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14.新年
    对士兵们的训练很快走上了正轨,同时,他还让周安平放出风去,年后独立旅将会开始招兵,每月有2个银元的饷银。(www.23sw.net

    1938年1月28日农历12月27,再有2天,就过年了。

    寨子里过年的气氛很浓重了,但是训练并没有落下。

    周卫国看着眼前的士兵,等到年后,这些人就都会变成基层的骨干,而且,周卫国还会在这些人中,选出第二团团长与第三团团长。

    周卫国很仔细的讲着狙击枪的要领,然后给他们做演示,也告诉他们,怎么样做一名合格的狙击手。这期间,周卫国又从系统内兑换了300个高清望远镜,至少比如今这个时代的望远镜要好的多的。

    然后在医疗板块内,给萧雅兑换了一套外科学的书,又兑换了部分后世杂交水稻的种子,等到时候开春,可以卖给附近的农民,也可以让百姓们生活好过一些,然后又兑换了一台小型的水力发电机,装在青山寨后面流经的河里,供电30kw/h,足够周卫国目前使用了。江苏地区的水力资源一向丰富,倒是很适合这种小型的水力发电机。

    然后,周卫国又忙着让周记商铺的人运来电灯电线等,终于在年前,实现了青山寨用上电灯的目标。

    “少爷,老爷回信,将会在今天下午到达宿迁。”宿迁的周记商铺掌柜通知周卫国道。

    周卫国不禁有些紧张,毕竟,如今他是周卫国,又不是周卫国,怕周继先看出些什么,又想念着周继先。

    “好的。那一会儿我下山去县城。”周卫国对着掌柜道,“辛苦了。”

    “卫国,你说,我爸妈会来吗?”萧雅担心的道,“掌柜没说我爸妈会来啊。”

    掌柜在一旁听了,道,“这,老爷确实没说萧老爷与萧夫人。”

    萧雅有些失望。

    周卫国揉揉萧雅的脑袋,道,“傻丫头。”

    ……

    1938年1月30日除夕

    宿迁的周记商铺内,周卫国和萧雅,坐着,焦急的看向店外。

    忽然间,有4辆黄包车在周记商铺外停下。

    周卫国看向店外,然后就看见了正在走进来的周继先,看着周继先半白的头发,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然后就向周继先跪下了。

    “爹,孩儿不孝。”周卫国哽咽道,“未能将日寇赶出南京。”此时的哽咽的周卫国,不知道是周文,还是周卫国。

    “儿啊。”周继先抬着头,闭着眼睛,“活着就好。”他一度以为,周卫国已经在南京保卫战牺牲了。

    随后,又走进来一对中年夫妻,萧雅顿时向那对夫妻跑去,“爸,妈!”

    “雅儿!”

    ……

    最后,刘志辉走过来,扶起了周卫国,“二哥,起来啦。”

    ……

    除夕夜青山寨摆了20多桌酒水

    “今日除夕,是一年中最大的日子。”周卫国端起一碗酒,“在这里,第一碗酒,敬在天上看着我们的兄弟们!”说完,周卫国干了一碗酒,又将一碗酒倒在了地上。

    “这第二碗酒,我要敬在座各位,希望我们明年,能打更多的小鬼子,能早一点,将鬼子赶出中国!”周卫国喝了第二碗酒。

    “这第三碗酒,我要敬我的父亲。爹,孩儿不孝,作为儿子,未能在您膝下尽孝,请爹,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希望您身体健康。”周卫国干了第三碗酒。

    “这第四碗酒,我要敬萧伯伯与萧伯母,当年我为了报考军校,耽误了萧雅的婚事,而今我在战场上,又耽误了萧雅。但是请伯父伯母放心,此生,我定不负萧雅。”说着,周卫国干了第四碗酒。

    “好!”周继先一声好字,让众人也欢呼起来。

    “第五碗酒,我还要敬在座的兄弟们,如果不是你们,我或许早就死在战场上了!在这里,我谢谢各位!”说完,周卫国又干了第5碗。

    “谢旅座!”众人十分感动,他们原本一直觉得,保护上官,是一件义务,可到了周卫国这儿,变成了周卫国对他们的感激,于是,众人也一起干了这碗酒。

    一旁的周继先,看着周卫国,十分欣慰。乃至于萧父与萧母,也一改原先的不满,看周卫国,也顺眼起来。

    “好了,祝各位,新年快乐!”周卫国道,“开吃!”

    “耶!”众人欢呼,随即开始吃饭。每桌上都有2只鸡,2只鸭,2条鱼,以及一个大猪头,还有些许白菜和豆腐。这样的菜色,在平常,是很难吃到的。

    ……

    饭菜吃到一半,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枪响。

    “虎子,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儿。”周卫国眉头一挑,道。

    “是!”随即,徐虎出去,还带了两个人。

    因为听见了枪响,众人也都警戒起来,没有了吃饭的心思。

    过了一会儿,徐虎带上来一对被绑着的年轻男女。

    “李霞!”萧雅站起来,道。

    而刘志辉,则是瞪大了眼睛,又回头看了周卫国,道,“二哥,你这厉害了。”

    而周卫国,在看见陈怡的瞬间,就站起来,转过了身,道,“虎子,把他俩带下去关起来。”

    “卫国,你干什么呢,我认识他们,他们不是坏人,快让人松绑。”萧雅不满,道。

    “虎子,带下去!”周卫国一声怒吼。

    这样的周卫国,萧雅是第一次见到,怒发冲冠,又孤寂的让人害怕。

    “阿文。”陈怡终于是喊了出来,她一直不敢相信,她眼前站着的,真的是周文,“阿文!”

    一旁的张楚,见此,道,“周文,我们好歹也是大学同学,你干嘛绑着我们!”

    听见此话,周继先坐不住了,道,“松绑吧。”众人知道周继先是周卫国的父亲,于是,徐虎又看向了周卫国。

    周继先气笑,“这是要我亲自给这两位松绑吗?”

    徐虎无奈,只好给陈怡与张楚松绑。

    “李霞,真的是你啊。”此时,萧雅略带开心的道,陈怡是她在南京第四女中工作时候的同事,而且关系很好,“你别生气,卫国不是故意的。你们和卫国居然是大学同学,真是太有缘了。”

    周卫国现在很乱。原主的心情影响了他,是真正的影响了他。他都不知道,原主爱的到底是萧雅还是陈怡。但是他知道,他爱的是萧雅。虽然他爱萧雅是受了原主的影响,可他确确实实爱上了萧雅。

    至于陈怡,周卫国觉得很复杂,是心痛,也是不甘,原主对陈怡的感情是炽热的,是真正的爱着陈怡的。对萧雅的感情,可能更多的是愧疚与补偿,但也是有喜欢在内的。

    而陈怡,在萧雅的声音下,也终于回过神来,勉强笑道,“萧雅,你怎么在这儿?”

    “啊,这就说来话长啦!今天见到你和你先生,实在是太开心了。”萧雅道,“爸妈,周伯父,这是我在南京第四女中工作时候的同事,李霞,以及她的先生,郭思成。他们好像也是卫国的大学同学。”

    “伯父好,伯父伯母好。”陈怡与张楚道。

    “坐吧。”周继先道,然后看了一眼周卫国,周卫国还是背过身,没有看向众人,周继先就知道,这个女孩儿,十有八九是周卫国曾经喜欢的女孩子,而且看这反应,周卫国可能对她还没有断情,想到此处,周继先就气不打一出来,拿起拐杖,就往周卫国身上抽,“逆子!你这逆子!”

    周继先的一棍子,抽醒了周卫国,周卫国随手抹了下眼泪,转过身,跪在周继先面前,道,“爹,孩儿不孝,让您生气了。”

    “还不起来,给客人赔礼道歉。”周继先怒道。

    随即周卫国站起身,看着张楚,道,“郭先生,郭太太,今日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不碍事,不碍事。”张楚笑的勉强,道,“其实今天还要多谢你,不然,我和我太太,可能就受欺负了。”

    “既然如此,两位请入座,一起吃个年夜饭。”周卫国看着张楚,道,他根本不看去看陈怡,他是真的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多谢。”张楚随即拉着陈怡坐下。

    随即,周继先站起,道,“今日,是除夕,是我们传统的一家团聚的日子,更是一个喜庆的日子。萧兄,不如,择日不如撞日,就在今日,将两个孩子的婚事给办了,如何?”

    “甚好。”萧父点点头,他对周卫国还是很满意的,年纪轻轻,少将旅长,还出国留过学,对萧雅又好,虽然之前抗婚一次,可并不影响,不过,他也是看出来陈怡和周卫国之间是有故事的,作为一个民国时期的中年人,萧父是不反对三妻四妾的,特别是,女婿是个将军。但,这不代表他不会替女儿打算。

    “那各位就先继续吃着,等两位新人去换上礼服。”周继先道,原本,周卫国是打算正月初六的时候举行和萧雅的婚礼的,所以喜服什么的,也早就让人准备好了,战乱年代,讲究不了那么多,合身就行。“志辉,带你哥去换喜服。”

    “你带雅儿去换喜服。”萧父对萧母道。

    “好。”萧母点头。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