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农场混异界 第六百三十一章 变故
    两人正说话间,外面传来了一声了笑闹声,巴虎和王珍都往外看去,发现四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领头的正是巴合,在他的身后跟着巴示,巴示的身后跟着巴铃和巴珑,他们四个全都回来了。(www.23WS.com

    巴虎微微一笑就站了起来,巴合一眼就看到了巴虎,他连忙跑了过来,对巴虎道:“二哥,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巴家的孩子关系都很好,所以巴合他们一看到巴虎,马上就围了过来。

    巴虎笑着道:“我也是刚回来没有多长时间,怎么样小合,小示,自己在外面住,还习惯吗?”巴虎十分的清楚,像巴合和巴示这么大年纪的孩子,在外面住上一两天,那还是新鲜的,要是一直在外面住,他们肯定不习惯,所以他才会如此问。

    巴合连忙道:“还好,很习惯,反正离的也不是很远,总可以回家,到也没有什么。”巴合这话到是真的,他在外面住的时候,确实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现在他们也就是到巴虎的小院子里去住,白天一般都还是会回家,到也没有什么感觉。

    巴虎笑着道:“好,你们也都是大孩子了,以后也要学会如何在外面生活,等下次回来,我要去看看那个院子,你们要记得打扫啊。”巴合和巴示全都应了一声,他们这才回到了房间里,王珍却是根本就没有从房间里出来。

    巴虎这一次回家也只在家里呆了一会儿,就又回到了虎尾山那里,他现在每天要学习的东西都有很多,而且他还从宗门那里领了任务,虽然他从宗门那里领的任务,只是一个收垃圾的任务,但是巴虎也不能真的把垃圾全都给宗门里,他必须要精心的选一选才行。

    而且每天他的修练任务也有很多了,所以他现在真的很忙,就这样一直过了五天的时间,这天巴虎在修练功法的时候,突的感觉到体内的灵气激荡,随后他就感觉到体内的灵气一下就翻涌了起来,随后就感觉到轰的一声,接着他就感觉自己的灵气,竟然一下达到了一种新的境界,巴虎知道自己突破了,现在他应该已经达到了地煞级了。

    这让巴虎高兴的想要叫出声来,要知道巴虎之前可是一个刚刚凝成了法相,连三才级都没有达到人,但是就这么几个的时候,现在间多大已经达到地煞级,这样的修练速度,绝对了超出了别人的想像。

    虽然很开心,但是巴虎却还是稳住了自己的心神,他接着修练,巩固自己的修练成果,他知道现在他刚刚突破,这个时候是最重要的,现在也是巩固自己修为最重的时刻,所以他一直没有停,一直在修练。

    等到他的境界终于稳定了之后,巴虎这才长出了口气,停了下来,他这一次真的是十分的开心,自己现在在五虎宗里,也算是一个小高手了,毕竟地煞级,是有很多人一生都没有办法达到了成就。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巴虎给血杀宗送过一次废的法器,得到了不少的贡献点,宗门对于他送回来的东西,十分的满意,还多给了他不少的贡献点,所以巴虎才会如此的开心,他觉得加入血杀宗,真的是自己这一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

    就在他突然到地煞境的第五天,他正在修练的时候,突然虎尾山这里的传送阵上光芒一闪,巴虎虽然是在房间里修练,但是他却感觉到了,他在传送阵那里布置了一个法阵,只要有人通过那个传送阵到达虎尾山这里,他马上就会知道。

    巴虎马上就收了功,准备出去看看是谁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的传来道:“二哥,二哥,你在哪?二哥,你快出来啊!”这个声音显得十分的焦急,甚至还带着哭音,这让巴虎一下就愣住了,因为他听出来了,这个声时正是他的三弟巴合。

    巴虎马上就道:“我在呢小合,怎么了?”一边说着巴虎的身形一动,直接就从洞府里冲了出来,他刚从洞府里出来,就见到巴合正往洞府这里跑,他的眼睛红红的,看起来好像是刚刚哭过一样,他这个样子,是巴虎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他马上就迎了上去,一边走一边道:“小合?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

    巴合一看到巴虎,马上就冲了过来,他一把就抱住了巴虎,大声道:“二哥,快回家吧,大哥回来了,他受了重伤,快回家吧。”巴合显然是被吓得够,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但是巴虎却还是听清了他说的是什么,他不由得脸色不变,他马上就把巴合从自己的身上推开,看着巴合道:“怎么回事儿?你说大哥受伤了?”

    巴合点了点头,沉声道:“大哥受了重伤,现在还在晕迷,爹又不在家,二哥,你快回去看看吧。”一边说着巴合的眼泪一边不停的往外流着,巴虎也顾不得安慰他,他马上就拉着了巴合进了传送阵,随后传送阵上光芒一闪,直接两人就直接消失在了虎尾山那里。

    等到巴合和巴虎回到巴家的时候,他发现巴家这里已经来了很多的人了,不过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愁容,还有几个年轻人,他们的脸上竟然还有一丝兴灾乐祸的表情,巴虎虽然看到了,但是他却没有说什么,他现在更加关心的是巴豙怎么样了。

    很快的巴虎和巴合就来到了巴豙的房间门外,刚一到门口,巴虎就听到了母亲的哭声,这哭声虽然十分的低,但他是不会听错的,他连忙快步的进了房间,一进入到房间就看到母亲王珍,正坐大哥房间的客气里,低声的涰泣着,在她的身边,还有两个妇人正在安慰她。

    巴虎连忙来到了王珍的身边,对王珍道:“娘,大哥到底怎么样了?伤的重吗?”巴虎现在还是十分担心巴豙的伤势的,巴豙可是巴家的希望,现在已经是五虎宗的真传弟子了,就算是在整个巴家,那也是排得上号的天才,如果大哥真的出了事儿,那对于巴家的打击可是够大的。

    王珍一听到巴虎的声音,这才抬头看了一眼巴虎,随后她却是在也压制不住自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抱着巴虎,神情显得有些激动,巴虎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小声的安慰她,同时他的心也直往下沉,从王珍的表情他可以看得出来,这一次巴豙受的伤,一定很重,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哭的如此的伤心。

    好一会儿王珍的情绪这才平静了一点,巴虎看着王珍,开口道:“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大哥的伤到底如何?”巴虎到现在还没有见到巴豙,他十分的清楚,母亲都在这里,那就代有着巴豙的房间里有别人在,王珍都没有办法进去,所以他也没有往巴豙的房间里闯。

    就在这时,巴豙的房间里走出几个人来,这几个人巴虎还认识,正是巴家一族的几位长老,在家族里地位可是很高的,不过几人现在的脸色都十分的阴沉,巴虎连忙站了起来,走到了几位长老身边,冲着几位长老一抱拳道:“几位长老,不知道我大哥的伤势如何了?”

    那几位长老抬头看了一眼巴虎,其中一个长老还认识巴虎,他冲着巴虎轻叹了口气道:“内俯重伤,修为被废,就算是伤好了,也是一个废人了,哎!”说完又叹了口气,随后跟着其它几位长老往外走去。

    而他的话,却是让巴虎一下就愣在了那里,巴虎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哥的伤势会如此之重,对于一个修士来说,要是修为被废,那可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更不要说像巴豙这样的一个天才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巴豙的修为竟然会被废。

    巴家的一才,他们一家人的希望,那如山一样的哥哥,现在竟然是修为被废,巴虎就感觉到自己的眼前阵阵的发黑,他好像已经完全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他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巴豙的房间里的。

    看着床上躺着的,晕迷不醒的大哥,他的气息十分的微弱,胸口处好像被什么重武器给打了一下一样,直接就陷了下去,脸如金水,如果不是还有一丝呼吸在的话,你真的会以为这就是一个死人。

    巴虎连忙扑到了床边,他是第一次看到巴豙如此的样子,在他的印像之中,巴豙一直都是强悍的,都是强壮的,如虎一样的强壮,他总是在笑,一口的牙齿十分的漂亮,笑声来很丑,就好像是一只猛兽在强行的表达善意一样。但是对于巴虎来说,他却是自己的保护神,每当有人欺负自己的时候,就是他来保护自己的,每当自己练功感到痛苦的时候,也是他来安慰自己的,现在这个人却躺在了床上,呼吸微弱的几乎感觉不到。

    巴虎感觉自己的心十分的痛,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好像都变得困难了,好一会儿他才重重的喘了几口气,恢复了过来,他轻轻的走到了巴豙的身边,十分仔细的看了巴豙的情况,巴豙身上的伤已经被处理过了,只不过还没有好。

    不过巴虎在看巴豙身上的伤时,他的两眼却是猛的一下就睁圆了,眼中满是震惊和愤怒的神情,随后他的眼中就只剩下了愤怒的神情,他咬着牙,看着巴豙身上的伤,那伤口那里是处理过了,但是却处理的十分的简单,而且他也发现巴豙身上用的药,是那种最低等级的外伤药,这种药就连五虎宗的外门弟子都不喜欢用,现在却用在了自己的大哥身上,他如何能不气,如何能不怒!

带着农场混异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