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23.竹下
    日军第10师团指挥部

    “研究出来了吗?第5师团究竟是被谁打残的?”矶谷廉介问道,矶谷廉介,日本昭和时期的四大中国通之一,陆军中将,香港日治时期第一任总督,南京军事法庭裁定为战犯并处以无期徒刑,后转交东京法庭。(www.23sw.net)1952年释放。

    他今日是真的有些怕了,接到上峰命令后急冲冲赶来,原以为临沂的中国军队会和其他地方一样不堪一击,结果,还没有斩杀就被敌人炮击了一番。怪也怪他自己太心急,一来就进攻。

    “师团长阁下,根据总部调查结果,第5师团的指挥部是被人摸黑端了的,除了一个参谋长是被一枪击中脑袋毙命,其余皆是于睡梦中被割破喉咙致命,板垣阁下也是如此,”第10师团的参谋长顿了顿,道,“而第5师团的军火库以及士兵营帐均是被炸药炸毁。所以总指挥部推测,很有可能,是中国民间的高手出手。”

    “八嘎!怎么可能?”矶谷廉介大怒,“华北司令部里难道都是一群饭桶吗?”

    “师团长阁下,要知道,我大日本帝国皇军一直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中国人看见我们就会转身逃走,中国军队更是如此,我们已经打下了大半个中国了!师团长阁下,难道你还以为是中国军人做的这些事吗?”参谋长反驳道。

    ……

    日军华北方面派遣军总指挥部

    “司令官阁下,”一名日军大佐弯腰,道,“在下发现一个极为有趣的事情,很有可能与第5师团指挥部高层的覆灭有关系。”

    “竹下阁下,”寺内寿一笑道,“请讲。”

    “多谢司令官阁下。”竹下俊直起身,而后道,“南京保卫战时,栖霞山阵地攻防战中,第38联队下的二支队的支队长,同样也是在睡梦中,被割破了喉咙。”

    “哦?”听到这里,寺内寿一转过身,眼睛直直的盯着竹下俊,道,“竹下君,请仔细说说。”

    “嗨!”竹下俊道,“当时栖霞山阵地,是国军第87师预一团防守的,而当时预一团的团长,叫周卫国。后来,此人带着他的部队全歼了第38联队,升为少将旅长,防守光华门阵地。同样的,光华门阵地,在整个南京保卫战中,是我大日本帝国皇军折损最多的地方,折损了约9000人。而南京保卫战中,我原本要从光华门偷袭,可是第一次从下水道进去被发现,说明周卫国此人防御心极强,第二次从城墙上去,虽然偷袭成功,可光华门还是被夺回去了。足以说明,周卫国此人优秀的指挥才能。”

    “竹下君的意思是,这次的事件,和这个周卫国,有关系?”寺内寿一两眼一眯,道。

    “南京保卫战后,周卫国几乎消失了整整一个月。”竹下俊道,“直至近日,接近2月份的时候,周卫国才又出现,而他出现的地方,是在江苏宿迁。”随即,竹下俊在地图上指了一下,“宿迁到临沂相距并不远,有极大可能,周卫国此时在临沂。”

    “竹下君是为何了解这周卫国的?”寺内寿一问道。

    竹下俊沉默了一会儿,道,“周卫国君,是竹下生平最为佩服的人之一。在德国柏林军事学院留学时,汉斯将军认为,周卫国是真正学到了特种作战的精髓,是他最欣赏的学生之一。”

    “德国柏林军事学院?我记得,竹下君,也是在那里留学吧。”寺内寿一道,“竹下君,认识这个周卫国吗?”

    “嗨,我与周卫国是很好的朋友。”竹下俊面上不太好看,“可是,圣战开始后,我们,画地绝交了。”

    “哦?”寺内寿一听见画地绝交四字,变的比之前更感兴趣了。

    ……

    1938年3月15日晚上9点临沂日军阵地

    “纳尼?”矶谷廉介看着手上的电报,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并不相信,会有如电报上所说的作战方式,如果真的有,要普通士兵做什么?可板垣征四郎的第5师团所有指挥部高层的死亡,却让他不得不信。

    “来人,传令下去,更改今日口令!”矶谷廉介道。

    “嗨!”

    在矶谷廉介看来,周卫国的特种作战能成功,一定是事先获得了口令的。更改口令肯定会对周卫国的特种作战产生影响。

    “来人,今晚加强巡逻!”矶谷廉介又道,他想了想,还是很不放心,又吩咐了一句。

    “嗨!”

    ……

    而此时的周卫国,已经在张自忠的防区,临沂城外的山上。

    “卫国老弟,你今晚,真打算去鬼子营地?”张自忠疑惑的道。

    “自然,否则我也不出城了。”周卫国笑道,“荩忱兄长放心,我还是很珍惜我的小命的,不会拿来开玩笑。”

    “少年英杰!”张自忠叹道,“我与你这般大的时候,还在学堂呢。”

    周卫国笑笑,“原本来说,我这个年纪,也才毕业。可是,国家危难,民族危难,只得投笔从戎。”

    “是啊。”张自忠也道,“卫国老弟,可以说说你是怎么混进日军营地吗?”

    周卫国微微一笑,自顾自的摇头,道,“兄长将这特种作战想的太神奇了。”

    “难道不是吗,以一敌十?”

    “如今我的特战队员,也不过是普通士兵身手好了一些,枪法好了一些,身体素质好了一些,脑子机灵一些,最重要的是,他们会说日语。”周卫国回答,“我自建立特战队开始,除去基础的操练,最重要的是,教会了他们日语。在中国军队里,会说日语的人,几乎没有。而在日本军队里,会说汉语的人,则大有人在。”

    ……

    日军华北方面派遣军总指挥部

    “今日听了竹下君的一席话,果然令我受益匪浅,竹下君不愧是我大日本帝国最杰出的青年之一。”寺内寿一道,“既然如此,那么,竹下君,我以华北方面司令官的名义在这里命令你,建立我大日本帝国特战队:樱花,半年为期,希望,竹下君,一展所长!”

    “多谢司令官阁下!”竹下俊弯腰躬身道。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