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712章 听您安排
    《Nature》编辑部生命科学组的主编马特??哈里斯博士在当主编前就是主攻基因工程的学者,他收到沈奇团队的《多种SHANK3基因编辑方法的大鼠研究》后,花了一整天时间进行解读。

    “沈奇团队的编辑方法比较新颖,但对于大鼠的观察周期,是不是太短了?”哈里斯主编也是个专家了,他对沈奇团队的编辑方法感到好奇,而对大鼠的观察周期存疑。

    对大鼠进行基因编辑,那么研究者应对大鼠的全生命周期,乃至大鼠的后代进行观察。

    沈奇团队观察大鼠几个月就写出了这篇论文,是不是有点草率?

    当然了,沈奇团队在论文结尾也写了:“本次实验取得了初步研究成果,下一阶段会持续观察实验大鼠的各种指标,更加深入的研究SHANK3基因的运作原理。”

    哈里斯主编陷入沉思:“如果是其他人,我不会把这篇论文给到专家去审稿,毕竟从基因组学的角度严谨考虑,至少应该观察实验鼠的一生,才能给出研究结论。但是,沈奇是大人物,他是三次诺贝尔奖得主,一次菲尔兹奖得主,他还是英国皇家科学院的外籍院士。这样的大人物的论文,我想应该特殊处理。否则,得罪了沈奇,他今后有可能关照《Science》、《Ce》。”

    在综合性的科学领域,《Nature》的主要竞争对手是《Science》。

    在生命科学领域,《Nature》的主要竞争对手也是《Science》,以及《Ce》。

    这些著名期刊十分注重论文的原始性。

    《Nature》的投稿须知中明确规定:“本杂志录用论文的重要标准是原始性、独立性,同一论文不得向其他刊物投稿。”

    也就是说一篇论文,不允许一女多嫁。

    不可既投给《Nature》,又投给《Science》。

    一旦发现,严肃处理。

    沈奇的学术品德举世皆知,他是个高尚的人,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大家同样知道,沈奇偏爱《Nature》。

    这次,沈奇团队投了一篇生命科学方面的论文给《Nature》。

    哈里斯主编的意见是,尽快安排行业内权威专家对沈奇团队的论文进行审稿。

    哈里斯主编是这样想的,他也是这么做的。

    很快,《多种SHANK3基因编辑方法的大鼠研究》交给了国际上著名的基因学家去审稿。

    哈里斯主编忙碌到了午夜才下班。

    而此时的中国迎来了朝阳。

    “唔……好舒服。”欧叶起床了,她站在窗台前,张开双臂拥抱阳光、拥抱空气。

    “奇……”

    “诺菲……”

    “翠萍姐……”

    “都走了呀。”

    偌大的沈院士别墅内只有欧叶一人。

    这栋别墅里的人,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怀孕6个月的欧叶起晚了,她睁眼的时候,老公上班去了,翠萍姐送诺菲上学去了。

    早餐已准备好,搁在一楼的餐桌上,余温尚存。

    “宝贝你看,这个家里,都是大忙人呢。你爸爸好忙,你姐姐也忙,就你老妈最清闲。”欧叶坐在餐桌前,抚摸腹部,自言自语。

    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显的不那么清闲,欧叶一边吃鸡蛋,一边手机上的邮件和信息。

    “小欧,你在怀孕及哺乳期间,数论教研室的正常工作还是要开展下去。我们准备提拔一位研究员,晋升为数论教研室的副主任,以协助你管理数论教研室。数论教研室的老员工候选人有两位,夏平川、马千钧。这两人在数论教研室工作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两人的资历也够了,可考虑提拔为数论教研室副主任。这是老鲁的意见。”

    “而我的想法是,虽有苦劳,却无功劳,不足以服众。如果大家都靠熬资历来获得晋升资格,这跟体制改革之前有何区别?这对优秀的年轻人来说不公平。”

    “我的推荐人选是代数几何教研室的副主任章力,他的优秀程度无需我赘述。章力不仅在代数几何领域有所建树,他对数论也极为精通。我认为,章力可以成为你的得力助手。”

    “当然了,小欧你是数论教研室的主任,选谁成为你的副主任,你的意见排在第一位,你拥有一票否决权及一票决定权。盼复。祝你身体健康。”

    以上微信留言,来自燕大数院院长。

    凡是涉及人事提拔、调动的内容,都是很敏感的。

    欧叶陷入沉思,院长给我发了这么一大段信息,他是什么意思?

    甭管是高校体制改革之前还是现在,有件事情从未改变:一家单位或者一个部门的一把手,几乎拥有绝对权力。

    提拔或者平调一个教研室副主任,这种不大不小的人事变动,数院院长他自己拍板就完事了,不必上报国家,亦无需惊动中央。

    而院长大人看上去相当民主呀。

    院长大人列举了一堆论据,最后让欧叶做选择题。

    即便欧叶再傻,她在事业单位工作了这么多年,有些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已摸清了门道。

    任免数论教研室的副主任,不是单纯的论功行赏或按资排辈。

    老鲁是数院副院长,他推荐夏平川、马千钧二选一。

    夏平川、马千钧跟老鲁什么关系?

    欧叶心里清楚,这两人是老鲁的学生。

    院长大人推荐代数几何教研室的副主任章力,平调到数论教研室。

    章力跟院长大人什么关系?

    欧叶心里也清楚,章力跟院长大人其实没啥关系。

    章力在复旦读的本科,硕博就读于巴黎高师,他从法国回来时只有27岁,如今30岁的他已是数院代数几何教研室副主任。

    章力既不是院长大人的学生,他在27岁之前跟院长也没任何交集。

    这么看来,院长对于人事任免的原则不考虑人际关系,只注重学术水平。

    真是这样吗?

    “哎,这是政治问题啊,我这个政治白痴,我哪懂呀。”

    欧叶回复院长大人:“院长您就别让我做选择题了,我是个孕妇,脑子不清醒,稀里糊涂的不知道咋选。我们教研室副主任的人选,您安排是谁就是谁吧。三个人选中的任何一人,我都不反对。”

    (www.23uu.org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