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35.备战
    1938年3月24日凌晨1点,临沂县城北面阵地,原40军的战士们正在收拾东西,上头命令已经下来,要撤退了。(www.23sw.net

    独立师一团的一营二营士兵们很快进入阵地,拿出枪,对着远方。

    而原40军战士们则是疑惑,随即道,“不是撤退吗?”随即,40军一名上校走出,对着独立师一团的一名少校营长敬礼道,“国民革命军第5战区第40军第39师68团团长,刘胜。”

    “国民革命军第五战区宿迁独立师第1旅1团1营营长,王志,长官好!”一团一营的营长王志,敬礼道。

    “兄弟,上头不是下命令撤退了吗?”刘胜问道。

    “我接到的命令是,我独立师将死守临沂。”王志冷冰冰的回答道,他是德械师88师剩余的一个连长,原黄埔军校学员,参加了数次会战,南京保卫战后,突围之后一路流浪,无意中到了宿迁,遇到了原来87师出身的周卫国所部,88师与87师同为中央军嫡系,德械师,可,几乎都在南京保卫战打残了,他不甘心,就加入周卫国所部。

    “啊?”刘胜随即摇摇头,道,“既然如此,那兄弟们加油!”

    “多谢。”王志回道,随即安排士兵们防御。

    相同的一幕发生在临沂县城四周。

    而临沂县城内

    “什么!”于学忠拍案而起,怒道,“不行!你这是战场抗命!”

    周卫国摇摇头,道,“指挥部的电报中,只说了第40军、59军、22集团军与长官你的第3集团军,并没有我独立师。”

    “卫国,别犯傻!”张自忠在一旁劝道,“你现在才2个团,8000人,你和我说你要守临沂?你把士兵的生命当儿戏吗?”

    “荩忱兄,放心,我不是不知天高地厚之人。”周卫国微笑着,冷静的说,“相信我。”

    张自忠沉默了,随即道,“军令我无法违抗,但是,我这有个好手,你得收下。赵胜,28岁,

    是个三等兵,会武术,身手十分不错。”随即,张自忠对身后的一个兵道,“赵胜,从今天起,你就是周卫国周师长的兵了!”

    “是!”赵胜走上前,对周卫国敬礼,道,“师长好!”

    “谢谢。你就先当我警卫员吧。”周卫国无奈笑道。

    “老弟,我什么也不说了,保重。”庞炳勋无奈的说了一声,随即走出了大厅。

    随后,于学忠无奈叹口气,对周卫国敬礼,道,“我虽然明白你的情节,但是,我无法认同你的做法。保重!”

    “多谢将军!”周卫国回礼,然后看着于学忠也走出大厅。

    张自忠拍了拍周卫国的肩膀,“卫国,你还年轻,请一定要保重自己的生命,只有活着,才能将鬼子赶出中国。”

    周卫国点点头,感慨,张自忠果然不愧是张自忠。

    “我撤退后,会驻守在东海附近,距离你这里,不会太远。我会留下1个团在临沭县,随时准备支援你。”张自忠说完后,给周卫国敬礼。

    “谢谢了,荩忱兄。”周卫国回礼后,“保重。”

    “保重。”

    ……

    1938年3月24日凌晨3点,国军第3集团军,第40军,第59军从临沂撤出。

    在天还没亮之前,周卫国独自一人来到之前40军已经空空如也的军火库,兑换了200挺德造MG34通用机枪及大量的子弹,又兑换了60门大口径炮,以及大量炮弹。然后又仔细的看了看系统,除了机枪,火炮之外,又兑换了大量手榴弹,还有压缩饼干,保证后勤。在冲锋枪的选择上,周卫国犹豫了。他早就想将独立师的制式装备定位为冲锋枪,只是南京保卫战时,他战争点数不多,兑换不起。如今,战争点数足够,他又不知道该选什么好。

    说起冲锋枪,很多人会想到AK-47,但是事实上,AK-47的性能,并不如一些其他的冲锋枪。AK-47式突击步枪动作可靠,勤务性好;坚实耐用,故障率低;结构简单,分解容易,经久耐用。但是连发射击时枪口上跳严重,影响精度,在连续射击时,精准度极差。这也是AK-47在冲锋枪中排名靠后的原因之一。

    随后,周卫国还是选了价钱最贵的冲锋枪,德造的HKMP5,也是后世那个时候世界各国特种兵的首选。虽说是最贵的冲锋枪,可由于在1954年就研发了,虽然直到1966年才开始服役,但却是最优秀的冲锋枪之一。所以,这种冲锋枪的价格在20点一支,周卫国兑换了1万支,花去了20万点数,又兑换了大量子弹后,周卫国手中的点数只剩下了10万左右。

    将近30万点数的装备,让周卫国对这次的保卫战,多了一些信心。

    连夜,周卫国让部队都完成了换装。

    ……

    1938年3月24日 7点

    宿迁青山寨

    “我要带着救护队,去临沂!”萧雅对着方胜利道,“你不同意,也没有用。”

    “萧雅。”方胜利无奈,自从周卫国要守临沂的电报回来,萧雅就吵着要去临沂。当然,是带着救护队一起去。

    “副师长,我觉得,救护队是要去临沂。”李卫民在一旁道,“只要是战争,就会有牺牲,就会有伤亡,但是,将士们的生命都是珍贵的。所以,救护队是一定要上前线的。”

    方胜利沉默了。

    “而且,我们救护队大部分时候,也参加了军事训练的。”萧雅再次道,“所以,你不同意,我也会带着救护队去。”

    “我知道了。”方胜利叹口气,道,“我会带着三团一起去,卫民,你留守宿迁,继续招兵,如今卫民的资金应该还够坚持一年多,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守好咱们的工业基础,那是国家未来的希望。”

    “我知道的。”李卫民道,“已经有德国的工程师在来的路上了,我相信,一切,一定都会好起来的。”

    “嗯。”方胜利点头,随即道,“召集营级以上干部开会吧。”

    “好。”

    15分钟后

    “接到师长命令,一旅3团将开赴临沂。”方胜利淡淡的道,“宿迁这边,由李参谋指挥,扩招,加紧训练。”

    “是!”

    “3团立刻准备,1小时后出发!救护队也是一样!”方胜利看着众人,道。

    “是!”

    ……

    重庆

    “什么!这个周卫国,他是想干什么!”老蒋发怒的拍拍桌子!

    “校长息怒。”戴笠在一旁赶紧道。

    “去,让李宗仁把他周卫国赶紧撤下来,大部队都撤了,他一个师,现在还没满编,装备如今没有我们支持,怎么样就不说了,才1万人,要给鬼子塞牙缝啊。”

    “李宗仁长官已经去电了。”

    “嗯?那个小兔崽子还是不撤?”

    “是的,周卫国说,誓与阵地共存亡。”

    “去,现在去机要室,我亲自发电报给他。”老蒋道,“你看看,临沂阵地的这接近10万的斩获,可基本都是周卫国那小子参与甚至主导的,要是丢了这么一个人才,那党国可亏大了。”

    “校长说的对。”

    ……

    临沂

    周卫国收到老蒋的电报,哭笑不得,他知道老蒋对他的爱护,这也是他一路从上校升到中将的原因,可是,他是真的不想再退了。

    南京保卫战的时候,他重伤,而且是真的没办法,才带着残部300人撤了。

    路过扬州的时候他没有动手,他带着残部绕开了。他想,他没办法在看见百姓们遭难后还保持冷静,所以,他干脆就逃避了。

    可这次,在临沂,虽然日军来势汹汹,可他手上还有接近1万士兵,还有这么多战争点数的装备,还有超越前人的见识和知识,他不想逃避。

    随即,他让人回道,“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至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但也请校长放心,卫国不会轻言死字,会留着有用之身,继续守土抗敌。直至,将鬼子赶出我中国的领土。”

    ……

    老蒋收到周卫国的电报后,喟然长叹,而后道,“给李宗仁发电报,无论如何,我要周卫国活着,让他想办法。”

    “是!”

    ……

    同时,老蒋也将周卫国回的电报以及周卫国在临沂的战绩向媒体公开了,他要将周卫国树立成民族英雄,激发国人的士气。

    一时间,各地参军的积极性高涨。

    虽然,老蒋知道这样做,周卫国会很危险。但国事如此,不得不这么做。

    ……

    延安

    “诶,这周卫国,可真是个好苗子啊。”伟人叹道,“可惜了。”

    “我已经叮嘱了我们地下党同志,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小伙子了。”周先生道,“现在我才知道,之前卖给我们装备的少将旅长,就是这个周卫国,前后不过一个月时间,他已经是中将师长了,真是后生可畏。”

    “的确,在临沂歼敌近10万,可是前所未有之大胜。”彭将军也道。

    “之前他肯卖装备给我们,就说明他对我党并不抵触。”伟人分析,道,“恩来同志,你知道卖装备这件事的具体情况吗?”

    “那我就说一下。”随后,周先生将张楚、陈怡与周卫国的关系说了一下,同时,还着重说了一下陈怡与周卫国的关系,在共产党内,结婚是需要组织批准的,所以,陈怡后来有将她与周卫国的事情上报过。

    “年轻真好啊。”伟人笑道,“看得出来,这周卫国,也是少年血性。”

    “嗯,是不错。”彭将军也笑。

    “这样吧,就安排张楚同志继续与周卫国接洽,至于那个女娃子,就看他们缘分吧。”伟人笑着道,“现在这张楚同志和陈怡同志在哪个地区?”

    “巧的很,两人刚好去了邱明同志的独立二团。”周先生笑着。

    ……

    1938年3月24日8时临沂

    日军指挥部

    “这次,总指挥部命令我们,一定要拿下临沂。”藤田进对着指挥部里的众人道,如今的临沂城外,可是聚集了十几万日军,而他,被授予了战前总指挥的职位,“都说说,有什么看法。”

    众人还未有人说话,就有一士兵喊了报告。

    “报告,总指挥部来电。”

    “念!”

    “中国军队已于3月24日凌晨撤出临沂,命令众部队,暂驻临沂,等待后续指示。”

    念完,日军指挥部众脸蒙逼。

    “纳尼?巴卡能!”藤田进大喊道,“你的,去临沂外围阵地探查一下!”

    “嗨!”那名念电报的士兵随即又走了出去。

    ……

    当一小队日军士兵出现在临沂北面阵地,小队长拿着望远镜看了看,随即挥手撤退。

    然后,临沂的日军蒙逼了。

    ……

    临沂北面阵地

    “排长,小鬼子咋出来了又走了?”一名士兵问道,“我还想试试咱们刚发的这个枪呢,看上去就比咱们以前的中正式厉害许多!”

    “你啊,看好阵地。”卢布笑道,作为独立师一旅一团一营一连一排的排长,27岁的卢布,已经是少尉了,跟着周卫国经历了淞沪会长、南京保卫战,此时的他,在战场上已经不会紧张,但是,这个战士说出了他的心声,他对手上的枪,爱不释手。确实很想试试威力,随即,他命令道,“连长说了,咱们这个新枪,射速快,大家可都等小鬼子人多走近了再打,而且一定要用短点射,不然浪费子弹可就不好了。”

    “知道啦,排长!”

    ……

    “队长!”张瑞宽拿着电报,跑到周卫国身边,道,“副师长带着三团还有救护队出发来临沂了。”

    “知道了,”周卫国刚说完,随即反应过来道,“救护队???”

    “是的,电报上是这么说的。”

    “有没有说夫人是不是也跟过来了?”

    “电报上没有说。”

    “去,回电报,问一下。”周卫国眉头皱起,他还是不希望萧雅来临沂,毕竟,临沂的胜负,他自己也无法把握。

    “是!”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