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农场混异界 第六百一十一章 断刀
    盛兕点了点头,他想了想,沉声道:“对了,断刀之前加入了青扬宗,也成了青扬宗的弟子,而且他还得到了师父的指点,血战八式用的也十分的不错了,他刚刚成为仙级高手不长时间,是后来这些人中,进步最快的一个,我看这一场就让他出战吧,正好可以让他见识一下流水宗的刀法。”

    丁春明点了点头道:“好,就让断刀出战吧。”断刀是原古剑帮的人,他是古剑帮里进步最快的一个,刚刚成为仙级高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而他之所以能成为仙级高手,就是因为得到了赵海的指点,在血战八式上下了古功,而断刀竟然十分适合血战八式这套刀法,他的刀法已经算是登堂入室了。

    但是赵海在看过断刀的刀法之后,却是认为断刀的刀法锋锐有余,沉稳不足,也就是说,他虽然成为了仙级高手,刀法也登堂入室了,但是他的刀法还没有达到大成之境,想要让他的刀法达到大成之境,必须要外力的刺激才行,必须要让外力,打磨掉他刀法中的锋锐之气,让他的刀法变得沉稳起来,那样才能真正的达到刀法大成之境。

    而断刀对外的身份,也是青扬宗的长老,不过是刚刚成为仙级高手的长刀,所以让断刀出战,到也是正合适,不需要断刀能胜,只需要他能挡住流水宗的刀法,对他的刀法能有所启发就足够了。丁春明当然也知道这些,所以他对于盛兕的提议还是觉得十分不错的。

    一看到丁春明点头,盛兕马上就开口道:“断刀长老,这一战就请你出战,你且到我身边来,我人话要跟你说。”断刀应了一声,来到了盛兕和丁春明的身边,盛兕沉声道:“流水宗的刀法,人们一直说,最强的是头三刀,不过在我看来,流水宗的刀法,其实整体是很不错的,头三刀之所以看起来强,就是因为头三刀是抢功之刀,所以攻击的更加的凌厉,你要做的就是,挡住头三刀,然后在与他斗下去,所以一定要小心。”

    断刀应了一声,丁春明接着开口道:“你的刀道这一段时间,一直没有精进,这是一次机会,好好的参悟一下。”断刀一愣,随后面露喜色,马上就应了一声,他十分的清楚自己的情况,自己虽然现在实力进步的十分快,成为了仙级高手,但是他真正喜欢的还是刀法,喜欢血战八式,但是他的血战八式这一段时间,却是没有一丝的精进,他觉得自己的刀法已经十分的不错,却没有想到赵海依然说他的刀法还没有达到大成之境,这让他有些急躁,现在一听丁春明这么说,他马上就明白了丁春明的意思,所以他更加的开心了。

    丁春明冲着断刀点了点头,断刀身形一动,直接就进入到场中,他的脸上在进入场中之后,也平静了下来,随后他冲着司徒波一抱拳,沉声道:“青扬宗,断刀,有礼了。”断刀原本叫什么名字,他早就忘记了,他觉得自己叫断刀这个名字十分的不错,所以一直就没有改名字,现在他就叫断刀。

    司徒波到是没有在意,在修真界这里,各种各样的名字都有,叫什么都不意外,所以断刀这个名字,也真的是不算什么,他也冲着断刀一抱拳,沉声道:“流水宗,司徒波,有礼了。”说完他手一动,一把长刀就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而断刀也是手一动,一把断刀出现在了他的手里,这把断刀只有正常刀的三分之二长,而且样子十分的古朴,一看就知道是一件上古兵器,司徒波一看到断刀的武器,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随后他看着断刀,沉声道:“无尽深渊?”他这话十分的明显,他就是在问,断刀的这把刀是不是从无尽的深渊弄出来的。

    断刀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是。”司徒波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不过他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羡慕的神情,无尽深渊那里有很多的兵器,都是之前影族大战的时候留下来的,但是那些兵器,大多没有什么价值,都是一些残破的兵器,如果能找到一件能用的,那已经是十分的不错了,而且在万山界这里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在无尽深渊那里要是能得到一件能用的兵器,那就代表着这件兵器,一定是一件了不得的兵器,所以在万山界这里,很多修士都想要得到一件无尽深渊那里的兵器,就算是不用,收藏也是一个好的选择。

    不过司徒波也不会受这种情绪的影响,羡慕的情绪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随后猛的大喝了一声,接着身形一动,一刀就像断刀斩了过去,这一刀奇快无比,而且气势也是猛的一下就暴发开了,就见刀光一闪,长刀已经到了断刀的头顶上了。

    司徒波这一刀,与之前流水宗郭本道用那一刀是不一样的,但是气势上却是一点也不差,而断刀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对方这一刀来的竟然会如此之快,他一愣随后连忙举刀相迎,就听到当的一声,两刀相击,断刀直接就退出了二十丈左右这才停了下来。

    但是还没有等他在做出什么调整,司徒波的第二刀又来,这一刀却是一招斜挑,这一招其实有一个名字,叫燕回折,是灵燕一样,一个折返,给敌人一击,断刀马上把手里的刀往下一压,免强挡住了这一刀,同时他的身形在往后退,而司徒波的第三刀马上就又来了,这一招却是横扫接连三招,三招都不同,但是气势却是强悍无比。

    断刀发现自己在想要封住这一刀已经不太可能,这刀来的太快了,他已经没有时间封住这一招了,断刀没有办法,只能是把自己的持刀的手下压,用自己的刀柄尾部,去挡这一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就听到当的一声,断刀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一震,这一招他封的太过于着急了,差一点儿就挡不住这一招,不过好在这一招还是被他给挡住了,但是随后司徒波又是一招向断刀斩了过来,但是断刀在看到司徒波的这一招时,却十分惊讶的发现,好像这一招他不难应付,这让断刀不由得一愣,而这个时候,他这才反应了过来,三刀已经过去了。

    断刀突的明白了,流水宗的刀法,并不是头三招厉害,而是他头三刀的气势厉害,流水宗的弟子应该是修练了一种十分特的功法,这种特别的功法,会让人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他们的气势全都给凝聚起来,所以他们的头三招,才会显得如此的强悍。

    也就是说,流水宗的弟子,不管头三招用什么样的招式,都会显得十分的强悍,而三招一过,他们凝聚起来的气势,就会降下去,所以他们刀法之中那种凌厉的感觉,就会降低很多,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对手就会感觉到一阵的轻松。

    但是其实并不是他们的刀法变弱了,而是他们的气势变弱,他们的刀法依然强悍,这也是为什么流水宗的修士,一直给人头三刀强悍,后面的招式也并不弱的感觉,虽然想到了这些,但是断刀却已经开始挥刀来抵挡了。

    但是当他真正的与司徒波斗在一起之后,他这才发现了司徒波那三刀对于他的影响,司徒波那三刀虽然没有伤到他,但是却把他的气势给完全的压下去了,他在想要把自己的气势给提起来,已经十分的难了,而司徒波在与他战斗的时候,他身上的气势还在慢慢的变强,只不过这个变强的速度有些慢罢了。

    而血战八式也是一种十分注重气势的刀法,他的气势被压下去之后,在使出血战八式的时候,却感觉到自己的刀法有些别扭,好像根本就没有办法发挥出,应有的水平,这让断刀感到十分的苦恼,但是他还是在全力的抵挡着司徒波的攻击,并且在慢慢的转动着身体,因为他发现,他离擂台的边缘已经十分的近了,如果他在退的话,可能就真的要退出擂台了。

    这个时候的断刀感觉并不是太好,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块铁,而司徒波就好像是一个锤子,正在不停的对他进行着锤打,他虽然在抵挡,但是却还是被这锤子给打得一点一点的往后退着。

    断刀的心里有些急,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就注意到,他的位置已经转过来了,他可以看到盛兕和丁春明了,盛兕和丁春明都看着,断刀的心神不由得一震,他心里那种急躁的感觉,一下就消失不见了,他突然想到了之前丁春明跟他说的话,他的心慢慢的平稳了下来,他开始不在注意胜负,而是把注意力,完全的集中到了自己的刀法上,血战八式流水一样的从他的手里使用出来。

    血战八式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刀法,他只有八招,但是八招的变化却又是很多,断刀在与司徒波对战的时候,发现自己原本刀法之中的一些破绽,而这些破绽有很多,都被司徒波给抓住了,他虽然现在还没有被司徒波给打败,但是他却是落到了下风。

    但是断刀却一点儿也不着急,他的刀法越来越圆润自然,刀法之中的锋锐之气慢慢的消失,转而多出了一丝的沉稳的感沉,他守的也越来越好,虽然一直被压着打,但是他却是一点儿也不在意,只是全力的抵挡,这一战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他现在已经忘记了胜负了,只想着如想的应对司徒波的攻击。(www.23sw.net

带着农场混异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