

    说话间,早已受到指示的丫鬟和小厮们便将百芳酒遍布了所有的桌子上。不知道何时,惠娘手上也握了一只斟满百芳酒的杯子,就在她缓缓移步准备走下楼梯的时候,一个娇小轻灵的女子从三楼飞身而下,那是花魁们的居所。

    尔后,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也随之跳了下来,只听得“砰”的一声,重重地砸在了地板上。

    “小贼哪里跑!”大汉突然出声,所有人的神情都紧绷了起来。谁这么大的胆子,赶在寻卿楼里作恶,更何况是在今天。

    女子不停地在寻卿楼里穿梭,任谁也看得出来,女子已经到了强弓弩末之际。吴为坐的正是离着大门最近的角落,女子想也没想直接往楼外飞奔。早已做好准备的打手们哪里能让女子这么轻易逃脱,只是在一瞬间,大门两侧的下人合力将门关上。

    还未到达大门处的女子见门被关上,惯性下的她却也无法停驻脚步,直愣愣地朝着吴为的方向跑来。从二楼上也跳下几位男子,身手不凡,应是得了自家主子指令,来截获女子。而一直追在女子身后的魁梧男子寻得了时机,像是猎犬一般直冲着女子而来。而这一切的发生点,都在吴为所坐的那张桌上。

    “让开!”女子冲着吴为大喊,此时的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来者不善,瞄向她的人都各带气势,在气流的冲击下她已经无处可躲。

    时间似是停住了一般,吴为一手拿起酒壶,一手抱起女子,突的从地上飞身而上,穿梭在众人之间,跳上了三楼的栏杆,单脚点在栏杆上,酒一滴未洒,女子也安然无恙。只是女子额上细密的汗珠和脸上还未收起的慌乱说明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又多紧急。

    惠娘紧盯着吴为,不仅仅是因为他刚才的举动。在此之前,惠娘一直认为,当今武林,轻功第一莫属水上飞的张无量,可是吴为刚才那将人救下的身法,似是参天巨树拔地而起,只是那势头只在吴为点地的一瞬间。而当吴为跳跃如空中的时候,却又似飞鸟一般轻盈,不断地落在向他扑来的各路高手或肩头或头顶的时候,又似鸟停靠在随风摇摆的树枝上一样坚定。

    惠娘不信她是唯一一个注意到吴为轻功的人,毕竟在今天的寻卿楼里,不仅仅是权贵之人,还有一些江湖中人,武功高强,不可能视而不见。

    “大胆,看我的夺命剑。”惠娘一声轻呵,说是夺命剑,直奔吴为额头而来的却是一柄飞刀,只不过那飞刀的样式却薄如柳叶,像极了一柄小剑。

    见惠娘动了兵器,其他人也不再收着,纷纷举起自己的武器想要冲上前去。只见吴为脚下一转环抱着女子侧身躲过飞向额头的一剑,又向后仰身,在差不多与地面平行的角度又躲过飞身而来的第二剑,当啷一声,小剑从壶柄空隙处穿过,刺向了摆在走廊上的青花瓷瓶,瓶身瞬间碎的粉裂。紧接着吴为侧身翻过,将身体覆盖在女子身上,险险地躲过了本是冲向女子的第三剑。

    “都退下。”惠娘厉声喝止住了准备拔剑的手下们。

    见吴为没有对抗之意,人数众多,似乎是占了上风的惠娘道:“我看大侠也是无意引起骚乱,既然你决心要解了这位姑娘的困局,那惠娘我也不再阻拦,只是今日是惠娘的好日子,不宜见血。不如阁下留下大名,待来日,我们江湖再见。”

    “在下吴为。”

    惠娘一挥右手,大门两侧的下人立马打开了大门。

    没有人注意到,在二楼的一处雅间里,花魁榜上第三顺位的昀灵儿将一张纸条从桌下悄悄地送到一位男子的手中。(www.23sw.net

江湖无为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