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仙门的败类 038章 见花魁的门槛
    那些捕快不知道为何朱烈叫他们去,不过一想到可以收拾人,他们自然乐意,尤其一个大块头,一来到云虚面前怪笑,“我们队长是怕把你打死了,不过我可不怕。(www.23sw.net)”

    只见这个大块头练气六层的样子,而且一手掌抬起就蓄力直接打在云虚肩膀上,想把他给打飞,可众人只听到‘啪’的一声后,那个大块头突然满脸通红,而拍打出去的手掌疼得忍不住杀猪般叫了起来。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而周围看戏的人纷纷好奇发生什么事。

    “还有七掌,快点,我赶时间呢。”云虚怪异笑起,这让朱烈气得不知道如何是好,而剑幽急了,可那些捕快一一上前尝试后,发现没有一个可以打动云虚。

    尤其在最后一掌打完,云虚还指着自己,“现在可以鉴我身份了吧?”

    此刻无数人看着,朱烈不敢耍诈,只能拿出那个鉴定符,怒目瞪眼的在云虚额头上一贴,一道白光在他身上闪过,并没有什么妖气后,朱烈才不甘心收起鉴定符,而云虚拍了拍身上灰尘笑说,“走了,你们玩。”

    云虚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而朱烈忍着手上的疼痛怒目盯着云虚背影,至于剑幽看向这些捕快又气又无奈的哼了声,然后带着人后面去跟随云虚。

    “老大,这怎么回事,为何他的皮跟石头一样?”一个捕快看向那个朱烈好奇问了起来,而朱烈瞪了一眼,“我怎么知道!”

    那些捕快顿时不敢多问,而朱烈心里大骂,“死胖子,给我等着,别让我抓住机会,否则整死你。”

    此刻在大街上的云虚四处闲逛,同时看看寻到罗浩的下落。

    然而那个剑幽等人只能后面跟着,却不敢动手,而云虚总是回身偷笑他们,气得他们只能在那干瞪眼,直到云虚来到一茶楼。

    在这茶楼,云虚拿出一些碎银子给了小厮,“小二,问你一个事。”

    那个小厮拿到一些碎银自然高兴,“客官,请说。”

    “最近有没什么青楼发生什么特别事情的。”云虚问了句,心里是祈祷别发生什么大事,毕竟他跟罗浩约定在城门口相见,可罗浩没出现,而剑幽又没用罗浩威胁自己,那只有一种可能,罗浩可能真提前去了青楼。

    至于那小厮把这两天听到的消息都一一给云虚说了,尤其是青楼的。

    云虚发现这有不少青楼后他迟疑了下问道,“那哪个青楼是由城主府罩着的?”

    “这个啊,当然是第一楼,紫香阁。”

    云虚再次让小厮把紫香阁这两天发生的大事说一遍,而小厮迟疑了下说道,“你说这个紫香楼啊,倒是没什么大事,毕竟这是城主府护着的,谁也不敢在那闹事,即便敢去闹事的,都私底下被逮住了,应该没人知道。”

    云虚自知罗浩实力在城主府面前,那简直就是小蚂蚁一样,要是出个什么事也在所难免,于是他沉思了一会后让小厮告诉紫香阁的位置后,云虚才离开了茶楼。

    这个剑幽自然想知道云虚打探什么,于是又找了那小厮打探一番后疑惑起来,“这小子,对紫香楼这么感兴趣?”

    “剑少爷,会不会他有什么相好在这个青楼内啊。”

    “也许。”剑幽立马两眼闪烁着异样光芒,然后对一边的弟子说道,“去,把这消息告诉青少爷,就说那小子来了,我在紫香楼门口等他!”

    “好!”

    剑幽这才收拾心情前往紫香楼,而云虚经过一番寻觅,总算来到了紫香楼。

    只见这店铺非常大,占了好几间,不仅如此还有五层高,除此之外,还能看到后面院子上的十八层高楼。

    这十八层据说也是本城最高的楼,也是一些贵族之人最喜欢聚集的地方。

    云虚瞄了一眼那十八层高楼,再看看门口进进出出的众人后深吸一口气,然后笑眯眯的走了进去。

    对于这种地方,云虚早已非常熟练,一到门口,就喊道,“龟公呢?”

    这时一个老头拿着一个茶杯,犹如大爷一样的走来,而且身穿金马褂,看起来跟其他青楼的龟公有些不一样。

    “什么人?找我何事?”那个马字脸的老头质问,而云虚笑问,“你是龟公?”

    “对,在下马龟公,大家又喜欢叫我马大爷,不知道公子,有何事?”

    “这个,我想找你们这最漂亮的花魁。”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哈哈大笑,甚至那些公子哥都笑个不停,而在屋外的剑幽等人却忍不住看傻子一样盯着云虚。

    “这小子,真是以为青楼是他家,想见谁就见谁。”那个剑幽还讽刺怪笑,至于那个马大爷显然是见过无数类的人,所以听到这话并没有马上笑,而是说规矩,“我们有十大花魁,前三,必须提前三天预约,四到十的,必须提前一天预约,而且预约出的价,看谁给的高,那一天就哪个花魁陪。”

    “这么复杂?”云虚以前在小青楼知道花魁很难见,可到了这,连见都还要预约,而那个马大爷看云虚不像什么有钱人,所以又说了句,“前三一天起价十万白银起,价高者得,还有什么疑问吗?”

    云虚现在别说十万白银,就是一百白银,他都很难拿出,只能在那干笑,“现在没,不过很快就有了。”

    众人却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云虚离开,而云虚刚到门口,就看到一轿子落下,而剑幽在这轿子一边调侃,“青兄,你来迟了,刚才没看到好戏。”

    “哦?剑兄,何出此言?”这时青山从轿子内走了出来,而且整个人比之前更加娘娘腔了。

    那个剑幽把刚才的事叙说一边,而那个青山抬头冷眼看向云虚笑说,“死胖子,我们又见面了。”

    云虚发现这青山变得沉稳了许多,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甚至腔调都变得更妖艳,而云虚却笑了起来,“看来这一帮人,都是你找来对付我的?”

来自仙门的败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