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巫妻 第128节:公主驾到(2)
    北疆战败,公主被和亲。

    南武皇帝的圣旨上却没有明确表示凤鸣公主和亲何人。

    按理说,当是南武国太子,因为南北二国交好时,南太子和北公主本就有婚约。

    北疆若是昌盛时候,凤鸣公主的下嫁是南武皇后求神仙拜菩萨的好姻缘。

    可如今北疆是战败国,且国力势衰,原定的北疆太子也死了,又都说南太子是那场血色婚礼的主谋。也就是南太子由凤鸣公主的未婚夫婿变成了凤鸣公主的灭国仇人。再将凤鸣公主娶为太子妃,南武皇后是百万分的不愿意的。

    如果是凤鸣公主和亲长仁皇帝......也不行。原本是儿媳,如今成妃子,这样的转变依旧是让太子丢脸,让皇室丢脸。

    若是凤鸣公主最后指给别的人那也就罢了。可皇后无法把控这件事情,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凤鸣公主在来京的路途中病死了去!

    皇后指派来的人,就是眼前的这名刘嬷嬷。

    刘嬷嬷也得了手,如今宣凤鸣头脸上长出来的东西就是她下药所致,因为知道此疹的传染性,故而刘嬷嬷并不敢接近宣凤鸣,甚至在宣凤鸣将兜帽取下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朝后退开二步。

    随着宣凤鸣的说话,刘嬷嬷也高喊,“来,来人啊!”

    就有兵将踏踏行来,立在帐外猛虎一般的应一声,“在!”

    “嬷嬷怕什么,难道我还能怎么了您不成?”宣凤鸣笑,慢悠悠的上前一步,“我来只是想和嬷嬷商议,此地离麦州赤石甚近。”她纤白的手伸出,隔空抚上自己的脸庞,“听闻麦州巫家医药精绝,便想着去一趟赤石,看看是否能寻了巫家人,看一看本公主这一身的疹子。”

    刘嬷嬷也不可能真的将宣凤鸣抓起来,又见宣凤鸣往前一步后不再继续前行,也略定了心,皮笑肉不笑的行了一礼,才道,“老奴也是心急了,大夫说您见不得风,这本就是风疹,风一吹只怕更不见得好了。所以想使唤人来搀扶您回去。如今您说的麦州赤石.......”刘嬷嬷心里自然是百分百不愿意的,她怎能让巫家人将这北疆公主的毒疹治好了去。故刘嬷嬷面皮笑着,难为的道,

    “如今距离咱们陛下定好的吉时已经没几天了,星夜赶路才能在吉时前赶回京里,若是在麦州逗留.......。”

    “可我若是这幅面皮进京,嬷嬷觉得,可妥?”宣凤鸣笑嘻嘻的打断刘嬷嬷的话。上一世,这个刘嬷嬷也是这般陷害凤鸣公主的,只是不过他们不知道凤鸣殿下本身就精通药理,擅长巫术推演之法,所以凤鸣公主那时候是将计就计。

    他们以为凤鸣公主在抵京前必然病故,凤鸣公主就装出奄奄一息的姿态。直到进到京城,才以抗下病诊为由逐渐恢复,保全了性命。

    “去麦州找巫医,停留三日,三日后起程,马不停蹄赶路,也误不了吉时的!”凤鸣挺了挺腰身,端出皇家公主气派,以气势压向刘嬷嬷,“若嬷嬷不答应,那若本公主有什么不好了,这便全要由嬷嬷来担责了!”宣凤鸣的口吻拔高了几分。

    恰这时候,负责迎亲的将军宁修能阔步得过来了,宣凤鸣最后的几句话,宁修能听了个一清二楚。

    宁修能曾护送过大夫到北疆给凤鸣公主看病,如今又被指为迎亲使,自是得陛下青眼的。又因宁小将军也得太子信赖,所以刘嬷嬷不敢得罪。

    “见过公主殿下!”宁修能一礼,手就又习惯性的握住腰间佩剑,眼眸则略垂,“公主殿下有何事是需要刘嬷嬷担责的!”

    宣凤鸣也垂了眼,转过面庞,一句“将军请看。”将自己的疹子露了一些,然后又将自己欲进麦州赤石去请巫医的事情提了提。

    宁修能见北疆公主脸上起了这般疹子,眉头一凝。他是武将对妇人阴暗的手段很是不屑,又不觉得会有人胆敢害却北疆公主的性命,所以对刘嬷嬷下暗手的事情并无察觉。此刻一听北疆公主诉求,心里又一思量,就先请了行营的大夫过来问话。

    行营大夫是知道凤鸣公主的是毒疹,也听了刘嬷嬷的威胁不敢说真话也不敢用药。如今将军出面询问,大夫仍是不敢说,只一口咬住是自己才疏学浅,治不得公主殿下凤体。

    刘嬷嬷拢着手,根本无所畏惧。

    “进到麦州实有不妥!”宁修能细想之后,也否定了凤鸣公主的请求。

    “将军说的是!”刘嬷嬷大喜。

    宣凤鸣则是心里一个咯噔,果然......上一世公主殿下没有进麦州的一例,所以现在要和上一世不同也有阻挠了。但人是活的,总能有改变!宣凤鸣不急躁。

    而宁修能小将军也来了个转圜,“不过,却是能使人去请了巫家人过来给公主您瞧上一瞧的。”

    刘嬷嬷捏捏自己的手,不情愿可也无法出面驳话。

    宣凤鸣则是心里大喜,面上只略有思量就点了头,“可。”她应下来。

    事情议定,宣凤鸣也就回了自己营帐里,稍作休息后,就依了令拔营起行。

    车轿内,宫女悦翠和悦心都不约而同的问宣凤鸣,“殿下,既然您不是真的中毒疹,又何必节外生枝去寻巫医呢?”她们是真的不明白,在她们想来,装病一路是最稳妥的事情了。

    宣凤鸣不作答。

    上一世,确实没有这般的节外生枝。只不过,上一世多了个鹿鸣在宣凤鸣公主身边。如今,那个鹿鸣活的很好。

    曾经是鹿鸣,现在是凤鸣公主的她,想要鹿鸣能活的越发“好”些。

    所以她宣凤鸣的节外生枝,只是想作梯子,送鹿鸣上青云天!

    宣凤鸣含笑,摇了龟甲,撒出铜钱占卜。继承了公主殿下的一切,自然也包含占卜了,只是对巫家占卜事,懂皮毛却不甚解。

    此刻......宣凤鸣捡起铜钱相看,眉头略皱起:怎么会是,大凶!

    不过是想助力“自己”,何来大凶?

    可就算真的大凶又如何,再凶险,也丢不了性命去。自己这凤鸣公主,当是死在南武京都,死在那位贵人的府邸里头的啊。

    一想上一世的生命轨迹,宣凤鸣就不怕了。(www.23sw.net

大巫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