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20.斩首
    周卫国借着日军的呼吸声定位,解决了两名睡在门口的士兵。(www.23sw.net

    确定了大厅中没有日军后,周卫国打开了一只手电筒,咬在嘴中。这才看清,日军还在这山洞内分割出了十多个房间,大厅里挂着临沂地区的地图。

    周卫国打了几个手势,二分队众人就一人挑了一个房间,进行行动。

    而周卫国,则是仔细查看了日军进攻路线图。

    这是关于徐州会战的日军进攻路线,与历史上差别不大,周卫国暗自道,不过,我今日插手徐州会战,到时候,我所知道的历史就会改变了,果然,还是增强自身实力最重要。

    过了一会儿,周卫国脑海中,特别任务:刺杀板垣征四郎完成,周卫国内心就放轻松了一些,系统在周卫国出兵临沂的时候,就发布了这个刺杀任务,与周卫国的想法不谋而合,看了奖励,周卫国叹道,果然是罪孽深重,今晚的刺杀任务让他足足收获了近2万点战争点数,而其中,板垣征四郎就贡献了整整1万点战争点数。

    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黑暗中,还是传来了一声枪响。

    周卫国赶紧赶到枪声所在房间内,随后一枪解决了正在挣扎起身的日军。再看向特战队员时,却发现是胜子,已经倒在了一边。

    “胜子!”周卫国道,“醒醒!”

    “队长,师座,我不能陪你一起打鬼子了。”胜子无力的道,“师座,你们快走,再过一会儿,鬼子就要来了。”

    周卫国怒道,“说什么呢!”随即将胜子一把背在背上,来到大厅中与众人集合,道,“都到齐了没有?”

    “到齐了!”徐虎道。

    “走,撤退!”周卫国赶紧道。

    ……

    而此时,巡逻的日本兵已经走到指挥部附近了,听得了一声不算很响的枪响之后,又听见了一声,而后就向不远处还在‘瞌睡’的日军机枪手以及明哨问道,“哪儿来的枪响?”

    “喂!醒醒!”日军军曹随即一推‘瞌睡’的日军机枪手,结果那机枪手一下倒在了地上,露出了脖子上那可怕的伤口。

    刚好徐虎从日军指挥部内出来,对着那队日军就是一梭子,杀了好几个鬼子,那倒霉的军曹刚好在其中,吓得其他日军赶紧隐蔽。

    ……

    而此时,刘三等人已经在军火库和日军士兵营帐附近放好了炸弹,就听得远处枪响,就知道周卫国他们可能暴露了。在日军士兵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一分队的人就稍微走远了一些,往军火库与日军士兵营帐一共丢了30多颗手榴弹,直接引爆了定时炸弹。然后开始撤退。

    瞬间,日军阵地乱成一团。

    周卫国等人趁乱撤退,然后就遇到了在外接应的张勇,等到了同样撤退的刘三等人后,就一起撤退到了他们潜伏的地方。

    ……

    “胜子,胜子!”周卫国喊道,“别睡着,千万别睡着!”

    “队长,胜子伤哪儿了?”刘三问道,“伤的重的话,就必须去医院!”

    “右胸。”周卫国道,“估计伤到肺了,确实是需要去医院。现在离咱们最近的县城,也就是临沂了,看来,咱们得进城一趟了。”

    “虎子,张勇,你俩开路。”周卫国道,“三哥,你找人做个担架。”

    “是!”

    ……

    此时临沂的守军是第5战区司令李宗仁下面的第40军庞炳勋所部,庞炳勋是一名参加过辛亥革命、北伐战争的老将了。历史上,1939年3月10日,坂垣师团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支援下,向临沂猛烈扑来,庞炳勋部的阵地一片火海。但已然打退了日军的多次冲锋,顽强地坚守阵地,顶住了坂垣师团的进攻。对于这次阻敌,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敌军穷数日的反复冲杀,伤亡枕藉,竟不能越雷池一步。当时随军在徐州一带观战的中外记者与友邦武官不下数十人,大家都想不到一支最优秀的‘皇军’竟受挫于一不见经传的支那‘杂牌’部队。一时中外哄传,彩声四起。”3月14日凌晨,庞炳勋部与援军张自忠部联合发起反击,激战五天五夜,至3月18日将坂垣师团赶至莒县,沿途日军尸横遍野。反击作战结束后,张自忠军他调,庞炳勋继续固守临沂。3月25日,坂垣师团经过休整卷土重来,猛攻临沂。庞炳勋为了缩短战线,将部队撤至临沂近郊,与日军再次浴血奋战。张自忠率五十九军回师增援,另有五十七军的一个旅和汤恩伯的一个骑兵团亦增援临沂。3月30日拂晓,庞、张两军在增援部队的配合下,全线发起反击,又将坂垣师团赶出30余里,解了临沂之围。这是临沂之战的第二次胜利。这次作战结束后,张自忠的五十九军和增援部队全部调走,临沂仍由庞炳勋孤军坚守。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战,庞炳勋部损失惨重,全部兵力还不足一个旅。4月19日,坂垣师团又扑向临沂城,有一处城墙被日军的飞机炸毁,日军突进城内,庞军守城部队在居民的帮助下与日军展开白刃战。这时台儿庄会战已经胜利结束,因此,庞炳勋奉命撤出临沂,开往陇海路附近的郯城以南布防,并与占领临沂后继续南下的坂垣师团再次发生激战。

    ……

    临沂县城

    “发生了什么事?”一中年军装男人皱眉,问,“哪儿来的爆炸声?”

    “报告军座,城外日军阵地发生的爆炸。”一士兵报告道。

    庞炳勋疑惑,“日本人的阵地?”随即一把抓住军大衣,道,“走,去看看。”

    当庞炳勋站在临沂县城那不算高大的城墙上,看向城外日军阵地火光冲天,心中虽有疑惑,但内心还是十分开心的,道,“晚上让守城门的士兵小心点,如果有陌生人,就请到县政府来。”

    “是!”

    显然,年过半百的庞炳勋已经猜到定然是有人偷袭了日军阵地,对于这样的人,庞炳勋不但不讨厌,还十分欢迎。他是经历过清末的那个年代的,他跟随孙中山辛亥革命,参加北伐,的是为了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可以说,庞炳勋是一个真正的军人。

    ……

    很快,周卫国等人已经到了临沂县城下。此时周卫国等人已将日军军服脱下,省的引起误会。

    “城上的国军兄弟,我们是宿迁独立师的,麻烦开个门!我们有个兄弟受伤了,需要治疗!”张勇大喊道。

    “你们怎么证明你们是独立师的?”

    周卫国随即将他的军官证拿了出来,道,“城上的兄弟,这是我的军官证,还是以前独立旅时候的,新的军官证还没有发下来!你们可以看看!”

    随即城墙上掉下来一个篮子,周卫国将军官证放上去,不一会儿,墙上的士兵对着周卫国敬礼,道,“长官,我们马上开城门!”

    ……

    很快,受伤的胜子被送往医院,而周卫国,被人请到了临沂县政府。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