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农场混异界 第四百六十九章 发现
    永言看了四周一眼,接着沉声道:果然有一丝的能量波动,看样子是真的有人用一个结界法阵,把整座城全都给罩住了,然后在让人进攻的,法悟,你有什么现吗?永言对于法悟还是十分重视的。(www.23WS.com

    法悟看了四周一眼,随后沉声道:堂主,这里可以闻到那种带着甜香的血腥味,可以肯定的是,用这个术法的人,一定与三山城那里的人是一个人,这一次的行动,也确实是他们做的,但是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这个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永言一听他这么说,也不由得一愣,随后却是两眼一亮道:好,能肯定是他们做的就好,我们去另一座城里看看,如果也是这种情况的话,那这件事情就可以直接上报宗门了,宗门之前还对这两件事情是不是同一伙人所做的,心存疑惑,现在看他们不用疑惑了,就是同一伙人做的,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出那些家伙就好了。

    法悟应了一声,随后永言直接就领着法悟去了另一座城,同时也罗汉堂的人手,分到了另一座城一部分,这里只留下了一部分人。等到了另一座城之后,法悟马上就可以肯定,这两座城的事情,都是同一伙人做的,因为他们使用的手法阳一模一样的。

    一听法悟这么说,永言也马上就把这件事情上报了,跟宗门说,这两件事情,确实是同一伙人做的了,这也让般若寺的人是长出了口气,当然,般若寺在这件事情上,也没有藏私,他们直接就把这个情报通知了另外两宗,让另外两宗的人知道,他们三宗这一次面对的,是同一伙敌人。

    永言在把情况上报之后,就马上让罗汉堂的弟子,在城外分散寻找了,他真的不相信,那么多的人一起行动,会一点儿线索都没有留下,这绝对是不正常的了,所以他相信,对方一定会有情索留下来的。

    但是事实却是让永言完全的黑了脸,因为他们真的是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四周没有一点儿修士活动的痕迹,这绝对是不正常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却真实的生了,这让永言他们也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永言也没有上报宗门,直接就把罗汉堂所有高层全都叫到了一起,他们就在被攻击的两座城的第一座城的城外,找了一个地方,建起了几间木屋,暂时的住在那里,这一次永言就是把众人全都叫到了木屋那里,当然,法悟也一直跟在他的身边。

    等到所有人都到了之后,永言看着一位长老,开口道:永嘉师弟,这城四周的环境,你可查看过了?地图绘制的如何了?永言做事还是十分小心的,早在他们来到这座被攻击的城时,他就已经让人查看四周的地形,并且画下了地图,一是怕有敌人藏在城外,偷袭他们,第二他就是想要把四周的地形,全都给记录下来,以方便他们以后行动。

    永嘉马上就应了一声,随后他就拿起了两块玉简,递给了永言,接着开口道:堂主,地形都已经画好了,你看看吧。这种玉简是特制的,比普通的玉简要复杂得多,使用的时候,只需要向里面输入灵气,就可以激活玉简,然后就可以让玉简里面的地图名是文字,浮在玉简的上面,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立体的图案一样。

    这种方法其实法悟是看不上的,在血杀宗里,所有的玉简几乎全都可以做到这一点儿,之所以平时不用,就是因为玉简里的内容不想让所有人看到,只要他们愿意,所有玉简里的内容,都可以变成这个样子,可以说在血杀宗里,这已经是一种在普通不过的技术了,但是在万山界这里,这种玉简却是需要特制的,而且成功率还将高,可以说双方的技术差距,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永言并没有接过玉简,而是对永嘉道:把两张地图全都激活,我们来看一看,这两张地图,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永嘉应了一声,向两块玉简里输入灵气,把两块玉简全都给激活了,接着两张立体的地图,就出现在了永嘉的面前。

    永言和罗汉堂的其它长老,全都看着两张地图,这两张地图就是两个城市,和他们周边的情况,两城四周的山林地貌,全都记录得是一清二楚,在加上地图还是立体的,所以想要看清四周的地形,真的是太容易了。

    但是他们看了半天,也实在是没有看出什么来,不要说从地图上,这四周他们都已经派弟子看过了,甚至有两个长老,还亲自的去看过了,但是依然什么都没有现,现在看地图,自然也是没有任何的现了。

    永言看了一会儿,也没有什么现,他这才转头对法悟道:法悟,你可有什么现吗?永言真的觉得法悟十分的聪明,所以他才会如此的重视法悟的意见,当然,他这么做,其实也有另一层意思,现在可是罗汉堂所有高层全都在场,他就是要让那些罗汉场的高层全都明白,法悟是他看重的人,让那些人以后对法悟多照顾一些。

    法悟刚刚确实是在看着地图,法悟其实原本并没有永言想的那么聪明,但是没有办法,法悟现在已经得到了血杀宗弟子的福利了,而血杀宗弟子可是有光脑的,血杀宗弟子的光脑,做用却是十分的明显,就是可以帮着法悟进行一些事情上的分析,这才让法悟看起来,好像是十分的聪明一样。

    现在也是一样,法悟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在用光脑进行着分析,最后法悟终于分析出来了,这两张地图上,确实有一点儿地方是一样的,而且光脑还帮着他分析出了一种可能,他觉得这种可能,是真的。

    所以一听永言这么说,法悟迟疑了一下,随后他开口道:堂主,弟子还真的现了一点儿,但是不知道说的对不对,我们最好还是做一下试验为好,而且这一次的试验,可能会有危险。

    永言一听法悟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却是两眼一亮,他看着法悟道:你有什么现,直接就说出来吧,如果你说的事情,确实是对我们有帮助的话,那就算是有危险,我们也会去做的,说吧。永言还真的没有想到,法悟竟然真的会有现,如果法悟真的有什么现的话,那这件事情,说不定就真的有了什么眉目了。

    法悟应了一声,随后他往地图上指了指,接着沉声道:弟子现,这两座城四周其实没有什么地方是相同的,要是免强说有什么地方相同的话,那就是在这两座城的周围百里之内,全都有这样的一片湖,这两片湖水的面积可能不一样大,但是却全都在城的百里之内,弟子有一个大胆的猜想,堂主,三山城的地下就有一片地下湖,如果这三座湖,在同一片水系之内的话,那么敌人就等于是有了一条地下通道了,而且弟子也是刚刚才想到的,在三山城那里,我们之所以找不到那里的人去了那里,只看到了那里的人出了城,但是这会不会是敌人故意在迷惑我们,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出城,而是直接就进入到了湖里,然后他们就可以顺流而下,直接就进入到了我们般若寺这里,对离着湖不远的两座城进行了攻击,但是弟子现在就是想知道,霸体宗和清河观那里是不是也是一样,他们被攻击的城市,是不是也在湖的周围,如果他们被攻击的城也是湖的周围,那这种猜想就有可能是真的,而弟子之前所说的危险,就是想要请堂主派人进入到这两湖之中,然后沿着两湖逆游而上,看看能不能到达三山城那里,要是真的能到达三山城那里的话,那敌人是如何离开的,他们行踪,我们也就可以把握了,当然,这么做危险是很大的,要是敌人现在还在水里,那下去的弟子,可能会被攻击,弟子说的危险就是这个。

    永言他们一听法悟这么说,全都愣在了那里,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会有人把地下水道当成是一条通道,这真的是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所以现在一听法悟这么说,他们一时都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好一会儿永言这才忽的一下站了起来,一国外走一边大声道:所有弟子,到这两片湖的旁边集合,选出弟子直接就进入湖里,逆流而上,同时给宗门去信,请宗门通知信诚长老配合一下,在三山城那里的地下湖,弄出一个标记来,以方便我们的弟子知道他们已经到地方了,在请宗门出面,与另外两宗沟通一下,一定要弄清楚,他们两宗被攻击的城市旁边,是不是也有类似于湖或是河之类的地方。

    他说一声,旁边就有长老应了声,随后马上就拿出随身传送阵去下令,等到永言他们到了木屋的外面,飞起来直向那湖的方向飞的时候,罗汉堂这里,其它的弟子也全都动了起来,他们的目标也全都是一样的,全都冲着那湖的方向飞去。

    不一会儿众人就到了湖边,永言选出了几个弟子,让他们做好准备,只要宗门那里一有回复,那些弟子马上就要进入到湖里,然后逆流而上,看看到底能不能到达三山城那里,如果他们能到达那里的话,那就代表着法悟的猜测是对的,他们也就终于可以知道,敌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攻击他们的了。

    https://w/2/28l

    w。

带着农场混异界书友推荐阅读: