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九十九章 北方来客
    第九十九章清晨,当一轮红日从断天山脉之巅升起来的时候,索兰帝国北部边境的龙牙要塞,迎来了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龙牙要塞位于帝国西北的普鲁行省和东北的法林顿公国之间,地势微微靠北,是圣索兰帝国的最北方。在帝国的版图上,这个要塞和相距五十公里的虎口要塞,就像两颗巨大的獠牙,紧紧地扼守着帝国北方国境线最重要的咽喉要道。防御着北方那个庞大的帝国。

    在圣索兰的军事防御体系当中,龙牙要塞和虎口要塞的重要性甚至还在西面的边城龙门之上。立国一百多年来,这里享有最高的军事部署优先权,不管是兵力还是军需,都优先保证这里的供应。

    这是索兰大公定下的。当年,他所率领的索兰军正是在这里和庞贝教庭联军进行了一场极其惨烈的战役。如果不是龙牙要塞和虎口要塞最终阻挡了敌人南下,恐怕这个世界就没有圣索兰帝国了。

    一百年很漫长,但还不足以忘记记忆。因此,即使在斐烈入侵圣索兰之后,这里的军队也没有丝毫的削减。尤其是在教庭发布第三次东征的命令之后,大量庞贝军队的出现更加剧了这里的紧张气氛。

    东征的军队不是庞贝帝国的正规军。他们中有虔诚的贵族骑士,有侍从骑士,扈从,奴仆和招募的私兵,有流浪的〖自〗由骑士。有刀口舔血的佣兵,更有许多想在混乱之地的异教徒身上发财的投机者,罪犯和暴徒。

    “去消灭异教徒,神将赦免你的一切罪恶。”

    “去消灭异教徒。神将他们的财产赐予他最忠实的仆人。”

    “去消灭异教徒,神将无尽的荣耀铭刻于最英勇的骑士纹章上,永世闪耀。”

    教庭的圣音。让数不清的人踏上了东征的旅途。无论是因为信仰还是因为贪婪,结果都是一样。从波尔坦到色立,从阿拉米尼亚到伊斯,通往混乱之地的道路上,到处都是举着十字旗,戴着十字徽记参与东征的人们。

    虽然传统的东征路线并不从圣索兰经过,不过,这庞大的军队还是给圣索兰边境带来了极大的威胁。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敏感时期,一支混在东征十字军中的庞贝骑兵。对圣索兰来说,或许就是一把致命的刀。

    圣索兰和庞贝帝国永远也不是朋友。

    要知道,混乱之地的存在,正是当年索兰大公的杰作。从某种角度来说,圣索兰和混乱之地,有着一种近乎于血缘的关系。

    圣索兰还好,至少这里的平民和贵族也不是异教徒。这里有教堂,有教庭三大教宗之一的索兰教宗管理着成千上万的信徒和遍布索兰每一个地区的教堂。就连索兰皇室。也在表面上对教庭保持着一种恭敬地姿态。

    可混乱之地却不一样。那里没有教堂,没有庞贝的法律和领主的城堡。有的只是异教徒统治的城邦,是盗匪团,是来自大陆各地的疯子,暴徒。骗子,小偷,黑巫师和堕落骑士,以及未开化的兽人,野蛮人等种族。

    任何试图传播圣音的圣人或者带着一颗勇敢的心的征服者,敢于踏足混乱之地的唯一结局,就是被打成一只死狗。这一点,早前两次东征以及更早期的战斗中,已经被无数倒霉蛋亲自证实了。

    但尽管如此,教庭和庞贝帝国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征服混乱之地的企图,他们永远对混乱之地保持着强大的军事压力,永远在圣索兰和混乱之地的边界上虎视眈眈。对圣索兰人来说,总会有一种矛头对准自己的感觉。

    夏衡眺望着远方。

    作为龙牙军团步军中最受人尊敬的营统领,他今天和往常一样,在上午八点的时候带领自己的侍卫和营中军官走上了城墙,开始一天的巡逻。

    龙牙要塞背山而建,一共有四重城墙,呈螺旋型上升。整体看起来,如同镶嵌在绝壁上的一个巨大的海螺。第一层城墙高五十米,第二层城墙高二十五米,第三层和最高的第四层分别高二十米。

    超过百米的落差,足以让站在最高处的夏衡清晰的看见北方庞贝帝国国境线内平原上任何一个移动的身影。

    清晨的阳光洒在平原上,为万物蒙上一层金纱。北方的平原和南方不一样。这里的土地更贫瘠,气候也更寒冷。南方的平原多少还有一些水草,而在夏衡的眼前,只有岩石,尘沙和低矮的骆驼刺,红柳和沙拐枣。

    在神赐之地,这种地方被称为戈壁。除了冒险者,寻矿人和魔兽之外,很少有人居住。可是在救赎之地,这已经是许多领主梦寐以求的土地了。至少这里能种植一些经过改良的作物,能养活人。不像其他的地方,根本就是生命的禁区。

    就夏衡所知,自己面前的这一片戈壁,就属于二十多位庞贝领主。百年来,这些领主为了争夺土地,爆发过无数次战争。其惨烈程度,让人不敢相信这是帝国贵族的内部战争。

    而作为旁观者,龙牙要塞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如果有机会得到圣索兰南方的土地,庞贝的领主们愿意付出远比他们互相之间的战争更大的代价。

    一支长长的队伍,在远方行进着。扬起一道土龙般的尘沙。

    “这是今天的第几批了?”夏衡问道。

    “大人,加上凌晨过去的那一批,这是今天经过我们要塞的第三支东征军了。”一个卫兵小队长报告道。

    夏衡点了点头,目光警惕地看着那支远在国境线外的队伍。虽然他知道,此时此刻有无数的索兰猎鹰正在要塞前方的广阔地带上监视着每一个路过的人。但他还是没有一点放松。

    东征者们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前行,阳光照在他们风尘仆仆的脸上,并在他们身后扬起的黄沙中,投下长长的影子。

    这支军队的人数并不多。只有不到五百人。和其他的东征军一样,他们应该是由许多不认识的人拼凑起来的。他们没有统一的制服,手里举着的教庭十字旗也是五花八门。材质各不一样。

    有绣工精美的,由衣着整齐的侍从骑士举起的十字旗。那是队伍中的贵族。他们通常都是一支队伍的核心。走在队伍的〖中〗央。

    比较靠近贵族队伍的,是实力较强,而且得到了他们的信任的骑士。这些骑士或许是某个小庄园主,或许是某个家族没有继承权的次子和失去领地的破落贵族。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唯一理由,就是通过东征获取财富和荣耀。

    他们虽然比较落魄,没有太多的随从和太好的装备。不过,接受过正统教育的他们,显然比队伍中的其他人更容易得到信任。也更容易融入队伍当中。他们的旗帜做工并不精美,但也不算太差。

    剩下的旗帜,则就显得有些杂乱了。一些是亚麻布上用油漆画上十字,一些干脆就是从衣服上撕下来的布条绑在木棍上。而手持着这些旗帜的人也是五花八门,有佣兵,有流浪骑士和剑士,也有拖家带口的平民。

    夏衡对此并不感到奇怪。在龙牙要塞的城墙上,他见过比这更奇怪的队伍。早已经习惯了。

    那些乱七八糟的旗帜的存在,是因为在这条通往混乱之地的东征之路上,人们只有两个身份。东征十字军。或十字军的敌人。无论旗帜有多么破烂,但想要不被十字军攻击,他们就将它举起来。

    而队伍中出现穿着布衣的平民。甚至有女人和小孩,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要知道,这个大陆上,有太多的人每天都挣扎在死亡线上。哪怕最好的年景,他们也不过只能勉强吃饱罢了。而一场天灾**,就足以让许许多多平民铤而走险,加入到向东的队伍当中,去博一个未来。

    这里距离混乱之地还有好几百公里。夏衡不知道最终有多少人会最终到达混乱之地,加入到战争当中。但他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所有的人。

    队伍中的一些人会在抵达之前就生病死去,会有一些人在黑色海洋的巨浪中沉入海底,会有一些人在第一次看见攻城惨状的时候就打退堂鼓,还有一些人会在十字军内部的战斗中送命。

    混乱之地,是天堂,也是地狱!

    一阵吆喝声,脚步声和鹰啸声从身后传来。夏衡回头看去。只见城堡〖中〗央,几只不安分的狮鹫,被士兵们从饲养〖房〗中拉了出来。有全副武装的狮鹫骑士上前安抚着自己的坐骑,士兵们则手忙脚乱的为这几只庞然大物绑上鞍具,装上平衡杆和关键部位的铠甲。

    “这是干什么?有敌情吗?”

    夏衡有些奇怪地问自己身旁的人。身为营中的中级军官,如果出现敌情,他不可能不知道。而且,他敏锐的发现,狮鹫身上披上了绣有圣索兰标志的骑饰,但四只爪子上,却没有按上格斗用的精钢利爪。

    “大人,是西北。那边派人过来了。”一位三级虎尉提醒道。

    一听到这话,夏衡和周围的军官们的脸色顿时就是一沉。

    虎尉口中的西北,在所有龙牙要塞官兵的心目中,并不仅仅是一个方向。这个词,指代着一个虽然从来没有和龙牙要塞打过仗,但一代又一代驻守要塞的将士却防御了整整一百年的对手——兰里斯公国。

    兰里斯公国,位于龙牙要塞西北五十公里的地方,中间只隔着几个小小的领地。虽然这个公国和其他的贵族领一样,都属于庞贝帝国,可是,无论是边境线南面的索兰人还是北面的庞贝人,都不这样看。

    就像从来没有人真正把法林顿公国看作圣索兰的一部分一样,也从来没有人认为庞贝皇室统治着兰里斯公国。

    那个公国和统治那里的家族。是这个大陆上最独特的存在,他们的力量之恐怖,让龙牙要塞对他们的担心和防范,甚至远远超过了对庞贝帝国的戒备程度。

    这一次。要塞动用帝国最为珍贵也最为稀缺的狮鹫骑士,原因就是因为今天将有一艘空魔船从兰里斯公国进入圣索兰帝国的领空。它将穿过整个帝国,前往南方的卢利安行省。而狮鹫骑士的作用。一是表示尊重和欢迎的礼节性护卫,二是确保这艘空魔船不经过龙牙要塞的上空。

    说起来很可笑。这艘让帝**方如临大敌的空魔船上的乘客,据说只是兰里斯公国的一位二级管家。而更可笑的是,他之所以前往南方,是因为他们要代替圣索兰,教训一个年轻的骑士学员。

    关于发生在南方的那件事,要塞中或许没有人比夏衡了解得更清楚了。

    他是北海夏家的人。夏厉就是他的亲侄子。

    夏家不是什么豪门,可在帝**方,夏家绝对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家族。仅仅是夏衡这一代。有三十多个夏家子弟在军方担任中层军官。有五人是高级军官。而在他们的上一代,包括夏衡父亲在内的夏家三只老虎,都是帝国大将。

    夏厉是夏家的长子长孙,第三代的领军人物。

    因为天赋出众,又是家族继承人,因此,夏厉从小就受到家族长辈的关注。尤其是夏衡,对这个天赋出众的侄子抱有很大的期望。他自己年仅四十还没有结婚。完全是把夏厉当自己儿子来看。

    夏厉也的确很争气。还不到十九岁,就已经突破到了勇敢骑士,前途一片光明。可没想到,就在几天前,夏厉居然被人揍了。而且是在卢利安大公的城堡舞会上。在卢利安所有贵族的面前,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舞会过后的第二天,夏厉就回到了北海镇边城。

    在了解了事情经过之后,夏家没有派人去卢利安找揍他的人算帐,而是由夏厉的父亲夏嵩亲自动手把他揍了一顿,然后在他的爷爷,也就是夏家家主夏苍的命令下,关进夏家城堡塔楼,闭门思过。

    没有人对此感到意外,无论是夏衡还是夏家的其他人,甚至包括夏厉自己。

    夏家并不禁止自家子弟打架。也不在乎输赢。夏厉的错,错在他忘了身在将门,夏家子弟是军人而不是任何一个人的打手。哪怕是和夏家关系极好的安东尼亲王也不行。夏家绝对不参与到帝国的政治斗争当中去!

    一帮贵族子弟,合起伙欺负一个平民男孩,被揍了是活该!更何况,人家还是美丁城之战的功臣。夏厉无论从实力还是别的方面,跟对方比起来都让人脸红。这也是为什么他挨了揍还要受惩罚的原因。

    夏衡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给自己的侄子写了一封语气相当严厉的信。然后就将其抛之脑后了。东征开始后,龙牙要塞的防御担子很重,他没有精力去管别的。况且在他看来,那不过是几个孩子之间的闹剧罢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随着斯嘉丽返回帝都,事情愈发闹得不可收拾。不仅皇室内部出现内讧的危机,更牵出了黄金龙家族。

    当听到帝都风起云涌,各种势力最终平衡的结果,是皇室忍气吞声,默认这次兰里斯家族将作为斯嘉丽的保护人去找那个名叫罗伊的少年麻烦时,整个龙牙要塞一片哗然,夏衡当时就忍不住摔了杯子。

    什么时候,索兰人轮到兰里斯人来教训了?!

    他们在龙牙要塞面对兰里斯人,防御了上百年,一直都将这个公国当作毕生大敌。可这一次,兰里斯人居然要大摇大摆的穿过他们驻守的防线,去帝国的最南面耀武扬威,这让每一个人都深感侮辱。

    夏衡恨不得回镇边城去,亲手把夏厉再揍一顿。

    “来了。”

    随着身旁侍卫的声音,夏衡扭头看去,只见远方天空中,一首风帆高挂的空魔船,正在阳光的照耀下缓缓向这边飞来。

    空魔船的船体,是由稀有的风行木打造的,船体呈梭形,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魔纹。船首,龙骨和船尾都是魔金铸造,两侧的短翼则是由魔银和魔法水晶组合而成。整艘船,在阳光下,颇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夏衡一声冷哼。

    空魔船虽然看起来很漂亮,不过,在军事上却一无是处。

    这种船的飞行高度只有一千米,许多稍微高一点的山峰都过不去,必须要经由固定的航道从峡谷间穿越。而且,因为要尽量减轻负重,因此每一艘空魔船空有巨大的躯体,却载不了多少人货,更别提用于作战武器装甲了。

    再加之其建造需要的材料之稀有,运行和维护费用之高昂,一旦被击落,损失难以想象。

    如果不是之前就已经有许可的话,给这艘空魔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出现在龙牙要塞的视线范围之内。只要两名狮鹫骑士,就能把它永远的留在这里。

    空魔船缓缓向这边。

    而随着两声鹰啸和一阵巨大的翅膀拍打声,要塞内如同刮起了一阵旋风,两只狮鹫腾空而起,向空魔船飞去。片刻之后,另外两只也紧随其后,飞上了天空。

    与此同时,东面的天空中,已经出现了四个小黑点。那是虎口要塞的狮鹫骑士赶来了。龙牙要塞和虎口要塞,总共只有二十名狮鹫骑士,这一次,就出动了八人。可见对兰里斯人的戒备。

    飞向龙牙要塞的空魔船,缓缓减速。似乎是知道如果再向龙牙要塞飞行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要知道,从他们出现的那一刻起,迎接他们的不仅仅是狮鹫骑士,还有已经掀开了蒙布的魔纹炮,破甲弩,以及如同蚂蚁一般密密麻麻冲上城墙严正以待的要塞将士。至少有上千把弓箭和超过十位魔法师,将他们锁定。

    几分钟之后,空魔船在索兰狮鹫骑士的护卫下,缓缓改变了航向,降低高度,从龙牙要塞和虎口要塞之间的峡谷中飞过。

    夏衡站在城墙上,凝视着空魔船甲板上的兰里斯人。

    那其中,为首的是一个身穿带着拉夫领蓝色排扣长衣的中年男子。他的身后,是一名身材挺拔的青年骑士。两人在一群随从骑士的护卫下,立于船头,目光直视前方。对身旁的狮鹫骑士和不远处的龙牙要塞,连看也没看一眼。

    “庞贝帝国的席林伯爵,荣耀骑士,兰里斯公国王庭侍卫队成员,二级管家。”一位专职负责情报的属下说出了那中年男子的身份。

    城墙上,一时鸦雀无声。

    大家都知道黄金龙家族势力恐怖,可没想到,一位二级管家,就有荣耀骑士的势力和伯爵的身份。那一级管家和大管家,又是怎样的实力和身份?

    良久,夏衡淡淡地道:“好大的排场!”

    他拂袖转身,走下城墙。当脑海中浮现那个揍了自己侄子的少年的资料时,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希望他们不要在南边碰得头破血流才好!”(未完待续)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