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帝国重器 > 第七百九十六章 船厂故事(一)
帝国重器 第七百九十六章 船厂故事(一)
    “德国人真的这么说?”

    阿诺德端着电话,脸上惊讶的神情几乎无法掩饰。(www.23sw.net)他几乎是咬牙切齿,愤怒的对着电话另一端的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欧美事务大臣詹姆斯邓肯,阴沉的说道:“德国人就连千分之五的汇率浮动都不愿意承担?改变双方汇率,成本必须有英国负责?”

    “是的,德国央行的态度非常明确。德国现在正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基础建设,任何降息的议案都不可能通过。德国总理科尔甚至表示,英国才是必须为英镑高估负责的一方。”

    欧美事务大臣是外角和联邦事务部里的实权人物,邓肯在英国政界举足轻重,往日里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堂堂大英帝国,放下脸面来和德国你这个二战战败国好言好语协商,结果竟然就是这么一个态度?

    但形势比人强,苏联人玩蛋了,美国人又明显放松了德国脖子上的狗链,凭英国人是无法继续对已经统一的德国施加压力的。

    虽然非常气愤,但英国对德国的这份回复毫无办法。何况人家说的也没错,英镑被高估,那是你大英帝国死要面子活受罪。经济下行还维持高汇率,这些经济政策又不是人家德国央行替英国人制定的。

    “阿诺德先生,我们欧美事务部已经尽力了。关于汇率的问题,首相要我向您询问,能否通过我们内部努力来实现汇率下降?”

    “部长先生,想要降低汇率,我们随时都可以。但问题是我们与德国有协议,外汇汇率是联动的。我们的汇率一旦迭出一定范围而不能恢复,就会产生违约问题,这对我们的金融市场将会是一场灾难!”

    “那这么说,只要我们的汇率在下跌的同时德国马克的汇率同步下跌,就不会有问题了是吗?”

    “没错,这也是一个办法。但德国央行已经拒绝降息了,难道你们还有什么办法吗?”

    “这个,我们可能需要进行一些工作,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

    ……

    “莫伊塞!家里最后的土豆已经进了你的肚子,明天如果没有钱,我们全家可就要饿肚子了!”

    “放心吧,我们船厂已经换了老板。新老板听说非常有钱,马上就会有工资发下来的。”

    莫伊塞胡乱的抹了一把嘴,干瘦的脸颊上长满了粗糙的胡须,丝毫不见有精心打理的迹象。而实际上也确实如此,莫伊塞家里的最后一块刀片已经无法使用了,用它刮胡子还不如用菜刀来的更快!

    莫伊塞的妻子维斯马瑟也根本没有精力去为她的丈夫整理形象,她除了做饭和带孩子,每天还要带着家里的一堆破衣烂衫去街上摆摊,指望能换回一两百块卢布来维持生计这样子。

    在吃过了家里最后一块土豆之后,莫伊塞抓起门后的衣服顾不得穿上就走出了家门。

    十月的乌克兰风景正好,往年的森林和广场里此时将会到处是欢乐的人群。上午上过班之后,下午便可以呼朋唤友。然后用大铁钎子穿上拳头大小的乌克兰大白猪那肥瘦相间的肉块,一直烤到肉串上的土豆沁满了荤油,最后用整个下午来享用乌克兰烤肉和伏特加的盛宴。

    天啊,那样的日子是多么美妙!

    然而这一切早已成为了过去式,现如今的莫伊塞别说是乌克兰烤肉了,就是用来串肉的铁钎子和烤肉炉子也早就已经拿去卖掉了。

    “莫伊塞,看你这副邋遢的样子!”

    刚到工作岗位上,班组长古利克就把莫伊塞给拦住了,递过来一块肥皂和刮胡刀:“去洗把脸,然后把胡子挂掉。今天新来的老板要召开现场工作会,别让人家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那会怀疑我管理水平的!”

    “日子不好过啊,古利克。”莫伊塞耸了耸肩膀,抓起肥皂和刮胡刀:“嚯,犀牛牌的刀片,你这是在哪里发财了吗?”

    “说什么呢,这是今天厂里分配的生活物资,每个人都有份的。”古利克嘿然笑道:“我这份先给你了,回头你领到别忘还给我。”

    “分配物资?”莫伊塞无言的摇了摇头,叹气道:“搞什么改革,改到要搞配给制!”

    “那有什么办法?”古利克跟着叹气,说道:“发生活物资还算好了,如果发的是卢布,这日子才真不知道要怎么过。今天物价又涨了两倍,卢布已经和废纸没有什么区别了。”

    两个人无言的四目相对,跟着古利克拍了拍莫伊塞的肩膀:“快去收拾一下,咱们现在能有工作,就已经很不错了。一会儿现场会的时候表现好一点,新老板听说可是很大方的,说不定高兴起来今天就把工资发下来了。”

    “我知道,放心吧。”

    莫伊塞摆了摆手,转身从更衣间里出来,向旁边的水房走了过去。

    十月之后,尼古拉耶夫造船厂的所有工程就已经全部停了下来。之前传闻中来自挪威的造船订单成了泡影,而本来已经开工的乌里扬诺夫斯克号核动力航母,则已经被他们自己拆了个七零八落。

    在失去了所有的流动资金之后,尼古拉耶夫造船厂已经到了实际上的破产边缘。

    从那以后快半个月的时间里,尼古拉耶夫造船厂都几乎处于“无政府”状态。没有订单就没有工作,没有工作的工人就是一群危险的炸药桶。

    就在尼古拉耶夫造船厂即将走投无路的时候,忽然有一条小道消息传了出来。

    似乎有一个神秘的大人物,拿出一笔相当可观的资金,将船厂给买了下来。

    这可是尼古拉耶夫造船厂!能生产乌里扬诺夫斯克号的黑海造船厂!

    对于船厂的工人们来说,几乎无法想象这样大的一个船厂,有一天竟然会只属于“一个人”。

    但在接下来的一系列变动中,这则消息逐渐被从侧面证实了。

    比如说船厂的中高层里,相当一部分管理层彻底失去了他们的岗位。比如说剩下的管理层们,终于开始整顿工人们的秩序。当然,更加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工厂里终于零零星星的响起了机器运转的声音。

    有些消息灵通人士,私下里声称新来的老板身价亿万。也有人说,这位新老板背景通天。那些被开除的前管理层们,哪个不是有些身份和来头的,可结果不还是说滚蛋就滚蛋了吗?

    再者这段时间以来,厂里的环境也好了很多。中层干部们开始履行职务,厂里也间或有些生活物资配给份额。这样一来,工人的队伍多少算是能维持住了。

    不过尼古拉耶夫造船厂的情况稳定下来,可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是好消息来的。

    “斯托罗夫,你小子又几天不见了,工作怎么一点也不上心?”古利克刚从更衣室里走出来,就见到班组里的另一个工人,吹着口哨从自己面前走了过去。

    “是古利克啊!”斯托罗夫挑了挑眉头,笑道:“反正厂里也没有工作,我总要找些事情养活自己啊!嘿,古利克,你看我这条牛仔裤怎么样?美国货,最新款式!”

    “得了吧,这玩意我可欣赏不来。牛仔裤是要干活穿的,你这上面到处都是破洞,工作的时候也不怕出事!”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潮流,潮流知道吗?我的同志!”

    斯托罗夫得意洋洋,摸着自己牛仔裤上的破洞,笑道:“这一条牛仔裤足足要了我十美元,换成卢布都要两万多块了。穿着它出去,根本不愁没有姑娘。”

    “我倒是觉得,如果你穿着它上工,肯定是也不用愁领不到工伤奖金了。”

    “好了,快去把衣服换了。穿上工作服,今天可是大日子。”古利克拍了斯托罗夫一个跟头,摇了摇头目送着他走进了更衣室。

    尼古拉耶夫造船厂最大的零号船台上,已经冷清下来快要有一个多月了。然而今天在这里,似乎又有了一些人气。

    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的钢铁巨兽,宛如已经冲滩濒死的抹香鲸。因为缺乏保养的关系,裸露的船板锈迹斑驳,枝蔓横生的钢筋铁骨,更是有着别样的废土风格。

    “乌里扬诺夫斯克号,它已经永远也不可能完成了。”

    马卡洛夫厂长和瓦列里总工从车上下来,不禁仰头默默注视着零号船台上的乌里扬诺夫斯克号。这艘苏联的梦幻战舰,已经再也没有驰骋海上的机会了。

    “是啊,我们……已经永远的失去了它。”瓦列里收回黯然的眼神,眼角隐约有些泪光。

    “也许你们说的是事实,不过——这个事实,别人可未必知道。就是知道,他们敢赌吗?”

    哒哒两声,穿着高跟鞋的尤利娅已经从后面的另一辆车旁走了过来冷眼看向两人。马卡洛夫和瓦列里相视无言,心中默默点着头。

    是啊,就算知道乌里扬诺夫斯克号已经无法完成。但是“他们”——不用说这个他们是谁,两个人心里都明镜一般——他们敢来赌一赌吗?

帝国重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