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25.还施
    1938年3月16日 10点临沂县城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大量的苏打水,并且最好是在即将下雨的前一天投放毒气弹?”庞炳勋听了周卫国的计划,不禁拍案叫绝,但是他也很担心。(www.23sw.net

    “不错,庞老哥,你可否找几个有经验的老农问问,这现在已经3月多了,何时会下雨?”周卫国道。

    “这个可以,不过,苏打大概需要多少?”庞炳勋问道。

    “越多越好,毕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周卫国道,“如果能成功,那日本的第10师团也就要折损在这里了。”

    “好,我立刻去准备。”庞炳勋道,“卫国老弟,昨天夜里小鬼子的军火库被炸了,会不会有鬼子来增援?”

    周卫国点点头,道,“这点我昨日夜里就与荩忱兄商量了,华北方面军应该不会再有援军了,除非来几个混成旅团,不过,华中方面,是有很大可能来支援的。不过,我们既然筹划毒气弹了,就来一个狠的,请君入瓮,都给端了。”

    “好!”庞炳勋忽然大声道,“实在是,后生可畏!”

    ……

    而另一方面

    1938年3月16日8点整,日军独立混成第3旅团、第5旅团共计24000人从华北方面开赴临沂进行支援。而第16师团、第13师团共计52000人从华中方面开赴临沂进行支援。(日军在几个时期,师团设置均不同人数.一般理解为平均2.3-2.8万人,但非野战的治安师团一般只有1.2万人)

    周卫国还不知道,因为他的一个计划,调动了整个战场局势。

    ……

    1938年3月16日下午3点

    “什么,明天就要下雨?”周卫国惊讶道,“这样看来,是等不到日军的增援了。那就先吃掉这一部分!”

    “我同意。”张自忠此时也到了临沂城内,淡淡的道。

    “我也同意!”庞炳勋道,“可现在苏打不过才收集了几千斤。”

    “是几千斤?”周卫国问道,“1000斤是500kg,可以配5000公斤的防毒溶液,就够2万5千人用了,荩忱兄的部队有4万多人,庞老哥的部队也有接近3万人,所以,大概3000斤苏打就差不多了。”

    “这就够了?”反倒是庞炳勋惊讶了,“那还是多了一千多斤,倒是可以留着备用。我这就让人去配防毒溶液。”

    “恩。然后再传令下去,一旦发射了毒气弹,不管是谁,就要用沾有防毒溶液的布巾,盖住裸露在外的皮肤。”周卫国道。

    “好。”

    ……

    1938年3月16日,矶谷廉介没有发起一次攻击,因为一旦发起攻击,日军士兵用完了随身所带的弹药,就会变成靶子在战场上。

    “该死!该死的支那人到底是如何炸毁了军火库的!巡逻队和岗哨都是摆设吗?”矶谷廉介还在指挥部跳脚,“还好这次爆炸范围大,生化武器也在这次爆炸中全部消耗了,不然,我们整个师团就等着哭吧!”

    “师团长阁下,您现在着急也没有用,还不如防守好,”参谋长又道,“而且,我们已经向总指挥部求援了,想必,援军应该很快就会来了,我们只要坚持到那个时候就好。”

    “八嘎!你还是不是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了?”矶谷廉介一把抓起参谋长的衣领,怒道,“是不是你,放了那群支那猪进来!你是不是背叛了帝国!”

    “矶谷廉介,你疯了吗?”参谋长怒道,“我看你真是被支那人吓破了胆子了!”

    被参谋长这么一吼,矶谷廉介才回过神来,放开了手,弯腰鞠躬道,“对不起,是我最近被乱了心神了。”

    “师团长阁下,我们还有4万人,并不用怕支那人,您只要冷静下来,就好。”

    ……

    1938年3月17日凌晨1点

    月亮被厚厚的云层挡住了光芒,空气中湿度很高,确实,很快就要下雨了。

    “准备好了吗?”周卫国问道。

    张自忠点点头,道,“已经可以了。目标,日军营地,发射!”

    炮弹呼啸而去。

    很快,鬼子阵地又乱成一团。

    “纳尼?这是什么?”有士兵喊道,“好难受!”

    “毒气弹?不可能!”

    “啊!妈妈啊!”

    “好难受!眼睛好痛!”

    ……

    1938年3月17日凌晨3点

    雨点开始密密麻麻的落了下来。

    周卫国这才拿开了遮面的棉布,照道理来说,芥子气影响范围也有限,确实影响不到他们,不过,万一刮阵风,就不好说了。

    “瑞宽,你先去休息,等大概5点左右,你再看了结果来汇报。”周卫国对一特战队员道。

    “是!队长!”张瑞宽回答,同时向周卫国敬了个礼,转身走向营帐。

    周卫国无奈摇摇头,只好随他去了。

    “卫国你这为何摇头?”一旁张自忠见了,问道。

    “这名战士啊,有点轴,谁的话都不听,只听我的话。”周卫国道,“结果不管我把他分到谁的手下,都有满满的唠叨,但偏生这人夜视能力极好,所以就挑进了特战队,安排在我自己手下。”

    “嘿,那可是个宝贝啊。”张自忠笑道,“现在黑漆漆的一片,还下着雨,就算有望远镜都看不清,有这样的宝贝战士你还不知足?你不要,就给我吧。”

    “那可不行。”周卫国赶紧摇头,道,“诶亚,荩忱兄,我其实就是跟你嘚瑟呢。”

    “我就知道,你小子!”

    ……

    1938年3月17日凌晨5点30 大雨

    “报告队长!”张瑞宽站在周卫国面前,立正敬礼,道。

    “说吧。”

    “日寇营地基本没有动静,不过日寇营地外似乎倒了许多人。我怀疑,是鬼子自己跑了出去,因为有毒气弹,所以要跑,可是没跑远就倒下了。”

    “嗯。不错。”周卫国点点头,道,“去休息吧。”

    “是!”

    “荩忱兄,等雨小一些,让兄弟们去补上几刀吧。”周卫国道,然后目光灼灼的看着张自忠。

    张自忠沉默了一会儿,道,“好。”

    周卫国笑了,他就怕张自忠说个不好,说现在鬼子已经是俘虏了,按照日内瓦公约,咋咋咋的。

    “荩忱兄,让兄弟们去补刀的时候能用枪就用枪,虽然用了毒气弹,但是并不能立即致死,如果不小心,很可能被小鬼子给打伤。”周卫国道。

    “好。”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