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商王族 第五百三十一章 涿伟
    嗤!

    几乎是盗走龙珠的一瞬间,帝辛再度施展缩地成寸,他不惜燃烧精元,一下子挪移出水晶宫,随后便被虚空裂缝吞噬了。

    无尽的虚空中,帝辛脑袋昏昏沉沉,耳畔不停地传来一道呼唤。

    入眼处,茫茫漆黑,帝辛的手心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攥住,他咬了咬牙,强提着一口气,再度施展缩地成寸,下一刻,身体便有一种接触硬物的触感,他知道,自己应该被传送到了某片陆地上。

    但总算是离开了东海,若二人依旧在东海,必会被疯狂赶回的敖光逮住,毕竟,敖光乃是东海之主,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东海,更了解东海了。到了那时,哪怕帝辛是商朝世子,也无法平息一个暴怒的老龙的怒火。

    帝辛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直到他睁开眼时,天色已经黑了。

    除了脸色有些煞白,那是损耗太多气血所致,身体倒是并无其他异样。

    “王兄,你醒了?”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将帝辛扶起。

    瞧着孔宣一脸关切的模样,帝辛温和地笑了笑,拍拍他的小脑袋,安慰道,“我无事。”

    随即,帝辛忽然觉得嘴唇有一种温热,他摸了摸唇,竟摸到了几滴晶莹剔透的血液。

    “这是宣儿的精血,刚才喂给王兄喝的。”孔宣轻声道。

    帝辛掐了掐孔宣的小脸蛋,没说什么煽情或是感谢的话语,因为两人之间的感情不必那般俗套。

    “这里是哪?”帝辛问道。

    孔宣摇了摇头,“王兄昏迷之后,宣儿一直陪在王兄身边。”

    帝辛望了望四周,乃是一片原始森林,神识笼罩方圆数百里,也未见一丝烟火。

    “看来,这里应该是东北边的森林,东北方向,除了陈塘关外,就是攸国、东鲁国的势力范围,大商的疆土还得继续往南走。”帝辛轻喃。

    从储物袋摸出一粒丹药,吞服之后,帝辛感觉气色好了不少,短暂的休息,二人便继续上路。

    一路朝南飞,二人皆都收敛着气息,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敖光究竟有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孤身走上陆地。

    要知道,离了东海,敖光也就无法借助地利的优势,如今敖光更是没了龙珠,已经无法调动东海的灵气,一旦他敢上岸,被帝乙察觉到,说不定就可用大商朝国运之力和人王法身,一举将敖光斩杀。

    之前与帝乙大战陈塘关时,敖光就已经受了伤,或许还伤及到了元神和道胎,不然也不会赶赴南海,借用南海龙王的一个宝物疗伤。

    约莫一个时辰后,已经到了深夜。

    两道流光从天边飞至,倏然落在了一块石碑旁。

    “涿伟?竟然已经入了商朝边境。”帝辛轻语,悬着的心也稍稍地放松起来。

    涿伟,乃是大商朝东北方向的一座城池,经济繁荣,依山傍水,有文人墨客把酒作对,才子佳人泛舟同饮。

    帝辛必须在敖光没有察觉之前,返回到南航的楼船上,若是被敖光发觉,已经平息下来的东海,必会再度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故而,帝辛变换了容貌,一副中年大叔的打扮,而孔宣也经过简单的变化,如一个稚嫩的少年般,很像是一对父子。

    临行前,帝辛曾告诉雷开,让南航的大商水师在涿伟城停靠补给,而帝辛则趁机混到船上去。

    这是帝辛担心,敖光会猜疑龙珠失窃乃朝廷所为,万一一直盯着南航的大商水师,而帝辛直愣愣的返回,事情也就必然会露馅。

    至于敖光有没有那个胆子,直接闯船搜查,以帝辛对敖光的了解,他赌敖光不敢。

    敖光生性谨慎,多疑少谋,之前已经被帝乙打怕了,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他不敢在冒着得罪朝廷的风险,搜查大商世子乘坐的船只。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帝辛的猜测,万一赌输了,大不了将龙珠双手奉还,他重伤未愈,龙珠又失而复得,也不敢再有所激进的行为。

    心中暗暗地谋划,不知不觉,帝辛和孔宣便走入了涿伟城内。

    虽说夜里不许任何人出入,但凭二人的修为,自然可以无视城禁和巡逻的士兵。

    突然,在幽暗的街道尽头,有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跌跌撞撞的跑来。

    帝辛双眸微闪,他眼力极好,哪怕是黑夜,也能清晰的看见百丈开外的蚊蝇翅膀。

    “那是﹍﹍陈奇?”帝辛诧然。

    陈奇,大名鼎鼎的哼哈二将中的“哈将”。

    陈奇幼年时,曾有一位异人,见他天资聪颖,冥冥之中与自己存在缘分,就将毕生的一个秘传传授给他,让他在腹中养成一道黄气,张口一哈,黄气喷出,见之者魂魄自散。

    陈奇,帝辛的老故人啊,没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涿伟。

    彼时的陈奇,还不是封神之战时,令周营胆寒的哈将,他不过二十三四岁,脸庞还略带一丝稚嫩,但一对眼眸却犹若鹰眼狼谷般,恶狠狠地瞪着帝辛和孔宣。

    “陈奇?”帝辛微笑道。

    “你们是何人?”陈奇冷声道。

    “救你的人。”瞧了眼满身是血的陈奇,帝辛轻笑道。

    “救我的人?”陈奇虚眯着眼眸,一步步朝着帝辛靠近。

    猛地,陈奇怒睁双眸,大叱道,“死来!”

    他深吸一口气,令腹部猛地臌胀起来,随后张口一喷,似浑浊般的黄气,陡然朝着帝辛和孔宣笼罩而去。

    孔宣淡然的一挥手,五色神光刷出,直接将黄气打散。

    “什么?”陈奇大骇,自己的黄气从来都是无往而不利,连先天强者中了自己的黄气,魂魄都会散去,不敢轻易攫峰。

    帝辛身形一闪,窜到陈奇身后,在他的后脑勺劈了一掌。

    陈奇眼皮一翻,顿时昏了过去。

    “道胎不稳,他应该刚刚在匆忙中,突破的先天境。”帝辛把手掌抵在陈奇的脑门,渡入了一道精纯的法力,脸色有些古怪和疑惑,“战斗突破吗?他到底惹上了什么人,或是经历了什么事?竟能给他如此巨大的压力,竟让他在战斗时突破﹍﹍”

    7(www.23uu.org

大商王族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